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官员
作者:更俗  |  字数:3401  |  更新时间:2020-02-19 17:40:11 全文阅读

隆塔地区,除了方便种植、管理投入少的油棕树、可可树等经济作物外,寻常部落都极少有能力发展完善的灌溉体系。

即便隆塔的水资源并不紧缺,粮食种植多多少少是靠天吃饭。

而整个卡奈姆气候炎热,雨水蒸发快,农作物产量要比中国精耕细作的农田低一大截。

这是曹沫刚开始到卡奈姆后,极不理解的一个现象。

卡奈姆除了经济作物种植外,其他粮食作物的生产,甚至都还远远不如国内解放前、小农经济时代的水平。

当然,时间一久,曹沫也能想通了。

在不能够机械灌溉的传统农业时代,卡奈姆的天气如此炎热,雨水蒸发又那么快,人力浇灌的辛苦与最终的收成不成比例。

而早年非洲大陆人口远没有今天这么密集,天然食物来源也丰富充足,也就会养成靠天吃饭的传统。

在全球都陆续进入工业化之后,非洲大陆,特别是撒哈拉以南的各个国家,早年还被殖民者统治着。

为了经济利润,殖民者削尖了脑袋,将大量水源供给充沛的宜耕地,都用来发展经济作物种植;而七八十年代之后陆续摆脱殖民统治,却又不同程度的陷入内乱中,自然就谈不上什么发展。

卡奈姆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结束殖民统治之后,三十多年的军政府统治时间,仅成功发起的政变就有六起,混乱无比。

即便此时的卡奈姆,政局大体稳定下来,但东北边境区的内乱还没有完全平息,其他地区的治安也令人望而生畏。

国内经济命脉又为欧美公司或殖民者的后裔所控制,卡奈姆全社会想谈改变还真是有不小的难度。

伊波古村的状况要好一些,跟老酋长菲利希安回到部落后做出一些推动有关,但也有限。

伊波古村的普通村民也主要沿着鹿角川两岸种植耐旱、不需要怎么照料的多年生木薯作为主食。

除了木薯以及一些豆类植物外,伊波古村基本上就没有其他什么农作物了。

距离溪河较远的土地,浇灌不便,大多数荒在那里,杂草灌木丛生,部落也没有谁愿意去开发、耕种;而整个卡奈姆,曹沫也几乎都没有看到多少部落有打井取水的习惯。

这导致伊波古村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妇女儿童,都有程度不一的营养不良,而伊波古村在整个隆塔地区,状况还算是好的。

距离鹿角川河较远的弃荒土地,在曹沫眼里,无论是打井取水,还是买进机灌设备开挖渠道,都是很有农业开发价值的。

可能从经济及经营的角度考虑,曹沫在伊波古村投资建设上千亩地的农场搞蔬菜种植,并能成功销售出去,精力牵扯极大不说,收益还可能远比不上集中心思、资金好好搞金矿开采,但对伊波古村更多的村民,意义则是不一样的。

除了蔬菜,后续还可以开垦更多的土地搞水稻、小麦等主粮种植,对地方赤贫如洗的部落村民意义就更大了。

以前伊波古村没有资金,现在曹沫可以拿出一部分金矿盈余,进行前期灌溉设备、水井沟渠建设以及后期的农药化肥的投入;以前伊波古村没有技术,现在曹沫可以请中国援非专家来指导,帮伊波古村培养新的农民技术人员,甚至确认这里的土壤适宜种哪些品种的农作物以及后续的诸多副产品生产。

老酋长菲利希安听到这里,也颇为动容。

说到底金矿从部落里雇佣工人,还仅仅是少数人得利,然而新的农作物种植能推广开来,受益的就不仅仅是伊波古村以及附近的部落了。

曹沫出生在城市里,都没有怎么接触过农田,但还是很有兴趣的跟老酋长菲利希安介绍他印象中的中国的农作物种植情况……

…………

…………

奥韦马、卡布贾他们到隆塔警察局报案,到中午十二点就回来了。

奥韦马当然是带着怒气过去的,像是一点就着的爆竹,但不知道是曹沫开枪的事已经震惊到隆塔警察局,还是隆塔警察局完全不知情,以为真有劫匪假冒警察进矿打劫被赶跑,总之奥韦马、卡布贾他们的报案之行还算顺利,没有受到刁难。

隆塔警察局并没有立即派人跟着奥韦马过来调查,也没有人追究曹沫作为一名外国人在卡奈姆持抢开枪的细节。

这却未必就是心虚,地方警察的办事效率,就是这么不值得期待。

谁都不觉得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但也只能假装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蔬菜农场的事,曹沫也只是让露西先在德古拉摩收集一些资源,他暂时还不敢离开矿上,赶去阿卡西的农场见援非专家谈指导跟培训的事。

要是开车在半道被这四名贪腐警察截住,他找谁哭去?

