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落锦繁华之茧 > 正文
第一章·新的纪元·1
作者:花岛  |  字数:5251  |  更新时间:2020-05-17 20:02:59 全文阅读

时刻:2020年8月27日24点40分

地点:中国,上海

这是“青楼”日常的夜晚。

昏暗的灯光下,烟酒的色香仿若彷徨的女子婀娜的舞姿醉人心弦,又好似暗潮汹涌而挥之不去的魅影在空中游荡。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如同冲锋陷阵时的锣鼓喧天,从舞池的四面八方传来。

无论是浑身洋溢着野性的男子还是形形色色狐媚扮相的女子都在舞池的中央疯狂地舞动着自己纤细的腰肢和丰腴的臀部。

轻挑、戏谑的言语阵阵飘来,觥筹交错间尽是暧昧的情调。

然而,酒吧隔间的休息室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八角形拼接而成的隔音墙如同坚韧的哨兵,将外界嘈杂的音符悉数格挡,房间里只能听到悦耳的游戏音乐声。

背壁深蓝的显示器上正闪着五颜六色的光,一阵掠影过后,映照出一个少年人英俊的脸庞。

是一个看上去十八岁左右的小哥正在用左手轻巧而又激烈地在闪烁着红光的机械键盘上敲打。他的右手则是以蜜蜂扑翅的速度移动和爆点鼠标,全然有拆分电脑的架势。

时间推进,只见小哥那两道乌黑茂密宛如古画里绘染巍峨山川的两笔浓墨下,一双纯情又透亮的桃花眼露出一丝得意,然后很快又像石沉大海一般黯然神伤。

面对昏暗的显示器,少年无奈地抓了抓自己的二八分,锋利高挺的鼻梁下面,温润的唇角露出些许苦涩。

“哐——哐——”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打开,又用力的关上,外界的嘈杂转瞬即逝。

进来的人,是一个看上去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

女孩有着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圆月般的脸庞,一头俏丽的齐肩短发,发色偏棕,像德芙巧克力一样,发梢上翘,像是好莱坞电影里的会魔法的小妖女。

文曲瞪着眼前有些惊愕的小哥,不满地撇了撇自己西柚色的小嘴,愤恨的声音犹如平地惊雷,“好啊你,顾哥!我都快在外面忙死了,你却在这里躲清闲!不是说,跟朋友约好了就玩一把吗!”

顾梦航看了看显示器上的时间,四十八分钟了,确实有些久。又转而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女孩,赶紧赔出笑脸,像是春风化雨,吹化了冰。

“对不起啊,小曲儿。这把对手太强,经济实在拉不开。”

“所以你还没赢是吧?”文曲听这话,反而更不乐意了。

“额……刚才大意了,被对方击杀了,正在等复活。”

“你肿么肥事?路人局你跟你的战队一起玩还能被对方击杀12次!”

“哇,你们副位被团灭了诶!怎么打的?”文曲渐渐平息怒火,“对方玩的什么职业?”

“灵族,配的夜神的技能。”顾梦航回应道:“这个ID叫‘故楼’的反应太快了,一个大锁了我们五个。”

文曲瞅了瞅发黑的显示器道:“你也不换换职业,老玩战法。”

“啧啧啧!你们队的视野咋全被对面控制了,为啥没个人选个会点亮视野的角色?”

“呐,配的黎神的技能,全图最亮的视野守家呢!”顾梦航指了指留在基地的另一个角色。

“你们这安排的也……”

“没办法,对面主控位配的苍神的技能,已经肥到一个Q能从他们基地干到我们基地了。”顾梦航盯着屏幕上所显示的经济苦笑道:“谁知道禁林这么暗的探宝地点,对方还玩影系角色,他们队的内心一定很黑暗。”

“是啊,谁都像你一样选亮的角色当靶子?”文曲打趣道,“等等顾哥,前台有个女顾客想喝玫瑰玛格丽特,等老半天了,你去解决一下。”

