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是我的好朋友 > 正文
第二章【荒岛求生】
作者:假小川  |  字数:5154  |  更新时间:2020-03-21 00:35:39 全文阅读

“哗哗~哗!”

恩?什么声音。

李清水的意识稍微恢复了一些些,但还不完全。

身体感觉冰冷,而且不断波动起伏。

“喝~哇~”

他忽然难受地大叫起来,感觉鼻子口腔里灌满了水,呼吸困难。

他赶紧坐了起来,看了看身下,原来自己一直都是侧身躺在海滩上,而那海浪一直带动着自己的身体,差点就被海浪给吞去。

我没死?这么大的海难居然没死!

他狠狠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确认这不是“天堂”。

“哈哈哈哈哈~我没死!”

“咳咳咳咳~”

他因为太过兴奋而剧烈咳嗽起来。

最庆幸的莫过于居然还活着!!

只不过剩下的就不太乐观,他粗略观察了下,一边是丛林,一边是大海,还有那海岸边一座巨大的三分之一游轮残骸。

一座鸟不拉屎,荒芜一人的荒岛?

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吧,难不成上帝要让我上演“鲁宾逊漂流记”吗?

浑身酸疼,黏糊糊的沙子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艰难地爬起来。

先去残骸看看吧!

……

倾倒着的巨大船舱前半段保存的还算完整,只是表面留下了许多火焰燃烧后留下的下了灰烬。

李清水顺着歪斜的楼梯爬了上去,走到了船体内部,推开里面的一扇门,那金属声吱呀吱呀的乱响。

内部一股污浊的空气传入了鼻中,他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只不过透过一点光亮,他发现这似乎就是那个跳舞的大厅。

由于有些漆黑,脚下的酒瓶将他差点绊倒,他行走的地方也是属于墙壁靠玻璃窗的位置。

“咳咳咳……”

发现人的声音……

他赶紧走了过去,用全力翻开那块压住的人废墟。

底下是一名灰头土脸的人,他还活着!

他用瘦弱的身躯努力地将其背了起来,艰难地行进着走出船舱。

走到甲板,可是接下来就是麻烦了,上来容易,下来难,更何况是将人给下放到海滩下。

对于他的瘦弱身躯来说,背下去是不可能的,那怎么办?

不管这么多!先把船上的人都找到,搬到船外面。

在来回翻挪废墟,搬出4、5人之后,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好在,李清水学过急救知识,他用掐人中和按压胸腔方式唤醒了人,然后唤醒的人都主动加入其中,帮他分担了许多的压力。

当然在看到王繁荣的时候李清水是用巴掌招呼的。

“我尼玛!”

王繁荣醒来,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醒来的快,快来帮忙!”李清水喊道。

“这里是哪里?”王繁荣捂着脸说道。

“快来帮忙!”李清水呵斥道。

“卧槽,这他妈是哪!”

王繁荣向李清水吼道,表示不敢置信。

李清水没有理会。

王繁荣身上的西装都已经破破烂烂,脚下晃晃悠悠的,他从口袋中掏出8845手机拨弄着,可是手机上毫无信号,他绝望的对大海骂道:“我去尼玛了隔壁。”

“疯子。”

李清水有点不耐烦,因为他发现残骸岸边的海水原本在轮船底部,现在竟然已经到了中部的位置。

要涨潮了!

还有,假如一到晚上,生存的难度就会加大,他们必须在这之前支起火来,一来是取暖,二来可以驱兽。

可是还有许多人并未获救。

“陈大海、林溪、姚紫阳、你们在哪!”

李清水口里念叨着,搜寻着,心里有些急躁。

上天保佑,他终于一个船舱角落里发现了这三人的影子。

一共15人,高二六班将近一半人都被救了出来,剩下的一半并不在船内。

偌大的一艘游轮活下来的只有他们高二六班的一半学生?没有其他乘客或者别的船员什么的?

这也太过蹊跷!

不少人心中都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不过还活着就好,他们陆陆续续抓着歪斜的楼梯,下了船。

李清水刚一下船,就急忙最后一块干燥的地方,就地就坐了下来,他实在是太累了,中有一半人都是他救下来的。

“怎么回事,看来要荒岛过余生了?”

陈大海这话不知是乐观还是悲观。

“呜呜~”

姚紫阳坐在海滩上,眼中泪水不断涌出。

林溪和姚紫阳身上穿着单薄的礼服湿透了,海风一吹很快的话就会感冒。

王繁荣站在礁石上举着手机搜寻着信号,时不时大喊大叫,周围还有女生在小声地啜泣。

“艹,老子信了你的邪,请大家做游什么轮,弄成现在这样子。”

名叫吴聪地男同学突然暴起,揪着王繁荣的衣领骂道。

本次旅行只是国内五A级景点的旅行,由王繁荣不差钱,直接给大家升级到了豪华游轮游。

但是…

“都怪他,好什么面子,虚伪!”

另一名男同学帮衬道。

“你闭嘴!还有你!注意下你们的态度!”王繁荣双手用力挣脱开,怒视着他们吼道:“上游轮时怎么不见你们反对?之前是谁说我大方,是谁说做游轮万岁的?哼!是你们!说我虚伪?马上就会有人来接我,你们还是要像以前一样给我摇尾乞怜!不然就别想回去!”

