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8、此身何处去
作者:束星南  |  字数:3363  |  更新时间:2020-02-25 14:06:03 全文阅读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

西蜀几乎边境的一块荒原上。

李澹还是在荒原上思索,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决定先试试自己的道术:“我如今跌落尘埃,无灵山之灵气氤氲,却哪里还能修炼成大日如来和太上老君以及圣长老那般功力?在这人间世,是否道术依然傍身都得大打折扣。”

他试了一下自己所学的道术,果然威力有点儿打折扣,不如在结界内那么圆转自如。结界纯净,道术灵根不受限制。

但凡尘之中,便未必了,他试了一下,从地上冉冉升起,还是能飘飘而起,不过,只能升到十余丈,他的手指一旋,一把小剑便无中生有来自手上,心随意转,那小剑随风暴长,刹那把一颗巨石劈成两段。

李澹苦中作乐,叹口气道:“幸好道术还在。”心下烦闷无力之余也有些欣慰。

他盘腿坐下,不知不觉间王后那张痛苦的脸庞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的神识在脑海中对着王后的身影一阵刀砍斧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只是无论他的神识如何运起慧剑,王后的影子散而复聚。

哀怨令他不敢正视。

李儋苦恼的站了起来,叹道:“看来我只得往西蜀王宫再走一趟啦。”

他心中本来回到西蜀的念头就略占上风,寻龙使的任务他心中并无放弃,西蜀王宫乃天下大乱源头,王后的倩影又挥之不去,当下便决意往西蜀去。

不远之处,出现一匹孤狼,李澹大喜,正好问问这只狼,去蜀京怎么走。他身形鬼魅一般向那只狼电射而去,那狼只觉一片白光袭击而来,撒起四足夺路而逃。却哪里及得上李澹神速。

李澹咻的一声已经落在那狼跟前,大叫道:“狼兄狼兄我只是问个路,你休要惊慌。”话音未落,他的右手已经按在了狼头之上,那狼一阵发癫,凶性大发,四足蹬地,脑袋摇摆不停,想要甩脱李澹的手,却哪里能够。片刻之后,那狼已然乖乖站立,任由李澹将手按在它头上。

李澹闭目搜寻,瞬时之间,识神便侵入那狼脑内,将那狼自出生以来的奔走痕迹从那狼的记忆之中全部调取出来,

那狼与人不同,狼心之中,并无潜意识,李澹很快便一一翻阅。

片刻之后,他失望了,这只孤狼却并未到过西蜀国的国都蜀京,却是一只从小便在这附近盘桓的孤狼。

李澹放了手,道:“去吧,狼兄,谢谢你啦。我等会儿还是找些人问问,他们或许去过蜀京,知道王宫所在。”

过了不久,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一个人,李澹嗖的一声窜上前去,站在那人面前,他来速太快,那人以为乃是鬼魅,吓得大叫一声便欲逃走,李澹迫于无奈,咬咬牙从后面追赶上那人,伸手一搭他身体,那人身体之内种种知识在识海内翻腾不已,李澹识神跃入,一一翻阅,这厮原来却也没有去过西蜀王宫,体内关于王宫只是大概知道一个方位罢了。

李澹松开手,任那人张皇失措离去。

当下便循着已从那人体内探知的方位而去,一路上,碰见人便先问询,问询不答便强自通过思控术之中的身触法通过接触对方身体进入对方识海打探消息。

思控术是灵山众多法术之一种,整个灵山几乎没什么人修习这类法术,这种法术修习之初极闷,需要对着一颗竹子进行格物,需要对着竹子静夜思,思考这竹子究竟是何物,先天是何本源,何以此时此刻在灵山,在他意念之中等等。

灵山别的方术比如隐身啦、飞升啦,役物啦,召唤啦等等,修习弟子都是前赴后继,大家平日修行,都能展示进度,唯独这思控术是一个人的法术,开头又极枯燥,所以没人愿学,但李澹是个不喜欢热闹之人,颇能安静笃行,便挑了这门法术。

但此刻这门思控术,他也不过是入门而已,要窥探别人体内识海之中消息,他还是只能通过身体接触,别无他法,至于思控术练的好的,将来通过眼神便能跃入对方体内识海,更高级的,甚至根本不需要通过对方眼神。只要通过冥想,确定身体,便能跃入,一言一动不但能够跃入对方识海,篡改消灭删除对方意念那也并非难事。 

思控术练到极致,与灵山众多法术一般,都能掀天揭地。一言便能令得对方记忆全消,识海翻腾,意念全灭。

通过思控术之身触法,靠着在沿路众人识海之内的消息一点一点拼凑,李澹竟也逐渐慢慢向着西蜀都城靠近,这日,经过艰难跋涉之后,他终于进入了蜀京城,望着城门上的大字,李澹喜出望外。

这一日已经是九月三十日。

.......

