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旧识
作者:更俗  |  字数:3666  |  更新时间:2020-03-03 17:54:39 全文阅读

“德古拉摩是要比国内一线城市落后很多,但既然敢号称西非巴黎,当地真正的赌场怎么可能这么寒酸?不过,德古拉摩治安有些乱,对我们中国人更谈不上友好,我可不敢带着大家到当地人开的夜场去长见识。这里虽然寒酸了一些,但老板是八十年代就从新海偷渡过来定居的华人华侨,跟我们东盛有过接触——这里也是德古拉摩唯一的一家华人赌场,你们嚷嚷着在酒店里太无聊,我也只敢带着大家这里来……”站在俊朗青年身后的杨德山,听到瘦脸青年的抱怨后,笑着跟大家解释道。

“哇,那个中国妞比宋小姐都要漂亮啊!我还以为宋小姐是最漂亮的中国女人呢?”卡布贾眼睛瞅着那牛仔裤女郎,都情不自禁的跟曹沫赞道,“那个中国小妞也是不错啊,看着也比宋小姐漂亮那么一点点呢,当然,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啦——她们都是东盛的员工吗?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死赖东盛不走了!”

宋雨晴的相貌,放在国内都是可以打九十分,但人跟人就怕比较,让宋雨晴站在堪称满分的女人身边,怎么都难免会相形见绌。

然而曹沫的心思却没有放在那个牛仔裤女郎跟高中生女孩身上,也没有打量哪个人会是宋雨晴的丈夫周军,而是将棒球帽压低了一些,避免被这些人看到他今天都混在赌场里。

很可惜事与愿违。

虽然大厅里人满为患,曹沫又坐在角落里,但王建中过去换来筹码后,其他人分走一些筹码,散开后找自己感兴趣的赌桌,四个青年男女、中年美妇在杨德山、王建中等人的陪同下,在大厅里兜了一圈,最后还是朝他这一桌走来。

妈德,德州扑克在国内没那么流行啊!

曹沫暗暗吐槽,但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招呼:“杨总、王总……”

“曹沫,你怎么在这里?”王建中看到曹沫先是一怔,但这时候杨德山或许会装傻,他逮到机会,怎么可能不给杨德山嘴里塞砒|霜,脸色旋即阴沉下来,不客气的训斥道,“杨总说你今天要见重要客户,没有时间参与接待,我也就没有问你——你跑这里来接待客户来了?”

“这个也是你们东盛分公司的员工,在德古拉摩挺自在的啊?”瘦脸青年却有幸灾乐祸的瞥了曹沫一眼,不嫌事大的跟俊朗青年笑着说道。

杨德山脸色自然难看。

俊朗青年没有什么表情。

即便杨德山御下不严,他也不可能这时候给杨德山难堪。

王文拉住宋雨晴躲在后面吐舌头,这时候肯定不会站出来替曹沫顶雷。

“王总说西非分公司个别员工比较散漫,集团总公司还不怎么相信,看来是确有其事啊?”站在俊朗青年身后,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文秀青年这时候帮着王建中继续插刀。

在王建中叫破他的身份后,这人眼神看过来,曹沫直觉感到他的情绪很复杂,这时候再听他落井下石的话,想也不想就明白他就是宋雨晴的丈夫周军——今天没有到场的郭建,在背后估计没有少搬弄他跟宋雨晴的是非。

只是宋雨晴的丈夫周军,即便是拿男人的眼光来看,未免太清秀了一些。

曹沫朝宋雨晴看过来。

躲一堆人后面的宋雨晴,挤了挤眼睛,表示无能为力。

“你还安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看到曹沫还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王建中从昨天就憋着的恼怒,化作一团邪火在胸臆乱窜,声音尖锐的训斥起来。

“曹沫,我几天联系不上你,你不会一直躲这里赌博吧?你知不知道佳颖在国内,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穿,你怎么可以这么放纵自己……”站在俊朗青年身边的中年美妇,这时候按捺不住,冲着曹沫就厉声训斥起来。

“佳颖打小就那个小气劲,我又不是没给她寄钱?”曹沫有些犯忤的站起来,小声替自己辩解。

“你还有脸说?你说现在新海,哪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穿得跟佳颖一样。你到卡奈姆两年,都没想着回国一趟,我还以为你想将回国机票的钱省下来,现在你看看自己什么样子……”中年美妇见曹沫大半个月没有刮胡子,戴着棒球帽,穿着沙滩裤,一副吊儿郎当、二流子的样子站在赌桌旁,气得美脸涨得通红。

她要不是顾及这么多人在,早就上前将曹沫桌前的那堆筹码抓起来都扔掉……

中年美妇的激烈反应,真正叫大家吓了一跳。

卡布贾都吓得都没敢站起来,傻愣愣的看着曹沫,想问这个都四十多却还漂亮得过分的女人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不要说杨德山、王建中、周军、宋雨晴他们了。

“蓉姨,他是?”俊朗青年疑惑的问中年美妇。

“他是曹雄的儿子。看他这样子,真是气死我了!”中年美妇气鼓鼓的说道,一副不想再见到曹沫的样子,掉头就往大厅外走去。

俊朗青年跟他身边的高中生女孩看了曹沫一眼,没有说什么,跟着中年美妇就走了出去。

别人压根就不知道中年美妇说的曹雄是谁,都有些傻愣愣的不知所措。

既然曹沫跟集团董事都认识,那再教训也轮不到他们,王建中、周军一行人灰溜溜的也跟着走出大厅。

“你真跟集团陈总认识,你以前怎么还否认啊?”宋雨晴走过来,惊讶的小声问道。

“我跟这老女人认识个啥啊,莫名其妙的跑过来,又莫名其妙的自作多情教训人,”曹沫撇撇嘴,很不屑的说道,拿起筹码又坐下来,跟还站在那里杨德山、宋雨晴、王文说道,“你们有接待任务,别在这里陪我,我再玩两把就回去。”

