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窃神 > 第一卷 斩月刀
66、替死
作者:暗夜无梦  |  字数:3254  |  更新时间:2020-06-03 23:48:54 全文阅读

封侯。

一刀封喉。

凄厉的刀光凌空斩至。

萧蛮儿这一刀的精妙之处在于,刀光以横扫千军的姿态,看似不分敌我的劈向了围攻林凡的人群,但等真正落下的时刻,一道霸烈无比的刀罡,竟是精准无误的落在了林凡一人的身上。

而方才围杀他的那些人,不下数十号,竟是纷纷被一股怪力自动震飞到了外围地带,等发现自己毫发无损站起时,已经远离了战斗的中心。

林凡一直提防着萧蛮儿何时出刀,却没想到,这位半宗师等于用了一种半偷袭的方式,在他与围杀的人群缠斗不休的时候,猛然一刀斩至。

萧蛮儿这个人,前半生总体来说还算不错,做了不少惩恶扬善的大义之事,也为他博得了‘北地豪侠’的莫大名声。四十岁是个分水岭,没有别的,这一年,风雷帖上突然出现了他的名字,以绝然之姿,硬生生挤走了当时排名第五的另一位豪侠,那人出自北方的一座武林世家,名为金狂奴,已经霸占了风雷帖第五的位置,整整八年之久,无人可撼动其位。

但自从萧蛮儿登上第五这个位置后,金狂奴这三个字,就彻底从风雷帖上抹去,武林之中再无其踪。有传闻说,北地豪侠萧蛮儿独身挑战金狂奴,胜者生,败者死。

成就了半宗师之位后,金钱、权力、声名接踵而至,可能是站的位置不一样了,看到了更广阔的风景,从那个时候起,武林之中,向来豪气干云的北地豪侠,就渐渐学会了权衡利弊,与之前的江湖世界,渐行渐远。

今日,就是一个明证。

他要在天光大明之前,彻底结束,这场持续了整整一夜的狂乱闹剧,首先要做的,就是杀了这场闹剧天生的对立者,林家的最后一个传人,林凡。

林清扬只能有一个,天上地下,以后百年、千年,都只能有一个。

他绝对不允许,那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间魔刀’重出江湖。这座武林的宗师交椅,自古只有四把,以后也只会有四把。

而这四把宗师交椅,每把交椅,冥冥之中,都会得到这座天地的认可,无形之中享有‘江湖气运’的庇护。四把交椅,除了相互掣肘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作用,即是等待。

等待第五把宗师交椅的出现。

那把不知其姓名的‘人间魔刀’,背后所象征的,正是第五把宗师交椅。

不为别的,仅凭它的身上带了一个‘魔’字,那么所有与其沾边的人,哪怕相隔了十万八千里,只要有一丝丝的关联,都会成为四把交椅,重点关注的对象。

千百年来,所谓的‘除魔卫道’,也正来源于此。

这桩隐秘,萧蛮儿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最近得知。这便是他不顾一切,也要杀掉,活着从万法池里走出来之人的根本原因。

先前与金银花说的,什么站队、什么选择,都是借词,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意外,不能再有太多的意外,那样就会天下大乱。

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又是一场武林浩劫。

所以,他这一刀,斩的极为绝决,倾尽了半宗师的全力!

林凡虽然早有地提防,可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他的面前是上百只手在对自己同时挥舞,且招招直奔要害,若不是仗着扶摇诀,身形游走如鱼,稍有不慎,就是乱刃分尸的凄惨下场。

正分心乏术的时候,萧蛮儿的封喉一刀,豁然斩刀。

须臾之间,林凡一声闷哼,嘴角渗血,已然受了内伤,身形更是一退再退。

可是他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推了,因为萧蛮儿的一刀,直接将他逼到了青石涯畔,再后退半步,就是云深不知处的无底深渊。

所以他瞬间激发出了体内的全部真气,面上浮现出了一股强大的悍勇之气,屈指作剑,怒喝出声:“给我开!”

正是他的‘悍勇’剑式!

取自江湖人的以命搏命,悍不畏死,勇往直前。

一切发生的很快,萧蛮儿这一刀,好比一条碾碎一切的苍茫大龙,而林凡的这一剑,好比于苍茫的夜路之中,蓦然祭起了一团名火,然后星火之势反冲而上,终成燎原之势,浴火重生。

这一剑很好,甚至可以说,是极好。

不然也不会被那位有着‘千古一帝’之称的楚昊,临终借剑星河。

但楚昊毕竟是楚昊,人不人仙不仙鬼不鬼,本身就是一个千古之谜,林凡也只是林凡,跟他的名字一样,只是个凡人。

凡人一怒,或可上达天听,但毕竟人力有限,很难胜天。

------

悍勇一剑祭出的刹那,萧蛮儿的刀罡大龙为之一顿,被剑气所阻,出现了短暂的停滞。林凡正要乘势迫击,却听萧蛮儿狂笑道:“蚍蜉撼树何其易,即使你破得了我的‘分水’,可还有力气迎接我的‘摧冰’!”