而阿卡西的援助农场没有手机信号,援非专家又没有配给卫星电话,暂时也联系不上。

曹沫还以为这样惶惶不安的,要熬过一段时间看情况变化,但没过几天,他被老酋长菲利希安喊到部落里,看到酋长大院前停了两部丰田轿车。

这段时间应该在奥约州首府卡特罗上学的莉莉,高兴的跑出来,热情的抱住曹沫,小胸脯还在曹沫身上挤挤蹭蹭,说道:“Mr.曹,你真是太勇敢了……”

曹沫走进酋长接待来宾的大屋,看到菲利希安正陪同两名当地的男子坐在草席上,喝着佳颖从国内寄过来的新茶,用的还是景德镇名窑烧制的功夫茶具——曹沫将这一套茶具送出去后,老酋长后就爱不释手,不是贵客绝不会轻易拿出来。

两名当地男子,看着都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曹沫对当地人的年龄判断,偏差比较大,那年轻的也可能不到三十岁。

这两人穿着当地的传统长袍,长袍用料质地上等,与老酋长坐在一起,精神抖擞、气度不凡。

再看看门口站着四名配枪保镖,曹沫一时也猜不出他们到底什么来头。

当然了,坐在左首边的年长男子,巧克力肤色下的文人气质却更浓烈一些,直觉也告诉曹沫,这人坐在老酋长的身边,内心深处多少有些坐立不安跟紧绷。

他是莉莉的父亲?

曹沫听奥韦马、波图他们说过,老酋长服役于卡奈姆第五任军政府,还是当时军官团成员,而莉莉的父亲奥乔桑青年时期在卡特罗读书,就已经加入反对军政府统治的爱国建设阵线,是热血爱国青年。

那时父子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即便老酋长退役回到部落都快十年了,莉莉的父亲都很少回部落里来。

就算是在民选政府上台后,老酋长还是被当地执法部门针对,也没有见作为执政党爱国建设阵线成员的奥乔桑站出来。

当然,这更可能是老酋长脾气执拗,又或者他认为爱国建设阵线上台是暂时的,不想儿子奥乔桑因为他得罪当地的势力而后患无穷。

当地人结婚普遍较早,这人看着不满四十岁,再看到莉莉跟在后面走进屋,亲热的挨着那个中年人而坐,更证实了曹沫的猜测。

“这是莉莉的父亲,这位是隆塔地区的市政委员阿巴查.西卡,也是莉莉父亲在党内的伙伴……”老酋长菲利希安请曹沫坐下来,介绍两名当地男子给他认识。

曹沫就猜到小菲利希安作为十多年前就加入爱国建设阵线的资深成员,即便没有直接从政,但也没那么简单啊!

他连忙合手给莉莉的父亲,小菲利希安以及阿巴查行当地的礼节。

爱国建设阵线目前是卡奈姆的执政党,同时也是奥约州议会成员里占据多数席位的政党。

卡奈姆实行联邦制,由三十七个联邦州组成,每个联邦州与国内的地级市相当,通过选举产生州议会,州议会的多数党派在地方上的领袖担任州长。

而每个联邦州则由若干个地区组成,地区就不再设立议会,而是由若干名选举产生的党派代表与地方上权势最大的部落首领(酋长)作为传统代表,共同组成市政委员会,决策地区事务。

就像眼前的阿巴查,深棕色的皮肤,看样子也有欧美人的混血,年纪明显要比莉莉的父亲奥乔桑小一截,但作为隆塔地区的市政委员,却可以说是地方上的实权人物了。

当然,隆塔地区的市政委员,有好几个是爱国建设阵线的成员,而阿巴查今天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受莉莉的父亲奥乔桑.小菲利希安所托。

“前日,伊波古金矿受滋扰一事,奥乔桑电话里告之我,我特地到警察局询问此事,确实是警察局内部四名贪腐人员私自跑过来敲诈勒索,警察局内部已经做了处理,将这四人开除出警队……”

阿巴查直截了当先说了警察私闯金矿的处理情况。

当然,曹沫也很清楚,这并非是地方警察部门能够秉公执法,而是莉莉的父亲小菲利希安奥乔桑请阿巴查出面对地区警察局施压才有的结果,但也就能处理到这一步了。

曹沫也就希望事情能有一个了结,不至于叫人心里悬着这件事,也没有想过要将这些贪腐警察绳之于法。

除了近乎心灵感应的直觉外,从阿巴查的话里,曹沫也判断出他从奥乔桑.小菲利希安那里知道金矿的实际运营情况了。

他这次登门是有企图而来。

要不然的话,奥乔桑或老酋长菲利希安出面感谢他这次对菲利希安家族的帮助就可以,为什么一定要与他见面,这孙子还摆出一副阴沉的样子?

当然,曹沫早就不是那种眼睛里揉不进一粒砂子的纯真少年了。

阿巴查知道金矿真实的情况,虽然外面看到是阿巴查帮菲利希安家族解决了大麻烦,但他还得承阿巴查的情。

要不然他以后在隆塔真要遇到什么事,就不要指望人家会搭理了!

当然,他也不得不警惕阿巴查的胃口。

敏锐的直觉到底不是读心术,曹沫这时候还不是很清楚阿巴查到底企图什么,不清楚直接给一笔钱当作回报、孝敬,能不能满足他的胃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