“就是,王少有办法的,我们马上就能回去!”身旁一直簇拥王繁荣名叫苟志的同学回应道。

“王八蛋,现在谁还管你是富家少爷,赶快带我们回去,不然我就…”那同学名叫吴聪明显有些崩溃,举起一块大石头。

“啊啊啊!”王繁荣将苟志推到前面,自己则吓得一屁股坐下去。

“咚!”

吴聪将石头丢在海浪里。

“我尼玛…”吓得苟志脸色苍白,他算是看清楚这主子的为人。

“回毛线,这个鸟不拉屎的岛上哪来的信号。”另一名男同学沮丧脸说道。

“哇~”

“完蛋了”

“要死了”

有人大哭特哭,有人垂头丧气,还有人精神崩溃。

这些富家子弟平时都是娇生惯养,哪里真正遇到过这种情景,就算是国际学校有野外训练课,但多数人学的并不认真,只是当做娱乐活动。

这绝望的氛围感染着,蔓延着。

“呜呜~我们会不会死?”姚紫阳小声哭泣着问林溪。

林溪摇摇头。

“我们不会死!”李清水将沙滩上的外套抖了抖,披在林溪的肩上说道:“穿上吧!是干的。”

“对,我们不会死。”陈大海也效仿将衣服贡献出来,对着姚紫阳说:“我皮糙肉厚,嘿嘿!”

李清水知道不能让这种氛围继续下去,人不是被困难打倒,而是被吓倒的,放弃是人类最大的天敌。

李清水这么多年穷日子过来,他的心态和接受能力比许多人都强,早就习惯了在苦中作乐。

他冷静下来仔细着思考着,衡量着现有条件和存活方法,心中决定后,李清水大声对着礁石处喊道:“吴聪、王繁荣,晚上很快会涨潮,而且岛上夜晚的温度可不比中午,如果你们打算活活冻死的话!”

一头狮子带领的一群羊,可以打败一只羊带领的一群狮子。

李清水尽量表现的强势一些,他也许不是狮子,但是这已经不是再大都市里,只需要钱就能摆平,那种办法在这里更本行不通。

“艹,那我该怎么办?”

吴聪情绪明显还未平静下来!

“我们要活下来!”李清水说道:“我们往南走,看看有没有地势平坦,蚊子少的地方,先生火,睡一觉,明天再想办法!”

“对,活下来!”

陈大海说道。

吴聪想了一会说道:“我TM听你的。”又对着王繁荣说道:“哼,先活下来,再找你算账。”

“我一会就要走了,你们赶快滚吧!”王繁荣完全没有以往绅士的样子,有些病态地吼道。

“哭哭哭,都他么别哭了!烦不烦!”吴聪心中地烦躁释放出来,这凶狠地表情顿时吓住了许多女生:“你们愿意陪这个神经病在这里,还是和我们一起搭火。”

相比起李清水的威慑力,还是这个暴脾气帮得上忙,毕竟有点常识的人都会选择先去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王少,我们也去吧!暂且回避下吧。”

苟志察言观色,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我王繁荣就是冻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和你们住洞穴!”

王繁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了他一眼,手指胡乱指着,气愤地在岩石上跳了起来。

“那我去了啊!”

苟志见状边立刻离得远远的,唯唯诺诺地说道。

“你敢?你要是走,我就让我老爸马上开除你的父母!”

苟志的父母是在王繁荣父母手下做事情的,自然的苟志父母就让苟志与王少交好。

可谁又希望被人指手画脚,做一条狗?

“那你现在去开除啊!”苟志说完话,头也不回立刻灰溜溜地跟上大部队,心还留有余悸。

王繁荣瞪大眼睛,没想到他会顶嘴,就连狗腿子都抛弃了自己,这让王繁荣不禁有些动摇。

不过他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家族发现自己不见,一定会来救自己,就坚定了许多。

对的,也许只需要几小时,自己只要撑到那个时候,哼哼,王繁荣心想道。

面对错误,面对挑衅,这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他无法忍受的,也许是自尊心与虚荣心作祟,在毫无依靠的情况下,他怎么允许别人挑战自己的威严……

……

众人走了200米左右,在距离海岸不远处的地方发现了一处洞穴,那洞穴/缝隙一人宽,但是进到里面却豁然开朗,足足30、40平米大小。

由于阳光晒不到里面,有些潮湿。

“我们需要干柴!”

“我去找!”

“打火机。”

“我有!”

因为李清水的经历比较多,大家自觉地将他当做主心骨,主动协助起来。

毕竟除了李清水,就算有打火机和干柴摆在眼前,也没有人会生火,只能干瞪眼。

“哇!”

