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十六章 开工
作者:更俗  |  字数:5024  |  更新时间:2020-02-12 14:10:37 全文阅读

菲利希安家族采金矿业公司以及西非矿业设备租赁及技术服务公司的注册,露西已经联系好会计师事务所,只需要提交相关的证件及费用,就可以了。

小型碎石机、制砂机的采购,德古拉摩市里依旧没有进展,但露西与国内的一家厂商联系上。

对方同意曹沫这边打款过去,就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出关、托运手续。

对方对非洲将来的发展及市场都颇为看好,听到这边有意代理销售他们的产品,两台小型设备都还给了很大的优惠力度,连同运费在内,仅需七千美元。

这在曹沫的预算范围之内。

曹沫上楼,到房间里上网查了一下,露西联系的这家设备厂商,恰好也位于新海市,以工业机械制造为主,规模还颇为不小。

要不是他们一开始就假借要代理销售的名义采购样品,这么小规模的海外订单,多半不会被理睬。

柴油发电机、水泵、氧枪、焊接、切割以及蓄电池等设备,五金、水管、铝合金等配件型材,曹沫都直接在德古拉摩市里采购,然后再一起雇车运往伊波古村。

除了公司注册、前期设备及材料的采购,打印一堆材料,又到德古拉摩市立图书馆借出一大堆有关金矿勘测以及设备维护维修以及基础设施建造等书籍,三天时间就匆匆过去。

这次曹沫特意将露西带到伊波古村。

新的采金公司,人员及分工都不复杂,至少比曹沫在东盛集团待过两年的机修车间,运营要简单得多。

不过,他想要伊波古村的村民克服身上种种的惰性,养成好的劳动纪律、服从管理的习惯,业余时间还能加强学习,进行技能培训,就要困难得多了。

很多事情他亲自出面处置,效果未必好。

以夷制夷是老祖宗都用惯了的手段。

而曹沫既然都将露西、卡布贾都招揽过来,即便露西暂时要留在德古拉摩,也要创造机会让她参与管理。

有些事,一个剽悍的当地女性去做,绝对要比一个大老爷们要有效。

…………

…………

采金点的小路经过四五天的拓宽,杂草、灌木丛清理过一遍,要好走很多,但路还是狭窄、泥泞,下一步则将采金剩下的尾渣细砂石铺上去,进一步拓宽。

装设备的车,还是无法直接开到采金点,只能由奥韦马带着人,将笨重设备扛到采金点。

采金队的工人,有一点好,就是够身强力壮。

一台老式的小型柴油发电机,毛重有二百四五十公斤,四个人拿毛竹杠子,从部落抬到采金点工棚,三四公里的路都不带喘气的。

在前两天卡布贾带人做好的石子地基础上,曹沫亲自带着卡布贾、波图等人安装、调试设备,又将简单的照明线路拉起来。

这一通忙碌,天色就黑了下来。

这时候柴油机发动起来,工棚、设备房、仓库里,以及小广场上的白炽灯在瞬时亮了起来,好些工人以及跑过来看热闹的村民,都发出惊奇的叫声——好些人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柴油发电机,还以为隆塔市镇的电灯,只要接上电线就会亮,却不知道电从哪里来。

“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何年,才能看到伊波古都能用得上电灯照明……”老酋长菲利希安佝偻着身子,看到眼前的情形,很是感慨的说道。

要不是将金矿菲薄的利润拿出去,而是自己享受,老酋长菲利希安将能比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过得滋润,但他回到部落,修缮神庙、修建学堂,还拓宽部落与外界连接的道路,他自己的日子却是要比其他部落的首领过得简朴得多。

然而,隆塔地区落后而糟糕的发展环境,加上老酋长菲利希安两年前还是受当时卡奈姆第六任军政府打压、监管的对象,他能为部落所做的事也是十分有限。

以隆塔糟糕的地区财政来看,短短几年内想要投资建大型火力发电厂,并建设与之配合的电网,是不可能了,但曹沫觉得在泾流相对稳定的鹿角川上游修建一座小型水电站,工期短、投资也小,也足够供应伊波古及附近几个部落的用电需求。

不过,曹沫没有说出来。

哪怕一座小型水力发电站的投资,在卡奈姆仅需要百十万美元,对伊波古村而言,也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大数字。

露西就在伊波古村留了两天,就由波图开摩托车送她返回德古拉摩。

露西目前还是西非分公司的厨娘,宋雨晴她们一日三餐都指望着她;露西不在德古拉摩,宋雨晴每天只能啃面包过活。

当然,露西以后也没有必要整天都留在别墅里,除了工作日留在德古拉摩做好厨娘的本职工作,帮曹沫打理德古拉摩的事务外,周末则会到伊波古村来,负责工资结算、仓储物资出入库存整理等工作。

