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华玄引 > 第一卷
第十九章 太渊初开
作者:纳兰麻将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20-03-15 16:59:29 全文阅读

“啵。”

齐云阳感受到了一声“天籁之声”,第八窍应声而开。为什么是感受到而不是听到?因为激活窍穴,根本没有声音,但齐云阳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小窍打开的声音,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竟然还有残余的真元?”

齐云阳有些出乎意料。第一枚炼气丹炼制的真元只够冲击三个小窍便已消耗殆尽,第二枚炼气丹炼制的真元怎么如此耐用?

“第一枚炼气丹已经将你的四肢百骸初步改造了一番,让你的经脉变得更加通畅,你体表这些污垢便是经脉改造过程中被逼出体外的。如此一来,也让你的身体和天地灵气更加亲近。所以,第二枚炼气丹的效果要好很多。一会儿你去冲一个热水澡,定会感觉身体轻灵不少。”灼星子看出了齐云阳的疑惑,笑着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那剩下那枚丹药岂不是可以拿去卖个好价钱?”齐云阳嘿嘿一笑,自言自语地笑道,一脸的财迷相。

灼星子闻言,差点没一个趔趄,慢脑门黑线,无奈地说道:

“你要是真想卖那枚炼气丹,现在应该考虑将太渊激活,太渊激活以后,相当于你已经有了和天地沟通的门户。以后你就可以通过太渊将天地灵气引入丹田,用丹田内的真元再炼真元,不需仰仗外物也能生生不息了。若太渊未开,你就还要继续将那枚炼气丹服下,直到太渊开启。”

“得嘞……”齐云阳嘿嘿一笑,开始了最后一轮冲击。

如此,又过了半个小时。

第九窍的坚固程度超乎齐云阳的想象。真元已近乎耗尽,正当他在坚持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灼星子一声断喝,如黄钟大吕响在心间。

“正心!”

齐云阳精神一振,又咬紧牙关苦苦冲击了起来。

身体上覆盖的黑色污垢逐渐变多,原本只是点点乌黑,后来逐渐变成了全身都乌黑一片,汗液渗出从他的胸膛和后背顺流而下,带出丝丝沟壑。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从淤泥里捞出来一般。

齐云阳又坚持了半小时。此时,他的意识已接近模糊,因为,今天这一天实在是太疲惫了。真元,也已经耗尽。此时的他全凭着本能,继续冲击着第九窍。他甚至认为,他可能会死。但,第九窍已开一线,苦苦坚持,就是为了最后这一刻。

他不能放弃!一个执念在心间游荡。

难道这就是走火入魔?齐云阳已无法开口,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灼星子身处紫府,一点神识顺着齐云阳的经脉来到太渊大窍附近驻足,紧紧注视。

今天齐云阳带给他的惊喜很多。灼星子从齐云阳身上看到了一种坚忍不拔,言必行行必果的韧性。且不论资质,单是这份坚韧心智,就足以让他动容。

如果说今夜之前,他只是起了随手相帮的念头。那今夜之后,他对齐云阳已经有了一丝钦佩的感情。甚至有那么一刻,收徒的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

要知道,灼星子虽是散修,但却是渡劫期的超级散修,缺一个契机便可成仙的存在。就算是在千年以前,想拜入他门下的天才晚辈都不可胜计,遑论现在?

“啵!”

天籁之音再次响起,已经摇摇欲坠的齐云阳嘴角艰难地浮起一个微笑。

第九窍!开了!

不仅是齐云阳,连灼星子都暗暗地长舒一口气,脸上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他修行千载,见过的惊才绝艳之辈数不胜数,仅凭自身天资便炼精化气的犹如黄河之沙,也未见他有丝毫动容。但今日齐云阳的坚韧让他不禁动容。

“你可知,后半程,已无真元,而修行界公认真元是激活窍穴的唯一媒介?”灼星子平复心情,笑着问道。

“换句话说,我本不应该冲窍成功?”齐云阳气喘吁吁地笑着反问道。

“为什么不吃掉第三枚炼气丹?这样很容易走火入魔,把小命搭进去。”灼星子认真地问道。

“因为我要卖钱。”齐云阳笑着回了一句。

灼星子微笑,齐云阳也微笑。二人都知道,一枚炼气丹再值钱也没有一条人命值钱。齐云阳不吃,那是因为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韧性,决定的事情便要干下去。灼星子不提醒,则是为了成全齐云阳这份韧性。很多时候,天资并没有一个人的心性重要。若他开口,反而容易给齐云阳种下一枚心魔种子,在以后的修行路上极大限制他的高度。

