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是我的好朋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虐心回忆】
作者:假小川  |  字数:2668  |  更新时间:2020-03-21 00:34:53 全文阅读

“嘶呼~这么久了!!!我终于闻到了来自贪婪的味道。”嘶哑的声音深吸气,突然亢奋起来说道:“你的主子还要关我到什么时候,该死的光明神!!”

怒气犹如实质扑面而来,使人不寒而栗。

老者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他的脑门冒出细密的汗水,他赶紧从兜里掏出一个枯木魔杖,干瘪地木头上方裹着一颗纯白色的宝石。他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那纯白色的宝石开始发出耀眼的光,光芒企图将黑色的火焰熄灭,但是火焰越演欲裂,这点光芒只是杯水车薪,那火焰不断地将光芒蚕食殆尽。

嘶哑地声音笑道:“哈哈,没用的,老东西,你只是那个该死的光明神的奴隶!一起和我被关押的奴隶”

火焰开始越来越大,终于演变成了熊熊烈火,冰石、冰海、冰山,一切只要有冰和雪的地方都在燃烧着。

但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火焰只是将周围的所有雪全部燃烧殆尽,却没有烧到玩家的身上来。

地面上也在融化,冰原下这还未来得及挖走的宝藏也在跟着融化,玩家们所站的的位置逐渐降低。

“我的宝物啊!!”

“什么情况!!”

“都是假的!?”

“白痴,命最重要。”

地底的宝藏开始冒起了黑气,就连玩家们藏在裤兜里,藏在系统里的宝物,全部都化为虚无的黑气飘散而去,这些都都让玩家纷纷愕然,嚷嚷。

整个大地开始震荡,每个人的脚下冰块裂开了,冰原像是一块破碎的玻璃,产生出了无数道裂纹,站在冰块上的人们,开始向下坠落,这场景犹如世界末日,地心崩塌一般。

一股眩晕袭来。

坠落的速度比想象还要快,李清水和老者、黑岩、包括所有的人像坐上了跳楼机。

“啊啊啊啊啊!”

李清水最后的意识只听到有人空灵的呐喊声。

……

一片寂静。

我死了吗?

什么都看不见?

死亡原来就是这样的吗?

好像有些不对。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李清水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细腻q弹的脸颊上还有温度。

没死!

只是周遭感受到的是阴冷湿气的刺骨以及粘稠污浊的空气,而且身在如此封闭幽暗的环境,他感受到了一种万籁寂静般的孤独感。

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这就是深渊吗?

“冤枉啊!”

“呼~我好痛苦啊!”

“我到底犯了什么罪,我不服!”

“该死的光明神!你也该死!”

“我是王,世界的王,哈哈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光世界上所有的人。”

突然发出的充满恶意的声音,出现在李清水的耳边,将他吓了一大跳。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在我身边?

这声音还在继续不断地扰乱着他的情绪,他抱着脑袋,痛苦万分,内心的负面想法纷纷涌现出来,对世界的不满,对于挫折的不满,愤恨不公的事情全部都盘旋在脑中。

原本以为心底里遗忘的回忆被调动起来……

“我不和你玩!”

“你是外国佬。”

面前出现两名身上穿着小学生服装的小少年。

年仅11岁的上5年级的李清水,当时从贫困的乡下转学到这个城市中。那时自己只不过是想要加入他们的游戏,想成为他们的朋友,结果他们嘲笑自己是外国佬,说话带口音,嫌弃衣服破旧不和自己玩。

“嘿,想要打篮球,得先让我看看你够不够格。”

体育课每当自己想要打篮球,可总是被一名外号叫小霸王的,强壮的孩子拒之门外。自己甚至被他提出加入篮球队资格的,首先要被他当马骑的屈辱。

他们还真的强迫自己当马,而在激烈地反抗之中,自己只不过是推了一把小霸王,结果他的头上就撞到了墙角,因此缝了8针。

父亲母亲只是工厂的普通工人,可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父母亲卑躬屈节般,给始作俑者的父母道歉的背影。

就因为他家里有点关系,有点钱,就可以这样颠倒是非,黑白不分?

