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邪异世界的日常 > 正文
作者:清沉  |  字数:2171  |  更新时间:2020-05-25 07:35:30 全文阅读

在一阵颤抖后,穆霞索然无味地地倒在地上。

  肃同见状却并不着急,反而在旁边鼓掌:“很好很好,恭喜你成功踏入通幽了,从现在开始正式进入了修炼的门槛。

  不过还有个坏消息,你体内的毒素在元气形成的那刻被排出体外了。

  如果想再用毒功,就要先吸收毒物了。”

  穆霞却并没理会肃同说的话,而是继续躺在地上发出阴森的怪笑。

  “突破了!终于突破了!”

  随后抬起头来面目狰狞地看着肃同:“小子!天天仗着修为高欺负我很有意思是吧!?

  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今天!我就要把之前受过的屈辱一点一滴的全部找回来!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说着就挥手一掌向肃同拍去,但肃同却是纹丝不动,漠然地看着从她掌心中飘出晃晃悠悠向自己袭来的火苗。

  一阵微风拂过,原本已经努力漂浮过半的火苗随风而灭,随着火苗熄灭的还有穆霞的梦。

  (。・ω・。)“哈!开玩笑啦,人家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道长这么大度一定不会跟我计较对吧!”

  说完房中的气氛再次沉寂了下去,肃同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手中那炙热的火光,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又好像诉说了所有。

  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潭中的礁石上,一条原木般粗壮的鳄鱼静静地趴在上面,烨子正趴在鳄鱼的背上。

  两种外表完全不合的物种正聚集在一起晒着太阳。

  “嘭!”

  一道翻腾的火浪带着各种碎屑自潭边的房舍中喷涌而出,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将正悠然晒太阳的烨子吓得手忙脚乱。

  房间中,穆霞整个人正双眼无神,嘴角留着口水,非哭非笑地瘫软在地,口中发出着毫无意义的呢喃。

  “认输了,认输了喵~

  人家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次就放过人家吧喵~”

  肃同满意地点点头,俯下身去轻柔地摸着她的头:“乖~早这么听话就不用吃那么多吃那么多苦头了嘛。

  体内的根须已经帮你彻底祛除了,你就在这休息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在肃同走后,穆霞拖着疲惫的身躯挪到墙角,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呆呆地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丝丝的温暖。

  肃同在离开后却并没走远,就站在潭边看着晒太阳的烨子。

  “很稀奇是吧!”

  肃同转过身来有些担忧地看着站在身边的洪武:“它们两个在一起玩,那鳄鱼不会有危险吧?

  毕竟猫对鱼的血脉压制放在这,说不定哪天烨子一不开心就把它给吃了。”

  洪武眉头紧皱:“鳄鱼应该不算是鱼吧。

  相比之下我反而更担心道长那只猫,看它待的位置只要鳄鱼一张口就能把它吃掉。

  先不说这个,我有些事情向跟道长商谈,我们到这边说……”

  肃同点点头,两人走前都下意识的看了潭中的宠物一眼——他还真把它当成普通的鳄鱼(猫)了!

  “啪!啪!”

  两声脆响从潭边的房间中传出,重新打起精神的穆霞微笑着走到窗边:“没关系的!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次失败并不代表着以后每次都会失败!

  大丈夫能屈能……好像有哪里不对,小女子能深……啊嘞?好像更不对了……

  算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肃同!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会把你按在地上、床上、树上摩擦!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与此同时,肃同跟着洪武来到了一片翠绿的草地旁,两只小猫娘正在远处打闹,数位仆人在旁边守候,周围皆是美好幸福的时光。

  但肃同却神游天外,梦回了前世的时光。

  想当年他也想过在道观外铺上一层草皮,却被那高昂的价格劝退了,最终只能自己买了大量的草籽撒在道观周围。

  没想到第二年,在围绕着道观一公里范围内长出遍地的青菜。

  那年,愣是把周围的邻居家的羊都吃吐了还没吃完,自此他就知道了〖草〗不光是一种植物!

  想来自己弄个草坪都费劲,吴家竟是直接整了个草原!

  “道长!道长!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一声呼唤将肃同惊醒,回过神来便看到洪武在旁边看着自己。

  “啊?哦!在听,你说你说!”

  洪武无奈:“不是我信不过道长,实在是转移伤病这事情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点,再加上你要的东西都太过珍贵……”

  说完目光灼灼地看着肃同:“我这次只想问一个问题,对这件事您有保证吗?”

  肃同却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玉胎放入手心:“说实话,秘术是我从古籍上看到的,玉胎也是偶然得到。

  别说保证,甚至连真假都无从得知,东西只有一个也没办法实验。”

  洪武听罢反倒是松了口气:“听道长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请道长放心,您要得家主已经在准备了。

  无论这件事成与不成,都会有一份厚礼送与道长!”

  “那就替我多谢家主的好意了……”

  “道长客气,您舟车劳顿来到纵城,我们自然要尽一下地主之谊不然岂不是被人看了笑话。”

  肃同笑道:“既然如此,肃某就叨扰了,若是有什么不便之处还请洪管家见谅。”

  “好说好说……

  其实今天来见道长还有一件事请教不知……”

  “洪管家但说无妨。”

  只见洪武犹豫了片刻,还是拿出了一张照片递到肃同手中。

  定眼看去照片中竟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飞虫,不同于其他飞虫的是它长着一张五官清晰的人脸与六只细小但手指分明的手臂。

  正伏在一片血肉模糊的地方啃食着什么。

  “前几天听闻道长对各种奇虫异异兽很有研究,不知可认识照片中此物?”

  肃同摇了摇头反问道:“洪管家可知这照片上的东西是从何而来?是有形体的活物吗?”

  洪武叹了口气,随即解释道:“可以肯定它是有形体的活物,但从何而来就不从得知了。

  只知道它是在几年前才出现的,虽然个头不大但凶猛飞行速度奇快难以捕捉,咬到人不咬下快肉来决不罢休。

  一开始还只是在药田里出现几只,人们见它虽然长相惊悚但却并非邪祟并没怎么在意,但最近却突然多了起来。

  这个月已经发生了好几起药农被咬伤的事情。

  前几天我见道长命人收集了不少异兽,就想道长会不会认识此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