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8、被揍
作者:永歌X  |  字数:7288  |  更新时间:2020-02-22 21:54:31 全文阅读

 陈勇围着四百米长的跑道,跑完一圈,又继续跑第二圈。

  虽然他每次从邱丽兰身旁跑过去的时候,都觉得心痛的难受。

  但他知道这种事情,自己必须忍受下去。

  因为他想要变得更强,变得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其中也包括邱丽兰在内。

  以前他跑步只是为了减肥,如今跑步却有三点。

  第一点当然是为了减肥,第二点是为了能够拜师李风言,然后学习武学,第三也是他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

  这一刻,他咬着牙,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在冲刺。

  尽管周围还是投来了很多嘲笑的目光,但他依然在坚持。

  跑着肌肉小腿开始麻木,跑着大腿开始酸痛。

  那又如何,只要意志不停下来,身体就会一直前行。

  “未来就在前方,只要坚持减掉30斤就好了。”

  “跑完步,今晚晚饭的饭量再减半”

  “每天比前一天都要多跑5分钟”

  “最多用两个月,我就要瘦30斤”陈勇心中不断怒喊。

  没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心声,但那又如何呢?

  只有心中坚信自己能行,那么就一定能行。

  陈勇在心里呼喊之后,又把耳机的歌换成励志曲目。

  在那悠扬而有美丽的黄昏中,陈勇伴着夕阳在奔跑,就像和时间在赛跑一样,他突然发现跑步真的能带来快乐。

  明明记得以前也跑过步,那时候只要跑步超过十分钟,就觉得难受的要死。

  可现在却不同,他觉得很开心,他一边跑一边跟随音乐的节奏哼了起来。

  邱丽兰见陈勇跑步似乎根本注意自己,心里就突然觉得很不爽。

  到底是怎么不爽,她也说不清楚,大概是觉得陈勇是追求过自己的人,凭什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于是忽,她看到陈勇再次跑过来的时候,就把手伸出去挡住他的去路。

  谁知道陈勇看到前面有人,咻的一下就闪了过去。

  然后他又继续跟着歌声进入冥想状态。

  冥想状态下,陈勇会让自己的心去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而他身体就在跑道上机械的运动着。

  对于跑步者来说,这样既不会感到无聊,也会让时间变得更快。

  邱丽兰被对方绕开,心里瞬间就炸开了锅。

  她眼睛瞪大,牙齿紧咬着,跺了跺脚,大声骂道:“陈勇这个死胖子,居然敢故意绕开我,太气人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他追求的人好吧!”

  江阳见自己的女朋友发火,赶忙安慰道:“哎哟,我的宝贝,你怎么还生气了,对待这种人,你跟他叫什么劲,如果你现在看他不顺眼,我立马就可以打电话叫人帮你打他一顿”

  “真的?”

  “当然了”江阳很自信的昂着头。

  邱丽兰盯着跑远的陈勇:“哼,他刚才从我身边跑了那么多圈,都假装不认识我,也就算了,我刚才去拦住他,他居然还敢这样。这次,我一定要他好看”

  “那你说吧,想要把他打成什么样子?”江阳问道。

  邱丽兰露出一副阴险的笑容,说道:“你既然长着猪的身材,那么我就要他的脸也变成猪头”

  “好”江阳很自信的说道:“只要我的宝贝说让他变成什么样,我就让他变成什么样”

  说着,江阳亲了邱丽兰一口。

  邱丽兰被亲了一下,红着脸说道:“你干嘛,这里还那么多人呢”

  “怕什么,你是我女朋友,看谁敢说什么”江阳又说道:“而且我和你都在一起一年多了,平时就牵牵手,亲亲嘴而已,都还没有干过那种事呀”

  江阳说着,露出一副淫/荡的笑脸。

  江阳以前和她提过很多次去酒店一夜春宵,但都遭到了拒绝,谁让他是那么喜欢邱丽兰呢。

  既然对方不愿意,江阳只能委屈自己忍着。

  不过,就在江阳刚说完这件事以后。

  邱丽兰突然靠在江阳的肩膀上,用温柔的语气说道:“只要你叫人把陈勇打成猪头样,我就答应你那件事”

