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窃神 > 第二卷 血莲珠
1、屠龙大会
作者:暗夜无梦  |  字数:3421  |  更新时间:2020-10-24 23:57:03 全文阅读

------

大陆有山名白驼,山中有冢埋真龙。

四大仙宗之一,以杀力巨大著称仙门世界的剑宗白驼山论剑台下四方各有一个矩形方阵,方阵最前方居中各座一人,为白驼山剑宗四大剑脉的剑首弟子。

青竹、白莲、幽兰、曼陀沙华,四朵奇花分别为四大剑脉的标志。

千万年来,白驼山上向来没有前后入门的辈分之分,只以杀力论高低,谁的剑意更重,谁的剑术更高,谁就有资格坐在剑首的位置,谁就是名义上的大师兄。

五月初五,在凡人世界里,这本是一个驱除五毒的日子,家家户户的小孩大人,都会吃上一口甜滋滋的浓香粽子,小孩手腕脚脖子,都会被大人在前天夜里的熟睡之际,给系上一根五色线,然后在之后的某个雨天剪掉,扔进浑浊的雨水里放生,寓意平安。更有的地方,还会专门将桑树的树叶捣烂,再将捣烂的浓汁,分别包裹在五指指甲盖,第二天拆封后,便会被染成郁红色。

对每个凡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而对以‘降妖除魔’为己任的剑宗白驼山来说,亦是一个极为特殊的重要日子,因为守卫世界的平稳运转,不受邪魔入侵,是每个仙门剑士,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所以,每年的五月初五,就变成了一年一度的‘屠龙大会’。

白驼山以剑脉为区分,四支队伍同时进入论剑台秘境,传闻中为上古诸神大战之后,残余妖魔的隐匿荒地,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最后哪一支剑脉的战果最大,就会获得由当代宗主-剑圣,亲自为弟子们挑选的杀伐重器,赠送给那只获胜的剑脉。虽然不可能做到绝对平均,但获胜的剑脉弟子们,人人有份,这也是当下每只剑脉都虎视眈眈的根本原因。

此时距离屠龙大会开启还有段时间,四座方阵的剑脉弟子很多人的还未到场,那些率先到场的弟子们闲来无事,也不分剑脉,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人起头,就开始说起剑宗近三年来,发生的一些秘闻趣事,论剑台四周一时人声嘈杂。

其中议论最多,也是聚集人数最多的,大概有数十人,各脉的弟子都有,正是一个凡人的名字。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被大师兄从外面捡回来,叫林凡的野小子,在那冰火窟呆了整整三年了!”

话音未落,旁边湖人有人冷哼两声,不加掩饰的嘲讽道:“一介凡夫俗子,还是个与天道背道而驰的人间武夫,想要踏足仙道,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三师兄说的极是!”

有人附和,并跟着嗤之以鼻道:“若不是大师兄闭关前留下话,不允许咱们擅自进入冰火窟为难那小子-”

话音未落,不约而同的,以那位三师兄为中心,周围响起了一阵哄堂大笑,就像一个众人心照不宣的笑话,有人一起头,立刻有了同道中人的感觉。

而那个被心照不宣对象林凡,三年前被四大仙宗之一的剑宗白驼山,当代剑宗代表,公认的宗门弟子内,杀力最大的萧规,亲自带回了宗门。

不同的是,有人被带回来了,有人却永远失去了回来的机会。

“听说就是那个林凡害死了小师妹!”

人群中,一个突兀的阴冷声音骤然响起,声音不大,但足以传进聚集人群里每一个人的耳朵。

霎时间,这伙人数最多的聚集者,就像是被人施了净声咒,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异,有震惊,有疑惑,有叹息,有沉默,时间好像静止了五秒,那个‘小师妹’的声音一出,就像给这群人迎头泼了一盆冷水。

短暂的停顿过后,明显是这群人中心的三师兄,眼神之中先是闪过了一抹阴郁,可是旋即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他轻微的咳嗽了一声,低声斥责了那位率先提及此事之人。

“苏落师弟!”他的语气很是不悦,“宗主三年前就下了禁令,禁制任何一脉的弟子私下议论此事,今日更是人多嘴杂,一旦传出去,就不怕被宗主责罚吗?”

那位名唤苏落的弟子看上去是个性情中人,被斥责后竟是红了眼眶,嘴唇微动,抬眼看了头顶上方,正北方悬浮的那把玄石宝座,硬生生止住了话头,涩声道:“是!柳石师兄!”

有人见状便移步出来圆场,跟苏落和柳石着装略微不同,都是着道袍,但袖口的袖标明显不同,前两人袖口绣着青竹图案,后者却绣着一朵兰花,这人走过去拍着苏落的肩膀笑道:“苏师弟何必如此伤感,我看那小子,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离开冰火窟了!”

“就是就是,”立刻有人接道,“那小子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如何跟咱们这些天生道缘之人相提并论!”

苏落下意识握了握拳头,冷笑道:“是啊,他怎配?!”