杨德山绞尽脑汁想不明白曹沫跟集团董事陈蓉是什么关系,他以前听到消息还以为就是普通的认识关系,但看集团董事陈蓉刚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激烈反应,显然不是这么简单,又想不起曹雄这个人到底是谁,跟陈蓉到底有什么牵扯。

看沈济离开时的神色,显然是知道曹雄这个人的,但他又不能揪住沈济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要说曹沫跟集团董事陈蓉有牵扯了,就算没有牵扯,曹沫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杨德山知道自己现在也没有资格强迫他低头。

杨德山正准备喊宋雨晴、王文他们先追出去,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杨德山接过电话后,跟曹沫为难的说道:“沈总的意思,是希望你也能到酒店去一趟,跟陈总解释几句……”

他现在就怕曹沫甩脾气对陈蓉跟沈济的话不理不睬,那他夹在当中就没有办法做人了——要是他们在外面干私活的事情,被捅出来,曹沫有陈蓉的这层关系在,可能一点都没事,但他呢?

“我去可以,但怎么解释,杨总你可要负责编词儿啊!”曹沫拍拍屁股站起来说道。

…………

…………

分公司没有那么多车接送,是跟拉娜德雷酒店租借的礼宾车。

前面的车已经开走了,曹沫与杨德山、宋雨晴、王文坐进一辆奔驰,往拉娜德雷酒店赶过去;卡布贾与阿德、奥鲁开三菱越野,跟在后面。

杨德山也没有跟陈蓉当面解释,坐进车里就直接拨通沈济的手机。

杨德山在电话里,跟沈济解释说曹沫这段时间确实是在谈油棕果原料供货项目的事,到下面的地区连跑了好几天。因为是昨天下午跟王建中闹了一点矛盾,曹沫今天才起了点性子回避接待工作跑到赌场来玩,绝没有沉溺于赌博。

杨德山这时候当然不怕王建中还会不知好歹的站出来反驳,毕竟除了谈供货项目这事外,其他事在他看来都不假。

为这次接待,分公司直接在拉娜德雷酒店内部,包下一栋庄园式的别墅小院。

车集中停在酒店大堂外的停车场,曹沫他们穿过酒店主楼后鹅卵石铺就的小径,走进别墅大厅。

瘦脸青年跟牛仔裤女孩陪沈济坐在沙发,瞥眼朝曹沫看过来,还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沈济却是照顾陈蓉的面子,看到曹沫走过来,稍稍坐正身子,说道:“蓉姨她主要也是关心你们兄妹二人的状况,刚刚稍稍急切了一些,没有了解清楚情况——我刚刚跟蓉姨解释过了,你再去当面跟蓉姨解释一下吧。”

曹沫也不想表现得特桀骜不驯,就走转角扶梯上了楼,二楼过道尽头是一扇落地窗,隔着落地窗能看到大西洋上空的夕阳,风景壮丽。

看到这一幕,都会叫人感慨哪怕是在德古拉摩,有钱人的生活也会被照顾得无微不至。

站在柔软的地毯上,曹沫摸出烟来,站在落地窗前点燃,抽到半截就准备当任务完成下楼去,转身却见宋雨晴鬼鬼祟祟走过来。

“我就猜你刚才不吭声就是在唬弄人,你都不知道陈总住哪个房间。”宋雨晴走过来。

“郭建肯定在背后跟周军说了不少闲话,你还来找我?”曹沫问道。

“我都说把你跟王文当弟弟妹妹,郭建在背后有什么闲话好说的?”宋雨晴说道。

“周军会信?”曹沫问道。

“他爱信不信,”宋雨晴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说你爸为了个女人坐牢,那个女人不会是……”

“女孩子这么聪明,没人喜欢的。”曹沫撇撇嘴说道。

宋雨晴捏起粉拳挥舞了一下,又八卦的问道:“你爸跟陈总是什么关系?”

“那老混蛋就是一舔狗,还是没舔上的那种。”曹沫说道。

“有你这样说自己爸爸的?”宋雨晴忍不住瞪眼问道。

“那老混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为一个舔不到的老女人杀人坐牢,连自己老娘、儿子、女儿都顾不上,还不让人说了?”曹沫撇撇嘴说道。

“那你为什么进东盛?”宋雨晴问道。

“东盛正好招工,我又不图那老女人什么,但也没有必要躲开她啊——我进东盛干苦力活,就拿我那份应得的工资,还有什么为什么啊?”曹沫说道。

“你妈才是老女人!”

曹沫刚想拉宋雨晴下楼,就见高中生女孩子打开门,怒气冲冲的反驳曹沫。

看到陈蓉阴着脸就站在门后,宋雨晴都吓了一跳,脑袋有点卡壳,结结巴巴的问道:“陈总,你们怎么在这个房间?”

“沈总说这个套房看风景好,就换给我跟书筠住。”被曹沫在过道这么说,陈蓉脸色也好看不起来,但也耐着性子跟宋雨晴解释。

这时候沈济、瘦脸青年、牛仔裤女郎、杨德山、王建中、周军等人走过来,陈蓉才收拾情绪走出房间,跟众人解释道:“曹沫他父亲跟我是高中同学,后来两家因为琐碎小事不怎么来往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将曹沫当晚辈的——刚才误以为曹沫不学好,乱发脾气吓着大家了,我跟大家道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