  江阳听了,立马大笑道:“真的,你真的愿意”

  “嗯”邱丽兰微微点头。

  “好,我马上给我的兄弟打电话”说着,江阳把手机拿出来给他所谓的兄弟打电话。

  邱丽兰之所以同意和他一夜春宵,是因为他已经觉得江阳个很可靠的臂膀。

  首先是江阳有着很富裕的家庭,其次,他对邱丽兰的话基本都是言听计从。

  所以她认为只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她以后就有可能嫁入豪门,也就不用再辛辛苦苦工作了。

  江阳的电话是打给一群,他在黑帮交到的朋友,不能说算朋友,只能说叫做交易之间的称兄道弟。

  就是你掏钱,我办事。

  过了二十分钟以后,学校外面进来的三个黑帮人员。

  他们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年龄都在三十岁左右,而且他们脖子上都纹着同样的英语单词。

  翻译过来就是“我是大哥的小弟弟”

  他们没有经过学校大门,因为他们知道外面的人进学校是很麻烦的,所以他们选择了从学校后面的围墙翻进来。

  根据江阳在电话里的内容,他们直接来到了足球场。

  江阳没有亲自和黑帮人员见面,而是通过电话和他们交流,并告诉了他们陈勇的模样。

  按照陈勇的穿着颜色,以及身高体重等,跑道上面就只有一个人长那样。

  这个人就是陈勇没错。

  找到了目标,三个黑帮人员直接朝陈勇走去。

  当梦想忽然被现实碰撞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就是突然一拳击中自己。

  砰~

  其中一个黑帮人员,用力一拳直接打在陈勇的侧脸上。

  陈勇被这一拳打蒙了,整个人直接被打倒在地。

  这一拳的力道虽然不是很重,但足以让他痛半天。

  他摸着被打的脸,坐在地上看见自己面前围着几个陌生人,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刚才打陈勇的黑帮人员,用手一把抓住他衣领将他拉起来,然后又是一拳打中他的肚子。

  噗~

  这次,陈勇直接被打到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一刻,他的身体只有疼痛感。

  这些人是谁?

  他们为什么要打自己?

  陈勇一点儿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然后又是另一个人,一拳打在他的眼睛上。

  陈勇被这一拳又打倒在地,耳机也掉了出去。

  耳朵里没有了歌声,陈勇的心绪终于回到了现实。

  紧接着,他又被拉起来,接着又继续被对方打。

  砰砰啪啪

  一分钟的时候,陈勇的脸就已经开始肿了起来。

  而他压根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打!

  其他学生看到有人在打人,看着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就像是社会上的混混,以至于没有人敢上去阻拦。

  看热闹的都在看热闹,直到有一个女生看不惯这种情况,他立马打电话给学校的保安室。

  等到学校保安赶来的时候,陈勇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打陈勇的黑帮人员也已经逃走了。

  江阳在电话里和黑帮人员说,把陈勇打成猪头模样就差不多了。

  然后就挂了电话,顺便请了假,就和邱丽兰去学校附近的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房。

  谁知道这些黑帮人员打陈勇越打越狠,最后打着完全停不了手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昨晚他们输了太多钱,正好今天接到打人的单子,他们当然要用尽全力打了,顺便也给自己输钱出了气。

  陈勇本来因为跑了半个小时的步,身体细胞正处于膨胀状态,结果被黑帮人员一打,他的身体细胞彻底坏死。

  两个保安来到足球场,看到满脸是血的陈勇,胃里都在不断翻腾。

  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守门的员工,哪里见过人的脸被打成这样的。

  其中一个瘦保安准备去碰一下他,看他怎么样,陈勇突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然后又躺着不动了!

