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新赌场
作者:更俗  |  字数:3278  |  更新时间:2020-03-05 22:18:05 全文阅读

(还欠一更……)

黄鹤斌代表泰华留在德古拉摩,很快就与拉娜德雷酒店进行正式的资产交割——新拉娜德雷海滩赌场内部已经试运营了几天,原先的金元赌场闭门,新的赌场就正式开业。

曹沫赶到德古拉摩,剪彩典礼已过,原宴会楼前的红地毯,还留有一堆鞭炮屑。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严志成他们专程从国内搞来的。

没有走地下停车场,而是将车停在主楼前的椰树林停车场里,走进下午就灯火辉煌的大堂。

在穹顶式大堂的两侧是各一间面积有上千平方米的赌场大厅,二楼还有四间规模稍小一些的大厅;三四五楼则有五十余间大小不一的豪华包房。

除了金元赌场之前培养的荷官、服务生外,还从国内招聘了一群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相貌迷人的女孩子,此时正穿着差点开衩到胳肢窝的紧身旗袍,一个个丰|乳肥|臀,媚眼如丝的站在大堂前迎宾。

也有不少女孩子陪在阔绰的赌客身边,看她们身体若有若无的跟赌客保持着一个极暧昧的距离,很显然不介意搞一场负距离的交往。

“妈妈呀,这特么才叫赌场啊!”阿巴查跟曹沫走进大堂,用约鲁巴语大声感慨道,“还是你们中国人会做生意啊!”

看一楼各大厅里熙熙攘攘穿梭的赌客,华人华商可能就占了一半,另一半是当地衣冠楚楚的约鲁巴或殖民者后裔混血,可见为赌场的开业,严志成事前做了不少宣传。

然而看到这一幕,曹沫却很窝心。

虽然谢思鹏声称他没有参与赌场的直接投资,但曹沫早就看透他在说谎。

而看到眼前这一幕,曹沫禁不住想,他之前以为谢思鹏仅仅是少量投资赌场,难道又猜错了?

严志成八十年代初就沦落到德古拉摩,相当长一段时间,作为毫无援靠的华人都是在德古拉摩的最底层摸爬滚打。

虽然严志成这样的人物,只要不死,就注定会发迹,但他在德古拉摩二十年,不可避免会烙上当地的痕迹。

就商业思维而言,他是不及谢思鹏他们那么活跃跟有眼光的。

这从之前的金元赌场能窥之一二。

眼前的一切,不可能是严志成所主导的。

谢思鹏要是仅少量参与投资,严志成会将新赌场的经营方向,交给他来主导?

不对,谢思鹏在他面前没可能藏得那么深。

时间也不对,陆建超回国都不到二十天,谢思鹏就算有心想从国内找一批漂亮的、身材性感,又正好有一批不惜出卖身体赚快钱的女孩子过来,时间上也赶不及啊?

是陆建超!

是陆建超在他跟杨德山之外,私下找谢思鹏、严志成达成秘密合作?

陪同陆建超那几天,说实话曹沫挂念着水泥厂的生产,心里很烦,夜里有几次陆建超他们去金元赌场玩或住到拉娜德雷酒店,他都没有参加。

问题应该就出在他没有参加的那些场合。

看来他看似近乎心灵感应的直觉,还是有很大缺陷的,并不是读心术,更不代表全知全能,由于经验跟见识的不足,又或者不够关注,还是会错过很多的重要细节。

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只可能是陆建超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安排送到德古拉摩来!

而陆建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送来这么多长相一个个都八十分往上赚快钱女孩,说明陆家在上市公司之外,还经营一些不能为外人道的产业。

妈德,之前陆彦坚持仅参与酒店设施的收购,无意参与赌场的经营,他还以为陆家是个要皮要脸的呢。

曹沫早就不是什么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单纯青年,这些女孩子出卖青春、出卖身体飘洋过海赚快钱,他应该说无动于衷,但看到有些女孩子傍在几名当地人身边,他还是觉得特别刺眼。

当然,他能说什么?

只能暗自庆幸守住原则,没有掺合到这滩屎坑里去。

…………

…………

“曹经理、阿巴查先生,严总他们在四楼的VIP房,知道你们过来,他们已经玩上了,叫我过来领你们过去……”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华人青年,这时候从东侧的电梯口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只对讲机,走过来招呼道。

华人青年叫阿刀,之前就是金元赌场的经理,曹沫很早就跟他接触几次,有时候在赌场外遇到,也会打声招呼。

阿刀本名叫严明,只是知道他这个名字的人很少,赌场上都喊他“阿刀”、“刀哥”,是严志成在国内的远房侄子,是严志成发迹后回国探亲,四年前从国内带到德古拉摩的。

曹沫之前在金元赌场玩,都没有见到过严志成露面,就看到赌场都是阿刀在打理。

曹沫不知道阿刀之前在国内是做什么的,但不要说现在的他了,以前的他也不会为阿刀看似温和无害的样子所迷惑。

德古拉摩乃至整个卡奈姆的社会治安混乱在国内都是出名的,而任何一个地方,赌场从来都是是非之地。

即便有严志成手把手教导,即便背后有严志成这些年经营的关系支撑着,但是阿刀能帮严志成打理赌场,不出什么纰漏,怎么可能会是简单的角色?

