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世羔羊 > 第一卷 灾变伊始
第001章 序:前迹
作者:羊肖  |  字数:4293  |  更新时间:2020-02-10 18:02:25 全文阅读

第一节 恍惚

油桐树下的那个女孩叫秦筱雯。

在郎华的印象中,她总是喜欢将鹅黄色的柔软长发在脑后绑成一只松松垮垮的低位斜马尾。马尾中后段有一段翻翘烫卷,两鬓的发丝则分别用一只粉色蝴蝶结头绳扎在末端,搭在胸前。

印象中她该有一抹淡眉隐没在细碎的齐刘海后。修长微扬的眉毛下是清澈明亮的瞳孔,是微微颤动着的长长睫毛。

印象中她的瓜子脸上琼鼻微挺,皮肤白皙无瑕透出浅浅红粉,双唇单薄如花瓣般娇嫩欲滴。

印象中她最喜欢身着一件碎花连衣裙,脸上绽放着最阳光如同邻家女孩般的微笑。

而不是现在这样,满脸血污和灰迹,眉毛烧焦、粉白色的嘴唇干裂脱皮……

她甩开郎华的手,流着泪大声吼叫。

“郎华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要是跟你走了,秦家剩下的这些人就死定了!他们就真的再也没有活路了!”

“那你呢?你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多考虑一次!”

郎华心头的怒火瞬时便燃了起来,他抬手就再要去扶女孩的肩膀。

“郎华首领,请你自重!”秦筱雯冷着一张脸躲开,“我现在是秦家当代家主,并非人人皆可拿捏的小姑娘!”

“筱雯,这件事你让我来想办法好吗?”

郎华的声音里有哀求的意味,她却选择了视而不见。

话一开口,便止不住地有些苦涩:“没用的,你帮不了我,更帮不了秦家!”

“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劝吗?”

“郎首领,你走吧。我与你从今往后再无瓜葛。”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争吵。

——

第二节 往事

百年前某段历史对于郎华这个年纪上下的人而言,应该算作一段往事。

其实对于当下这种难捱的阶段,或许从前任何不论辉煌还是黯淡的历史,都该不再拥有什么意义

因为它对于当下的境况毫无实质性的帮助,因为所谓借鉴历史要以存活下来为前提,所以大概不会有人去驻足看上哪怕一眼。

两年间,诡异扩散的黑色浓雾侵染了整颗星球,再之后整个世界给予人的观感,便是属于血液氧化后的黑红。

数十亿条生命在转瞬间消逝,亿万生灵以天空、海洋、陆地为战场展开厮杀。

地球原生物种间的矛盾从未有过如此激化的一刻,原来将所有个体、种族放于名为进化的同一跑道上后,某种有关生存的竞争会这么快进入白热化。

而无论是初始时刻地球物种间的博弈,还是后来外太空侵略者与地球生物间的猎杀和反抗。我们所不能否认的是,当我们回过头来寻找根源,就会发现这一切都应源于以往历史中的某个时间节点。

这场大灾变发生于2275年的地球。

在末世发生前大约一百五十多年的时候,人们担忧了一个半世纪之久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还是没有爆发。由两极争霸到一超多强后的世界,虽然在局部地区摩擦不断,但相对来说进入了较为平稳的发展期。

经济腾飞、文化交融,最终在历经一百多年的酝酿后一举促成了全球政治形态的跃迁。全球化政治共同体——地球联邦,在全民公投下宣告成立。依照《区域性高度自治法案》成立的松散联邦,包含欧盟、亚太、中东、拉美……等多处行政区划。

在消除绝大部分军备武装后,结余出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又一次地刺激了经济和科技的腾飞。尤其以航空航天、基础物理和生物科学等相关领域获得的资金支持最为雄厚,也带来了显著的研究进展。

其中,空间物理科学在时空理论及多维空间技术方面突破出前所未有的崭新局面,据说将有助于加深人类文明对自身和宇宙的深层认识。

媒体人将这一消息广而告之,直言当下为知识爆炸的新时代,是人类文明进化为多行星物种,走向太空建立恒星级文明的关键时期。

而最终科技进步反哺社会后化为生产力,催生了诸如全球卫星通信网络TeledesicⅡ、联邦即时论坛“FS社区”、“百核”电站等一系列军用转民用设施,也催生了诸多在自由贸易中掌控经济命脉的跨国财团家族。

