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华玄引 > 第一卷
第一章 异相
作者:纳兰麻将  |  字数:3264  |  更新时间:2020-02-27 21:44:01 全文阅读

齐云阳和钱无铭相识于大一的一场篮球赛。钱无铭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扣扣嗖嗖,但为人和善,所以,人缘不错。平常大家当着他本人的面调侃“做人不能太钱五铭”,他也一笑而过,从不生气怨恨。

齐云阳和钱五铭一同走下楼,看着校园林荫下背着背包来来往往的人群。一直没心没肺的齐云阳突然有些感慨。此去一别,有的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了。但幸运的是,他们都曾在此驻足,相遇相识,一同度过了4年的美好时光。

钱五铭似是好奇又似乎没话找话一般问:“云阳,你说他们包里都背的是啥?”

齐云阳认真想了想,目光湛湛地答道:

“有的背的是理想,有的背的是彷徨。”

以往每日重复的一切都变得有些不舍起来。齐云阳和钱五铭时常光顾的地沟油馆子今日做的米线也有了一些别的味道。当然,唯一不变的还是钱五铭的扣扣嗖嗖。这次又是齐云阳买的单。

钱五铭大学四年,一直没有谈女朋友。他自己的说法是,由于自己的优秀,致使自己光荣的隔离在平庸的人群之外,这叫光荣的孤立。但后来齐云阳几人推敲了一下,十分怀疑,他没有谈女朋友是因为怕他女朋友花他的钱。

他干的出来这事儿!

二人自顾自说话,浑然未觉,街道口暗处的煎饼摊位,右侧50米的网吧口吸烟的不良青年,地沟油餐馆对面的奶茶店老板,正不间断的用目光巡视着他们就餐的小店情况。

片刻后。

齐云阳和钱五铭吃罢午饭准备回寝室收拾东西离开。这时,天上突然淅淅沥沥下起了毛毛雨,而且有逐渐变大的趋势。为了不被淋成落汤鸡,二人不约而同的想走快点。

“什么声音?”和钱五铭并肩走在街上的齐云阳突然回过头。

但身后无恙。

“好像是没什么声音,我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齐云阳有些疑惑,自语。摇摇头,和钱五铭继续往前走。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他的感知很敏锐!

暗中尾随他们的神秘人已经被另一拨神秘人悄无声息地裹挟到暗处一刀穿心解决了。

刀锋之上,泛着一抹淡淡的蓝光,将人毙命以后,抽出匕首,竟丝毫沾染血迹。方圆5米以内,浑若真空,没有一丝声响发出。这不是普通的杀手可以办到的!

杀人者,很不同寻常!

而被杀者,接到的命令是不计代价杀了钱无铭,如有必要,钱无铭身边的人也可以灭口。他们原本想等到街道拐角处再下手,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整个暗杀过程,短暂!隐秘!安静!

齐云阳没有任何察觉。街道上的人也没有任何察觉!

杀人者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和刁钻的角度将匕首插入对方的胸膛,一击毙命,拖到街边的一辆金杯车上,驾车驶离。这里有监控,但是监控视频里显示的和齐云阳看到的别无二致,安安静静,一切如常。

开车的大叔是一个油光腻腻的秃头大叔,穿着一件同样泛着油光的衣领已经黑乎乎还皱巴巴的衬衣。嘴里叼着一支点着的烟,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

经过齐云阳和钱五铭身旁时还滴滴按了两声喇叭,吓得二人赶紧闪到路旁,怕溅自己一身泥水。

钱五铭撇撇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这个笑容里似乎还有那么一些会心和了然。

这样的暗杀,自打他离开家族开始,便不知已出现了多少次,早已习惯。父亲安排的都是一流的家族护卫,修为最低都已炼精化气。保护人的水准自然也是一流。

虽然自华国历往上推500年开始,修行文明逐渐凋零,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逾500年,修行者们一直都在,从未离开,而且大隐隐于市。钱五铭的家族就是这样一个修行家族。

约莫十多分钟后,二人以小跑着回到了宿舍,这时,小雨已经变成了噼里啪啦的大雨。两个人的衣服都已湿透,但似乎都浑不在意。

毕竟年轻人找不到发泄的地方,火气很旺的。这是召大强说的。从召大强嘴里说出来,齐云阳总觉得有些别的意味,但又不知其所指……

年轻人要发泄啥?齐云阳如此单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之后,就是一一话别了。男生们道别洒脱一些,很多人都是留了微信,背着包就离开了。

齐云阳已经在林城找到了一份银行的工作。

召大强虽然也去同一家银行实习了,但最终没有选择银行,反而选择了一家规模要小很多的金融公司就职,这让齐云阳很不理解,甚至因为此和召大强发生过很激烈的争吵。在齐云阳看来,银行远比金融公司稳定,职业规划也比较清晰。但看到召大强坚定,或者说固执,也可以说宁死不从的眼神,齐云阳只好无奈作罢。

