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是我的好朋友 > 正文
第五章【我还没有女朋友】
作者:假小川  |  字数:6586  |  更新时间:2020-03-21 00:36:21 全文阅读

众人有些惊慌,正准备往回跑。

只不过一只红色羽毛的山鸡跑出来,让他们停住了脚步。

山鸡肥硕的体型居然像一只肥羊,几撮长长的尾巴五颜六色,鲜红的鸡冠高高耸起,比它的脑袋要大,它挺起高昂的胸,不时还煽动着翅膀,向着李清水他们这边飞奔而来。

长相奇异的鸡,那跑过来的动作十分蹩脚丑陋,但是此时在同学们的眼中显得如此可爱,在他们眼中那鸡的每一部分,甚至都已经变成了烧烤架上的鸡翅膀、鸡腿,等等。

这送到手边的食物,馋得他们是直流口水。

还真有肥羊?长得像那也是啊!

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的身上有一些冰碴子。

……

兴奋只持续了一小会。

这时从丛林之中高高窜出一只狮子体型的“狼”。

它身上覆盖着黑白相间的厚厚的绒毛,竖起了两只精神的耳朵,眼睛里发出幽幽的绿光,它的嘴上长着白白的像是冰碴做的獠牙,嘴里吐出血红色的舌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不过长的很像哈士奇,为什么说它是二哈,从他眼神当中看出它似乎有些迷糊,智商好像不高。

那只山鸡明显已经奄奄一息,但是凭借着灵活的走位,好几次“哈士奇”都扑了空。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吓傻了,这又是哪一出?

距离游轮残骸还有80多米,但是回到洞穴只需要50米左右。

他们只能小心翼翼地移动,返回洞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可毕竟杀鸡用宰牛刀,那巨大的哈士奇嘴里咆哮出的寒冰,瞬间将鸡冻住,冻得死死的。

可怜的山鸡没能逃脱成为冰冻鸡的命运,也可怜他们的食物也就这样被封存了!

但哈士奇似乎不是猎食,像是失去了发泄目标。

它不断咆哮着,夹杂着愤怒甚至是哀嚎声,似乎是有什么异常!

能过看出它眼珠中黑色雾气浓重,身上散发出黑色的气息似乎有腐蚀的作用,周围的花草逐渐枯萎。

目光锁定李清水一伙人,哈士奇立刻狂奔而来。

“快跑!”

他们大叫着,开始慌忙狂奔回洞穴之内,可众人奔跑的速度更本不及哈士奇的速度。

这时林溪更是脚下踉跄,摔倒在地。

“唉,可恶!”

李清水见到这一幕,咬着牙逆反跑回到林溪的跟前,将她扶起来。

可哈士奇也已经快到跟前。

李清水捡起一块石头,砸向它的眼睛,稍微缓和了哈士奇的速度。

此时距离洞穴10几米的距离,林溪已经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跑去。

李清水则是不断在地上捡起石头砸向哈士奇,心想,只要争取一点点时间,他们就可以跑掉。

不过那哈士奇似乎怒气更甚了,加快了速度,躲避着李清水的石头,跑到人群中央引得众人惊叫不止,他们似乎就要成为怪物的狗粮一般。

只是那只哈士奇似乎很记仇,它龇牙咧嘴地直直对着李清水扑了过来,血盆大口咬住了李清水的脚。

它快速往后倒退着,脑袋左摇右摆的,似乎要李清水的肉给撕扯下来。

李清水瞬间感觉好像被鳄鱼的嘴巴咬住。

“该死的!”

獠牙已经穿透了李清水的脚踝,眼看是没救了。

这一幕直接给人造成了极大的阴影,可是也给了他们回到洞穴的时间。

陈大海看到李清水被咬,顿时停留原地。

“快跑,别管我!”

“可是…”

“如果当我是兄弟的话!跑!”