…………

…………

接下来两天,曹沫就带着卡布贾、波图、帕里尝试着制作砂金机。

砂金机是国内淘金客,在多年实践基础上摸索出来的一种采金设备,主要用于淘取河床砂金。

砂金机的结构并不复杂,主体是震动泵带动多层孔洞逐渐缩小的钢纱滤网。

在淘取河床金砂时,将含有细小沙金的河床底泥挖出来,运到表面钢滤网上,一边用清水冲洗,一边振动钢纱滤网,将留在滤网上的大颗粒石块直接冲走,而混有金砂的细砂、泥水,则会从钢纱网的孔洞里漏到第二层留存下来。

经过多层钢丝网的冲滤,就剩下细小的砂粒与沙金混合在一起。

最下面的一层则是一种塑料板,是拿刀具划出细密沟槽后制成的吸金毯。

吸金毯的沟槽可以吸附微小的砂金以及更细小的砂粒,进一步进行过滤分离。

最后一步再拿到淘金桶里进行淘洗,就能得到纯净的金砂。

部落以往开采的是岩金,产量较低,但比较稳定。

岩金想要大规模开采,设备投资太大,但岩金附近只要有溪河孕育,通常都会伴生河床砂金矿。

砂金,因细小如砂得名,本身就是风化、剥蚀而暴露出来的岩金,被溪河流水冲刷出来,年深日久沉积在附近河谷、河滩、河床的土壤之中。

采金点附近正有一条鹿角川河的支流,往南拐出一道大湾,在河流的西岸形成一道长约五六百米的沟谷。

从资料上看,这种沟谷地形,是最有利于砂金沉积、富集的。

部落村民不是不知道沟谷里藏有金砂,但沟谷土壤的金砂储量,密度是远远低于岩金的。

特别是金砂、金粒的密度大,在土壤中一年年沉降,这使表面土壤的金砂含量变得更低。

虽然靠近基岩层位置的土壤,因为沉降富集作中,金砂含量会大幅提升,但是部落有能力去开挖深度十数米甚至数十米的深层含金土壤出来淘洗吗?

没有砂金机这种便捷的简易设备更是致命,仅仅拿檀木盘式的淘金设备,一天能淘洗出多少金砂?

当然,曹沫即便制作出简易的砂金机,没有排水及挖掘设备设施,想要对溪河沟谷进行大规模的挖掘取土,也不现实。

更不要说开挖十几二十米的深坑去取底层含金土壤出来淘洗了——河水早就浸灌过来。

不过,在鹿角川西岸现有的采金点,与鹿角川沟谷河滩之间,有近二十米宽的坡地。

除了年深日久的雨水冲刷外,坡地堆满伊波古村这些年来爆破岩石震落下来细碎石砂,其中必然有不少在爆破中震落的金粒、金砂混杂其中。

而这片坡地,连接着河滩沟谷与明确无误的岩金矿脉,同时又位于河岸的上方,无需排水设备,就能直接人力开挖土。

没有挖掘机,铁锹、铁铲、挑子加小推车,还不干活了?

曹沫第一时间制作砂金机,就没有想到要用挖掘设备,直接从这一小片坡地,用人力着手挖土,然后运上砂金机过滤淘金。

曹沫之前就确认这一片坡地含有砂金,但不能确认砂金含量。

碎石机、制砂机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运到德古拉摩,传统岩金开采手段太费时费力,肯定要先暂停下来。

这段时间,曹沫也不能白养这么多人没有产出,就想着制作砂金机,让奥韦马、波图带着人手,先从坡地挖土送入砂金机进行淘洗。

甚至以后他也会优先考虑采购挖掘机,扩大砂金的开采……

…………

…………

花了两天时间,曹沫摸索着将第一台砂金机制作出来,实际上钢纱网、震动泵以及开关盒都是现成的,他就是焊了机床架子之后|进行接线。

花了两天时间,曹沫都有些汗颜,到德古拉摩干起小白领,机修车间里学的手艺丢了很多,生疏得很,但卡布贾、波图、帕里则是一脸的崇拜,真没想到他连什么活都能拿得出来。

奥韦马的脾气也捋顺了,曹沫在矿上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还手把手教导波图、帕里他们操作,怎么看都像是来为菲利希安家族热情服务的,跟他印象里大腹便便、就知道奴役、压迫当地雇工的殖民者不一样。

接下来两天就是将线架到坡地的下方,在那里清理出工作平台来。

这也是尽可能缩短人工运土的过程,方便水泵从鹿角川里直接抽水,冲洗矿土。

万事俱备,看着手推车运来的第一车矿土,从台阶高处送入砂金机的送料口,曹沫手里都捏出汗来。

浅层土壤的砂金含量太低了,不要说第一车矿土不会有什么产出,十车八车都看不出来,曹沫还得装作毫不在意的指点波图、帕里操作水枪。

互联网真是好东西,相关详细资料都能查到,但曹沫也不想在采金队员工面前露了怯。

他之前带着波图、帕里练习过几遍,这会儿就直接交给他们上手操作,他站在一旁“指导”,其实也是暗中观察,有什么偏差,随时可以指正他们。

这会显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矿土不断的倒入进料口,还没有什么感觉,到第七第八车矿土上料后,最底层的吸金毯明显附着了一层金闪闪的亮物。