林凡眼睁睁看着萧蛮儿挥出了第二道,却被眼前的刀罡大龙所困,根本腾不出手。

他也豁然记起,传闻之中,萧蛮儿身怀武林圣经‘上善若水’,对敌之时运起此功,敌对之人都会生出一种无处着力的软绵之感,感觉自己是在与一团棉花对阵,异常玄妙。而将‘上善若水’修炼到极致,也就是返璞归真的境界时,就会重归自我,人即是水,水仍是水,但人不是水。

林凡算是领教了。

这萧蛮儿不愧半宗师之名,虽说‘上善若水’并未修炼至圆满的境界,但他却能另辟蹊径,将刀变成了水,水即是刀,人仍是人。

也算是另一种的返璞归真?

萧蛮儿的第一刀‘分水’,实打实的水罡大龙,虚虚实实,摒除外物,直杀目标。这才有了方才,那些围杀之人,明明撞到了刀罡之上,却瞬间倒飞而出,只是些许惊魂,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古怪情景。

而这第二刀‘摧冰’,祭出之时依然水气弥漫,却是化虚为实,凝水为冰,就连方才的那道刀罡大龙,也在瞬息之间,化虚为实,水龙变成了冰龙,直接冻住了林凡祭出的‘悍勇’一剑。

这就像一个人,明明努力了很久,好不容易做出了点成绩,有了拿得出手的本钱,却在发挥使用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早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早早布好了天罗地网,就等你一个猛子扎下来,困住之后,再肆意收割。

凡人,终究是凡人。

萧蛮儿毕竟是排名第五的武林半宗师,比乌合会大佬白一紫,还高了一个阶位。

一刀摧冰,冻结世间万物为冰,摧之即碎。

一个呼吸的功夫,林凡感觉半片身上都废掉了,巨大的无力感和麻痹感窜进了经脉之中,不断的攻城略地,直奔心府而来。

完了。

这是林凡的第一反应。

其实他敢硬憾萧蛮儿这一刀,走的是死中求活的路子。套路跟数日前,激战南山鬼王陆烟客一样,每每到了关键时刻,那股潜藏在体内的‘武玄经’就会蹦出来迎敌,并轻松化解掉危机。

他原本想着,陆烟客是半宗师,萧蛮儿也是半宗师,虽然在风雷帖上隔了给白一紫,但想来实力相差也不会悬殊太大,自己正常发挥,关键时刻,应该是可以起到化险为夷的效果的。

可是在萧蛮儿的两刀之下,他发现自己错了,全错了。

首先还是低估了萧蛮儿的半宗师实力,功力之深厚,远远超出了陆烟客不说,手段比陆烟客更是难缠了何止数倍。

其次高估了自己的潜力,想象中,那股可以令自己化险为夷的‘武玄经’之力,压根儿没有出现。

他甚至清晰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蠢蠢欲动,却在最后,不知为何,又重新蛰伏了下去。

林凡有些气急攻心,可是萧蛮儿的‘摧冰’一刀,已经到了。

整个过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林凡一闭眼,哀叹一声罢了,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耳聋中传来咔嚓数声脆响,夹杂着坚冰破碎和骨头断裂之声。

林凡豁然睁开双眼,蓦然惊觉自己突然从周身麻痹中恢复了过来,手脚完好无损不说,身子也能动弹了。

这是怎么回事?萧蛮儿最后时刻善心大发,一刀砍歪了?

定睛细看,却顿时吓得心惊胆裂,本能的,伸手扶住了挡在身前的两个人。

站在最前面,是楚天豹。

中间的,是沈从龙。

林凡自己,站在了最后。

他伸手一摸,两人身上全是血。

再一探,首当其冲,挡了萧蛮儿‘摧冰’一刀的楚天豹,全身经脉尽碎,当场气绝身亡。

比楚天豹慢了一步,挡在自己身前的沈从龙,一条左臂齐根断掉,不知遗落到了何处。

沈从龙顿失左臂,剧烈的疼痛,让他甚至忘记了呼吸,昏迷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很简单,请保护好高小姐---

那一刻,林凡低头看着怀中的两个人,自己与他们认识,前后加起来,总共也没打过几个照面啊,甚至连句话都没说过。

就这么死了?

还是代替自己而死。

世间怎会有这么傻的人?

英雄气概吗?慷慨赴死吗?

不觉间,林凡目眦尽裂,眼角两侧两缕鲜红,也说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楚沈二人身上的。

他将还有口气的沈从龙交给已经赶到身旁的司徒明月和高云清身上,缓缓起身,上前一步,独面北地豪侠萧蛮儿。

说不出他的身上带着怎样的气势,仿佛如疯如魔。

他仰天狂笑一阵,悲喜莫名,缓缓开口道:“强者就可以随意判定他人的生死吗?你们,”他的目光一一划过围杀的人群,阴冷的眸子,似要记清楚站在这里的每一张脸。

“凭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