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见斯塔丽(二)
作者:更俗  |  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20-03-21 23:10:21 全文阅读

“……”

曹沫坐电梯鬼鬼祟祟下了二十五楼。

这里是东盛总部的行政接待大厅,大厅两侧分布各种大小会议室、贵宾接待室、陈列室。

员工办公区则在其他楼层,都可以直接乘电梯过去,二十五楼平时没有重要客户参观,比办公楼层要显得空旷得多,都看不到有人什么走动。

曹沫将临时工作牌挂胸前,假模假样的晃荡穿过大厅,拐到右侧的一条过道里。他在女厕所前迟疑了好一会儿,确认里面没有什么人,过道外侧又没有人接近,快速推门进去。

就见斯塔丽从最里面的一个厕间探出脑袋,将满是心虚、怕被当流氓抓的曹沫拽了进去。

“姑奶奶,你有什么事情,不是说没有特殊情况,不要联系吗?”曹沫上高中之后就没有闯过女厕所,跟斯塔丽挤在狭小的厕间里,还真有点心慌慌。

“你回国都没有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只能到这里来找你,”斯塔丽将头上那顶金色假发摘下来,有些委屈的说道,“我很小心的,你看我都戴着假发,花很浓的妆,借的还是同学的学生证,在中国应该没有谁能认出我……”

曹沫这时候才有余暇打理斯塔丽,妆有些浓,但依旧难掩她清纯的脸蛋,只是多了几分妖艳的魅惑。

而牛仔裤、卫衣以及运动靴的休闲打扮,除了将她的身材拉得更高挑外,也从侧面表明她学生的身份。

女大学生的身份、浓艳妆容、清纯的脸蛋、轮廓分明而生的异域脸形、像猫一样的美眸,怎么看都是十分的诱人。

曹沫想想除了宋雨晴外,沈济及他身边的助理两次到德古拉摩都没有跟斯塔丽打过照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再说了,斯塔丽有时候看似冲动、内心还有点小骄傲,但聪明劲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你这样子还是太扎眼了,陆彦没事经常会跑到东盛大厦过来找沈济,要被他撞到,他就算暂时不知道你,看你这样子也有可能会过来纠缠你,那就麻烦大了——零工你也不要打了,我帮你理财,你还怕没有零花钱用?夜里我找到地方再约你见面。”曹沫还是不敢在女卫生间里逗留太长的时间,就想着让斯塔丽先回学校,等到夜里再单独找个地方约出来见面。

没等曹沫出去,就听着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着声音像是有四五个女人围堵过来:

“我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在这里探头探脑,转眼就不见了人?”

“铁定是藏女厕所里耍流氓了。”

“现在手机带拍照功能了,有些色狼就喜欢藏女厕所里拍裙底,那个恶心啊,真是无法无天……”

“我们今天一定要逮到这家伙,非揪派出所去!”

曹沫头大如麻,女厕所门已经被堵上了。

他被当成流氓揪去派出所没有什么问题,但他跟斯塔丽在厕所间里被揪出去,闹得沸沸扬扬,事情传回到德古拉摩,郭建、周晗必然会起疑心。

关键斯塔丽没有染发,而是戴的假发,被揪出来揭穿后,特征就更明显了。

“我看到他的脚了,就是他,那双破破烂烂的运动鞋跟牛仔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有人在外面尖声叫,“快去喊两个男员工过来,千万不要叫他走了!”

任曹沫狡脱如兔,这时候也是头大了三分。

听声音外面四五个人都是女的,他就算暂时挣脱,又能逃到哪里去?

零五年的新海,可不是德古拉摩,只要这四五个女的大声喊叫,大楼里得有上百号人跑过来见义勇为——办公楼里的职工,平时都挺压抑的。

到时候事情只会更糟糕。

“啊!”斯塔丽轻叫了一声,声音有点媚,“你别动!”

“我哪里动了?”曹沫瞪着眼睛压低声音问。

“啊!”斯塔丽又叫了一声,她这声音好像真是压抑不住从心扉深处渗出来一般,曹沫听入耳中骨头都酥了三分。

他这时候明白斯塔丽是什么意思,但这样能阻止别人闯进来吗?

在中国可就是有一群人喜好捉奸啊!

斯塔丽先将自己的卫衣、里面贴身穿的打底衫脱掉,将牛仔裤前面的扣子解开,又伸手去解曹沫的皮带。

“没必要假戏真做吧?”曹沫手举起来,有点小期待,有点小冲动,但又有点不好意思,觉得礼貌性的应该再确认一下,然后再配合。

“你是不是很期待?”斯塔丽解开他的皮带后,先将他的卫衣、毛衣连同里面的秋衣都脱下来了。

曹沫直觉感到不对劲,但斯塔丽那双柔嫩的小手已经贴着他的腹|股|沟往下滑,顿时叫他血气涌动,身子僵在那里。

下一刻,斯塔丽就将他的牛仔裤脱下一半,然后打开厕间的门,猛的将他推了出去。

“啊!”曹沫看到女厕所门口四五个中青年妇女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任他脸皮厚如城墙,也惨叫着挡住要害,慌手慌脚的将牛仔裤往上提。

“啪!”