周围缺乏生活实践的少年少女们亲眼看到燃起来的火焰,突然兴奋起来。

李清水看着这些富家子弟居然蹲在一起聚众取火,脸上还露出兴奋的模样,不得不说世界真奇妙。

这可是都是李清水小时候在农村的必备技能。

解决了火的问题,李清水和陈大海从外面来搬来一些芭蕉叶和干草,将这些扑在地上,这就是他们暂时的窝了。

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李清水没功夫折腾,可折腾却远没有放过李清水。

“我们睡哪?”几名男生问道。

“自己去搬草!”李清水说道。

“啊~这个树叶也太硬了!”几名男生抱怨道。

“在哪上厕所?洗澡?”几名女生问道。

“海!”李清水躺在“床上”敷衍道。

“那是咸水!”几名女生抱怨道。

“尼玛,水都没地喝,你还要洗澡?”李清水怒道。

少爷和大小姐秉性又出来了?李清水表示心里很烦。

“谁说没有蚊子的,我这被咬的都是包!”

“包治百病啊!”

“啊啊啊啊啊~~~”

“又怎么了!?”李清水惊坐起道。

“有虫子!!”

“……”

“我说少爷和大小姐们,你们以为是出来郊游的吗。这些小动物不会因为你的到来搬家,能消停点吗,省点力气,明天还要出去找食!”

李清水真的是无语了,真应该让你们和贝爷在外面生活几天,吃吃虫子就好了。

“真讨厌!”几位女生说道。“就是…他根本不懂我们!”一位照着精致小镜子的娘娘腔帮腔道。

“那你们可以去外面,看看会不会有豺狼虎豹比较懂你们。”

“你……”娘娘腔顿时无语了。

相反,姚紫阳和林溪正坐在石头边上烤火,没有公主病,也没有折腾,只是看样子是有些不习惯当下的环境。

那时候跳舞,为什么林溪会接受自己的邀请?难道是喜欢自己吗?不会吧,这种大小姐和自己的差距相当于一个太平洋!李清水心中立刻否认起来。

“你看什么呢?”

忽然陈大海侧身躺在李清水身旁,那张大脸近的吓人。

“没什么,我睡了。”

李清水说道。

“哦,你不会喜欢林溪吧!”

“没,我又不是你,见到女的就喜欢。”

“作为兄弟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啊!她可是个母暴龙!”陈大海顿了顿,说道:“你是没见过她发脾气的样子!”

此时一道火焰下的人影遮住了两人,光线变暗,陈大海缓缓抬起头,表情渐渐惊恐,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野兽。

“我睡了”陈大海立刻转过身,假装睡觉,发出打呼的声音:“呼~呼~呼”

不过这瑟瑟发抖地背后却出卖了陈大海。

李清水这才翻过身来,原来此时林溪正站在自己背后,陈大海和自己说的那些话估计都被听了去。

林溪暴怒了,她本想问问那些干草和芭蕉叶是从哪里拿来的,却没想到两人居然在背后编排自己,相比母暴龙这句话,更让人可气的是他居然说讨厌自己,而且说自己不是女的。

林溪刚对李清水累积起来的好感瞬间崩塌。

也许是没听清,也许是女人天生具有曲解和添油加醋的能力,她会将在乎的人说的任何好话或者坏话,自动放大,自动联想,自动甄别。

所以记住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

说我没人喜欢,我不是女的?嫁不出去!哼!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先拿你的好朋友开刀!

“陈!大!海!”

一个简单的夺命剪刀脚,顿时将睡在地上的陈大海的手和头死死锁住。

陈大海顿时感受到死亡的气息,连忙说道:“我错了大小姐,哎呦,断了,快断了!”

“那个,林溪,要不你先松手!这里可没有医生!”李清水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要惹我,不然!哼!”林溪手松开,举起拳头傲娇地看着李清水说道。

此画面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许多同学庆幸着没得罪林溪。

李清水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就得罪她了?

……

“妈妈呀!”此时的王繁荣已经冻得瑟瑟发抖,鼻涕,泪水都流了出来。

他的处境有些尴尬,由于涨潮淹没了沙滩和礁石。除了礁石最高点上,已经没有落脚之地,周围都是水,更无法移动。

他唯有蹲在“悬崖”边上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而那海浪一下一下拍打着“悬崖”不断敲击着他弱小的心灵。

“飒飒~”“呜~嗷嗷!~”丛林中似乎还有些奇怪的声音和像是动物的声音。

王繁荣心中早已后悔万分。

他心想道,自己手机中的北斗卫星导航定位,有求救功能,他们一定能找到自己,这是自己唯一的依仗。

但是目前看来是太过于乐观了,再不来怕不是被冻死就是被淹死了。

他等啊等,终于远方海上有一丝耀眼的光亮,似乎是开着某种镭射大灯,那光线笔直的有些刺眼,看样子应该是一艘大型快艇。

整个海岸在光亮下似乎变成了白天,王繁荣站了起来,在灯光下照射下一手遮着眼睛,一手兴奋地挥着蹦蹦跳跳的。

“已经环岸一周,地形勘测完毕,前方有热能量,是npc!”

船越来越近,终于从船上下来几个人。

“灯!”

以中央为首的人手一抬示意。

灯光熄灭,王繁荣陷入短暂的失明,他兴奋地说道:“我的天,你们终于来了,终于可以打脸所有人了!”

王繁荣只能看到几个与他个头齐平的黑影将他团团围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