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海边
作者:更俗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2020-02-27 19:59:15 全文阅读

拉娜德雷度假酒店位于西岸区西南侧的海岬边上,是一座庄园式奢华酒店。

虽说要难得的奢侈一把,费用也说好三人平摊,但两个女孩子还是没有舍得住海景房。

然而所谓主楼园景房,也要一百五十美金一晚,也是叫人咂舌不已。

难得奢侈一把,掏一百五十美金,肯定不能就过来冲个凉水澡。

宋雨晴与王文将泳装都带上了,进房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换上泳装,披着能当长裙包裹出身体的大披巾,就拉着曹沫往海边走。

这时候夕阳余晖正落在平静而湛蓝的大西洋海面之上。

“要是谁能让我天天过上这样的生活,我就以身相许!”王文大叫着,解开披巾,就往海边跑去。

说实话,王文身材稍稍单薄了一些,但长相并不差,身材苗条匀称,胸部怎么也有个B-,脸蛋清秀周正,稍稍化妆,也能称得上都市佳人。

然而,人跟人是怕对比的。

王文跟当地的约鲁巴少女站一起,再加上德古拉摩华人圈特殊的生理环境,诱惑力就明显提升了一大截。

听宋雨晴说肯尼特大厦以及社区里,有好几个未婚青年正心花怒放的像疯狗一样追求王文。

可惜的是她没事总跟宋雨晴粘在一起,就有点自找不痛快了。

宋雨晴穿了一件比较保守的两截式泳装,下身还带有裙边,但在夕阳下她的肌肤雪白得晃人,高挑的身材,长腿腰臂的曲线极致诱人。

而在夕阳下,她精致的脸庞,深邃的眼眸,仿佛染上一层淡金色的光泽。

红唇也是那样的鲜嫩,想叫人咬一口。

“你傻看什么?”宋雨晴瞪了曹沫一眼,便也往海边去。

宋雨晴、王文都没有什么水性,但到海边总要冲到沁凉的海水里享受一下。

夜幕将至,海浪有些大,王文先冲下海,被浪头打了一下,老老实实跑浅水区戏闹。

宋雨晴还不服气,走到齐腰深的水域,却不防一个浪头从背后打过来,没有站稳,整个人摔曹沫的怀里。

曹沫搂住宋雨晴的腰,在浪头站稳。

待浪头过去,宋雨晴这下老实了,踉踉跄跄要往浅水区走,还不让曹沫牵她的手,但下一个浪头很快又涌过来,她又被浪头冲倒。

这一次没那么幸运了,她往前扑倒的同时,拽住曹沫的泳裤。

“你耍流氓!”曹沫一边拽起泳裤,一边还要扶住宋雨晴。

“小竹竿,有什么好看的?”宋雨晴红着脸嗔道,感觉刚才混乱中还扯断几根什么。

“你眼瞎啊,要不要给你再看一眼?你看大西洋现在这么大的波浪,是小竹竿能搅动吗?”曹沫愤怒的斥责宋雨晴的谎言,说道,“你刚才肯定是故意的,报之前的一箭之仇,我就知道上次看到你这事没完——好吧,现在我们谁都不欠谁的了。”

宋雨晴掐了曹沫一把,但这时候老老实实的搂住曹沫的胳膊往浅水区走。

这大西洋的海浪一冲一退,曹沫就感觉到偶尔顶到他胳膊上的浪峰也在一起一伏的涌动着。

“你们饿了没?我们晚上吃啥?”王文在浅水里挣腾了一会儿,就觉得饥肠辘辘,问道,“怎么会饿这么快呢?”

拉娜德雷临近海滩就有露天餐厅,有自助海鲜烧烤,但餐费每人却需要四十美金,贵得就像抢钱。

卡奈姆的贫困农民,半年都未必有四十美元的收入。

“那怎么办,继续奢侈一把呗——要不我请你们两人,也难得看你们的泳装秀,就当门票钱。”曹沫有些心疼的装大方道。

“那你可不能耍赖!”王文能宰到人就高兴,还怕曹沫反悔。

曹沫到冲淋区冲过水就万事OK了,宋雨晴、王文却非要回房间洗澡换上衣裙。

曹沫则随她们去,他就大咧咧的将牛仔裤套泳装外面,穿上T恤都直接到餐厅坐下来,先拿起来啤酒边喝边等她们过来。

曹沫将两瓶啤酒喝完,才看到宋雨晴、王文走过来,但随她们过来的还有谢思鹏、张敏以及小塔布曼夫妇、斯塔丽。

“还真是巧呢,我邀请小塔布曼先生过来用餐,在大厅里刚好遇见宋小姐她们……”谢思鹏笑呵呵走过来。

宋雨晴站在谢思鹏身后,露出为难的神色,表明是谢思鹏遇到她们后,一定要跟到这里来用餐,躲都躲不了。

拉娜德雷酒店内有好几个用餐点,谢思鹏宴请小塔布曼夫妇原本应该是酒店内部私密性更强、更高档的宴请场所。

见王文眼神乱瞄,曹沫也知道谢思鹏的热情叫她有些疑惑。

这孩子性格大大咧咧,但毕竟不是蠢货。

当然,曹沫是不喜欢在王文面前暴露他们干私活的秘密,但也没有好担心的——王文跟王建中他们关系并不密切,又不是正义感爆棚到揉不进一粒砂子的天真少女。

就算是让她看出些什么来,无非是给些小恩小惠塞住她的嘴而已。

曹沫更关心的是距离上次赌场玩两把才过去一周,谢思鹏与小塔布曼的关系又更进了一步,可见他与严志成还没有放弃这个目标啊。

跟在一群人身后走过来的斯塔丽,很安静,但曹沫直觉感到她的心情不好。

看得出她应该私底下告诫过小塔布曼,却没有被小塔布曼理会。

小塔布曼或者是觉得华人在德古拉摩势单力薄,都没有什么根基,不可能敢对他这样的殖民者后裔家族动什么歪心思吧?

