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窃神 > 第一卷 斩月刀
65、古怪
作者:暗夜无梦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20-06-02 23:47:36 全文阅读

司徒明月根本不屑回答林凡的问题,用一种看待傻子的口吻讥讽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可是我司徒明月的师父。”

林凡被怼得语塞,立刻醒悟是自己心急了。以公孙离的宗师实力,若真要收拾自己,还不是一剑的事儿?杀四个‘纸糊’的半宗师都易如反掌,自己这点儿能耐,算个么?

可是眼前的情形,又不得不让人心生猜疑。

正在犹豫要不要离开这座青石崖,正对着石涯的树林之后,却是陡然窜起了一支夺人心魄的穿云响箭,犹如鸡鸣五更,霎时之间,无数道已经围绕青石崖向外地毯式搜索的人影,立刻调转方向,直扑石涯而来。

其实在穿云箭升空的那一刻,林凡就做出了反应,事到如今只能拼一拼运气了,可惜的是,慌不择路的一行人,迎头就撞上了腰系虎鞭、手持无定飞环的金银花。一个照面,首当其冲的林凡就被无定飞环逼得节节后退,跟在金银花身后的江湖人随之一拥而上,不消片刻,就把几人逼回了青石崖畔。

林凡心中叫苦不迭,这下可真是入地无门了。

与此同时,树林之中人头攒动,再次先后涌出了两伙人马。黑压压一片,全是参与此次围杀的江湖人。

其中一伙人马,为首的正是率先表明追杀立场的北地豪侠萧蛮儿,而另一伙人,则是一支临时组建的追杀队伍,没有领头的,绝大多数都是叫不出姓名的生面孔,三教九流,正邪难辨。但这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里,明显充斥着强烈的仇恨色彩。

林凡皱了皱眉头,目光掠过这伙人,瞳孔忽然一缩,对混在其中的一个人影有些熟悉,身材修长青衣罩袍,却将面容深埋进了宽大的袍帽里,透着几分神秘。

此时,天光逐渐方亮,走了数个时辰的夜路,乍见光明,让人有些恍惚。

萧蛮儿倒拖着那把封侯宝刃,盯着林凡看了半晌,面色极其阴沉,冷声道:“林家人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杀死你。”

他一语双关,经过一夜的围杀,‘林清扬’这三个被尘封了将近二十年的名字,已然成了公开的秘密。

林凡回盯着他的目光,摇头呵呵笑道:“刀不错。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惜遇人不淑,下场也注定好不了哪里去。”他留意到,围杀的人群之中并没有白一紫的身影,心里跟着咯噔一下,忧虑着这位‘前辈’的境况。

萧蛮儿周身杀气弥漫,阴着脸没有接话。

金银花也认出了林凡的身份,刻意被他抹在脸上的几道血印和污浊,被自然生出的汗水淡化,露出了一对十分锐利的星眸。

她踏前一步,娇笑道:“林凡。以前怎么没听说过江湖上出了这样的英雄少年?听姐姐一句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交出身后的三个人,或许刻意饶你一命。话说回来,你们林家,可就剩下了你一人,你要是再死了,林家可就要彻底绝种了。”

林凡特意打量了她几眼,这才啧啧道:“不愧是名震岭南的一枝花,徐娘半老。能在这个年岁还保持一颗童心的,了不得,了不得。”

金银花脸刷一下沉到了谷底,收起了笑容,语气瞬时冰冷:“与整座江湖为敌,你-你们,都想好了吗?”她的目光直接跃过了肆无忌惮的林凡,落在了司徒明月和柳随风身上。

“司徒姑娘家世显赫,又师出名门,就选择这么死去,值当吗?”

“剑痴之名誉满天下,柳家一门的荣耀都在你的身上,剑痴先生都要抛之脑后了吗?”

柳随风下意识的想伸手压一压斗笠,却想起斗笠已经在昨夜的战斗中遗落,他面无表情的放下手臂,轻轻甩了甩从死人身上捡来的长剑,剑是最普通的铁剑,无法与之前那把滴血不沾的宝剑相提并论,却在他甩剑的刹那,隐然生出了一种决然的气势。

剑痴不去看对面的任何人,也不在乎敌对之人的身份为何,他只为自己的剑而活,谁拦路,他只会挥剑杀出一条路出来,所以面对金银花的问心,他继续保持沉默,用剑说话。

司徒明月不似柳随风那般,一生只痴迷于剑,她不丁不八的站着,双手拄剑于地,战役盎然,她没有去看金银花一眼,仿佛对方根本不在自己的眼中,东方开始泛起久违的鱼肚白,她知道,天就要亮了。

亮了也好,正好刻意看清楚每个人的嘴脸,然后出剑更加准确无误。

“金大侠不妨问问自己,今日行事,助纣为虐的杀死十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后辈,可还配得上‘大侠’二字?”

