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道札记 > 正文
第八章 凌潇之死
作者:吃水挖井人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13:00 全文阅读

山村的居民已经在这桃源般的生活里呆得太久了,早已习惯了这风平浪静的日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纷纷僵立在屋子里,六魂已然无主。

略微镇定一点的,像王猛,双腿也禁不住抖索了起来。其中最没出息的,当属瘦个子的杨岑,只见一股难闻的液体从他的裤脚中流淌下来,令人反胃无比。一阵阵小孩子的哭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父亲,我有点害怕。”凌枫声音略带颤抖地说道。

要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也就无悔了。”

“父亲,我不怕死,我是怕自己会死在这帮坏蛋的手上,还要受他们欺辱,他们也肯定不会放过母亲的,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凌枫仰着头说道。

凌潇听见凌枫的言语,先是一愣,随后又陷入了沉思。

沉闷半会,凌潇担忧地说道:“紫衣,这该如何是好?那贼人肯定是为你而来,我这一介书生真的是无用,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凌潇还算什么男人。”凌潇边说边用手重锤自己的胸部,神情颓然,毫无生气。

苏紫衣见此,急忙伸出如同白玉一般的双手紧紧握着凌潇的拳头,放在自己的心口,深情地说道:“潇郎,我不怪你,从我们逃离家族开始,或许这一切都是命。”

“紫衣......”凌潇轻喊一声,双手微伸,宽阔的臂膀抱住了苏紫衣,随即轻轻的啜泣声在屋子里弥漫开来,凌枫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禁不住用手摸了摸眼睛。

“潇郎,你放心,就算死我也不会让那恶徒得手的。”苏紫衣决绝地说道。

“紫衣,今生能和你一起共赴黄泉,我凌潇也就死而无憾了。”凌潇动情地说道。

“父亲,母亲。”凌枫轻喊道。

“就是苦了小枫了,从出生就身体孱弱,现在还和我们遭受这种事情。”凌潇痛苦地说道。

“潇郎,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出去看看这帮贼人到底想干什么,再躲下去也于事无补。”说完苏紫衣拉着凌潇和凌枫走出屋门。

在这帮贼人的蹂躏下,村子里已是满地狼藉,周仁虎命令手下挨家挨户地查找,誓要将村子一干人等搜罗出来,下面的喽啰可谓是尽心尽力,不肯放过一个角落,但凡有意欲反抗者,顷刻间就被乱刀砍杀,死状惨不忍睹。

一旁的周仁虎早已心急如焚,恰逢此时苏紫衣三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突然看到不远处的苏紫衣,周仁虎当即愣在原地,一双贼目青光闪烁,这面红耳赤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山大王模样。

“砰......”的一声巨响,从北边小屋飞出两道身影,两人倒在地上呻吟不止,借着月光可以看出这是雷豹的手下。只见程明大袖一挥,从屋里大步走出来,后面跟着战战兢兢的程晓雪。

对付这两人,程明并未下死手,心里总想着不伤人,可能还有周旋的余地,如果将二人击毙,村子也必将血流成河,这是程明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经过这一下折腾,周仁虎也回过神来,周仁虎双眼微缩,凶光大露,冷哼道:“看来你就是我三弟所说的高手了,那我周某人今天就来会会阁下的高招了。”周仁虎扯下肩上的金色披风,劲步向程明走去。

“且慢。”程明扬声道。

“我们与阁下近日无怨,往日无仇,又何必咄咄相逼。”明知此举无用,程明还是想尝试一番。

周仁虎沉声大笑,“我七煞掌下从不留人,要是你能在拳脚上胜得了我,兴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周仁虎煞有其事说道。

程明自知退无可退,只得应战。

“大哥。”雷豹喊道。

“禀大哥,先前我在这程明手下吃过败仗,心中很是不服,此战三弟我欲先打头阵,大哥只需从旁掠阵即可。”雷豹叩身道。

“甚好,既然三弟有如此雄心,当哥哥的岂有不成全之理。”周仁虎随即退到旁侧,眼睛却丝毫没有离开苏紫衣身上。

苏紫衣看着周仁虎,不由得遍体生寒。凌潇见此情形,下意识地紧紧地握住苏紫衣的手,目光中满是坚定。

“程明兄,上次我一时大意,才会中了你的招,这次我倒雷豹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突然间,只见雷豹提气一跃,袭向程明,虽说这雷豹身体笨重,但这一起手,有如惊弓之弦,威力也着实吓人。