“这有什么的,你给她调的时候加15ml红石榴汁和一滴食用玫瑰香精。”顾梦航不以为然。

“哎呀!她想看你调嘛。”文曲俏皮道,说着就要拉顾梦航走。

“是你想看还是那位顾客想看啊?”顾梦航无奈道。

“哎呀,都想都想。你让你队友撑一下,就一会。”文曲开始强拉硬拽。

强烈的鼓点,震撼的音乐,喧嚷的人群,一切的一切都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

妖娆性感的女子和年轻疯狂的男子都在用尖叫声欢呼着调酒师到来,即使是坐在角落里被黑影笼罩的客人,他们的举手投足间也充斥着肆无忌惮的嚎笑,其中夹杂着许多莫名其妙的掌声。

顾梦航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正对自己眉目传情的女顾客。

这确实是一位美丽的姑娘,只不过一袭暗纱,红妆艳抹,像不可深恋的黑色蝴蝶。

他假意的笑了笑,拿出了调酒要用的雪克杯、盎司杯,又挑了一个精致的水晶杯。

在一旁的文曲也准备好了青柠檬片,盐碟和冰块。

顾梦航一边微笑,一边开始了手里细腻的操作。

白皙骨感的双手将酒杯边缘贴近柠檬片,轻轻转动,让杯口充分被柠檬汁湿润,紧接着又把酒杯倒置在放了盐的小碟上旋转一周,只见晶莹的盐就像浮动的雪花,轻轻地附上杯口。

做好预备工作的顾梦航将文曲切好六棱形冰块放入雪克壶和水晶杯里,伸出左手夹住放在一旁的盎司杯,纤细的手指一转,三个盎司杯就像海豚一样在顾梦航的指间翻腾,时而反射着银色的光。

这时,他用右手抄起酒柜里的龙舌兰,轻轻一挑,拋向上空,然后外向反抓,从腰部抛掷,顺势转身从背后接住酒瓶,单手拍击瓶口,起瓶倒酒。

左手转杯的动作不停,食指一弓,推出一个盎司杯在桌子上,平稳接住倒出来的龙舌兰,双手反转,起杯,倒入雪克壶。

第一道工序完成,他转身回手关瓶而后推开龙舌兰,又后手抄起酒柜里的君度,直立起瓶上挑,右手手背拖住酒瓶。

嘴角上扬,露出数秒的得意,再次推出一个盎司杯,右手反转酒瓶两周倒酒撤瓶,左手不停转杯的同时右手挑杯倒入雪克壶 。

顾梦航轻轻拾起一旁黄柠檬汁,加入最后一个盎司杯,挑杯加入雪克壶,立刻拍壶合盖上抛,正面翻转两周从腰后方倒手,转半身左手卡酒回瓶。

手腕翻转酒壶上扔,右手抢抓酒壶再转半身扔壶,头后方接壶滚壶,顺势反手抓壶,从腰部抛掷酒壶,转身拍壶背后接壶,左手抄起沙漏过滤,右手转前起壶,将酒倒入水晶杯里。

最后,在调制好的玛格丽特上倒入红石榴糖浆,均匀地画心,在杯沿处滴入一滴食用玫瑰香精,再插上一片青柠檬来作装饰。

幽幽的玫瑰清香从中溢出,水晶杯里的六棱形冰块在深红色的玛格丽特鸡尾酒中,与酒吧恍惚的灯光交相辉映,像极了深沉璀璨的红宝石。

四周一片哗然,所有的围观者都在为顾梦航帅气的调酒技艺尖叫起哄。混乱中,轻薄的话语和暧昧的意味如同涨潮时的艳浪,令人窒息。

女顾客静静地注视着杯中正在一点一点沉淀的红晕,眼眸里调情与暧昧意味渐渐淡泊了。这其间似乎有清冷的泪,如同深水中失去同伴而漫游无所归处的鲸。

或许,那是一种极度的悲伤和深藏在心底的孤独吧。

顾梦航微笑着,将沉淀好的玛格丽特鸡尾酒推到女顾客的面前,一双桃花眼里饱含着热情,“Margarita cocktail这款酒,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他的发明人,一位洛杉矶的酒吧调酒师Jean Durasa想要纪念他的已故恋人Margarita。”