历经五十多年的政治洗牌,各洲自治委员会议员席位大多为各家族财团所把持,以平民身份通过选举的则寥寥无几。但无论高层中人如何争权夺利,普通人生活平稳如常,也就没什么不满之处。

直到2275年的一个寻常冬日,弥漫全球的诡异黑雾猝然爆发,末世开启……

——

第三节 迷惑

我是郎华,我知道自己是郎华。

这样说似乎有些奇怪,但事实上在几分钟前,或许更短暂的时间前,我还不曾反应过来这样的事实。

如果我记得没错,我此刻应该还躺在基地后勤医院的病床上。

在此之前我已经睡了很久,原因是所遭受的重创超越了身体能够承受的负荷。

在昏迷的那段日子里,我的意识应该都还在醒着。

因为当时在我眼前有一个漫长的,光怪陆离的梦。

像小时候一直在做的梦一样。

但现在应该是我醒来后的第三天或第五天了。

从长时间的昏迷中醒来后的具体时间记不清楚,我只记得每晚会躺在床上瞪着眼直到凌晨,然后眼神迷蒙,浅浅地睡上两个小时。

这次入睡后,便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当下眼前的和昏迷时做的那种普通的梦不一样。

我想这便是我意识惺忪的原因所在了。

因为眼前的一切是从没发生过的。整个世界被划分为许多不规则块状的事物,每一个都是正在放映的画面。不同位置的画面之间是模糊的黑雾,世界的更远处则是更加浓黑的雾气。

而每一个画面里,都有一个郎华,也就是我。

那是栩栩如生的我,穿着我常穿的衣服,说着我会说出的话,身边发生着在我身边发生过的事情。

据说一个人的视角上下有150度,左右有230度。如果这个人足够敏锐,还可以联合五感和直觉来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但唯独,只有在照镜子或看录像的时候才能面对面地看到自己。

一个人最熟悉的是自己,最陌生的也该是自己。

我看到自己在说话在喊叫,完形崩溃以及语义饱和现象反而让我对眼前的自己更加陌生。

但毫无疑问,那的确是郎华。

我也该是郎华,可我并不是在用眼睛看。我可能悬在了半空中,但我看不到我的手、胳膊以及身体。

我不确定半空中是否也有一个我,我不知道此时此刻觉醒的意识是否存在于一个实体中。

我不确定我是用一双眼睛在看。

或者说我根本看不到此刻正在半空中的自己,我只是被动地看着那些画面中的郎华和他们。

除了看,我什么也做不了。

正常的梦不该是这样的。正常的梦就该像我昏迷时或小时候做过的那些,虽然可能是支离破碎的片段,模糊不清的画面,但我理应身在其中。

而不是处于这样的一种视角。

这样,简直就像是一个外人。

这方世界四周有着我最熟悉的浓黑雾气,在我愣神的那几个瞬间中,黑雾所在的区域已经向这方世界的中心蔓延扩散了许多。

许多画面被吞噬了,更多画面在丝丝缕缕的黑雾遮掩下也愈加模糊。

在黑雾弥漫的过程中,我看到许多熟悉的人和物。

包括那些早就死在讨伐战里的215团战友和属下,包括那柄自我手中穿透义山哥胸膛的宽刃陌刀,还包括小黑子被子弹挤爆心脏的痛苦神情。

不,最后这个是不对的。

小黑子在阵前被击杀的时候,我还处在昏迷之中。

这是我在脑海中想象出的,我能感觉的到,最后这个是拼凑出的。来源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兵的口述,以及我脑海中残存的小黑子模样。

而这些画面最正中也最清晰的却无法用此解释。

那是另一个郎华,以及我曾在濒死困境中时魂牵梦萦的秦筱雯。

我熟悉那两人背后的那颗油桐树,甚至凭借在全面溃败后的中原战场上稳住态势、力挽狂澜的功绩,去过一次那间装潢奢侈,只有大人物才能涉足的联邦会议厅。

但我不熟悉眼前的这两个人,不熟悉他们的表情和每一句话。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我多想自己从未醒来过。