  瘦保安被他的行为,吓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靠”

  “不行,他都吐血了,咱们还是报警吧”旁边站着的胖保安说道,赶紧拿出电话打通救护车,随后又跟学校的保安组长打了电话。

  很快,组长跑到球场看到满地是血,还有躺着一动不动陈勇。

  心里就想着:“事情搞大了!”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组长问到保安。

  瘦保安道:“刚才一个女生打电话和我说足球场有人在打架,我们就跑过来,结果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那打他的人呢?”组长问到。

  胖保安摇头:“我们来的时候,打他人的已经走了”

  “废物”组长骂了一句,又说道:“报警了没有”

  “报了报了”胖保安笑着道。

  “报了就好”组长说道:“你看下他有没有事”

  “他应该还没有死,我刚才听了下他的心还在跳动”瘦保安说道。

  听到这儿,组长才放心了许多。

  他来到足球场,第一眼看到陈勇的时候,甚至怀疑他已经死了。

  如果学校里发生打架死亡事件,他这个组长的位置随时都可能被换掉,但人没有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第二天,消息很快传遍全校,说是学校来了几个社会上的混混,把一个高二学生差点打死了。

  被打的人名字叫‘陈勇’,现在正躺在重症救护室里,生死未卜。

  李风言听到这个名字时候,突然手心一紧。

  陈勇?

  熟悉的名字,几天前,在食堂一直求着要拜自己为师的那个胖子?

  最后,李风言还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把对方给忽悠走的。

  可谁知道,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是这样!

  是谁干的?

  难道是陈南长?

  不应该吧?

  陈南长按照正常情况应该还在医院里待着吧!

  就算他想找麻烦,也没必要找陈勇,应该找自己才对啊。

  虽然李风言和陈勇不是很熟,但听到说他差点死了,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他甚至在想,要是教对方两招剑法,也许他就不会被打成这样了吧!

  于是课间的时候,他还专门跑去问了陈勇的事情。

  结果都说,只知道是外面的人来学校打的人,还说那些人是通过翻围墙进来的。

  问了答案和白问没有区别。

  足球场和翻围墙的地方都没有摄像头,也就是说,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

  经过询问当时在足球场的学生,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邱丽兰得知了陈勇的情况后,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要是人死了怎么办!

  到时候警方会不会查出来和自己有关系!

  在学校的湖边,江阳面对着邱丽兰说道:“你就放心吧,就算他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打他的人又不是我们,完全就和我们没有关系”

  江阳把责任全部撇清。

  “那些黑帮的人不是你叫的么?怎么和你没关系了”邱丽兰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我都说了,这件事和我们没有关系,你就不要在想那么多了,听我的话好吗”

  邱丽兰听了,只好默默的点头。

  她本来只想着狠狠教训一下陈勇,谁知道那些人下手居然不知道轻重,硬是把人给打进了重症监护室。

  邱丽兰所了解的,凡是在那里面待过的人,几乎很少有活着出来的。

  “对了,我们这几天就不要见面了,免得惹嫌”江阳突然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昨晚你才带着我出去那个了,你今天就不想和我见面了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害怕陈勇那件事会影响到我们,现在我们只是暂时不见面而已”江阳解释道。

  邱丽兰清楚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对方,她现在只能听对方的,因为她不想失去江阳这个富家子弟。

  俩人在湖边的聊天内容很小声。

  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站着的桥下,居然躲着一个学生在看书。

  这个学生是李风言班里的同学‘张明磊’,他带着一个七百多度的厚玻璃眼镜。

  因为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看看书,于是就摸到了桥底下。

  他知道这里基本不会有人来打扰,谁知道刚看书不久,就听到江阳和邱丽兰的对话。

  关于陈勇被人打伤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因为在升旗典礼上,校长亲自讲了这件事。

  而且还说应该对那些外面人员进行严惩,毕竟差点打死学生。

  这件事对学校的声誉太大了,就像是在说,你那么大个学校,居然有学生差点被人打死都没人知道。

  这不就成了学校的笑话。

  直到江阳和邱丽兰离开湖边,张明磊才从桥下翻了上来,然后就离开了。

  他意外听到这件事,也不知道该不该和老师说一下。

  张明磊刚回到的教室的时候,正巧和李风言碰上,原本俩人是没有是交流的。

  但自从李风言月考数学考了满分以后,班上经常有同学向他请教问题,张明磊也是其中一个。

  他见到李风言,顿了顿,还是走到他面前说道:“李风言同学,我今天又碰到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它,你能帮我吗?”

  问题?

  难道又是数学题?