“此去,山高水长,我们各自珍重!”钱五铭一改往日有些不着四六的性子,左手拉着齐云阳,右手拉着召大强,眼神里满是郑重和不舍。

“后会有期!”齐云阳和召大强有感于钱五铭的情绪,郑重地齐声说道。

齐云阳就职的银行名叫华信银行,虽然也是一家全国性的商业银行,但是全国银行业排名相对靠后的一家银行。

岗位是个人业务客户经理。不要问齐云阳为什么选择这家银行,也不要问他为什么选择这个岗位。因为他没什么选择的余地。对于华国每年近千万的高校毕业生来说,有选择权的应届生微乎其微,绝大部分应届生的心态是,能找到一份工作就不错了,何况还是一家银行。

编制什么的,不在乎。

岗位什么的,不在乎。

甚至,薪水什么的,也可以不在乎。

这就是目前华国绝大部分应届生的就业心态。

什么?没钱付房租?没钱充公交卡?没钱吃饭?

年轻人,目光不要这么短浅嘛!困难只是短暂的,你干不干?不干大把的人想干。

一月后。

这天,齐云阳拿到了自己毕业后第一笔工资。

3800!

少是少了点。扣除房租水电电话费,还能剩个两三千块,在扣除伙食费,烟钱。齐云阳默默盘算还能剩下多少钱。

算了半晌,还是放弃了继续算下去的想法,囊中羞涩是平民之家的孩子在这个年纪共同的特点。

先找召大强大吃一顿再说!

吃饭间,齐云阳像往常一样,拿过召大强的手机,因为只有安卓机才能安装齐云阳最爱的那个消消乐游戏.

一条短信却映入眼帘:本月实发工资:¥9799.5元。

齐云阳瞬间炸了锅,甚是气愤!拿着手机质问召大强:

“我一个月三千多块,每次都是我买单,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召大强闻言,急忙抢过手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有些无奈地说道:

“好好好!这顿我请,好了吧。”

“说得好像还挺不情愿的样子,不吃了!以后也别再约我吃饭了。”齐云阳说罢,将手中的筷子在桌上猛力一砸,拂袖而去,留下脸色很是无奈的召大强。

齐云阳并不是很在意钱的人,在他的印象里,召大强也是一个不那么斤斤计较,可以相互信任的人。所以,他一直将召大强视作挚友,从未有过任何藏私之举。

大学四年相处,足够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和脾性。但,毕业以后,似乎什么都变了。

齐云阳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突然发现自己被召大强骗得很惨。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林城山公园附近,这是唯一在市区里的5A级景区。

林城山素有“夜郎第一山”之称。其山幽林密、湖水清澈,山上有一寺庙名为弘福寺,据说庙里菩萨十分灵验。自古以来,林城山就是林城著名的旅游和朝拜圣地。而且,票价很便宜,全票也才5块钱。经常会有老人在山下广场上弈棋,写字。山上还有数千只猕猴儿,积年相处,已通人性。每日都有游客逗弄。

齐云阳偶尔也来逛逛,大学时,有一次把一只猕猴儿逗弄气急,露出野性,跳到他的背上咬了一口,红肿几日方消,至今仍是笑柄。

半小时以前的拂袖而去很潇洒,但是饭一口没吃,此刻正是饭点,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街边是一排小吃店,齐云阳已来过多次,其中有一家肠旺面人气很高。以往若正是饭点来,一定是要排队的。但今天兴许是运气好,人并不多。齐云阳赶紧走了进去。

肠旺面是夜郎州极负盛名的一种传统风味面食。在夜郎州众多的小吃中,以色、香、味“三绝”而著称。具有血嫩、面脆、辣香、汤鲜的风味口感,以及红而不辣、油而不腻、脆而不生的特点。

“肠”即猪大肠,“旺”则是猪血,辅以面条,三者相加便相得益彰。 “肠旺”是“常旺”的谐音,寓意吉祥。林城市区内各小吃街均有卖。

“老板,一碗肠旺面,加肠加旺不加面!”齐云阳一边点单,一边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来。

“要得,等一小哈哈,马上得吃。”老板操着一口浓重的林城乡音,笑脸相迎。

不一会儿,便端着一碗肠旺面放在了齐云阳面前。

齐云阳闻到香味,一阵悸动,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好不自在。不出片刻,便将碗中美食风卷残云消灭完了,正要走,却听旁桌的几个人说道:

“听说了吗?山上弘福寺昨夜出了异相,满寺红光,今天上午我开车上山去给寺里送菜,很多猕猴儿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寺庙周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