“艹,我一定回来救你。”

陈大海艰难扭头往前跑去。王繁荣内心复杂,也转身奔向洞穴。

林溪回过头来看到李清水为了救自己而被怪物咬住了脚踝。

那男生那背脊明明如此瘦弱,可为什么总是爱逞强?她心中气不打一出来,顺手捡起一根木棍,准备往回跑。

李清水见她要来帮自己,急忙喊道:“快走!母暴龙你想死吗?”

虽然这是林溪一贯的暴躁点,但她也仅仅只是眉头微皱。

林溪被陈大海强行拉走。

“那一曲舞还没完!”

林溪眼含泪水吼道,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便对他产生了依赖感,也许在野外缺乏安全感的原因,也许是别的原因。

总之好像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在自己认识的人里他算不上优秀,但他总能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

“那一曲舞吗?呵呵,可能没机会了!”

听到这的,李清水小声地自言自语。

在他看来自己并不是什么暖男,反而是个宅男。

他不喜欢那种讨好或者被所有人接受的虚假繁荣,他只想活的真实。

说白了,他弱小,他自卑,他总是小心翼翼躲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任它风吹雨打,外面的世界与我何干。

可不管怎么躲藏,邀约跳舞接受的那一刻,他心动了,他动摇了,他黑白的世界画过一道特别美丽的彩虹。

这是个特别真实的女孩,让所有人都怦然心动的女孩。

她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呢?

可事实就这样发生了,一切都有可能!除去海难,似乎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

他开始回忆起上船时候一幕一幕:

一位穿着西装的壮少年向他跑来,身高大约178,,原本修身西装和衬衣已被撑得满满当当,几颗扣子马上就要绷不住了。发型上,刘海向上梳着有些不符年龄的大背头型,喷着的发胶味道远远就能闻到。

“李大爷别遛弯了!集…集合啦!老…老师和大家都在等你。”陈大海扶着墙喘气说道。

“陈大海你和肥胖真的只有一碗饭的距离。”李清水很自然地怼回。

两人急忙向着会客厅跑去。

其实这次学校安排的春游按照常规操作只是在国内普通景点三天二晚的行程。可是财大气粗的王繁荣直接为全班同学升级成了豪华游轮游。

这种豪华游轮的二日游价格简直贵的离谱,虽然大部分学生家庭都能支付起游轮的价钱,但是李清水是个例外,他每月零用钱连从学校到港口的路费都不够的,好在他好兄弟资助了他。

来到大厅内,此时大厅内站许多青春靓丽的少年少女,陈华明老师说完话正准备让王繁荣同学,也就是这次“赞助商”说两句。

王繁荣不满李清水姗姗来迟轻哼道:“李清水同学,游轮太大不会迷路了吧,要不然就呆在你房间的里好了,至少比你家大几分不是吗?”

同学们开始哄笑,还有几名小声议论着。

“真的吗?他家这么穷的吗?”

“不清楚,应该是吧。”

“不过这都是小意思,只要大家玩的开心就好,为了我们新学期的开始,我已经包下了整个宴会厅,请各位准备好礼服,要是没有礼服可参加不了舞会哦!”这句话很明显是对着李清水说的。

“欧耶~”同学们开始欢呼。

王繁荣已经身穿好自己精心准备的服装,大手笔请全班游玩的目的之一就是邀请校花跳舞,顺便彰显下自己的实力。

不就是之前说了几句不好听,从入学开始王繁荣有事没事都要踩一下李清水,给倔强敏感的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他要跑到甲板上呐喊纾压。

现在他又如以往那样高高在上践踏李清水的尊严。

凭什么?我的生活费都是靠自己暑期打工赚的,而你呢!只懂享受吸父母血的垃圾虫!我受够了!

他以往总是忍气吞声,可不知怎么地戾气瞬间占据着李清水的大脑,他心中只有种冲上去撕他的嘴的冲动,他甚至起了杀心。

“别理他,妈的,有钱了不起啊!”

