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回报
作者:更俗  |  字数:4103  |  更新时间:2020-03-16 19:04:30 全文阅读

“Mr.你太有商业头脑了……”

一月底的周末,有段时间没见面的阿巴查突然出现在德古拉摩,将大切诺基停在别墅楼前,热情的走进来拥抱曹沫,大声称赞他道。

杨德山、郭建、宋雨晴他们还在为压榨厂的交接运营忙碌,有些流程没有彻底理顺过来,还有一阵子手忙脚乱,之后压榨厂又要上新的生产线,短时间内都没有办法歇下来。

今天气温稍微凉爽一些,曹沫却是偷闲没有到办公室去,一个人躲在宿舍里看书,叫阿巴查的热情给吓着了。

一月底农场蔬菜日销售就突破一千美元,曹沫照当地的规矩,每周给阿巴查以及奥乔桑结算一次。

曹沫他在农场占有权益最高,达60%,最初他也承诺出资不低于六万美元,扣除掉前期已经投入的三万美元,但他这时候则需要分得的利润,持续投入农场开发、运营,以便能累计达到他最初的承诺。

阿巴查、奥乔桑以农用设备及土地等入资,都已经完成投资承诺,自然是每周拿走他们应得的利润。

这么小规模的农场才刚刚正式向外供应蔬菜半个月,每周就有上千美元的分红,阿巴查当然是高兴坏了。

阿巴查出身西卡家族,但他与家族的关系并不和睦,还是当选市政委员之后,才能获得家族的一些资源支持,但也有限。

要是农场每周能有上千美元的稳定分红,对阿巴查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个收入来源。

“可惜长久不了,”

曹沫不是有心想打击阿巴查,但不希望看到阿巴查此时热情高涨,等看到农场收益大幅下降时,再怀疑他在里面做什么手脚。

曹沫觉得有些话,有必要现在就跟阿巴查说清楚,

“供应量提高上来,我们下一步就要考虑用货车往德古拉摩供货。卡奈姆太炎热了,就算是黄昏装车,夜间从卡特罗绕行,清晨时分送到德古拉摩的各家华人餐厅及越市,蔬菜在卡车里也要闷七八个小时,品质就会差很多。现在是供不应求,华人餐馆、超市没有选择,所以我们不会感觉到这有什么大的影响。不过,只要有人有样学样,在德古拉摩市郊租地种植蔬菜,我们不大幅降低售价,不足够新鲜的疏菜很快就会被驱逐出市场,整体利润率绝对会大幅下降。”

“那我们也在市郊租一块地种植蔬菜,不就行了?”阿巴查说道,“在德古拉摩租一块地,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你都说了在德古拉摩市郊租地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我们现在新租地,别人效仿起来更快,激烈竞争会更早的到来。德古拉摩的华人餐馆、超市现在还相当有限,最终只能很快导致大家的菜价都卖不上去。”曹沫说道。

“没那么夸张吧?”阿巴查将信将疑的说道。

“你是不知道中国人的模仿能力啊,专业一点说,这种商业模式的复制能力,中国人说全球第二,就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说第一,中国人还特别的勤劳!大概也就犹太人,能跟中国人比一比商业头脑、勤劳程度。”曹沫咂嘴说道。

“那要怎么办?”阿巴查有些心慌的问道。

他过来找曹沫庆祝之前,还满心想着这份每年预期有六七万美元的收入呢,没想见到曹沫就当头给泼了一盆冷水。

他虽然算是县高官了,年纪也比曹沫大一些,但说到商业眼光,接触下来,他自觉得还是差曹沫一截。

“目前还能乐观三五个月,但等到德古拉摩附近陆续有新的蔬菜农场出现,而隆塔到德古拉摩又没有能通行运货卡车的道路,我们除了尽可能通过摩托车少量供货,现在就应该鼓励华商将中国餐馆开到隆塔市镇,将这些能炒美味佳肴的蔬菜向隆塔的上层社会推广,效果应该会好一些。”曹沫说道。