——

第四节 幻象

画面忽然变了。郎华认出来了,这里是联邦会议厅,往常只有够资格的大人物才能在这里召开集会。

台下稀稀拉拉坐了些人,有的人看起来老迈不堪,眼中却精光湛湛,有的人则年轻些,故作沉稳不与人交谈。

讲台上站了个姑娘,头发剪得稀碎极短,身上套了件不合尺寸的战甲,内搭穿了粗布衬衫和绑腿窄裤。

这身装扮若还没什么,但那一口长刀上的兽血却是实实在在的威慑。

“各位”,她说,“我秦筱雯以秦家当代家主身份在此宣布,自即日起,秦家退出委员会派系纷争。无论各方在讨伐战争中有所得或有所失,秦家均不取其中一分一毫。”

台下的议论声有些嘈杂,她却置之不理,反而继续高声道:“还请各位首领看在往日情分上,为秦家以后留几分薄面。”

“当然”,她顿了一下,“若是有贼子敢怀有不轨之心,呵。我秦家自然也不会是一块好啃的骨头!言毕于此,各位告辞!”

众人认出来了,那是原属于她父兄的军装。但鉴于她的转身离开太过利索,人们只赶得上在人走后说些碎嘴。

“好一股英气,还真有一股秦老家主的遗风。”

“遗风什么?嘁,一个女子,再有男儿气概又如何呢?”

“秦家还真是出了个好厉害的丫头。”

“是啊,秦家在将死之际出了个能人啊。”

“怕什么,秦家早就不负当年虎狼之威了。”

“非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是不要妄动才是。”

“没了秦家父子,只有她能做什么?杀一人、十人,还是百人?”

“小娘皮,不知道她若果真落到我手里,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嚣张?”

“就是,各位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你们既然认怂,那就别怪我王家一口吞掉这块蛋糕了。”

“就你们?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姓赵的,你什么意思?”

“呵呵,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各位稍安勿躁,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

……

现场渐渐嘈杂起来,郎华就站在台下的人群中。可是自始至终,秦筱雯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披甲换装的秦家小姐,熙熙攘攘的议会大厅……

怎么回事?

嗡鸣声在郎华脑海中持续扩大,他猛然睁大双眼,从梦中醒了过来。

几缕发丝粘在额头和脸颊上,汗水滚滚,早已湿透了一方被角。

——

灾变历十三年,中原战区那塔山基地研究所。

这是郎华从昏迷中醒来后,第一次被噩梦惊醒。

窗外的炮火还在持续,而且听起来距这里比昨天推进了许多。

昏迷醒来后的这几天所了解的一切,比他昏迷前的状况还要糟得多。

或许这些接踵而来的事件,对他造成的打击比当初所受的创伤更甚。

段黑副官在七日前被敌人于战场上定点清除,自己作为最高长官却深陷昏迷已有半月之久。

那塔山作为后方科研基地本就无兵可用、无将可点,失去主副长官后的阵地防线顿时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

基地通讯早就被敌人抢先切断,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仅凭几台老式无线收发器来进行遥控指挥,根本毫无意义。

他有时会去想前线的那些战士,那些和他熟稔无比的袍泽弟兄们,此刻会需要些什么。

他想那不该是即使配送了也杯水车薪的物资,也不该是相隔百里的战场命令。

那还有些什么呢?

是并肩作战、冲锋在前的亲信长官?

抑或是简简单单的存活下去的机会?

可这些,仅凭现在的他却都给不了。

或许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在昏迷醒转后有所康复。毕竟在基地失去了人人敬爱的陈心妍院长后,谁也再不敢提自己有多么精通医术。

而能让高阶能力者都深陷昏迷、伤及本源的创伤,无论对于谁而言都太过于棘手。

梦中情景简直是匪夷所思,也太奇怪。

郎华想不通的是,以秦筱雯温柔如小鸟儿般的性子,怎么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况且数周前她已被秦家人接走,现在应该在安全的地方才对。

想到这里,他才暂且心安。

这一刻,郎华禁不住抬起眼睛望向对面的廊窗,希冀视线借此穿透厚重的混凝土墙壁,飞向那看不见、亦不存在的远处。

羊肖
作者的话

读者大大们,第一章正文前还有两章作品相关,简单讲了下《羔羊》是个怎样的故事。 含轻微剧透。 PS:新书发布求支持啊喂。喜欢添加书架,或者转发。我在《末世羔羊》等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