斯塔丽这时候又将他刚脱下的卫衣、毛线、秋衣从里面扔出来。

曹沫狼狈不堪的捡起来衣服往身上套,看到一堆衣服里还藏着斯塔丽的内衣——这妮子刚才不脱,这时候脱下来“陷害”他。

曹沫恨得牙痒痒的,没有将内衣扔回去,直接塞卫衣口袋里往女厕所外溜,敏锐的听到那四五个中青年妇女在身后议论:

“看不出来啊,那个小伙子穿得挺不起眼的啊,到底哪个女的眼瞎了跑女厕间里跟他这个?”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看人长得很帅,身材也好,腹部都有肌肉!”

“走走走,堵这里人家躲到晚上都不好意思出来——多大点的事,你们就不想浪漫的来这么一回?”

“咦,他不就是海外刚回来休假的那个谁吗?”

听到这里,曹沫差点一屁股摔地上。

曹沫还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守在大厅外,确认刚才好事的那几个中青年妇女走掉,再给斯塔丽发短信,让她赶紧坐电梯离开。

曹沫回到海外部,看到宋雨晴坐前台那里跟行政周琴聊天,两人都拿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

不会吧,这八卦能传这么快?

“你里面衣服露出来了。”宋雨晴纠结的指了指曹沫下摆。

曹沫慌忙将里面的秋衣塞进去,示意宋雨晴到他那里说话,宋雨晴没有理他。

曹沫只能先回工位,然后给宋雨晴打电话,见宋雨晴回头看了一眼,往外面走去,他心虚了好一会儿。

宋雨晴到底是接了他的电话,曹沫才松一口气,问道:“又在传我什么八卦?”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啊——你回总部两天,现在名气可是要超过董事长了啊!”宋雨晴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曹沫说道。

“我也没想啥啊,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宋雨晴说道。

“是斯塔丽,我特么是她陷害的,”曹沫只能老实交待,“我跟她约了在对面东升大厦一楼的蓝湾咖啡见面,你先过去,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一会儿将她的手机号码发给你……”

看到宋雨晴挂掉电话走回财务办公区,过一会儿又拿着包离开,曹沫多熬了十分钟,才收拾笔记本电脑离开公开,晃晃悠悠往东盛大厦斜对面的蓝湾咖啡走过去。

斯塔丽与宋雨晴坐在大厅角落里的一个包厢里,曹沫走进去,斯塔丽咬着牙说:“拿过来。”

曹沫将内衣从兜里掏出来给她。

趁斯塔丽去卫生间穿内衣,曹沫死皮赖脸的挤到宋雨晴身边,哭丧着说:“你知道我今天有多冤了吧?”

“那你至少饱眼福了啊!”宋雨晴说道。

“嗨,我今天让人饱眼福却是真的,那内衣是斯塔丽将我推出去后脱了扔出来栽赃我的——我心里一恨才没有还给她,”曹沫气得直咬牙,看一眼又不会掉根毛,说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软,那种情况不可能见死不救,怕你心里压太多事,就没有告诉你……”

“……”宋雨晴叹了一口气,也不能说曹沫这么做就错。

她因为知晓周晗的秘密就已经折腾好几天才缓过劲来,要是当时再知道曹沫从吉达姆家族眼皮底下救走斯塔丽,心理压力会更大。

“你们打算怎么办?斯塔丽一直都不回卡奈姆?”宋雨晴问道。

“即便不能将吉达姆家族干趴下,也至少叫吉达姆家族咬不动我们再说,”曹沫说道,“拆分西卡艾德特电网公司,将布雷克、奥本海默、鲁伯特家族拉进来参股,用意就是这个——我们在上游建的水电站群,其中有两座是斯塔丽在阿曼联合银行的私人信托基金投的资,科奈罗湖工业园项目也有五十万美元是斯塔丽的出资……”

曹沫说过阿曼联合银行的信托基金真相后,又继续说道:“……目前泰华跟吉达姆家族暗中联手在科奈罗湖南岸搞泰华工业园,这其实是对我们极为有利的。他们不清楚周晗暗藏在他们身边的意图,等哪一天周晗从他们合作项目里坑走一大笔钱,为利益而临时强扭到一起的泰华跟吉达姆家族,说不定就很有可能会撕破脸——目前我们主要是跟他们将关系切割干净,保证不受牵连,有一天真有可能坐山观虎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