曹沫他就指望能享受三五个月的好处,到时候不仅他的投资成本能全部收回来不说,农场前期一千亩农田也能全部开垦完,接下来就可以向周围的农户进行技术推广,也算是做成这件事了。

当然要是希望农场后续有相对稳定的利润,曹沫也考虑过。

隆塔虽然经济发展极其落后,但也有不少西卡家族这样的富裕阶层,能有两三家中餐厅在隆塔受到热捧,然后能定点向西卡家族这样的大户提供种植蔬菜,稳定住销量,利润不至于下滑太厉害。

不过,种地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成为暴利行业。

真正想要有大利润,只能靠更严苛的技术、管理及规模取胜——隆塔地区的棕榈种植园,虽然是当地难得可贵的规模经济了,但一千公顷规模种植园,年收入也只仅五六十万美元的样子。

这还没有扣除当地雇工、农用设备以及各种物料损耗的成本,每年真正的盈利还要大幅减少。

“那就看一步是一步吧。”阿巴查不免有些失望的说道,从兜里掏了一只精致万宝龙皮夹,打开将一张纸递给曹沫,说道,“这是你的报酬……”

曹沫接过来一看,却是一张八万美元的支票,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应该是小塔布曼近期收到压榨厂的收购尾款后,给他们的回报。

虽然说曹沫之前没有想到他能得到这笔钱,但阿巴查能将这张支票给他,还真是够可以的。

零五年初人民币有过一个阶段的升值,但兑美元汇率还是维持在一比八左右。八万美元就是六十四万人民币,相当于一台崭新的挖掘机价格。

曹沫下意识就想将支票收入口袋,但迟疑了好一会儿,看向阿巴查,说道:“塔布曼庄园往北的那条溪河,以及西卡家族往南那条小河,造两座能承载十吨级货车通过的水泥桥,成本应该不会太高。我这八万美元是不是可以请小塔布曼先生,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捐给隆塔地区的市政机构,用于这两座桥梁的建造……”

“你这也太傻了吧……”阿巴查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叫道。

要是曹沫是亿万富翁,手指缝里漏点出来做公益,还能赢个好彩头——阿巴查算是对曹沫与菲利希安家族合作内情了解最清楚,也知道伊波古金矿简陋成什么样子,怎么都想不明白曹沫将这笔钱拿出来玩高尚情操。

“就像我刚刚跟你说过,因为没有桥梁,想从伊波古每天运输五六吨新鲜的蔬菜到德古拉摩非常成问题,路上要至少多耽搁五六个小时。卡奈姆就没有凉快的天气,运输也没有什么保鲜技术,路上多耽搁五六个小时,这对蔬菜的新鲜程度是相当关键的,更不要说肉类了。要是这八万美元能发挥作用,将路给修通了,仅凭借伊波古农场就能帮我赚更多的钱。我为什么一定要将这笔钱收入自己的口袋,反而显得吝啬又贪财呢?”曹沫反问道。

“确定能赚更多的钱?”阿巴查有些迟疑的问道。

卡奈姆两年前才结束军政府统治,除了殖民者后裔外,整个社会都还没有彻底往经济建设思路上转。

阿巴查在当地绝对算得是有见识的精英人士,但商业及经济思维,反倒不如自小就成长在思维开放、经济发展优先环境下的曹沫。

“不说别的,西卡家族种植园每年能生产的近两千吨棕榈油,绕行卡特罗到德古拉摩港装船出口,多出的近两百公里路程,浪费的时间不去说了,一年运费要多开支多少?怎么也得有几千美元了吧?十年、二十年积累下来,得有多少?”曹沫盯着阿巴查问道,“伊波古农场要想继续扩大规模,唯有德古拉摩能以更高的价格接纳农场种植的蔬菜、粮食以及未来要养殖的牲口、家禽。我现在请小塔布曼将这八万美元捐给隆塔的市政部门,我心安理得的双手不用去沾染什么,还显得自己特别道德高尚,但可能只需要一两年,这八万美元就会重新回到我的囊中。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聚财要先学会散财……”

