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三十章 警察
作者:更俗  |  字数:3307  |  更新时间:2020-02-17 08:12:40 全文阅读

伊波古金矿才刚刚起步,曹沫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将露西辞职、斯特娜过来接替厨娘工作,以及新住处等事交待好,第二天一早,他就与送斯特娜到德古拉摩的波图等人,一起赶回隆塔。

路上曹沫还想着找老酋长商议部落扩大蔬菜种植的事情,摩托车还没有开进酋长家大院呢,部落时一群小孩,赤着脚就飞奔过来嚷嚷:

“有警察进部落来抓你了,你快躲起来吧……”

曹沫吓了一跳,他好端端的又没有犯什么法,偶尔到隆塔市镇,也都只是采购矿上必需的物资,怎么会被当地的警察盯上了?

村子里看不到警车,也没有看到老酋长菲利希安,有名工人从老酋长菲利希安的房子里跑出来,曹沫才知道老酋长菲利希安刚刚陪着四名警察去矿上。

卡布贾手里有卫星电话,但警察跑到部落里时,曹沫也正好在赶回伊波古村的路上,手机没有信号,卡布贾没能联系得上他。

卡布贾就与老酋长菲利希安先领着警察去矿上,留下一名工人守在部落里,等着曹沫回来就通知他先躲起来。

曹沫心里有些发慌,他都这么苟了,不仅在矿上,到隆塔市集,也都扛着菲利希安家族的名义办事,怎么就被当地部门盯上了?

曹沫可不觉得自己一切手续都是合规的,被当地执法部门盯上就没事了,但现在什么事都还不清楚,他更不能不管不顾的就躲起来。

曹沫硬着头皮,与波图等人直接赶往矿上;一群看热闹的小孩,赤脚跟在他们后面,往矿上奔跑。

矿区工棚前,停着一辆边角都有些锈迹斑斑的旧尼桑轿车,车身上也没有印当地警局的标识。

除了矿上工人,还有很多村民围在木屋前——木屋是他在矿上的临时住所,门楣还钉着总经理室的门牌,看到这情形,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四名警察已经直接闯进去搜查了。

保险柜以及每天采集到的金砂及其他贵重物品,都放在卡布贾与奥韦马的房间里——矿上暂时还没有专职财务,平时都是奥韦马掌管保险柜的钥匙,但有什么东西要从保险柜里存取,则是奥韦马将钥匙交给卡布贾,由卡布贾凭着密码跟钥匙存取。

曹沫这么安排,一方面他这是表示对卡布贾、奥韦马的信任,放手将矿上最重要的事交给他们来负责,卡布贾、奥韦马有什么异常,也瞒不过他可怕的直觉。

还有一个原因,曹沫不会说出口。

那就是他担心矿上真有什么工人跟外面的犯罪集团勾结,他将保险柜放到自己的房间里,不是更危险吗?

看到矿工以及看热闹的村民,都围在他的房间门口,曹沫稍稍放下心来,至少保险柜此时还没有被警察查抄。

卡布贾他没有跟着菲利希安、奥韦马,陪警察进矿区搜查,而是藏在沟谷里,这时候看到曹沫与波图赶回矿上,连爬带滚的跑过来,焦急的说道:

“不是让人在村口拦着,你怎么还赶回来了?”

“我又没有犯法,躲算什么办法?警察为什么找到矿上来,怎么连部警车都没有,开部破车就跑过来,你们有确认他们的身份,到底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曹沫吸了一口气,先让自己冷静起来,连着追问卡布贾。

“说是有人举报我们非法采矿,还说矿上非法雇佣外国劳工……”

警察开车进入部落,卡布贾与奥韦马就第一时间赶过去,但警察在卡奈姆是强力部门,即便他们没有开警车过来,卡布贾还没有想到质疑他们的身份。

老酋长菲利希安似乎也很畏惧当地的警察部门,没有敢带着村民以及矿上的工人强硬阻拦。

这个也不难理解。

老酋长菲利希安与奥韦马等人是服役于第五任军政府的老军人,第五任军政府被政变推翻后,他们被清理出军队,但第六任军政府对他们的打压并没有停止,这些年他们在地方上也过得很难。

卡奈姆第六任军政府执政八年多时间,到零二年时,是接受联合国的安排,和平结束统治,进行民主选举。

所以说从卡奈姆的联邦政府到地区,第六任军政府长期经营的势力犹有着极其强大的实力及影响力,并没有因为民选政府上台,就受到清洗。

比如说,隆塔地区的警察队伍在民选政府上台后,并没有换血。

所以说,老酋长菲利希安对隆塔选举之后产生的市政权力机构心存畏惧,一点都不叫感到意外。

“……”

曹沫正待追问一些细节,就见菲利希安、奥韦马等人陪同四名身穿制服的当地警察,从木屋走出来。

四名警察捧着一堆从他房间搜查出来的东西,奥韦马与几名工人正神情激愤的要阻止警察将东西带走;菲利希安稍稍淡定些,正跟警察辩解着什么。

四名警察却根本不听他们的辩解跟阻拦,强硬的就要往尼桑车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曹沫冲上前去,拦住四名警察,用约鲁巴语厉声质问起来。

四名警察大概没有料到一名外国人,竟然会如此熟练的约鲁巴语,一时有些发愣,还是为首的中年警察先缓过神来,用约鲁巴语回道:“我们是隆塔警察局的,怀疑这里是非法采矿、雇用外国劳工,你是什么人?”

