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输电网
作者:更俗  |  字数:3722  |  更新时间:2020-03-16 19:06:46 全文阅读

输电网的盈利能力,与输电量,也就是上游电站、电厂的发电规模直接相关。

这里面有相当关键的一点,就是德古拉摩电力集团市电价格虽然高达零点三美元,但绝对不会同意以这个价格接纳隆塔电网接入的。

到时候坐下来进行谈判,保守估计能谈成的接入德古拉摩主干网的电价,应该在一度零点二美元左右,但能找到更可靠、更强硬的关系,还能更高。

这时候就算上游发电厂零利润供电,但考虑到电能在输电网之间还会产生近15-20%的损耗,以此折算,差不多至少也需要三千万度以上的年供电规模,投入巨资建成的输电网,才勉强达到盈亏平衡——当然,输电网建设需要的巨资,相比较上游电站、电厂建设还是很小的一块。

而就算灰鸦河水电站建成,加上西卡艾德特电力公司富余的发电能力,加起来最多也仅有两千六七百万度的年输电规模。

理论上曹沫需要在鹿角川河上游的支流,再建年发电规模约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度的第三座水电站,并且零利润供电,输电网才会有一定的盈利能力,并对投资人有一些吸引力。

然而考虑到上游电站、电厂也要有一定的盈利空间,年供电规模至少需要六千万度电。

说实话,鹿角川河上游的水电潜力很大,建成水电站群之后,年供电规模达到五六亿度没有问题;而以水泥厂跟金矿的吸金能力,两年时间建成年规模超过一亿度的水电站群,也没有什么问题。

放在中国,先完善输电网的建设,再一步步扩大上游发电能力,提高电网盈利能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甚至在任何一个政局稳定的正常国家,大多数的投资人都需要将输电网建设当一项长期投资。

不过,卡奈姆之前几十年的政局一直都不太稳定,民选政府上台也才三年时间,其国内治安混乱,这注定卡奈姆国内绝大多数投资人都不具备或者说不敢拥有长期的发展规划,都急着赚快钱。

这也注定了上游水电站群,一开始启动建设的规模不能太小,这样才能真正具备吸引力,拉拢到德古拉摩的大佬们积极参与输电网建设。

“我名下的信托资金目前累积已有四百五十万美元的资金,我可以委托阿沫担任我的委托执行人,将这笔资金全部拿来建水电站……”斯塔丽说道。

“你这么有钱?”阿巴查惊讶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名下有三五十万美元的资金就顶天了呢!”

之前小塔布曼为了缓解手头压力,可是不惜将塔布曼压榨厂出售给东盛,换回一百多万美元的现金用于挥霍,他哪里能想到斯塔丽手头还有四百五十万美元的私人信托基金!

要知道在卡奈姆,四百五十万美元可不是一笔小数字。

当然,斯塔丽亲切喊曹沫“阿沫”,更是叫他心里感到酸溜溜的,更觉得额头那一下,更是替曹沫白挨了。

“我父亲生前曾跟吉达姆家族合作投资丽娅赌场,虽说最终我父亲在丽娅赌场的股份都被吉达姆家族夺走,赌场也没能运营下去,甚至我父亲的死都有些不明不白,但我父亲年青时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牌手。他利用运营赌场的几年时间,暗中陆续转移走三百万美元的资金,还以我的名义在阿曼联合银行秘密开设了信托账户。也因为防备着吉达姆家族,目前就连我哥哥都不知道这笔信托基金的存在——阿曼联合银行是非常有信誊的一家国际金融机构,你们不用担心他们在保守客户隐私方面会有什么缺失。”斯塔丽说道。

说实话,曹沫对德古拉摩上层错综复杂的关系了解很少,之前的他也接触不到那个层次,却没想到塔布曼家族跟吉达姆家族之前就有很深的瓜葛。

阿巴查跟小塔布曼虽然在奥约州立专科学院是同学,但毕业后联系很少,也不清楚这一情况。

曹沫这时候却有些明白了:

原来塔布曼家族跟吉达姆家族早就有密切联系,巴哈也是早就垂涎斯塔丽的美色;而斯塔丽本身对德州扑克的精通,也应该是得益于她的父亲。

小塔布曼应该一直都在吉达姆家族及严志成的视野之内,甚至可以说用拉娜德雷酒店的一部分设施开设赌场,是严志成及其背后吉达姆家族早就有的主意。

谢思鹏跟他应该都是被利用了。

想到这里,曹沫情不自禁感慨小塔布曼还真是个蠢货啊。

他们搞不清楚严志成跟吉达姆家族的关系很正常,毕竟没能真正融入德古拉摩当地的社会,但小塔布曼被蒙在鼓里,就有些蠢了。

甚至在出租拉娜德雷酒店的设施问题上,酒店有投资人坚决反对,曹沫当初没有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但现在回过头去看,那极可能是这些坚决反对的投资人,知道严志成的底细。

这些反对的投资人,不可能不将缘由说给小塔布曼知道,小塔布曼最终竟然还积极参与新拉娜德雷海滩赌场的筹备,真是不知道死活啊,越发坚信他与斯塔丽对小塔布曼封锁消息是对的。

看得出斯塔丽也觉得她哥哥不靠谱,要不然事情极可能会败在小塔布曼手里。

曹沫原计划最快下个月就启动第一座灰鸦河水电站的建设,但他计划中的第三、第四座,同样位于灰鸦河上游,跟第一座灰鸦河水电站,算是一组阶梯水电站群,总计约能达到五千五百万度年发电规模。

不过,另外两座阶梯水电站,在曹沫的计划中,最快也要拖延到年底才有可能启动。而且这还需要卡奈姆的水泥风暴多刮一段时间才行。

要是卡奈姆国内的水泥价格迅速回落,没有水泥风暴带来的超额暴利,想要凑足第三、第四座水电站的建设经费,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现在有斯塔丽的四百五十万美元投入进来,他就可以同时在灰鸦河上游启动这三座阶梯水电站的建设,也将使得年后向输电网供电规模一下子提高到六千万度以上。

那接下来说服德古拉摩的投资人参与输电网建设,就要简单多了——那简直就是无风险套利啊!