曹沫奉行人生需苟的准则,只要他不牵涉其中,谢思鹏爱怎么玩小塔布曼,他都不会理会。

为了撇清关系,他都不想叫谢思鹏、小塔布曼夫妇在他这一桌落座。

人家都凑过来了,赶人是不可能的,但为了表示跟谢思鹏的关系一般,曹沫毫不犹豫拿出手机,给杨德山打了电话。

将杨德山请过来陪着谢思鹏高谈阔论,他就可以默默的继续装透明人了。

…………

…………

说来也巧,许盛、许凌、郭建今天恰好也在德古拉摩,十分钟后,他们随杨德山都赶到拉娜德雷酒店。

见郭建一脸阴郁的脸色,眼神在他跟宋雨晴脸上扫了两下,曹沫都想将杯子里的啤酒泼他脸上:本爷年少又英俊,人家就乐意拉我出来玩,不服气啊?

“杨总在外面接了点私活,我跟郭经理呢,都跟着发点小财,你可不要在其他公司同事跟前说穿了哦——杨总、郭经理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看着杨德山他们坐下,曹沫隔着坐在他身边的宋雨晴,跟王文说道。

王文有些木木的点点头,有些吃惊,但想想这事也很正常,

宋雨晴见曹沫竟然当着一干知晓内情人的面,还能厚颜无耻的将杨德山、郭建推出来当挡箭牌,欺骗啥都不懂的王文,都忍不住要瞪他一眼。

许凌入座后,眼珠子开始都在宋雨睛身上打转,但等到刚刚在餐台取餐的斯塔丽端着餐盘回来,口水都丢点流下来。

斯塔丽难得穿一袭长裙,棕褐色的长发披散开来,散出雪白瓷器光泽般的脸蛋,找不到一点的瑕疵,琥珀色的眼眸,像湛蓝的大西洋一般深邃,比宋雨晴还高挑一小截的模特身材,发育十分良好,卡肩式长裙露出性感又漂亮的琐骨。

人比较多,曹沫他们先入座,特意叫服务生帮忙拼了一张餐桌过来。

许凌落座后,恰好就紧挨着斯塔丽的餐位,等到斯塔丽在他旁边坐下来,看他猴急的样子,大概正想着怎么用拙劣的英语跟人家搭讪吧?

斯塔丽放下餐盘坐下来,拿刀叉切了一小块牛排放嘴里轻嚼,眼眸朝斜对面的曹沫这边瞥了一眼,感觉到许凌还在痴傻的看她,就犹豫了一会儿,就放下刀叉,端起餐盘绕到曹沫身边,将餐盘放下来,用约鲁巴跟曹沫说道:“你们男人真是令人厌恶的生物……”

都不知道斯塔丽怎么就察觉到他精通约鲁巴语的,心想她擅于德州扑克,察言观色自然不弱。

曹沫看到坐斜对面的许凌满心嫉恨的看过来,便特殷勤的帮斯塔丽拉开餐椅,还小心翼翼的帮她提了一下裙摆,以免挂到餐椅上,但也不忘用约鲁巴语回她一句:“你要觉得男人都厌恶,何苦凑到我这边来?”

“你相对没那么令人厌恶,程度至少能叫人勉强能忍受。”斯塔丽侧过脸,像是跟曹沫耳语似的说道。

曹沫瞥眼看向许凌,心想这家伙这时候应该嫉妒得想吃屎吧。

“不错嘛,什么时候跟塔布曼的妹妹勾搭上了?”宋雨晴在别一侧低声问道。

“小竹竿也能搅动大西洋。”曹沫用中文笑着跟宋雨晴回答道。

左右脚同时被踩。

宋雨晴踩他还很正常,曹沫没有想到斯塔丽竟然听得懂中文,而且这妮子踩他,一点不像宋雨晴还有一点打情骂俏的温柔,是特么真踩。

曹沫见斯塔丽脸上不动声色,也没有当众拆穿她,用约鲁巴语低声问道:“你怎么会中文?”

“我已经在新海大学留学一年多了,要不是这次家里有点事,也不会回来。”斯塔丽说道。

卡奈姆六十年代中期摆脱殖民统治独立之后,中国就给卡奈姆提供极少量的留学名额。到九六年中国大力推进与非州,特别是撒哈拉南部非洲各国的经济合作关系,国际留学方面的合作也大幅加强,如今卡奈姆每年都有上百名留学生,有机会进入中国的高校学习。

曹沫却没有想到斯塔丽竟然也是一名留中学生,甚至目前在中国的学业还没有完成,仅仅是为家族出了点事,不得不临时返回卡奈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