  如果你问数学题只问一两次还好,如果天天都来问,不管是谁都可能觉得烦人。

  就因为李风言经历过无人理的时候,所以对待这些事,还是会尽可能和对方讲解。

  于是李风言说道:“说吧,你今天又碰到什么样的题型了”

  “不是题型”张明磊摇头道。

  “不是题型,难道是英语?”

  “也不是”张明磊又摇头,说道:“刚才我在湖边的桥下听到了一段对话,好像是关于陈勇被人打的那件事”

  听到陈勇二字,李风言突然就来兴趣了,便问道:“那你说说,你听到了什么?”

  张明磊开始回想,然后就把江阳和邱丽兰的对话全部告诉给李风言听。

  然后张明磊又问道:“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解决啊?”

  “书呆子,书傻子”李风言心里无奈的骂了两句。

  但是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他本来今天就是去打听是谁打了陈勇。

  没想到这刚回来,就有了新消息。

  于是李风言追问道:“你是他们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呃...”张明磊用手摸着后脑勺,想了想,说道:“我听见那个女的好像叫他江阳”

  江阳?是谁?

  既然知道对方名字,就很容易把对方给找出来。

  于是李风言对张明磊说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守密”

  “守密,什么意思”

  “就是你必须把这件事保密,直到烂进肚子里也不能告诉别人”李风言用手指着他说道。

  “哦,我知道了”张明磊老实的点头道。

  李风言知道他是什么性格的人,只要告诉他这件事的答案是怎样,他就会认为是怎样。

  张明磊是一个超高智商的人,又是一个超低情商的一个人。

教室里。

  李风言给陈双发了一个QQ消息,编辑内容:“你帮我在学校里找一个叫江阳的人”

  消息刚发送完一分钟,对方就回了消息:“好的,老大”

  陈双刚认识李风言的时候都是叫他学长,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现在开始叫对方老大了。

  因为在陈双认识的人里,没有谁的篮球技术可以和李风言相比,而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自己的老大。

  陈双不仅是校队主力,同时也是学生会副主席,更是升国旗的旗手。

  他才来学校两个月不到,身上就已经拥有众多称号。

  正因为这样,李风言才会选择让他帮忙。

  作为学生会副主席,他的情报收集能力很强。

  果不其然,一个小时以后,陈双就给李风言发消息说道:

  “学校只有一个叫江阳的人,好像是高二(13)班的学生,老大找他做什么,是不是他得罪你了,要是需要帮忙就叫上我”

  李风言看到陈双发来的消息,笑了笑,然后编辑道:“没事,我就是找他问点事情”

  “哦,知道了”

  李风言知道对方是哪班的人,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陈勇虽然还没有成为李风言的徒弟,但他听说陈勇是被人打了,心里感觉是自己弟弟被人打了一样。

  或许在他心里,已经和陈勇形成了一种看不见的关系链,就像在食堂帮他教训陈南长一样。

  他感觉陈勇像没有出车祸的自己。

  中午快到放学的时候,李风言提前离开了教室。

  他径直的走到高二(13)班的教室门口等着。

  过了一会儿,放学铃声响起。

  学生争先恐后的从教室挤了出去。

  这时候,李风言故意在门口拦着,大叫道:“江阳,江阳,你在哪里?”

  连续叫了两声,突然有一个男同学指着座位上的人,说道:“江阳在那里,你不要挡着我们出去了”

  李风言看到了江阳的模样,然后才让开。

  等到学生都出去完以后,江阳才慢慢起身朝教室门口走去。

  对于中午饭,他并不着急吃,因为他中午都是去学校外面吃大餐,对于学校的食堂,他根本就食之无味。

  江阳刚走出门口,就被李风言伸出一只手拦着。

  江阳疑惑的看着他:“你这是干嘛?”

  “不干嘛,就是想问你一点事”

  “什么事情?”

  李风言很直接问道:“陈勇是不是你让人给打的”

  江阳听到这句话,心里先是一惊,然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憋出一些笑容来:“同学,别给我开玩笑了,现在是中午饭的时间,我要去吃饭了”

  说完,江阳就准备走开。

  李风言又怎么会让他离开呢!

