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最强近战法师 > 正文
第二十章 墓
作者:碱式碳酸铝  |  字数:2790  |  更新时间:2020-02-24 13:41:08 全文阅读

“嗯,这就是目的地……”罗德尼环顾了一下四周。“真荒凉啊……”

  格莉森达看了他一眼。

  “哦……对了……”罗德尼摸摸口袋,拿出了一个空间储物石。“我应该付给你费用的,毕竟你一路上保护了我免遭哥布林的打扰……”他扭扭捏捏不情不愿地掏出一个小袋子。“这里面有十几块金币,你看看……”

  “我记得你跟我说你会给我50块的……”格莉森达眯眯眼。

  “这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种子商人,你看这地方这么破……咳咳,我不是没有带这么多钱吗?”他将自己的空间储物石伸出来。“你要是不信,你检查一下这石头里面有没有其他的钱了。”

  “我看到你大衣口袋里面还有一颗空间储物石。”格莉森达平静地说。

  “额……”罗德尼满头大汗地取出自己的石头。“好,你赢了……我给你钱……”

  格莉森达哼了一声。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缺钱。”说完,她没有等罗德尼伸出钱来,就摇摇头离开了大门。

  这里是一块荒凉的地方,木质小栅栏后面建着几栋矮小木头房子。一些来这里开垦荒地的殖民者对于新来的这两个人都抱以好奇的目光。他们身上的衣服很破破烂烂,眼神中也透露着失望和疲惫。格莉森达没有想到自己祖父的坟墓会设立在这里,但是她仍然一眼就望到了那一栋破败的堡垒。

  “那里就是你要找的克莱墓……”罗德尼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小姐,您真的不要钱了吗?”

  “不需要。”她的眼神没有离开过那倾颓的城堡。格莉森达踏着碧绿的青草和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一步一步缓缓地接近河流边上的那一个孤独的堡垒。她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注视着她的罗德尼,又望了一下逐渐被雾气笼罩的殖民地,走进了破败城墙的里面。

  这是一个大理石堡垒,或许叫它哨塔更准确一些。占地面积不过十来平方米,而且里面已经衰败不堪,除了碎石和青苔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不远处有殖民者好奇地看着她走进了这座哨塔当中,但是没有一个人跟过来。格莉森达非常感谢他们并没有打扰自己单独沉思,接着,她就在碎石的空隙处找到了一个被磨得不成样子的楼梯。

  “这座陵墓,”丹苏尔法师在临行前对她说。“十几年前在你的祖父的尸体被搬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进去探索过了。据说风暴男爵登基以后,派人炸掉了哨塔的塔身,就是为了表示与你们家族不共戴天。”

  黑漆漆深渊散发出腐烂和恐惧的味道。格莉森达仅仅朝里面望了一眼,心跳就仿佛停止了。她想起了被囚禁住的童年,在那宽大而又密封的牢房里,能够陪伴她的只有自己的床和床前的蜡烛。那时候她除了人类几乎什么生物也没有见到过,所以当老鼠从她面前穿过并钻到床上,如幽灵一般穿梭到城墙的空隙当中时,她当场昏厥了过去。风暴男爵派人用巫术将她不断抽搐的身体治好,又平生第一次带她见识了真正的阳光。可是这种恐怖生物的阴影无法在她的心中挥之而去,每当夜深人静,孤寂无人的时候,墙缝当中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就不断折磨她,使格莉森达彻夜无眠。

  格莉森达第一次随着男爵的军队出去狩猎的时候才9岁,她被安德莱加亚·斯多姆男爵紧紧地搂在怀里,并被他坚硬的胡茬磨得双脸通红。那次狩猎使格莉森达见证了第一次死亡,随后的每一次都使她更加麻木,但对于大型生命的惨叫和鲜血的习以为常,使她更恐惧于微小的可怕恶灵——除了老鼠,蜘蛛,蚂蚁,蟑螂,一切幽暗城堡墙壁当中的恐惧生命都会令她颤栗。