“你们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也是没个正形样。”

对方颐指气使地说出这话时,父亲却差点忍不住和对方父母亲当场打了起来,好在班主任拦得快,事后母亲还留下了哀伤的泪水。

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咄咄逼人,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那时候自卑的种子就了他的心里。

……

回忆一转。

窗外是阴天,自己走进高一六班的教室,坐在属于自己的教室的最角落位置上。有些卑微也没关系,说是躲藏也挺好,现在的他不想被别人关注,也不想被人提起。

看着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王繁荣,身边聚焦着的许多好奇的同学。有时候李清水很羡慕,他能成为众人的焦点,而自己更多是被瞧不起的那一个,上了高中之后再也没有轻松的日子,没有一个能够展示自己的机会,谁能了解到其实他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人呢?

唉,算了,也不重要,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取个好老婆就烧高香咯,李清水心想。

“上周去夏威夷也没啥好玩的……”

“渴了,哎那谁,去小卖铺给我买个东西。”

王繁荣话不知为何说着说着说到了李清水,这语气像是随意吩咐一个奴仆一样。

他走了过来,半坐在自己的桌子上,丢下一把硬币在自己的桌子上。

“……”当时的李清水沉默了。

“我和你说话呢!你还不去?”王繁荣瞪大眼睛大声叫道。

如果自己说不去,那么放学后就是一顿打,如果自己说去,那么长期的压迫就要开始了,和以往一模一样。

“我去。”这是以前自己的回答。

可现在,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清水好像变成了墙上的一只蝴蝶,他正从蝴蝶的视角盯着当时自己做出的一举一动。

“我去……我去你马了个b。”

自己居然将王繁荣丢在桌子前面的硬币抓了起来,全部丢到了他的脸上,教室里鸦雀无声,只听到叮了咣当的硬币掉在地上的声音。

这举动令在场的所有人惊掉了下巴,包括正在回忆此刻的李清水。

这是改变了回忆还是自己的臆想?

想想还有些兴奋,激动!

李清水脱离了回忆。

“你以为你坚强,你以为你能做到,这一切都是假的,但事实就是你是个垃圾,废物,好好想想,是不是?”

“没有人会在乎你,你就是深渊里的一条蛆虫。”

这时候深渊里的怨恨声或是轻声或者尖锐地说道。

这种声音又让李清水开始的情绪左摇右摆,飘忽不定陷入又回到了回忆中……

……

最后的结果还是被打,就因为自己弱小,身高太矮。可最令他气愤的是明明是被欺凌,事后却被污蔑成整天惹事,爱打架。

想来那时王繁荣是利用了家里的关系吧。

既然你们都这样逼我,没有人能够帮我,我就做给你们看!

年仅16岁的李清水第一次那么想要结束这一切。

那一天是自己活这么久,最紧张的一天也是自己最屈辱的一天,自己用父母给的零花钱跑了几个商店买到了面具,麻袋以及一根钢管。准备在王繁荣回家的路上敲一个闷棍,自己准备了很久,也演练了很久,为了不被发现是谁做的,自己甚至特意买了一身以往没穿过得衣服。

可是原以为一切都计划的很完美,直到等了一个下午,他还是迟迟没有出现,原来他一出门就坐上了高档豪华轿车,直接开进入复式花园式别墅区。

所以自己做的这一切都看起来幼稚之极,就算打了他又能怎么样?自己有胆量面对吗?

这个世界没有实力,你什么都不是。

难道我就应该去死吗?

“你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我们有多尊贵!”

“废物!”

王繁荣那张趾高气昂地脸出现在眼前。

这些不想回忆起的回忆充占着李清水的大脑,他抱着头,头疼欲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