陈大海小声安慰着,虽然他们家也挺有钱的。

“砰砰~”

李清水忽然间感受到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两下,这心跳声音非常清晰地落入他的耳中。

有种沁人心脾的凉意让他忽然只见回到了平静。

糟糕……心动的感觉!我不会喜欢…

不…不是!

我怎么会有这么暴戾的想法?

此时他却没有注意到,胸口的挂坠上似乎发出了微弱的蓝光。

“你准备礼服了吗?”陈大海说道。

李清水平静许多,关注起别处:“没有,你这衣服是不是小了?”

“还行吧,这衣服刚定的,我一直以这个尺码定的衣服。”

“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你懂啥,这样才能显示出我完美的身材。”陈大海举起肱二头肌说道。

要说陈大海瘦个二十几斤也确实是挺帅的,不过这话说出来会让陈大海更加膨胀,于是李清水说道:“你这是坨五花肉吧,有污又花又多肉。让我想起一首歌,啊~~~五~~~花肉,你比多瘦肉多一斤~”

李清水本就是个乐观的人,也是班级里的开心果,比起很多人来他都要坚强许多。

“我…我tm就服你”陈大海说道:“说真的,这些纨绔子弟可都是来猎艳的,说白了他们都有自己目标,而他们都会成为别人的目标,而我么,我这种超级抢手货也在女生的狩猎范围内,逃脱不了的啊懂吗?”

他自恋的劲头又上来了,一个劲说着自己的优势,像是为自己为什么这么打扮这么抢手找理由,但越是优秀的人越不需要这么推销自己好吧,李清水想道。

“不过你也不要气馁,毕竟你的帅气勉强抵得上我的三分之一了。”陈大海自信地说道。

“……”

李清水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他现在真的觉得还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踏踏实实的上一个好大学。

至于兴趣方面,以后成为一个电竞玩家或者去开发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也不错。

开了几个玩笑,李清水心情也好了起来。

大厅内其余客人渐渐少了起来,中间挂着巨大的水晶灯也开始昏暗起来,彩色转盘灯开始照射出五光十色的灯光,缓慢温馨的音乐响起。

整个大厅一共是两层,大厅中央靠前的位置是一个超大的楼梯间,连着二楼的房间。

换好晚礼服的同学一位接着一位从楼梯下来,坐在一楼或是二楼旁的餐桌上,每一桌上方都有打着一道柔和的黄色灯光,氛围相当不错。

李清水则是被陈大海拉去穿上了他多准备好的一套礼服。这是他第一次穿礼服,脖颈的领结让他有些难受,有些不自在,不过整体还算合身,只不过这尺码似乎比较适合李清水,让陈大海有些怀疑人生。

落座后,这些年轻不稳重的同学们都围在王繁荣谈天说地,反观对面的李清水陈大海周围那是显得相当稳重,换句话说就是冷清。

“唉,来了来了,咱们班的两朵校花。”

陈大海忽然兴奋地说道。

这时候,一束灯光熠熠地打在了楼梯上。

姚紫阳身穿一袭紫色长裙,头发编成样式华丽复杂的长辫,雍容华贵。清秀的脸庞,清澈的眼眸,温润淡雅的笑容,这高贵又具有亲和力的搭配,瞬间俘获了在场大多数的男生的心。

另一位林溪则不同,露肩黑色中短裙,完美头身比,如玉般洁白修长的美腿让人过目难忘。

凑近了看,她的眼睛是眼角尖尖似有泪水的丹凤眼,配上英气的一字眉,妩媚的嘴唇以及灵巧的鼻子,一个相当俊秀的女孩。只不过她淡淡的神情里有一丝骄傲,有一丝冷漠,似乎在告诉着人们生人勿近。

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风格,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她们两人手挽着手缓缓走了下来,在看了看大厅两边的上座程度,于是就在众目睽睽下,坐在了李清水和陈大海的隔壁。

王繁荣此时脸面铁青,根本不管理会身边的朋友,在他看来都是这些人阻挡了校花坐在自己的身旁。

“清水你帮我个忙行吗?”