正在二人说话间,齐云阳感到一阵悸动,太渊处传来一阵暖意。原本闭合的太渊大窍此时已开一线,透出一丝五彩绚烂的微光。

原本投射进来的月色光华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起来,像一股小溪一般,没入太渊。游离于空中的天地灵气因子也汇入月光跟随进入形成一股精纯的能量,在四肢百骸游走了起来,让他原本疲惫万飞的身躯感到一阵舒爽。就好像整个人正在被充电一样。

原本只开一线的太渊也伴随着光华涌入而逐渐开得更大。如此一来,涌入太渊的光华又变得更多了起来。逐渐,点点星光也加入了这股溪流,形成了一股洪流。齐云阳双手太渊大窍周围,形成了不可思议的黑洞,深不见底。

“啊……”齐云阳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原本疲惫万分的身体几乎瞬间便恢复了过来。

“每一处大窍都是一座无尽的神藏,此刻,光华涤身,助你恢复,便是太渊开带来的好处。时至今日,经历数十代炼体修行者的不断完善,也只能说是完善而已。这些大窍神藏究竟能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惊喜,尚未至顶,无法定论。”灼星子在一旁开口解释。

“仙,也不算顶吗?”

齐云阳浑身光华流动,百骸轰鸣,自语道。

片刻后,齐云阳就在疲惫万分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双眸中神采奕奕,自觉浑身充满了一种爆炸性的力量。

“咚!”

太渊全开。

日月光华原本是涓涓细流。太渊大开,这涓涓细流突然变成了大江决堤,潮水奔腾一般向齐云阳涌来。原本只是手腕处的两个小黑窝骤然变大,合成一处,形成一个巨大诡异的黑洞,将齐云阳完整无缺地笼罩了进去,周遭没有丝毫光线透入。

小区内,在楼下广场上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都觉得天色猛然暗了三分。

齐云阳最初只觉涓涓细流带着丝丝暖意滋润着自己的经脉。

太渊大开以后,这股日月光华化成的能量成几何倍增长,一瞬间便狂暴起来,在四肢百骸之中横冲直撞,带来巨大的撕裂感。与此同时,附着在齐云阳身体周遭的污垢瞬间被蒸干,好像一副黑色薄甲附身。这黑甲之下,又有滴滴鲜血透体而出。

只见他双目圆睁,双眸之中密布血丝,脖颈之上青筋鼓胀,隐隐然要炸裂透体而出一般。甚是骇人。

只是一瞬,齐云阳便被拖入了巨大的疼痛感中,连向灼星子开口呼救都来不及。

但齐云阳还没来得及反应,这股巨大的疼痛便如潮水般褪去。那股狂暴的能量瞬时又变得温和起来,开始滋润着四肢百骸。

齐云阳正想开口舒一口气,那股能量瞬时又变得狂暴起来。片刻后,又变得温和。感觉像在不断地经历冰火两重天。

如此,往复十余次,这种感觉才平息下去。在这个过程里,齐云阳的四肢百骸不断被撕裂又重塑。

“恭喜小友,太渊已开,炼体小成。”

灼星子略带欣喜的声音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齐云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正想骂娘,闻言,忍不住一阵欣喜,急忙开口问道:

“真的吗?那我现在是个什么境界?”

“按照炼气士的说法,大抵在炼气初期。”灼星子开口道。

炼气士十大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期四个阶段。但由于炼体士的修行体系与炼气士有差别,所以灼星子只能说“大抵”。并不是他不专业,而是他太专业。见过很多炼体士太渊初开,便丝毫不拖泥带水,一刀斩了炼气巅峰期炼气士的例子。

他本人也曾在第五窍神门初开之时,便一拳打爆了一名元婴巅峰期的炼气士。相当于跨两个大境界杀敌。

所以,对于齐云阳灵根驳杂,无法炼气这件事情,他浑不在意。真正的炼体士成长起来,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打爆同境界炼气士不在话下。

每一个炼体士,都是披着人类皮囊的人形暴龙。

在灼星子的那个时代,漫说是对上同境的炼气士丝毫不怵,就是对上渡劫飞升的仙,十窍全开的灼星子也敢一战!

且,灼星子赢面颇大。

灼星子,只缺一个契机便可成仙。与仙,只是一线之隔。

“才炼气初期啊,我以为遭了这么大罪,能一眼得望金丹大道呢……”

齐云阳嘴上不满意地撇撇嘴,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因为,经过刚刚的锤炼之后,他能清晰地感觉到百骸通透,身体轻盈,体内充斥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爆炸性的力量。他感觉现在的他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灼星子闻言,满脑门黑线,道:

“小友,贫道有三个字不知当讲不当讲。”

齐云阳嘿嘿一笑。

历经千年复生的灼星子原本是一副古板的性子。但这几日都在齐云阳紫府中,齐云阳看电视,看抖音,他也感同身受,所以灼星子也学到了一些这个时代的俏皮话,开始渐渐融入这个时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