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牌局(二)
作者:更俗  |  字数:2413  |  更新时间:2020-02-25 20:08:09 全文阅读

中年人环顾四周,看到周边几张赌桌旁的荷官果然都下意识的关注这边,眼神还都落在他的身上,禁不住哑然失笑,说道:“我就说我这人相貌普普通通,应该不会太引人瞩目,”又看向站在小塔布曼身后的谢思鹏,笑着说道,“谢总,你带着朋友过来给我捧场,也不说给我介绍介绍?”

“难得看严总亲自下场,我还想着先偷学两把牌技呢,”刚才不动声色站在一旁的谢思鹏,哈哈笑着绕过赌桌,走到中年人身边,先介绍起曹沫,“这位曹老弟,便是我上次见到严总时提起的曹沫……”

“这么年轻真不简单啊,难得德州扑克也玩这么好。”中年人看向曹沫笑道。

“我都不知道谢总在背后怎么夸我——我也就给阿巴查先生跟菲利希安家族当私人顾问,什么简单不简单的。”曹沫才不想跟严志成谈笑风生,不动声色的站起来介绍阿巴查以及小塔布曼,也暗暗对谢思鹏警惕起来。

“严志成,算是这家赌场的老板,难得见谢总带朋友过来捧场,不能不露面招应各位,”中年人的英语非常流利,站起来跟阿巴查、小塔布曼握了握手,又示意大家都坐下来说话,指着女荷官身前的扑克牌,问道,“我们接着玩两把?”

虽然严志成一脸无害的温和模样,但直觉告诉曹沫,他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甚至还有些危险。

这两年到德古拉摩闯荡做生意的华商越来越多,像东盛集团都直接进入德古拉摩收购压榨厂经营了,后期的规模只会更大,但谁要认为能在德古拉摩这个混乱世界里拿到赌场经营牌照,并在贫民区边缘将顺利赌场开起来的人,是个简单、安全的角色,那真就是单纯了。

严志成是八十年代初就移民到德古拉摩的华人,也可以说是进入德古拉摩最早的华人之一。他有二十年来在德古拉摩摸爬滚打奠定的基础,才有能力在鱼龙混杂的西岸区开下这家赌场。

曹沫进金元赌场也玩过不少次,但这是第一次见过他本人,之前倒是听不少人说过他在德古拉摩发迹的传奇。

严志成也是新海人,他最初是想着跟同乡一起偷渡去意大利,却不知道当中出什么岔子,原本应该发往意大利的集装箱,意外发到德古拉摩来。

这同时也意外导致藏人的集装箱,在大海上多飘流了二十多天。

二十多名偷渡客藏身在集装箱里,食品与水都是照前往意大利的行程与天数做准备的。货轮到德古拉摩时,从外面锁死的集装箱里,二十多名偷渡客就严志成一个人活了下来。

即便德古拉摩乃至整个卡奈姆,七十年代末就要比国内落后许多,但既然好不容易活下来,严志成就不愿意被遣返回国,最后选择在德古拉摩扎根生存下来……

严志成有意想牌局继续玩下去,坐到赌桌上的其他赌客,大多数都赞成。

曹沫看阿巴查很老实,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他原本想着陪玩两把再走,但瞥眼看斯塔丽有意要替小塔布曼上场,就感到有些头疼了。

今天谢思鹏逮到机会,挤进门来跟小塔布曼接触,显然是有企图的。

现在曹沫的直觉越发强烈起来,谢思鹏事实上早就知道小塔布曼好赌成性、水平又有限的底细,在塔布曼家族的后花园里,谢思鹏是故意将话题引到赌场上来的。

只可惜他当时的注意力在斯塔丽身上,再强烈敏锐的直觉,也没有发现当时谢思鹏身上的问题。

然而也很显然,谢思鹏、严志成并没有意识到斯塔丽也是一个玩德州扑克的高手,水平甚至还要在他们之上。

现在的问题,曹沫他进退两难了。

他奉行人生需苟的准则,当然犯不着帮斯塔丽,在牌桌上对抗严志成、谢思鹏。

特别是严志成这家伙,扎根德古拉摩二十多年、黑白通吃,真要惹到他,甚至比惹到当地的犯罪团伙还要危险、麻烦。

不过,谢思鹏不仅对小塔布曼居心不良,他当初答应借出二十万美元时,并非没有一些隐藏的企图。

还是自己隐藏得好,事事都扛起菲利希安家族的名义跟大旗,谢思鹏到伊波古金矿跟矿工接触过,也被他刻意营造的假象欺骗过去了,才没有进一步暴露居心。

不管怎么说,他怎么可能甘心帮严志成、谢思鹏在牌桌上围猎斯塔丽、小塔布曼兄妹?

再说,严志成、谢思鹏底下里也没有许诺给他什么好处?

“怎么,曹老弟不陪我们玩两把?”严志成看向曹沫,笑着问。

曹沫挠了挠额头,说道:“我爸入狱前,曾让我发誓,实在手痒,只可以玩几把娱乐局过瘾——要是我们接下来还是继续玩一两美元小大盲注的娱乐局,我就陪严总、谢总玩两把;要是大小盲注加码呢,我这点筹码倒也够输了。好吧,我就陪严总、谢总玩两把,这些筹码输光,我可就收手了,到时候不要怪我扫大家的兴啊……”

这番话,曹沫是用英语说的,好像是怕到最后小塔布曼纠缠着不让输光筹码的他离场。

曹沫不清楚谢思鹏有没有特别打听过他的底细,但他在伊波古开枪惊走四名警察,怎么也应该有些小名气了,相信小装一把,应该没有问题。

“哈哈,我们当然是玩娱乐局,大小盲注稍稍提高一些,不然也太闷了,大盲注加到十美元,怎么样?”

曹沫这么说虽然很装逼,但严志成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曹沫有意是在坏他的事,哈哈大笑着说道。

“行啊!我还有一千美元的筹码,怎么也能看两小时的牌啊!”曹沫笑着拉开椅子重新坐下来,瞥了斯塔丽一眼,见她听到告诫后,果然不再理会小塔布曼的暗示,就站在那里看牌局。

只要斯塔丽不下场,曹沫心想小塔布曼今天再怎么输,内裤应该能穿回去。

大小盲注加码,荷官帮大家将零碎的筹码换掉,但只要足够谨慎,牌局也不算大。

接下来,曹沫也是稍加改变他紧手流的玩法,变得更加进取积极参与彩池的博弈,让严志成、谢思鹏看到他颇有高手的风范,却也没有表现得特别过火。

两个小时后,曹沫桌前的筹码一直在缓慢的增加,但到最后一把,才翻到七千美元。

最后一把时,他早就窥破小塔布曼在偷鸡,却小心翼翼候到最后,叫小塔布曼误以为他没有什么好牌,随时会被吓出局。

小塔布曼果然上当,在最后一张和牌发出来之前,将手里剩下的两千多美元筹码全下,想逼曹沫出局。

一把将小塔布曼的筹码扫光,曹沫也无意再进行下去,也不想看到小塔布曼开支票去换筹码,说道:“今天是不是就这样?我可还是个打工仔啊,不像严总、谢总这么自由啊。今天玩这么大,已经破戒了,亏得我家老头子还要在狱里坐四年牢,没有机会跑到卡奈姆来砍我的手指……”

“有这么夸张啊?”严志成哈哈笑道,示意荷官帮曹沫、谢思鹏他们将筹码换回现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