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窃神 > 第一卷 斩月刀
2、暮雪
作者:暗夜无梦  |  字数:2160  |  更新时间:2020-03-22 18:58:40 全文阅读

“这是什么地方?”

暮雪感觉大脑像是要裂掉了。这次被铁衣那个王八蛋偷袭,那把异常纤细却淬满了幽冥之力的蓝焰,就那么不由分说的刺进了心脏。

只差半寸,就要跟师尊团聚。那时似乎有个人不顾一切的扑向了铁衣,使的那把蓝焰剑稍稍慢了一刹,才给了自己施展空间遁术空出了时间。

头很痛,始终想不起救自己的是谁,她猛然意识到自己清醒了过来,豁然睁开了眼睛!

却不由怔住,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一点儿光亮都没有,难道是遁术出了问题?

随即又释然,自己身负重伤,半琉璃之体遭人打破,能够施展出逃命的法术已属侥幸,出些差错也很正常。

四周似乎要比最浓的墨汁还要浓稠几分,触手之地是块不知何种材质的怪石。伤口的血暂时止住了,但仍在隐隐作痛,这很不寻常。因为痛对一个已经修成半琉璃之体的人意味深长,除非致命之伤才会令人生出与常人一样的痛感,这说明自己不但修为暴跌,更是短时间里无法使用御剑术极速飞行了。

好在琉璃剑还在手上,这让暮雪安心了不少。

她挣扎着坐起身,极尽目力向前望去,远处不断传来有凄厉的咆哮,不由心弦再度紧绷起来,直觉告诉她,她需要以最快的方式离开这里,这地方的潜藏的危险,即使全盛时期的自己,也极难应付。

凭着本能,暮雪循着声响之地跌撞向前,一步、两步、三步…如老人般蹒跚行走十步之后,她就站直了身子,但这并不是说恢复了几分修为,而是顽强意志支撑下的强烈求生欲望,生生压制住了仍在胸口翻腾不止的恶劣伤势。

诡异的咆哮声越来越近,黑暗遮住了她苍白的脸孔,唯有胸腔咚咚的心跳,证明自己还活着。

也不知这样持续了多久,也不知这样跌倒了多少跟头以及这样跌倒后,又一次倔强的起身…

终于,在失去最后一丝力气之前,天地之间出现了一条线。

那是一条分界线。一端蕴藏着极度的幽冥黑暗,另一端则代表着绝对的无上光明。而在光明和黑暗之间,一条不知长宽之度的摇曳大河凭空而现,它的上方,是一片灰蒙蒙的雾色苍穹。

无数浪头夹带着迅猛的阴风疯狂的击打着大河两岸,费解的是,无论浪头和阴风多大多猛,明明是高出了岸头数丈,却都像撞到了两堵世间最坚硬的城墙,最终乖乖的回到了河床。

先前那些凄厉的,杂糅着无名怪声的凄厉咆哮,正是两者撞击形成。

但更加令人震惊恐怖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条摇曳大河明明比世间任何一座深渊都要深邃,却能清晰无比的看清楚河床之下的情形,那竟是一条与眼前摇曳大河等宽等长的岩浆大河,只是本该沸腾的猩红岩浆,入目却是诡异的静止,似是亘古就有,已与河床之上的大河相对无事了亿万岁月。

“姑娘快醒醒!”

一道突兀的声音,忽然从摇曳大河灰色的穹顶上空传了下来,她陡然一惊,她没听过这个声音,便下意识眨了眨眼睛。

一刹那,时空大乱。

……

暮雪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年轻面孔和一座盘坐大殿最前方,明显破落的佛陀塑像。

她下意识的屈指握剑,剑仍在手,只是哪怕只是动了一个小小的念头,都牵扯到浑身的骨头关节,跟着一起痛。

是一种痛入骨髓撕裂感,整个灵魂都在跟着颤抖,霎时冷汗直冒。

不远处传来浓郁的药香,石锅边缘嘟嘟冒着热气,已经熬制了很长时间。

“你终于醒了,”林凡对她笑着说,“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吧,没事,现在安全了。”

说完这话,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便又补充了几句。

“外面突然下雨了,你伤了经脉不能动,就只好把你暂时背到了庙里避雨,去城里抓了治伤的药回来熬。”

对方还是不说话,场面一时尴尬,适逢一道闪电划过了乌黑的苍穹,几道惊雷过后,噼啪的雨势便更大了。

破败的古庙,无边的夜雨,摇摆不定的灯火,相貌慈悲的佛像,滚烫的药汁,噼啪的燃烧柴禾,落魄的年轻江湖人,受了重伤无法动弹,只能沉默躺在临时草席上的倔强女剑客。

女剑客这个称谓是林凡自己这么认为的,他不喜欢‘仙子’这种叫法,偏执的认为,江湖上这仙子那仙子的实在太多了,配不上眼前这个特别的姑娘。

虽然直觉告诉他,这次出手相救未必就是个善缘,从那把就算主人昏迷也不离手亦可诤然而鸣的灵性古剑便可看出,这位姑娘的来头一定不小,说不定就是当今世上,传闻中四大仙家宗门里下山历练的弟子。

一般来说,一旦牵扯到这些云里来雾里去的神仙人物,背后到底是福是祸就不一定了。

仙家宗门和普通的世俗武林世家天差地别,前者随便打个响指,或许就代表着,一座拥有数百弟子门客的武林世家,就此从世间抹除。

这类人物,江湖人根本不敢碰。

林凡行走江湖三年有余,八千里路云和月不只是磨坏了无数双草鞋和布鞋,更是熟知了无数江湖明里暗里的大小规矩。

没办法,江湖险恶,性命攸关的大事马虎不得。

草席上受伤女子的来历不俗,从对方可以凭空而现的玄妙术法便可推知一二,这是一件绝顶江湖人也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江湖武林和山上神仙,云泥之别。

若是平时遇到这种情况,他最多会把对方背进庙里防止被大雨淋湿,然后在对方清醒过来之前就离开,这既是一种江湖人对修仙人物不成文的尊重和规矩,更是一种自我保护。

人心可推,天心却变幻莫测。

但林凡最终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不是因为对方清丽的容颜,只是因为心头莫名出现的特别之感。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

所以很快就忽略了江湖规矩里最为致命的一点,江湖武林的争斗和山上神仙之间的争斗,远远不是看到的那么简单。

“谢谢你。”

忽然之间,雷雨闪电交织下的庙宇之中,受伤的女剑客静静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林凡先是一愣,旋即像个得到冰糖葫芦的开心孩子,笑容灿烂。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