金银花点点头,由衷的赞了一句,“都是英雄。只可惜,英雄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你错了,”一直旁听的林凡突然插口道:“想当英雄的,从来都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武林大人物,我们这些人,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

“你可以活啊,”金银花笑道,“往后退一步,姐姐担保你会很好的活下去。”

不知为何,林凡觉得,金银花的态度始终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即使是己方占据着绝对的主导位置,似乎也在尽量的引导众人,走出一条活路来。

林凡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正要继续开口,也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萧蛮儿却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眉对金银花提醒道:“花娘,这小子明显在拖延时间。好良言难劝该死鬼,何必跟他浪费唇舌。”

金银花还想再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一个听上去十分愤怒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仿佛藏进了世间所有的怨恨与仇毒,大吼道:“诸位还等什么,林清扬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林家的人,必须死!”

林凡猛然一惊,正想看看说话之人是谁,却在间隙之间,一道泛着绿芒的飞刀已经‘嗖’的一声,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他下意识一侧头,沾了毒液的暗器噗嗤一声没进了大地之中。

一石激起千层浪,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对林凡等人出手的,竟然是这第三伙人,而且出手狠厉,冷血无情,招招都直奔林凡这些人的命门要害。

萧蛮儿和金银花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同时嗅到了某些不寻常的味道,他们也陡然惊觉,方才并没有十分留意,这伙赶来围杀的第三伙人,其中的大部分人,似他们这样的阅人无数的江湖领袖,竟然也不知其姓名。

事情变得古怪起来。

可是,已经把林凡等人逼到了绝境,前面有两位半宗师的超群战力坐镇,后面就是不知己身的悬崖峭壁,如果这个时候因变退出,或者改变战略,就游学得不偿失了。

所以,这两人都没有犹豫,对视一眼后,同时对身后的部下轻轻挥手,早已蠢蠢欲动的人群,立刻蜂拥而上。

目的很明确,什么城主府的少公子,什么剑客宗师的嫡传,此刻只要胆敢拦阻他们出手斩杀高云清等三人,那就不要怪这江湖险恶。

路都是自己选的,每个人的命都只有一条,给你退路你不要,那就不要责怪刀枪无眼。

萧蛮儿和金银花目视着瞬间混战到一起的疯狂人流,每每刀光乍起处,总有血液横飞的场景出现,每每剑气暴生时,亦有惨绝人寰的呼叫传出。

生生死死,不断的上演和蔓延。

这二人各自眯起了眼睛,心有灵犀一般,神思都有些悠远,这种‘屠杀’一般,杀的人魂飞魄散,到最后只记得挥刀或者刺剑的场景,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上一次参与并目睹,还是落妖山以南,一个名叫‘卸魂岭’的埋骨之地。

时过境迁,在那场旷世一般的战役里,最终活下来的几人里,无一不是现今武林的绝对领袖,甚至有两位天姿卓越者,后来居上,成功登顶了宗师之位。

可是这次与上一次相比,绝不可能同日而语。

因为这一次猎杀的,只是十数个比雏鸟还要嫩几分的江湖后辈,若不是白一紫这些人的出手阻拦,这几只小雏鸟,早就被人煮熟炖烂,怎会等到现在?

“你还会出手吗?”金银花收回心神,突然问道。

萧蛮儿摇摇头,“杀鸡焉用牛刀。”

金银花猛然与他同时转身,看向了树林边缘,那儿站着一个全身都裹在青袍之中的神秘人,他察觉到二人不善的目光,没有说话,只是转头对他们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并无恶意。

这人盯着几乎一边倒的战局看了半晌,似乎有些索然无味,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没进了树林,消失不见了。

“半宗师?”

“差不多。”

“这隐龙窟里,除了你我,白一紫、陆烟客四人,究竟还来了多少位半宗师?”

“来的多又怎样?风雷帖上的十一个半宗师都来了又能怎样?”

萧蛮儿的眼神变得异常萧索和落寞,“当年那个人找到了那把刀,并拔出了那把刀,时也运也,但今时不同往日,谁还能成为那个人呢?”

“都不行啊。”他又补充道,“就算我们十一个加起来,都抵不上那个人分毫。”

金银花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不一定。站在你我这样高的位置才会明白,这世上根本没有绝对的事情。”

她努努嘴,“这个林家的后人,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就刚刚证明了这一点吗?”

萧蛮儿握紧了掌中的封侯宝刃,一道狂风般离开了原地,大笑道:“他的运气再好,也只是运气而已。”

一刀斩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