说实话,曹沫也没有想到斯塔丽个人手里还掌握着这么一笔巨额资金。

看斯塔丽这般漂亮迷人,手里还有这么一大笔财富,曹沫都想跟她说一句:我再不想努力了!然而再回过头想想,他好像不需要斯塔丽养……

…………

…………

应曹沫所邀,奥乔桑从卡特罗紧急赶回伊波古。

莉莉也随她父亲回到部落,得知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小脸气得通红:

“吉达姆家族真是太可恶了!”

无论是促使菲利希安家族出资参与组建新电网公司,推动建设接入德古拉摩主干网的输电网建设,还是将原计划由菲利希安家族电公司在灰鸦河上游建设的另外两座阶梯水电站,转由斯塔丽私下名下的信托基金建设,曹沫都要跟老酋长菲利希安及奥乔桑说清楚缘由。

莉莉还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子,心里还有着天然的正义感,为斯塔丽的遭遇感到气愤不己。

曹沫安静的坐在木屋里,看着奥乔桑。

老酋长菲利希安到底年纪大了,而曹沫在伊波古的经营也日趋复杂,老酋长菲利希安都有些理不清楚。

菲利希安家族的事,目前都差不多是曹沫跟奥乔桑商议,然后老酋长菲利希安点个头就行。

奥乔桑虽然也是爱惜名声的学者,但他要考虑的事情,比女儿莉莉多得多,而且他也很清楚吉达姆家族的势力有多大。

莉莉嚷嚷着应该请布雷克先生向总统布哈里举报吉达姆家族走私、犯罪、贪腐,奥乔桑也只能苦笑着告诉她:“在卡奈姆,副州长以上的地方政要,自当选之日起就享受免于贪腐调查的豁免权——联邦议会之前还尝试推动一项议案,想要将豁免权推及到所有联邦议员的身上,是布哈里总经极力反对,才暂时中止。目前联邦及各州的司法又相对独立,情况堪忧,这个国家想要改变,不是一天两天能成的……”

曹沫对此早就有清醒的认识。

要是卡奈姆的警察司法机构真要是廉洁高效的,卡奈姆整个国家的社会治安怎么可能如此混乱?

他看得出奥乔桑的犹豫,却不动声色的说及他对组建新电网公司的一些想法。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为保证输电网建设有足够的募资吸引力,斯塔丽私人信托基金以及菲利希安家族电力公司将主导建设的三座灰鸦河阶梯水电站,可以跟新电网公司签署低至八美分的供电价格协议。

而在此之前,伊波古水电站跟伊波古水泥厂签署的内部供电协议,每度电是十二美分。

以每度电四美分的差价以及三座灰鸦河阶梯水电站建成后高达五千到五千五百万度的年发电规模,相当于灰鸦河阶梯水电站每年向新组建的电网公司,让出二百到二百十二万美元的利益空间。

要不是吉达姆家族像一把利剑悬在头上,曹沫不会轻易让这么一大步。

伊波古水电站也好,灰鸦河阶梯一号水电站也好,名义上都是菲利希安家族电力公司名下的资产,但在座的人里都已清楚菲利希安家族电力公司有高达95%的权益,都被曹沫以设施、设备租赁及技术支持、无限期委托经营的名义拿走。

灰鸦河阶梯水电站每年给新电网公司让出这么大的利益空间,菲利希安家族参与新电网公司的筹资组建,相应是曹沫将相当一部分的利益,重新送回到菲利希安家族手里。

曹沫跟阿巴查初步商议出一个新电网公司的分拆方案。

照这个方案,要是菲利希安家族参与对西卡艾德特电力公司的股权收购,并参与对新电网公司的注资,实际可以拿走西卡艾德特天然气发电厂25%的股权,拿走新电网公司15%的股权。

而考虑新电网公司的年输电规模一期就达到六千万度电,日后还将有更大的增涨空间,新电网公司这15%的股权价值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

而西卡艾德特电力公司的天然气火电厂,在新的输电网建成后,产能得到充分的利用,也将恢复盈利,菲利希安家族将获得这座天然气火电厂25%的股份,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奥乔桑沉吟片晌,说道:“我过两天要到贝宁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斯塔丽小姐倒是可以跟我一起去贝宁。”

见斯塔丽的美眸敛有一些担忧,曹沫跟她说道:“奥乔桑先生是个正直、值得我们信任的学者,你可以约阿曼联合银行的负责人到卡特罗跟我们见面,签署好委托协议之后,你就直接随奥乔桑先生前往贝宁,以后安排留在中国完成学业……”

见曹沫说得如此肯定,斯塔丽点点头,同意先去卡特罗,然后再随奥乔桑前往贝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