在这数日之中,天行毅已然将血诏带出宫外,交给叔父妥帖保存。

二十六日那天,少年君王写了血诏,心情激愤,不甚冷静,他们当日也并未深入继续探讨下去;

二十七日,他继续入宫,主要是勘察地形。

不过,由于少年君王寻常的活动范围极其有限,在王宫的四周都有监视他的角楼,他的活动范围主要在四个角楼之中,满打满算的活动面积不过是几栋楼宇的面积;

但娴静的小王后居然同意协助,王后这种十来岁的少年女子,见他东张西望,并不知道他是勘察地形。只以为他在宫中只是随便走走看看。

在王后的襄助下,天行毅基本摸清了王宫的各巷道。

短短的接触之中,天行毅便觉得王后娴雅、安静,和少年君王长期由于愤怒积蓄的不冷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十八日,他留在驿馆,将在王宫之中的所见绘制成地形图,并将地形图报于君无忌。

二十九日,这两个世间一等一的精英人物开始策划行刺以及逃走方案的细节,何处可以安排接应人手,何处哨卡可以提前用银弹介入买通等等。

三十日,也就是李澹从荒原回到蜀京城的这一日,天行毅再复入宫中,和少年君王商议具体的行刺密计。

看着娴静的关注着他们的小王后,天行毅计上心来,但这条计策,他必须首先说服眼前这少不更事的君王!

王宫之中数日,他已经觉察到少年君王在宫中的地位甚至不及一个步兵统领,他连一个心腹都没有。

这数日之间,他身法诡秘,高来高去,虽然瞒过了宫中的太多禁卫,但是久而久之,事情就很难说了。他必须尽快将已经稍具雏形的这条密计与少年君王进行商量。

他已经想到安排另外一个人入局,这人至关重要,但这个人的入局必须得到少年君王的同意。

君王诛杀尔朱荣的心意十分坚决,这点他不用质疑。

少年君王这几日都沉浸在谋刺尔朱荣的情绪中。

每次一见面,便向天行毅表达宁死也要诛杀尔朱荣的决心,甚至想到了杀死尔朱荣后的后续处理:“朕的情状,爱卿是知道的。就是死朕也要拉他陪葬,况且咱们也不一定便死。老贼伏诛之后,咱们赦其党羽,按照常理而言,树倒猢狲散,老贼一死,天下自定”。

三十日,天行毅再入宫时,少年君王依旧重复了这番话。

天行毅默然良久,心忖这倒是个劝说君王允许第三人入局谋刺的好时机,当下循循善诱,道:“不知宫中愿意为陛下效死的还有几人?”

少年君王默然,片刻,语天行毅道:“惟朕与爱卿二人,可乎?”

天行毅脑袋立马短路,中土世界历史上几乎都少有只凭借两个人干掉大权臣的实例?少年君王的梦想仍旧是凭借他与自己二人干掉尔朱荣。杀尔朱荣,不比对战段水流,这是一个有着各种装备、有着无数卫士的大权臣。

君王见其面目表情,眼中光芒渐渐黯淡,萧索道:“卿若怕死不为,朕亦无可如何,在此待死。”

天行毅见他若非胡思乱想而意兴盎然便是垂头丧气,丝毫不能理智,不由默然,看他不振,便如实道:“若君上仅与臣二人,欲杀老贼,恐难于登天。”

他们正在讨论的时候,王后款款走了进来。

少年君王大加厌恶。道:“爱卿又让朕来王后宫中议事,王后聪明,只怕迟早会奔告其父,朕死就在目前了。”

天行毅笑了笑,道:“那倒未必,臣有一计,若王后襄助,即便只有朕与臣下二人也能成事。不过,此事还需君上相劝。”

少年君王愕然不已,脑袋被天行毅这想落天外的妙计给惊呆了,他像电线杆子一般的戳在那里,一脸秀逗、懵逼之状。道:“杀其父而求助其女?这……。”

他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几乎大骂起来,他的眼神狐疑的望了望天行毅,差点想要问候天行毅的爹妈,和天行毅的妈发展点超友谊关系,顺便还问候了一下武官学院,如何培养出这种脑子的、号称天下一等一的太学生来。

天行毅见君王质疑,笑了笑道:“若别人杀父而谋之于女,自然愚蠢,若丈夫杀岳父而谋之于妻子,这又另当别论了,父亲一定亲的过丈夫吗?未嫁从父,已嫁从夫,你不是女人,你不了解,女人这种生物。”

少年君王没料到天行毅有这种概念转换大法,想了一想,有了一丝丝心动:“朕常常殴打她,她还能帮朕?”

天行毅叹了口气:“既然君上与尔朱大将军陷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僵局,难道王后可以置身其间无所事事?选择丈夫还是选择父亲,难道不是王后必然要做的选择之一,王后难道不是将来必然要面对你们其中那具失败者的尸体?”

少年君王听完天行毅的话,他忽然流泪了,眼泪在他的眼眶中打转,终于扑簌簌的流了下来,他知道天行毅说的完全正确,王后的这个选择几乎是命中注定,逃都逃不过,必须要面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