“我是菲利希安家族采金公司聘用的运营及技术总监,菲利希安家族采金公司,是一家证件齐全的采矿企业,得到奥约州政府的许可,一切都符合卡奈姆的法律。我不知道你们凭什么怀疑这里是非法采矿、非法雇佣外国劳工。据我对卡奈姆国家法律的粗浅了解,就算有人举报非法顾雇劳工跟采矿,也是应该是移民及矿业管理部门的执法。我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出现在这里,请你们出示警察|证件及搜查许可,现在卡奈姆冒充警察打劫企业的恶性犯罪很多,在你们出示警察|证件跟搜查许可之前,我不会允许你将这些东西随便拿走……”

曹沫硬着头皮,厉声喝斥道。

这些孙子还真他妈会挑东西,将他房间里值钱的小玩意,一个不落的都想捧走,还有今天生产都没有来得及装进保险柜的一小袋金沙——仅这一小袋金沙就价值三四千美元。

不管他们这次动作,是不是再次针对老酋长菲利希安,真要叫他们这样轻松就将东西拿走了,尝到甜头,这里还有无宁日了?

“你什么人,轮得你站出来说话——不滚开就将你一起铐回警察局问话!”中年警察蛮横的盯住曹沫,要他让开路。

直觉告诉曹沫,这四名警察的身份不假,但他们身上并没有什么搜查许可,也压根就没有什么人举报,他们纯粹是听到有人说伊波古金矿产金量激增,特地跑上门来敲诈勒索老菲利希安的。

看老酋长菲利希安以及周围村民的反应,看得出就算是民选政府上台后,老酋长以及奥韦马他们,都没有被少被当地执法部门针对过。

只是这次是被他撞到的。

只是他妈这些警察抢劫的是他的钱,尝到甜头,以后还会不停的上门来敲诈勒索!

这强烈的直觉,令曹沫怒火中烧。

曹沫跟卡奈姆的警方打过交道,同时也很清楚此刻他态度软下来,不仅当地的警察会不时跑上门来打秋风,各个执法部门都极可能会凶狠的秃鹫一般扑过来搜刮他、啃噬他。

当然,这四名警察看似气势汹汹,但直觉告诉曹沫,他的出现,令这四名警察有些心虚了,似乎是被他的义正辞严吓着了。

曹沫脑门一热,怒气冲冲的走到摩托车那里,揭开坐垫,取出一把枪,朝天“砰砰”就是两枪,然后走到那四名警察面前,枪口指着那中年警察的脑门,厉声道:“我怀疑你们是假冒警察的劫匪,谁敢动一下,我他妈崩了谁——我再说一声,请出示警察|证件、搜查许可,不然一根毛你们都不要想拿走!”

“砰砰”两声枪响,惊得林鸟乱飞,围观的矿工、村民也都大惊失色,没有想到平时态度温和、教训管束工人都让卡布贾、奥韦马冲在前面的中国监工,这时候会如此血性跟凶悍。

奥韦马与好几个矿工胸膛里的热血也被激发起来,嗷嗷大叫着上前就拳打脚踢。

四名警察吓傻了,趴在地上不敢还手,声音打颤的跟曹沫求饶:“不要开枪,证件在我们的口袋里,你过来掏——菲利希安、奥韦马,他们都认得我们。我们接到举报,就直接到矿上来,没有带搜查许可,但我们确实是隆塔警察局的……”

曹沫却是不管,更不会傻乎乎真去核实他们的身份真假,对四名警察厉声叫道:

“菲利希安先生认不认得你们,我不管,没有搜查许可,你们非法闯到矿上,就是劫匪!谁知道你们口袋里有没有证件,谁又知道这所谓的证件是真是假,谁知道菲利希安先生是不是一直受你们的欺骗——卡奈姆是个伟大的国家,但该死的治安太混乱了,到处都是冒充警察的劫匪,你们真要是警察,怎么不去打击这些劫匪,却跑到我们这种规规矩矩的工矿来骚扰?这次放过你们,快给我滚!”

看着四名警察屁滚尿流的离开,曹沫说实话,心里还是慌。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警察是真正的地头蛇,明摆着是欺负到老酋长菲利希安头上,而他不要说什么强龙,现在就仅仅是条小泥鳅。

虽然将四名警察赶跑了,但要是说不担心他们回头想办法报复,没有心慌,那纯粹是自欺欺人,但他在奥韦马、卡布贾以及老酋长菲利希安面前,即便是装,也先要镇静下来,将情况搞清楚再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