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2、清风拂山岗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397  |  更新时间:2020-03-20 12:21:59 全文阅读

段水流冷冷的看着他,神情不屑:“小子,你是自己找死,拳脚无眼,若你死时,怨不得我。”

天行毅听罢,只是冷冷一笑,虽然段水流说的话确实颇具威胁,而且他确实武艺绝人,但他仍神色淡然,语气平静,似乎根本不将对方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眼角眉梢都含着笑意,淡然道:“还是小心你自己吧,你不过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这里没有人敢揭穿你,这里所有人都拍你马屁,所有人都把你当权威,但是我会揭穿你。”

段水流勃然大怒,天行毅的淡然微笑在他的眼中刹那全都变成了讽刺,他嘶声叫道:“我怎么便欺世盗名了?”

天行毅微微一笑,道:“圣长老会找你闲话家常?你瞒得过天下人,却瞒不过我。这便是欺世盗名。”

他知道圣长老找上段水流,一定不是闲话家常,圣长老据说是一个修行的圣者,应该早已经忘了家常是怎么回事,圣长老已经活了差不多三百岁,早已经没有家,何来的家常可言?

再说了,以圣长老耳听千里、目视千里的能力,如果圣长老想了解段水流的家常,他可能只需伸出手来在空中拂动一下尘埃,便能将段水流的家常诸事像现场看戏文一般收入眼帘。

总之,段水流一定在有关圣长老的事情上说了谎。

他的这一猜度果然一击而中,段水流的脸立刻变得像一匹布那么红,圣长老找他的确不是闲话家常。

圣长老只是问他是否真的力大无穷,他拂开尘埃,从空间取出一根金光灿灿的棍子来,那棍子似乎有一万三千五百斤重,圣长老让他拿起那棍子试试,他拿起来,觉得甚是沉重,只舞动了几下,便力气有所不支,脸红心跳……

圣长老什么也没说,随后便将他送回了红尘内。

这段往事,红尘内无人知晓,灵山与尘世隔绝,他的脸红心跳,尘世之中没有一个人曾经看见。

他力剥龙鳞,尘世之中也没有人怀疑他说的话,已经将他说的话当做佛法纶音,但是现在,眼前这个天行毅显然怀疑他在灵山出糗了,而且这种怀疑具有合理成分,他从天行毅的神色上瞧出来,这厮确实是真的在怀疑他。

他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恨向胆边生,他近年来积累的声威,已经不允许别人的质疑,何况眼前这个还没进入社会的太学生。

他声嘶力竭,怒吼道:“小子,胡说八道,看我不撕了你!”他嗖的一拳向着天行毅的头打了过去!天行毅身后看台下数十座的人脸上都感觉到了劲风拂面。

数十丈外,都有女郎的头发丝被拳头的劲风带到飞起如霰。

这一拳足有排山倒海之势。

人群之中,尤其是妙龄女郎们惊声尖叫不已,她们一边梳拢自己的头发,一边蒙上了双眼,不敢看台上他们脑海中已经想象的天行毅的脑浆迸裂的画面。

这一拳之威,令人侧目。

一拳能教百丈外的观众脑后的散发拂起,这得有多大的力量?

这段水流不愧是大师兄,不愧是剥下龙鳞的男人。

这一拳,假如前面是一块巨石,这一刻,这巨石必定粉身碎骨,四处迸飞!

就在这一刹那,一个奔雷似的声音赫然炸响。

“且慢!”

........

他的拳头眼看便要贯穿天行毅的脑袋,他瞧见天行毅完全来不及反应,完全没有做任何动作,他相信自己的拳头比闪电还快,这厮定然是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他这一拳打出来,空气中已经有嗡嗡嗡的拳头与空气摩擦的声音,摩擦的力量甚至已经带起了些许火花,这一拳的力量在他而言,已经是完美的一拳。

他相信雪域长城二十二万将士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当这一拳。

不过,喊这一声的是裁判。

裁判站在他俩的旁边,这时,见段水流大师兄不待自己宣布,便赫然出手,深感自己裁判的权威受了侵袭蔑视,大叫一声且慢之后,又紧接着大叫:“不得偷袭。”

天行毅似乎如梦方醒、又似乎死里逃生,微笑:“裁判,这厮一贯卑鄙。”

整个台下,仅仅这一拳的效果,便掀起了狂热的声浪,姑娘们眼见这么厉害的一拳之下,天行毅居然行若无事的站在台上,不由得喜极而泣。

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叫着:“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也有人叫:“他是打不死的天行毅。”

台下,这场比赛吸引了几乎整个雪域都护府的所有达官贵人都在观看。

前排居中就坐的便是雪域都护府的都统帅,不过在雪域,众人都称之为边帅。

在边帅身侧,副帅、以及太学生掌教欧阳歙分列两侧,雪域权力三巨头的的身后就坐的也是一些雪域的将军人等,这些人论武艺,都不能与段水流比拟。

但是论权势,却都远远大过段水流!能左右段水流的升迁、富贵,名誉,金钱。

身在红尘中,哪怕你武功盖世,你也会受到一定条件的制约,这是现实!所以,段水流可以不给天行毅面子,赫然出手,但却不能不给台下都护府的巨头们面子。

这些人在现场,无疑会给比赛带来一定的公正性。

段水流一拳才出手,那裁判大喝一声,段水流便立刻知道,自己确实坏了规矩。

裁判没叫开始,便不能开始,况且,他这一拳击出,裁判甚至还没来得及点燃计时香。

他赫然收拳。

拳头停在天行毅的磕头上,距离天行毅的皮肤仅仅零点零一公分,天行毅脑后的散发被他的拳头劲风带起,飞散如丝,与地面已经构成无数条平行线。

这些被拳风带起来的散发便像遇到了十二级大风一般,恨不得脱离天行毅的头颅飞去。

不过,天行毅犹自脸带微笑。

天行毅笑道:“你是不是因为怕打不赢我而施展偷袭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段水流不理他,对着裁判大吼:“还不燃香,我要在一炷香时间里把这厮打成肉酱。”

一炷香是这次天行毅挑战段水流双方约定的时间。

比赛采取三局两胜制,今日这一场如果段水流胜了,那么他在七月二十四日再胜一场,第三场便不用比试。

比赛以技术性击倒、死亡作为裁判胜负的关键。

倒地的一方有十个数的起身时间,十数之后不能起身便能宣布失败,但是胜方也不能在对方倒地十数之内再加拳脚。

段水流这时,对这些规矩忽然之间恨透了。

他恨不得一拳就把天行毅打死,至少是打残,这厮这般可恶,尖牙利嘴,打死他还不就是像捏死个臭虫一般。

那裁判这时候对段水流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的叱喝他去燃香,也有些不爽。

当下慢条斯理的去燃了香。

慢吞吞的道:“开始吧。”

段水流等这一刻,等这一句话,就像一个怀春的女子等待情郎等了亿万年一般,终于等来了这句话,心下不由得大喜过望!

话音未落,他的拳头立刻向着天行毅的脸上再次飞来,这一次再不会有人中途喝断,拳风排山倒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