砂金机的作用就在这里。

纯粹用人工淘洗,三四十人一天都洗不了七八车矿土,但上了砂金机跟水泵,只需要五六分钟的工夫;在没有挖掘机之前,绝大多数的人手,只需要负责挖土运土就行。

“出金子了!出金子了!”波图兴奋的大叫起来,水枪拿歪,滋了曹沫一身。

“这有什么奇怪,真是混蛋,湿我一身。”曹沫笑骂道,叫波图赶紧将水枪拿好,喷他一身没关系,不要将吸金毯上好不容易吸附的这点金末冲没了。

这才是开始,这么一点砂金都未必能凑出半克来。

而波图如此兴奋,曹沫心里想波图这段时间跟在他的身边,估计没有少人在他面前说丧气的话。

…………

…………

曹沫抑着内心的激动,装作理所当然、毫不在意的样子。

虽然整个流程,很简单,曹沫还是反复看各个环节的衔接,有操作不正确的地方,就上前纠正,也顺便教员工几个常用的中文。

砂金的淘取过程也简单,就是将砂金放到檀木制的淘金盘里,置出清水中轻轻摇晃淘金盘,让砂子从淘金盘掉入水桶里,留在淘金盘里就是相对纯净、甚至可以直接当黄金出售的沙金。

等暮色将至,所有人都收工时,曹沫才耐着性子走回来,看着波图将一天所得的不多砂金称重记录后,交给卡布贾锁进一只旧保险柜里。

第一天有很多衔接不到位的地方。

提醒了好几天,迟到早退以及中途随意进出的现象,还是无法禁止。

卡布贾想要抓典型,揪住两人要进行处罚,都差点要干一架;奥韦马却是知道理亏,骂骂咧咧的将惹事的两人拉开,但他也没有办法解决迟到早退的问题。

采金队都是部落的村民,他们还是习惯将采金队当成住所附近的耕地、密林,并没有形成严密的劳动纪律。

除了卡布贾、奥韦马、波图、帕里等,好在曹沫事前也没有正式公开薪资政策。他先开了一个小会,又将所有工人都召集起来,宣布以后在他们原有每周一千五百奈拉(五美元)的工资基本上,能保证不迟到、早退、中途不怠工、服从管理的,每周再额外奖励一千五百奈拉。

也就是每个工人老老实实干满一个月,可以拿到四十美元,三百二十元人民币的高薪。

就这破事,耽误了好一会儿工夫。

而波图、帕里都理解不了水泵高程的问题,曾试图将砂金机移到距离坡地更近的地方,以便缩短来回运土的距离,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坡地与砂金机之间修的便道,因为奥韦马之前不够重视,带人修得很是马虎,当中有人连人带车翻入沟谷里,幸亏人没有什么事。

到最后称重,一天收集到十五克砂金,都远不能将一天的成本打平掉,更不要说前期的设备投资了,但采金队的成员却很受鼓舞。

毕竟这要比他们之前的采金量,足足高出两倍。

三天后,各方面的流程才逐渐走顺畅起来。

相比较传统,新的砂金淘选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地方,采金队成员即便都没有怎么接受过教育,但到底都还是部落里头脑灵活、手脚勤快的青壮年,才被老酋长菲利希安及奥韦马挑选出来。

往后,每天的采金量差不多都能稳定在三十克以上。

这虽然还没有达到曹沫预期的目标,但已经勉强能将成本覆盖掉。

半个月过后,曹沫因为不断的添购柴油等物料,不多的现金就快见底了,这时候砂金也积累有五百克。

曹沫将砂金从保险柜里取出,用少量水银吸附,放入钳锅里,然后他再拿出高压氧枪,将其熔炼成金水。

中间看到金水起泡,就加一些硼砂进去去杂,等到沙金完全变成通红的金水,以最快的速度,将倒入长条形模槽。模槽事先涂一层油,金水倒进去,立即就成形,红彤彤的,自然冷却片刻,再放入冷水中继续冷却。

这些过程,资料都有详细的介绍,但曹沫第一次亲手操作,拿高压氧枪的手禁不住都有些颤抖。

五百克沙金,中间有大量的杂质去除掉,最后熔炼成相当纯净的金条,大约不到四百六十多克。

这就是采金队这半个多月来的产量。

零四年的六月底,国际金价每盎司仅三百八九十美元,四百六十克的金条,价值仅五千美元左右。

说实话,就算半个多月五千美元是纯利润,在卡奈姆压根就算不上什么爆发横财;而这么多的产出,在扣除物料消耗、设备折旧、人工薪资等成本,都近乎没有什么利润可言。

那种找着金矿就成暴发户、隔夜就会所嫩模的事迹,在这里并没有发生,但这代表良好的开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