呵呵--

就在众人以为话题暂时告一段落,准备议论另外秘闻的时候,一道不轻不重的轻笑自人群外面蓦然响起。

这声轻笑,就像是在方才圆场两人的脸上不轻不重的来了一记耳光,而更加刺中众人内心的,是来人接下来轻描淡写的一句戏虐之语。

“真是不巧,提前告诉各位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个叫林凡的年轻人,”她故意间隔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今天也会参加屠龙大会!”

这一嗓子,不禁令这伙聚集人数最多的弟子陷入了短暂的沉寂,来人似乎是有意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说这话的时候,用上了宗门的‘扩音咒’。

一石激起千层浪,充斥在论剑台四周的所有杂音,霎时跟着沉寂了下来。

“你说的这是真的吗!”

本就有些愤愤不平的苏落,竟是一步踏到那女弟子近前,因为情绪激动,语气像是在质问:“这是真的吗?!”

跟在他身后的柳石微微皱眉,忍不住提醒道:“师弟,这是慕容师姐,注意礼数!”又对面前这位身着淡青色长裙的高挑女子致歉道:“对不住师姐,你知道五师弟他是-”

这位剑宗宗主一脉,剑道修为仅在大师兄萧规之下的温婉女子,抬手止住了柳石的话头,语气依旧很轻,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听的很清楚,因为在她温婉的语气之中,蕴含着浓烈的剑气。

她没有再看两个同门师弟一眼,而是一一扫过在场每个人的眼睛,悠悠道:“宗门弟子胆敢擅自破坏宗主颁布下来的禁令,该当何罪?”

众人神色微妙,竟是无人敢开口开口。

柳石和苏落则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各自眼中终于闪过一缕惶恐。

“怎么,”这位复姓慕容的二师姐又嫣然笑道,“大师兄闭关不在,宗门掌律暂时无人代管,那就可以成为你们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理由吗?”

嘈杂的论剑台四周,一时噤若寒蝉。

在白驼山,你可以不惧怕宗主一脉掌律大师兄萧规的量仙尺,因为哪怕你做的事情很过分,只要没有破坏宗门立下的大规矩,掌律师兄就不会把你怎么样,可是一旦提到慕容两个字,四脉弟子们的心里,都得率先咯噔一下。

这不单单是说这位名为慕容秋水的女弟子跟当代宗主一个姓氏,而是这阁女人的行事作风向来由心,凡是不小心惹上她的人,无一例外,最后的下场都有些凄惨。

可这也并不是说慕容秋水是在仗势欺人,她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她在对付那个不小心惹到她的那个人的时候,每次都将将把双脚落在了规矩的边缘,然后全身而退。

所以,在这位宗主唯一的嫡女娓娓对众人发出警告的时候,效果才会出奇的好。

就在众人以为她要代替闭关许久的萧规,暂行宗律之职的时候,不料慕容秋水却话锋豁然一转,“不过大家放心,对这个只闻其名的林‘小师弟’,”她眯眼笑道,“我也想好好看呢。”

柳石和苏落互视一眼,各自暗自长出一口气,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别脉的弟子可以躲得远远的,他俩跟慕容秋水同属宗主一脉,最清楚慕容秋水的脾气。

柳石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慕容秋水,就见对方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原本该是大师兄萧规的位置,她单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样子。

苏落却仍是一脸的忿恨,在他身后冷冷说道:“只要这小子敢来参加屠龙大会,我定会教他吃尽苦头!”

这时,论剑台四周汇聚的人群越来越多,距离屠龙大会开启的时间开始进入倒计时。

参加大会的四大剑脉弟子,每个人都在跃跃欲试,这不仅事关各个剑脉的脸面和荣誉,更是会直接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各脉弟子的修行方向。

这次屠龙大会还有一个被讨论的要闻。

往年在召开屠龙大会的前几天,剑宗宗主都会预先对各脉弟子发出一封公告,公告之上会明确说明屠龙大会胜利者,最终会获得什么样的宗门奖励,今年略有不同,那份早该颁布的公告却迟迟没有露面,以至于马上就要召开屠龙大会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从宗主的修道之地‘清音阁’传出。

正在众说纷坛之际,一个脸色苍白的病态年轻人,忽然出现在了论剑台通天大门门口。

他刚刚换上了袖口绣着青竹的白色道袍,眼窝深陷,背脊微坨,看上去疲倦非常,唯有一对幽深的眸子,隐隐散法着赫人的寒光。

他不理会数百道同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在剑宗白驼山,数百道目光,就代表着数百道的浓重剑意。

时隔三年,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那个冰火两重天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同时看见这么多人。

可是这时的他心若深潭,压根儿不在乎眼前站的是谁,因为他们都不是他在乎的人。

而他心里在乎的那个人,已经永远定格在了三年前的山顶。

一股怪风陡然吹起了年轻人随意扎起来的披肩长发,有光自天穹而下,直直照在了他微坨的后背,可他只管前行。

今日屠龙大会,他要做他该做的事情。

他叫林凡。

三年前,本该死在那个狗-日的山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