  他一把抓住江阳的肩膀,问道:“再问你一次,陈勇是不是你叫人打的”

  江阳平时的脾气虽然控制的很好,但只要一遇上事,他就很容易暴怒。

  他见眼前这个人,也不像是什么牛逼人物,居然敢故意来找茬。

  江阳用力把李风言的手推开,用恐吓的语气道:“同学,你知道我是谁么?”

  李风言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你叫江阳对吧”

  “很好,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居然还敢和我这样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样,你很容易变成下一个陈勇”

  “哦,听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陈勇的确是你叫人打的了”李风言继续质问道。

  这下,江阳终于听得不耐烦了。

  他靠近李风言面前,用胸贴着对方的胸口,说道:“你废话真多,还一直重复刚才的话,如果我说是我干的,你又能怎么样,去告诉校长?”

  李风言摇头:“我不会告诉校长,这些事情,我们自己处理好就行了”

  “是吗,那你想怎么处理”江阳说着,再次用力往前面走了一步,李风言也被撞着后退了一步。

  “看来你很喜欢挑衅人嘛,上次挑衅我的人,手臂都已经骨折了,你确定你也想变成下一个?”

  江阳冷笑一声:“哼,别在我面前装狠人,小心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俩人开始对吵。

  李风言说了几句,也懒得继续。

  转而,李风言问道:“你知道陈勇是我什么人?”

  “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你什么人”江阳狠狠的盯着李风言,根本就不畏惧他。

  “他...是我的徒弟,而你,叫人打了我的徒弟,也就说,你不给我这个师傅面子了,所以...”李风言说着,顿了顿。

  “所以,怎样?”

  “所以...我要替他教训你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李风言说完,江阳居然抢先动手了。

  一拳击出,李风言用手臂挡了下来。

  江阳紧接着出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

  他这些年打过的架并不少,有些基础,可这些对于李风言而言,就是小孩子扮家家。

  李风言档开江阳的所以拳头,迅速伸手,用力抓住江阳的脖子,硬生生的把他举了起来。

  这一刻,江阳的心理恐惧到了顶点。

  这是有多大的力量,才能用一只手就把自己给举起来呀。

  江阳抓住李风言的手,狠狠的捶打,奈何,那点力量对李风言压根就没有用。

  李风言从未如此主动去伤害别人,但这次,他却为陈勇破例了。

  因为在他心里,陈勇永远属于老实却又常常被人欺负的这样一个人。

  他讨厌看到陈勇被欺负,甚至会痛恨欺负他的人。

  之前是陈南长,现在又一个江阳。

  陈南长的手臂现在还包着石膏,在学校晃悠的时候,他也没敢来找李风言的麻烦。

  李风言目前不清楚这点,他猜想,或许那个人也在预谋些什么。

  他已经在死亡边缘经历过好几次,现在他面对恶势力,他想要直面挑战。

  江阳在他眼里就属于恶势力。

  陈勇作为一个可爱的小胖子,江阳是怎么狠心让人把他打进重症救护室的!

  李风言皱着眉头,说道:“你到底是怎么下的狠心啊,陈勇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他还只有一个高二的学生啊,难道就因为他长得胖,然后又老实,你们就可以随意欺负他么?”

  江阳被举在空中,脸色已经开始变红,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他心里清楚,如果再这样下去,不出一分钟的时间,他可能就会死掉。

  刚才因为不了解李风言,江阳才敢狠狠的对视他。

  现在他知道李风言是什么人了,完全就是一个疯子。

  面对疯子,江阳只能选择投降。

  因为他害怕死,家里还有好多钱等着他花呢!

  如果死了,他就再也开不了跑车,也没有办法追漂亮女孩,也没有办法经历那些美好的事物。

  最后一刻,他用微弱的语气说道:“是邱丽兰让我叫人打他的,我和他根本没有仇啊.....”

  邱丽兰?

  怎么又换了主谋者?

  根据张明磊说的内容,他只听到一个叫‘江阳’的人。

  难不成搞错了!

  也不对呀,就算搞错了,他开始就应该承认才对!

  最后,李风言选择把江阳放下来,先问清楚点再说。

  他随手一扔,江阳就被摔到地上,轰的一声巨响。

  这一摔虽然很痛,但也不至于死,所以江阳心里还是有所感激的。

  感激的当然不是李风言,而是感激自己找到了推脱的理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