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0、男儿何不归故乡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417  |  更新时间:2020-02-15 19:11:53 全文阅读

天下奇才之类的称呼,天行毅的耳朵里早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

他淡淡的笑了笑,将笔搁下,从袖子里掏出书信递给欧阳歙,欧阳歙一边拆信,一边道:“行,太学牌坊上便用你撰写的这幅对联了,此联一出,余联尽废啊。”

天行毅:“谢谢老师。”

欧阳歙:“你比我写的好,谢什么,这幅对联就是牌坊上的不二之选。”

当下,走到柱子边,拽了拽其中一根丝线,屋外登时铃铛乱响,一个铃卒走了进来。

欧阳歙将天行毅撰写的对联交给铃卒去装裱悬挂,然后便坐下看信。

天行毅见他看信,也不打扰,坐等示下。

不一会儿,欧阳歙便已看完,几乎没做思索,道:“你叔叔这是做什么,回信给你叔叔把你的情况告诉他,让他为你的前途想想。你需要的话,这封信我可以以学校的名义替你写。”

天行毅笑了笑:“我父亲死的早,我叔把我们拉扯大,我不能为了自己前途,拒绝我叔!”

欧阳歙见他神色,似是有了决定,沉思了片刻,叹了口气:“你想好了?”

天行毅:“想好了。”

欧阳歙:“你没有想过,你叔叔从西蜀寄信给你,西蜀帝京两千余里,帝京到雪域长城四千余里,六千多里地,寻常的信要一个月时间到,你赶到西蜀,又要一个月,就两个月,等你到的时候,也许这大事已经变成没事了。但你却搭上了一生的前途。”

天行毅:“我叔既然说是大事,一定也算过时间,人生的前途应该也不止一次选择机会。”

欧阳歙知道天行毅一旦选定,便不再后悔,也便不再就此事说什么。便将天行毅的结业证书以及操行纸交给天行毅。还有一个信封。

欧阳歙:“你拿着操行纸以及结业书,回西蜀交给吏部,也有个不错的官位。只是,地方上比不得雪域都护府,升迁怕是要慢些。”

天行毅打开来信封看了看,是一叠银票,便欲拒绝。

欧阳歙执意塞到他怀中:“这是你的奖学金,你应得的,回去路上也要用钱。”

天行毅不由得有些唏嘘感动。

几乎落泪。

他接过了银票,把操行纸和结业证书放下了。

欧阳歙:“你的学籍,你若不带着,到时候空口无凭,他们到时候不承认你,怎么办?”

天行毅叹了一口气,知道掌教对西蜀的情况不甚了解,雪域都护府的这些官员最多也不过是了解了解帝京的官场动态,对几个诸侯国寻常都不甚关心;当下将西蜀大将军掌握国政,对天行王族异常酷烈之事备细说了一遍。

这些事,他本来很少对外人说。

但欧阳歙对他的舐犊情深,几乎将他当做半子,他不由得不倾吐,不感动。

欧阳歙叹了口气:“既然回西蜀有危险,你叔叔自己都跑去帝京做官,你还回去作甚?”

天行毅叹了口气,心忖或者这便是命运。

欧阳歙一派惋惜,两人都知道这一别不知何日相见,欧阳歙挥了挥手,转过身去,天行毅见他抬起袖子,想是拭泪,心中不由老大不忍。

但决心已下,终究无可如何,当下也不再依依不舍,狠一狠心,决绝的离开。

........

天行毅回到住处,朱浮、耿风、冯玉听闻他准备离开,都过来了,大伙儿心中俱有不舍,但众人都知道他主意已定,劝不回头。

朱浮有些恨恨的道:“你一走,只是便宜了天行建这厮,这半年之后掌教之位必定落入他的囊中。”

耿风、冯玉点了点头,却都没有说话。

天行毅也有些愀然不乐。

他曾经试过与天行建交友,但是这个人显得很阴沉,不是那么容易交上朋友,从某种程度来说,天行毅对他甚至有一丢丢亲近感,天行毅的弟弟也叫天行健,只不过多了单人旁,乃是健儿的健。

少顷,天行毅叫的酒家已经将酒食送来,天行毅强颜欢笑:“喝酒,喝酒。”

酒过三巡,他已经排遣了这些负面情绪,人生有些时候,不得不面临选择,自从来到雪域都护府武官学校,他已经四年没有回到西蜀,这时候,想着回去看看,也不错。

他忽然想起一首词,不忆在何处看过,里面有几句他记得很清晰: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这首词的词牌乃是《水龙吟》,是词人登上一座名叫赏心亭的亭子、寻思辞官回乡所作。

他自从决意回去西蜀帮忙叔叔筹谋大事,乡情也便不自觉的涌上心头。二弟天行中,没怎么读书启蒙过,兄弟俩没啥共同语言;三弟天行健,他常把健字拆开来叫建人,叫着叫着便叫成了贱人。

他与三弟感情甚笃,这时不由得想念。

还有叔叔身体如何,母亲身体又如何?

数年不见,他梦中倒也常常梦到。

当年壮怀激烈的来到雪域都护府武官学校的时候,他甚至想自己有可能建功立业,这辈子都可能不回去,当时也并未如何想念。

但如今既然决定了回去,一时思乡之情大起。

当然,隐隐的,他也想知道,叔叔说的这件大事是什么?叔叔并不是对自己不了解,叔叔知道他的志向,他相信叔叔跟他说的大事,一定是一件大了不得之事。

相比之下,在雪域都护府,平静的等待上位,便没什么意思了。

况且,年轻,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资本。

不趁着年轻,去中土世界闯荡游历一番,待在这雪域里,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他也觉得甚为无趣。

他是行动派,打定了主意,第二日便收拾了包裹行李,挎了腰刀离开了武官学校。

学校之中,送行的人层层叠叠,有人慨叹他的豪迈不羁,有人赏识他的视功名如粪土,也有人替他不值。辛辛苦苦拿到了结业头名魁首,却什么也没得到。

甚至连学籍,他都没有带。

在太学门口的牌坊那里,他停下了脚步,牌坊处,他撰写的对联,欧阳歙已经为他挂上了,用玉片将十二个字镶嵌在两张黑底的紫檀木中。

在牌坊下,已经围了一堆人,指指点点,道:“好联、好联。”

有人在吟咏:“出生入死皆为我辈,说的极是,极是啊。”

又有人道:“我说这下一句才妙,咱们出生入死,马革裹尸,这封王拜相便该是我们,岂能是他人?”

天行毅淡淡的笑笑。

等待他的,是未知的将来。

只是,他自己知道,未来已来,叔叔在信中还提及一件事,叔叔听闻,帝京钦天监密奏陛下:雪域长城有天子气,将有真人崛起,数年中当有兵革之事…….

他甚至隐隐料到:叔叔所谓的大事,有可能是图谋西蜀大将军尔朱荣。

江湖多风雨,帝京的那位天子杨孤昂虽然才登基几年,但是据说是个有雄心抱负之人,这些年来,几个诸侯国日渐做大,先帝稳重宽厚,不甚过问,但杨孤昂少年天子,意气风发,一直有传言,对东幽、西蜀、南陈、北卫四大藩国,杨孤昂有削藩之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