曹沫不动声色的与阿巴查,跟阿刀上了楼,走进一个奢华的包房,看到严志成他们在玩德州扑克。

在卡奈姆,特别是殖民者后裔以及此时占据卡奈姆上流社会的人群里,德州扑克非常的风靡。

这应该跟卡奈姆殖民历史以及独立后上层社会犹浓烈的殖民氛围有关。

而在一向封闭落后的隆塔,就没有几个人会玩德州扑克,甚至会觉得这种玩法太复杂。

包厢里,严志成、谢思鹏、杨德山、黄鹤斌、周晗、马斌、小塔布曼、许盛、郭建不用说了,还有三名过来捧场的华商,都是老面孔。

还有几个当地人,其中三人是拉娜德雷酒店的几个投资人,跟小塔布曼一样的殖民混血后裔,之前见过面。

一名身材高大的约鲁巴青年坐在严志成的身边,他是奥贡州副州长吉达姆的儿子巴哈。

陆建超过来时,严志成、谢思鹏将巴哈以及奥贡州副州长吉达姆本人都邀到拉娜德雷酒店,大家都见过面——作为直接辖管旧都德古拉摩的奥贡州,才是卡奈姆实力最强大的一个联邦州。

当面没有明说什么,但副州长吉达姆就是严志成在德古拉摩立足的靠山,却是明白无误的;严志成也是搭上吉达姆这条线之后,才真正在德古拉摩稍有发迹的迹象。

而谢思鹏、杨德山那批水泥也是通过严志成,找到吉达姆帮忙脱的手。

巴哈在场,牌桌就不再是娱乐局,曹沫大体看了一下筹码,差不多都要兑两万美元才有资格坐上桌。

杨德山、郭建、周晗他们都很老实的站在一旁观看,黄鹤斌作为陆建超留在德古拉摩的嫡系,这时候却坐在巴哈的另一侧陪着玩这么大的牌局,那无疑直接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也许赌场里也有副州长吉达姆的干股。

有一阵子没见到面,之前应该回到新海大学继续学业的斯塔丽,此时站在她哥哥小塔布曼的身后,看到曹沫过来,嘴角浅笑了一下。

不得不说,斯塔丽的浅笑太特么的迷人,仿佛初春第一缕阳光照在还没有解冻的湖冰上,曹沫都情不自禁就感到暖意涌动。

然而直觉却告诉曹沫,斯特丽这一笑却是掺了剧毒的。

果然,别人觉得曹沫跟塔布曼接触很多,斯塔丽看到曹沫走进来礼貌性的招呼一下,正常得很,但巴哈眼神却阴柔的看过来,像带毒刺一般的眼神在曹沫脸上看了一会儿,又侧过头与严志成窃窃私语。

得,鬼都知道巴哈这在跟严志成打听自己是哪一号人物,竟然能得斯塔丽的一笑。

半个多月前明明吃住一起,这个龟崽竟然对自己没有半点印象?

曹沫都想直接摔手走人。

人生须苟,他怎么可能没事跑出来跟巴哈争风吃酣?

何况特么他还是被斯塔丽陷害的。

“哦,你就是鼎鼎有名的Mr.Cao啊,坐下来陪我们玩两把吧!”巴哈公鸭似的瓮声说道,却对阿巴查爱理不理。

卡奈姆政体分为联邦、州、地区三级,理论上就算是奥贡州的副州长,也不比阿巴查这个市政委员高出到哪里去。

不过,卡奈姆作为联邦制国家,不同的州相对独立。

不同州的政要官员,牵涉不深,更不要说还有可能来自不同的党派了。

而作为直接掌管旧都德古拉摩市的奥贡州,控制着卡奈姆全国60%的工商业及海港进出口贸易,巴哈态度倨傲一些,不将阿巴查放在眼里,阿巴查心里很恼火,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看到巴哈一脸“你这孙子不听话就等收拾”的神色,曹沫心里骂娘,当下也拉开两把椅子,与阿巴查一起坐下来。

国内得罪领导,更多是等着穿小鞋,但这特么在卡奈姆,在有混乱之都之称的德古拉摩,曹沫并不想跟巴哈这样的孙子直接起冲突。

跟这两年正儿八经通过选举上台的政要人物还有些不一样,巴哈的父亲吉达姆,原本就是卡奈姆第六任军政府的资深官员,曾任德古拉摩市政委员会副主席。

吉达姆他早年不仅将触手伸到德古拉摩的博|彩业,他在幕后所控制走私渠道,此时竟然敢无视斯丹宁、阿特萨家族的存在,显然不可能是一个能轻视的简单人物。

而巴哈作为吉达姆最得宠的儿子,在德古拉摩也可以说是相当的横行无忌。

曹沫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怀疑吉达姆家族暗中控制的走私团伙,是巴哈直接领导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