“我真是佩服你们中国人……”阿巴查摇了摇头,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曹沫的这套理论。

直觉告诉曹沫,阿巴查已经开始动摇,他继续循循善诱的说道:“仅仅是我这笔钱,可能还不够,但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捐出,你来主张这件事,大可以找受益的种植园摊派一部分捐款,这对你在隆塔地区真正树立声望,应该会有帮助。”

“你不就是想骗我将我那份也拿出来嘛?”阿巴查咬着牙,犹豫了好久,还是将归他的那张八万美元支票也从皮夹里取出来,拍到桌上,说道,“有这十六万美元,应该是能勉强将伊波古村的道路修出来……”

…………

…………

“什么,阿巴查,你这是吃错了什么药?”

塔布曼家族在咸湖岛的豪宅里,小塔布曼看着大理石茶几上的两张支票,大为诧异的问道。

隆塔地区落后,作为卡奈姆的旧都、商业之都,德古拉摩的商业气息浓郁,阿巴查、曹沫暗中撮合收购交易成功,塔布曼家族支付一定比例的回报,在德古拉摩已经是天经地义之事。

再说阿巴查从他这里拿走支票时都心安理得的,没想到才过几个小时呢,阿巴查拉着曹沫将支票送回来。

阿巴查还要求他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将这两张支票,捐给隆塔市政委员会,然后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在隆塔与德古拉摩市北郊之间修两座水泥桥,将两地的交通贯穿起来。

小塔布曼当然无所谓,这两张支票他是照规矩给出去了,就没有想着收回来。

要是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捐给隆塔市政委员会,还能为塔布曼家族赢得好声誉,但问题是阿巴查疯了吗?

还是说阿巴查个人名下的财富,已经多到不在乎这八万美元了?

“布哈里总统当选后,一再声明要严厉打击贪腐,但遇到阻力重重,联邦议会甚至正极力推动一项议员豁免贪腐调查的议案——我既然立志从政,又是爱国建设阵线的便不能再有这样的污点,还请你能够谅解。我之前收下这两张支票,想着我来直接捐给隆塔市政委员会,但见到Mr.曹之后,细想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捐出这笔钱,更名正言顺一些。”阿巴查一本正经的说道。

要不是这一切都是曹沫劝服他的,曹沫都差点相信阿巴查义正辞严的这话都是真的,都叫小塔布曼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这已经是你的钱,你既然决定这么花,我没有意见。”小塔布曼耸耸肩,表示尊重阿巴查的意见。

“吱呀!”

小厅通往弧形大客厅的门这时候被人推开,曹沫转过头去,就见到小塔布曼的妹妹斯塔丽,穿着当地的染布长裙走进来,更娇艳明丽。

她看到茶几上两张支票,起初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傲慢的拿过来看了一眼,看上面的数字瞬时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瞥了曹沫一眼,就扔下支票,就要上楼去。

都不用敏感的直觉,少女美眸里的鄙夷太明显了,曹沫心里叫屈:尼玛,老子行得正、坐得直,两袖清风劝阿巴查过来退还支票的,绝不是你想的那张吃里扒外,暗中帮塔布曼家族抬高向东盛集团出售价的二五仔啊!

“斯塔丽,”小塔布曼喊住妹妹,指着茶几上的两张支票说道,“这两张支票是家族给阿巴查先生帮着撮合收购的报酬,但阿巴查先生品德高尚,希望能以我们家族的名义,将这笔钱捐给隆塔市政委员会,用于隆塔到德古拉摩的道路桥梁建设——我最近可能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斯塔丽,你也应该为家族做点事情了。”

见斯塔丽看阿巴查的眼神,由迟疑、困惑转为惊讶,而阿巴查也挺直胸膛来迎接斯塔丽的注视,曹沫真想一脚将阿巴查给踹翻在地,然后揪住斯塔丽的领口大吼:玛德隔壁的,无知的少女,道德高尚的人在这里!

曹沫满心苦涩的保持着大度的微笑,心想有时候太苟真不是好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