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靖长风录 > 第一卷 京华风云(上)
第一章 秋后问斩
作者:三昧丹青酱  |  字数:2048  |  更新时间:2020-05-25 09:28:34 全文阅读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一个嘶哑的嗓音在低低地怒吼着,早已失去血色的双唇微微颤抖,吐出的每一个字却都如金石掷地、玉碎昆仑般越发铿锵,仿佛用尽了毕生力气。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我让你再逞英雄!”一个朱砂红的身影飞快地窜上来。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摔在那人的脸上。

只见那个消瘦的背影眼看吃不住力,跪着的身体陡然一个趔趄,立马就要伏倒在地。

却见那人奋力用右手肘将身体撑起,被反剪的双臂用力将身体重心稳了稳。

薄薄的白色粗麻囚服早已被汗水浸透,贴在嶙峋的脊背上,正好能看到那一节一节的脊梁骨慢慢将背弓起,犹如一只被困住后怒不可遏地、随时准备再次发起进攻的下山虎。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我看你还是闭嘴,心里谨记着陛下往日对你的恩德和厚待,自己早死早超生去罢!”

红衣人提着嗓子训斥道。

那人把头颅高高昂起,却不曾循声往来人的方向望,连一丝余光都嫌多。

秋风烈烈,将他鬓边散乱的青丝扬起,汗透的衣襟不胜秋凉。清醒之外,激越出更深的寒意。

那是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端也不曾感受过的彻骨寒冷,由内而外,冻结了他的心。

他何曾未低过头?

他还记得,那日散朝后的骄阳。他长跪在天启殿外,一次次声嘶力竭、哭天喊地,却再也无法得见天颜。

是日,正值大暑。

很快,他的泪水和汗水就将身前玉阶打湿一片,直到他眼前一黑被人抬去了幽宫,也没有一句申辩的机会。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他把头抬的更高了些,眼里涌动着愤恨的泪水,却始终不让它滴落分毫。

怒吼声夹杂在阵阵狂风中,像草原上的战马咆哮而过,已是视死如归的悲壮。

“死到临头,你还敢嘴硬!”

红衣人不由分说又猛然扬手,响起了一长串清脆的耳光声。

囚服者干裂的嘴唇渗出一丝血意,唇边却带着几分讥诮的笑。

突然,他咂吧了一下,啐了红衣人一脸。红衣人的脸上瞬时溅满了血色的液体。

这股甜腥的味道对于红衣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他是这抹血色的信徒。

记不清有多久了,他甚至享受它们带来的快感。有的时候,他会用手指沾些许微末,吮吸着这股腥甜,堪比贪享世上最甘醇的美酒、最名贵的珍馐。这种新鲜的带着热乎暖意的红色血浆,铸就了他如今这身朱砂红的鲜亮衣裳,也为他筑成了一条通往御前的天梯。

但是,试问当今天下几人敢污他面目?

红衣人用那朱砂色的衣袖揩了揩脸,擦拭干净的脸已涨成了猪肝色,眉毛也拧成了一堆乱麻。

只见他一个如雷暴跳起来,狠狠地将那人踢倒在地,黑色的宫靴重重地踩上白色的粗麻囚服。旋即,又往那人的脸上踏去。

那清俊的脸庞刹那间被那人足下力道挤压的有些变形,青白的脸色染上了滚滚尘土。

只余一双疲惫却清亮的眸子,在黑色的宫靴下,迸射出如电如炬的目光。

那目光里,是到底意难平的愤恨,是威武不能屈的倔强,也有野火燎原般的希望。

“冯公公,您老可得为陛下多保重保重,别气坏了身子。”监刑台上有人谄媚道。

“张大人,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问斩吧!”红衣人松开了脚,朝监刑台的方向一个颔首。

刑场正北方的高台之上,一个着绯色官服、配紫金鱼袋的官员正襟危坐,驼背羊髯。

听闻建议,他稽首看了看天,又抚了抚须,道:“这日头……”

“已是巳时尾午时初了,大人,圣旨有云,午时问斩!”

官员身旁垂手而立的青衣青年提醒道。正是刚才的谄媚小人,这会儿,又换了副低眉顺眼的嘴脸,充当说客。

天上的日头尚未爬上三竿,就已经这么磨刀霍霍迫不及待了。囚服者轻轻的哂笑了一声。

好久没见到这么开阔的蓝天了。在幽宫禁闭等待圣裁的这段岁月,他只能与咫尺星空作伴。

那是他一生中最漫长、最煎熬的时光,算起来仅仅两月余,却是每天都将心放在文火上翻来覆去的煎烤着。

现在回想起来,仍是如临深渊般胆战心惊,如坐针毡般坐立不安。

他并非从未奢求过。初入幽宫,没有笔墨纸砚,他便以衣为纸,以血为墨,写下了一封封陈情信。后来,万般无奈中,他也留下了罪己书,只为不株连亲朋。

然而,并没有任何作用。他的亲友也纷纷下狱。最后,等来的圣旨,赤族。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他大喝一声,怒吼划破苍穹,直贯云霄!

“大胆狂徒!当了卖国贼!竟还妄想自己是忠臣良将,永垂青史?让我来告诉你,恶名昭彰也可以遗臭万年!”

青衣青年的八字眉高高挑起,手指着刑场上的白色身影大声呵斥道。

“路乘风,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猖狂几时?张大人,嗯?”红衣人紧跟着落井下石。

只听“啪”的一声,绯色衣袂将“斩”字令沉沉摔下,别过头去,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刽子手的刀早已磨的锃光瓦亮,只待监刑台上那一声令下。

囚服者仰天长啸。

秋风恸,杜鹃啼血,雁过哀鸣。

人生自古谁无死?

只是没想到,我路乘风,最终居然是如此归宿?

作为一个21世纪的现代人,穿越而来,成为大靖皇孙,本以为拿了史上最强剧本,即将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却登高者跌重,如今坠入这般万劫不复的境地。

杀头不过头点地。自己也就罢了,也许醒过来又回到那个科技繁荣、国富民安的新时代了。

可是,那么多无辜受牵连的族人、亲朋,他们该是魂归何处?

万念俱灰间,他闭上了双眼。

喧嚣的世界终于在眼前只剩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而他,只等着那最后的致命一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