陈大海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忙。”

陈大海靠近耳语道:“我待会想去邀请姚紫阳跳个舞!”

“那你去呗!”

陈大海指了指旁边的林溪说道:“我爷爷和林溪爷爷也认识,姚紫阳和林溪的关系好的很,而且林溪军大院长大怕是有些功夫,我怕…”

“你是怕她告状,还是怕她揍你?”李清水说道:“怕,还是算了吧!”

“别啊,如果成了你这学期的饮料我包了!”陈大海央求道。

姚紫阳和林溪桌子点了两杯饮料。此时有诸多男生都前来邀请姚紫阳跳舞,但是都无一例都被林溪瞪了回去。

“溪溪,那部剧你看了吗,那里面的男主角好帅啊。”姚紫阳捧着下巴花痴地说道。

“我看了,还行吧”林溪说道。

“你说我们班怎么没有那种男神啊。”她叹了口气说道:“哎对了,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

“我?我没想过啊。”林溪转过头看到一旁两两位正在讲悄悄话,gay里gay气的男生,那不是陈大海以及…额,不太熟,她很自动的直接忽略了李清水,皱了皱眉说道:“反正不是他们那样的!”

“我好像从没看到过你和男孩子跳舞唉!”姚紫阳俏皮地说道:“而且每次都是我和你跳。要不这样,我们玩个游戏,谁输了谁就答应一位来邀请的男生跳舞怎么样?”

“可是我不会跳舞…”

姚紫阳也不管这么多,将手里的戒指拿下来,放在手心,在背后换来换去。

“你猜。”姚紫阳将双手递到林溪眼前。

“右边。”林溪说道。

右边的手缓缓张开。

姚紫阳摊开左手:“蹡蹡,在这里!恭喜你获得这次邀请资格。”

林溪头上似乎看得到三道黑线,不过心中已经打算将那些明显带着占便宜来邀请跳舞的人,一律谢绝。

片刻之间,就已经有起码4位同学来到两位女神的面前,不过都是来邀请姚紫阳,而她统一的回答:“对不起,我有点累了”

不过她时不时发出笑声的亚子,一点也看不出疲惫,比看年度八卦大剧还要兴奋。

话说回来,结果可能要让姚紫阳失望了,不少男生在看到林溪这幅高冷的面孔已经打消了99%想象。没有人希望挑战一个不可能挑战的任务。

欢乐的舞厅中央,林溪望着洋溢着青春与笑脸的男男女女,那热烈的音乐与舞动的身影,清秀的面孔与生涩的舞步,反倒让画面更为别致。

舞会气氛正浓,甚至情绪还在渐渐高涨。

每一朵花都希望绽放,需要有人俯嗅它的芳香,更需要懂它的人赏识它的美丽大方。

林溪不知为何,第一次有了小小的渴望。

王繁荣就是在等待这一刻。不出所料两位女神难以邀请,但是凭借自己的长相和魄力自己绝对能够征服她们,他已经想起自己在万众瞩目下握着她们的腰在舞厅中翩翩起舞的景象了。

王繁荣举起酒杯,风度翩翩地向着这边走来。

但是这时候,王繁荣却被两个人挡住了视线,那两人似乎也在邀请,而且看起来费劲口舌,背影有些粗鲁。再看清楚前面两人,原来是暴发户和死穷鬼,难怪!真是不识大体!

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突然两人长大了嘴巴。

一惊一乍,真是没什么见识的样子,你们被拒绝再正常不过了吗?哼,这些家伙怎么能和自己相比,连我家的狗都比不了。王繁荣内心腹诽着。

“什么?你答答…答应了?”李清水说道。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

两人走到校花桌旁,林溪直接给了陈大海一白眼,陈大海只能苦笑着,比谁都腼腆,指望他先开口是不可能了。

“该不会是你的发小邀请你跳舞吧?”姚紫阳小声嘟囔:“这多没意思!”