“1926年,Jean Durasa去墨西哥,与Margarita相恋,墨西哥成了他们的浪漫之地。”

“然而,有一次两人去野外打猎时,玛格丽特中了流弹,最后倒在恋人Jean Durasa的怀中,永远地离开了。”

“于是,Jean Durasa就用墨西哥的国酒Tequila为鸡尾酒的基酒,用柠檬汁的酸味代表心中的酸楚,用盐霜意喻怀念的泪水。如今,Margarita在世界酒吧流行的同时,也成为Tequila的代表鸡尾酒。”

“您点的这杯是玫瑰玛格丽特。”顾梦航用十分真诚又温柔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女顾客,继续道:“所选用的不是调制标准玛格丽特要使用的青柠檬,而是黄柠檬,然后又加入了红石榴糖浆和一滴食用玫瑰香精。使原本口感浓郁,带有清鲜的果香和龙舌兰酒的特殊香味,入口酸酸甜甜,非常的清爽的玛格丽特更加温润,甜腻,迷人。”

“听起来真是像极了爱情呢,呵呵——”女顾客不由得嗤笑。她接过酒杯,动作似乎有些沉重,“谢谢你。”

拥抱那些五彩斑斓的灯,渗入嘈杂震耳的音乐,痴迷扭捏婀娜的舞步,一点一点步入最深邃的夜,沉入荒唐的人群。

依稀记得最开始,好像是为了离开空无一人的街,好像是为了忘记那些曾经记忆深刻的事。

似乎记忆中的样子真的已经开始模糊了,但是梦中那刻骨铭心的感觉却依然那么清晰。

自欺欺人,夜夜买醉,却终究骗不了酒,避不了痛,也忘不了你。

“帅死了顾哥!”

看着文曲收起脸上得意的神情,转而有些抱歉地摆了摆手上的表。顾梦航有些无可奈何,又好像忽然间想起来什么,转身挑出一个水晶杯继续忙碌。

在雪克杯中加入用温水已经浸泡好后去除苦味又与柚子果肉一起温火煮至接近透明的的柚子皮丝,转手翻转再加入少许冰糖混合好的蜂蜜玫瑰花茶,投掷空中旋转三周倒手接壶,开盖过滤倒入刚用开水烫过的水晶杯中。

“呦!今天是玫瑰蜂蜜柚子茶。待会就要开电台了,这倒是对嗓子好,有够贴心的。”文曲打趣道:“我说你一下午占着锅煮啥呢,温度调的那么低。”

“过五分钟再送上去。”顾梦航挠了挠头,拜托道:“绅霖不太喜欢沉淀物在飘。”

“行啊小伙,观察够细致的啊!说,你是不是对我家鹿哥怀有狼子野心?”文曲一脸坏笑,故意道:“可怜我就没有这么幸福了。外外外!你去哪?”

“去结束我该结束的战斗。”

“都这么久了,就是游戏没失败也成定局了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相信我的队友。”顾梦航回头爽朗一笑,眼神坚定地说:“电子竞技,永不言弃!”

“唉,这傻小子。”文曲带着一阵无奈与暖心,端着撑着茶的托盘,小声嘀咕道:“还真是散发着光芒呢。”

楼上,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小哥正靠在温软舒适的电脑椅上,用指尖轻轻敲打着冒着淡淡玫瑰清香的水晶杯杯壁,倾听这清脆悦耳的响声。

小哥长得十分儒雅,他梳着一个精致的中分,蓬松的头发下是两道如流云般淡泊的眉,而后是一双目色极浅的眼眸。

然而,目色的浅并不能藏匿眼神里的深情,那纤细的睫毛一颤,流露出的温暖就像是幽寂而静谧的丛林深处,那一抹透过青葱鹿角时的,熹微的晨光。

小哥的鼻子有着青花瓷一般令人舒适的线条,其下是一张温润如玉的唇,修长的双手好似棱节分明的藕枝。

鹿绅霖点开激昂的背景音乐,用手轻轻的调试面前的麦克风……

“大家好,又到了每日与各位相约的时间。我是主播,汐如秋风。”

“这次开播,首先要恭喜‘大唐盛世’战队在伦敦之夜的比赛大放光彩,成为全世界瞩目的冠军,你们是最棒的。”

“‘大唐盛世’战队的成员:鹤辞,幽篁,忘机,寒更,枫眠,禅寺,烟淮,临渡。八年来,你们不被认可的少年与现在,在此刻得道了正名。全网的年轻人都在为你们欢呼!你们是中国电竞的骄傲!”