程明双腿微曲,向后疾驰。雷豹见状,大喝一声,一个凌空反身,双腿如开山阔斧劈向程明。程明右脚点地,一个欺身略到一丈多远。

轰声巨响,只见雷豹所击之处留下了一个三尺左右的深坑,程明深知这雷豹的可怕,不由得运尽浑身力气,刹那间,浓郁的电弧缠绕在程明的双臂,程明气势如虹,对着雷豹大喊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厉害。”

雷豹大怒,双手捶胸,一个箭步纵身提脚攻向程明的胸口。程明大喝一声:“奔雷手!”顷刻间,只见电弧透过程明的手臂缠上雷豹的右腿,雷豹腿上血肉突然炸裂,程明也被这余威震退。

雷豹踉踉跄跄,应声倒地。程明见状,顿觉机不可失,附身冲向雷豹,奔雷手直击雷豹脑门。雷豹慌不择路,大喊一声:“我命休矣!”

眼看程明就要得手,在旁侧许久未动的周仁虎陡然间有了动作,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幻影鬼魅地瞬移到程明背后,阴声道:“七煞掌!”

掌力所到之处,阴森森的黑气顺着掌心渗进程明的后背,程明应声倒地,嘴角涌出黑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指着周仁虎说道:“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说完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煞气攻心,气绝身亡。

被扣押起来的村民们见状,纷纷嚎啕大哭。如若像程明这样的高手都被击杀,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了。

“父亲,父亲......”程晓雪趴在程明身上放声大哭,小小的肩膀轻轻地颤抖着,让人好生怜惜。

“你这大坏蛋,我要杀了你。”程晓雪不顾一切地准备冲向周仁虎。

站在一旁的凌枫见状,连忙拉着程晓雪,将她紧紧地抱住。

“枫哥哥,他们杀了我父亲,我要为我父亲报仇。”程晓雪靠着凌枫的肩膀抽泣不止,咸咸的泪水润湿了凌枫的小棉袄。

凌枫轻抚着程晓雪的后背,抬头望向周仁虎:“今日我凌峰倘若不死,我定要让你们这帮贼子死无葬身之地。”凌枫恶狠狠地说道,目光中充满了凶戾。

周仁虎听闻凌枫此话,顿时哈哈大笑:“小兔崽子,你等不到那天了。”说完提掌向凌枫走来。

凌潇和苏紫衣见状纷纷冲上前来,将凌枫护在了身后,警惕地看着缓缓走来的周仁虎。

周仁虎走近两人,双臂微微用力,两人飞身倒地,轻吟不止。

“小家伙,还有些骨气,但让你活着肯定会后患无穷的,为了我以后能安稳睡觉,只能委屈你了。”说着抬掌欲劈向凌枫的头顶。

“住手。”苏紫衣焦急地大喊道。

周仁虎闻言,收起了双手,淫笑道:“小娘子既然请求了,那我周某人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了。”

“那你怎么感谢我呢?”周仁虎边说边向苏紫衣靠近。苏紫衣斜坐在地上,眼中尽是绝望。

周仁虎轻轻地搀起地上的苏紫衣,双手抱着苏紫衣的腰部,狠狠地贴近自己腹部,一脸享受。苏紫衣苦苦挣扎,奈何力气太小,始终无法逃开,只得任由周仁虎轻薄。

“你这坏蛋放开我母亲。”凌枫焦急的大喊道。

就在周仁虎将头埋在苏紫衣的脖颈处肆虐时,突然间寒光一闪,周仁虎腹部血如泉涌,急忙翻身后退。这周仁虎平时也是勤练外家功夫的人,这匕首却轻易将其刺穿,可见这匕首定非凡品。

周仁虎大怒,双掌运气,劈向苏紫衣,看样子欲意辣手推花了。苏紫衣眼见难逃一死,随即闭上了眼睛。

“紫衣......”凌潇焦急地大喊着。就在周仁虎双掌快落到苏紫衣的身上时,凌潇纵身扑向苏紫衣,用尽力气推开了一心求死的苏紫衣。

“啪......”一阵头骨碎裂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苏紫衣睁开眼睛,就看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凌潇。

“潇郎,潇郎,你不要死,你怎么狠心丢下我一个在这世上。”苏紫衣抱着凌潇的伤心欲绝地哭喊着。

“紫衣,我错了,我太自私了,我不该将你从家族里带出来,在这个乱世中,我保护不了你,我......”话还没说完,凌潇就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从凌潇的眼角滑落下来,浸湿了苏紫衣的裙摆。

至此,一对有情人阴阳两隔,再无相见之日。

“父亲,父亲......”凌枫无助地哭喊着。

“好一对同命鸳鸯,我周某人今天就成全了你们。”周仁虎提气欲动手,就在此时,天空中风云变色,雷电交加,周仁虎顿时心中大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