  房间内的那些巨幅画像,描绘着恐怖的吸血鬼传说。据说画像上的吸血鬼会在深夜的时候逃出来,钻入地下,只留下一股难闻的血腥味。有一天晚上格莉森达在噩梦中惊醒,亲眼看见一位面色苍白,浑身削瘦的白发男子从画像中悠然自得地漫步而出,并在彻底消失之前用血红色的双眼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当中的格莉森达,对她露出了一个惨白的笑容。风暴堡垒的斯多姆家族标志——血之獠牙——的真正含义,终于在这不眠之夜被她彻底理解。

  为了逃出那恐怖的牢房,格莉森达接受了男爵的提议,浑身被烙上了极其令人痛苦的魔法符文,并在14岁那年成功击败了除了另外两名风暴神骑士以外的所有人。那一天她在众人的目光下第一次露出了微笑,但是那并不是因为别人的欢呼与喝彩,而是因为在人群的最中间,她第二次看到了那副苍白的面孔。

  斯洛姆家族的人全部都是营养不良,看起来病怏怏的样子,可是他们的手下,那群风暴骑士,却全都精神抖擞,能够掌握雷电魔法的秘密技术。格莉森达在随着风暴男爵打了几场战争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实力已经在这片大陆上难以找到与其匹敌的对手。这并不是一个令人开心的事实,因为她感觉风暴堡垒的强大,绝对会威胁到瓦西利亚乃至整个放逐王国的和平。这种不安的感觉在图书馆的一本古籍中被证明,格莉森达读到了有关于吸血鬼的真正面目的信息,从此以后拒绝再与那个苍白面孔的男子进行对话。

  她把事情全部吐露给了这些年来她唯一的一个可以亲近,完全没有隔阂的人——她的妹妹——并且第一次表达了对风暴堡垒的敌意。就在这次倾心之谈后的第二天,丹苏尔法师找到了自己,诉说了现在情况的难以控制,希望格莉森达能够保全好自己,尽快离开这个地方。等到丹苏尔法师离开之后,她才得知妹妹和男爵将要结婚的事实。

  “为什么?她才14岁!?”

  格莉森达在大厅上拔出了自己的剑,却因为自己和风暴男爵签订下的契约显威,在长剑劈下他头颅之前自己就先昏迷了过去。

  丹苏尔法师在牢狱中穿梭而来,将昏昏沉沉的格莉森达抱出了监狱。在泪水的雾气之中,她最后一次见到了那个面色惨白的吸血鬼。

  他对她笑。

  所以就在格莉森达看见这黑漆漆的深渊的时候,曾经所有关于那片疾苦之地的回忆迅速涌上心头。她听见了老鼠在地底啃咬石头的声音,因此不得不在自己彻底昏迷之前跑离了这个地方。

  她无法进去。

  格莉森达倒在地面上,脑海中却仍然在想象着那吸血鬼的面孔。在她的思绪里,这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已经无处不在。

  “小姐……”

  世界顿时有了声音。格莉森达猛地回头一看,看见一个留着黑色披肩头发的男人背着一把弓箭,蹲了下来,扶住她的肩膀。

  “你怎么了,小姐?你没有生病吧?”男人摸摸她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不,我没事。”格莉森达拍掉了他的手。

  男人笑了一下。他五官比较小,脸是鹅蛋脸,除了那一头引人注目的长头发以外,吸引人的就是他后背上的那把弓箭了。

  “你是……”

  “我是这里的护卫,差不多可以算是掌管这里所有士兵的指挥官。”他伸出手。格莉森达愣了一下,用右手接过他的手,站了起来。“我叫尼索,你呢?”

  “格莉森达。”

  “格莉森达……”他点点头。“是一个好听的名字。我听新来的那个卖种子的商人说过你,附近的居民也报告说你进入了这个废弃的堡垒,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就……”

  “我真的没有事。”格莉森达摇摇头。

  “格莉森达小姐,那么您此行前来我们这简陋的庄园是为了什么呢?”

  “我……”她思考了一下,叹口气说“我是一个旅行者,旅行到此的。”

  “是吗?”尼索笑笑。“如果你想在这里找块地方住下的话,”他指指站在不远处的木房的前面,被一群农民围着的女人,说道“你可以去和她讲一下,她才是我们这里真正的长官。”

  “嗯……”

  尼索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祝你旅行愉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