“不知不觉,《银河之战》这款游戏在电竞界已经陪伴了我们八年了。从最开始时的‘元星’赛季,再到后来的‘阿尔法’,‘卢卡斯’,‘格鲁’,‘米洛斯’,‘尤西林卡’,‘瓦罗兰’以及如今的最终之战——‘索伦’战纪。”

“八年来,《银河之战》带给我们的不止是感动,更多的是成长,那是一腔热血,是永不言弃的电竞精神,是一代人心中不可磨灭的印记。多少个日夜,与最好的兄弟一起战斗,将最爱的人护在身后。”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鹿绅霖伤感地沉默了一会,继续道:“如今这款游戏迎来了收官。”

“不过,《索伦》战纪的胜利,意味着一个相当庞大的年轻群体,那些曾经不被理解,备受怀疑,甚至滞有遗憾的青春,所最终获得的解脱与释怀!”

“四年来,我一直在讲关于《银河之战》的背景故事,如今它收官了,故事也终究到达了末尾。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讲新的故事了。”

“但是,我想说:亚瑟,我们不再见!我们会永远记得,曾经有一个少年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一直奋斗着,纵使前方的路是一望无垠,无尽无归的银河,也从不言弃。”

“接下来,就是另一个让全网沸腾的消息了,恭喜《落锦繁华》电竞申赛成功!”鹿绅霖忧伤的话题一转,“《落锦繁华》这款游戏是五年前才登入世人眼球的,近两年来,它以它激烈而又烧脑炫酷的玩法迅速发展,直到如今的风靡全球。”

“这是一款以攻防战为主题玩法的多人团队竞技游戏,以6位玩家为一组团队,同局里可承载2组玩家并互为竞技方。”

“在《落锦繁华》的一副游戏地图中有四个据点,在游戏开始时,系统会随机给各组玩家分配地图规定的据点当做基地。”

“参与游戏的各方都有一个主控位,选择主控位的玩家角色拥有上帝视角,视野来自于队友角色。”

“主控位可以通过队友的游戏角色进行远程操作,布防,进攻或是埋伏,具体操作就是利用团队总体经济升级己方单位,添加战争机器和控制小兵。”

“选定好主控位后,其他玩家角色将担任副位,负责防御,进攻,探宝,采买,侦查和对战,其中击杀敌方玩家角色获得的经济最高。”

“副位玩家的核心思想便是为主控位的角色提供布防或施工基金,其中团队总体经济来自副位角色的活动和主控位对敌方基地的破坏。”

“哪一方的基地先被摧毁或是团队总体经济相对全局差距太大,则当局游戏失败,最后存活的一方或是在限定时间内经济最高的一方获胜。”

“更有一个奇特的设定,在游戏中,当有一方经济率先达到一定额度,会触发全局‘杀戮模式’——就是在一定时间内,地图中的怪物数量会爆涨,并主动对全局玩家和玩家基地发起进攻或破坏。”

“落锦繁华这款游戏的画面极具中国风元素,游戏里不少角色的设定都与我国古代神话传说息息相关,其技能丰富,玩法独特,画风细腻精致,相信以它的热度已经不用我再过多介绍了。”

“如今,它更是迎来了更高的纪元,电子竞技申赛的成功意味着它将接替《银河之战》成为下一届电竞界的盛况!赛季《尘蜕》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更令人激动的是,《尘蜕》赛季的全球总决赛将于明年九月份在我国首都北京市的国家体育场鸟巢举行!”

“从严冬到金秋,让我们带着最赤诚的热情和最热列掌声尽情期待,帝都之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