林溪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陈大海表现的好,以后少欺负他就是了。

李清水率先开口,他步履庄重地走到女士面前,微微躬身,彬彬有礼地摊开右手,微笑着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士,可以请你跳舞吗?”

李清水也是现学现卖,按照陈大海说的,反正百分百会被拒绝的,所以他心中没有任何负担,动作和语气轻柔,很真诚,看起来像一位绅士。

两位女生有些意外。

林溪仔细看着这张并不是很帅的脸,他的眸子里没有那种为占有而兴奋的欲望,纯粹的似乎只有跳舞,哪怕是拒绝了他,他也会淡然接受,有种泰然自若、宠辱不惊的感觉。

“可以”

“哦,真是可惜,您拒绝了我…”李清水顺口说出已经想好的话语。

“我说可以”林溪粉嫩的脸上出现淡淡的红晕,害羞地说道。

哪怕是游戏输了,如果是一个自己不感冒或者觉得动机不良的人应该都不会答应。

接着李清水就感受到她修长,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自己还未来得及来收回的手中。

“什…什么?你答答…答应了?”李清水结巴起来。

周围三人目瞪口呆,根本没人想到。林溪,这个脾气暴躁兼冰山美人,居然有一天也会害羞,也会融化?

李清水视线向着陈大海望去,陈大海挤眉弄眼的样子似乎在说:计划顺利,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李清水表情倔强地回应着:什么计划顺利,失败了!快准备B计划。

按照原计划,打好掩护,邀请失败,陈大海只要不小心将饮料泼到林溪身上,计划就成功了一大半,但是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

陈大海的表情觉得是中了彩票,姚紫阳则是为闺蜜开心,王繁荣眉头紧皱,他居然攻克了自己的目标,这让他很不爽。

“这小子有点意思,资料显示:穷技术宅泡富家高冷女?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操作了?”此时甲板上的礼帽男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舞厅桌旁,眼镜上出现一团透明的图案。

“哼,这可不是我负责的!”光头男接着说道:“差不多快开始了,注意下,有没有其他登船的!接下来我可没时间陪你了,我要修复bug去了。”

舞厅内,他们像是隐身一般,并没有人注意到。

……

这时候曲目变了,只见李清水与林溪站在舞池中央,学着旁人的动作,李清水一只手搭载林溪的腰上。

瞬间他们因为肢体的接触变得微微僵硬。

她的身材很好,盈盈一握的腰肢,细腻顺滑的皮肤,再看着她精心打扮的妆容,李清水突然呼吸变得急促,觉得面前的美人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暴力冷淡。

林溪何尝不是,她是第一次和男生跳舞,以前是个男生都会绕着躲着她走,更不可能有如此亲昵的举动。

由于两人都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跳舞,林溪和李清水都等着对方的动作,他们已经保持这个动作已经2分钟之久,胳膊都有些酸了。

李清水内心os:“她是富家小姐应该会跳,跟着跳就好!”

林溪内心os:“他邀请我跳,应该会跳,跟着跳就好。”

一个没钱学舞的穷小子,另一个是学武没学舞的富家女。

李清水为了不露出破绽:“这首曲目我不太会。”

林溪不想在闺蜜前露怯:“恩,我也是!”

偶买噶,这借口也太蹩脚了,说出来他们俩自己都不相信,可他们居然相互信了…

可接下来,她们两人的舞蹈因为王繁荣的介入,使得这场舞蹈被打断,两人并没有跳完。

李清水也就郁闷地跑上了甲板呐喊。

如果自己会跳舞的话,也许就不会是这样。

……

想到这里,突然间他瞬时间爆发出了惊人的求生欲望:“妈的,老子都还没有女朋友,不能死在这啊!”

这是游戏的话就不可能没有打不赢的怪吧。

李清水意念集中,忽然间凭空出现一把中式铁剑,这应该就是大礼包里的新手初级铁剑。剑身挺直,刃锋坚韧,只是没有剑鞘。

“畜生!松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