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天炁学院 > 初入天炁,新人之塔
第一章 我名吕嘲风
作者:卧岗不见龙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2020-02-01 13:52:07 全文阅读

夏夜若是无风,夜间那份闷热总是如同酷刑,尤其是对于码头上的工人来说。

  一艘远洋货轮缓缓靠岸,上面密密麻麻的集装箱,让人感到恶寒与丝丝阴森,几十辆叉车,如同蚁穴中的工蚁,一举一动都透露出难言的疲惫之感。

  在这份忙碌中,不知从哪里,不知何时,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在重工人毫无察觉之中,如灵猫一般跃制码头之上。

  “真是麻烦,老东西不让坐远洋客轮,害的洒家坐了一天一夜的货轮,终于回来了……”漆黑的风衣,兜帽遮住上半张脸,背后一杆长长的棍状武器装在黑色皮袋里,整个人如同黑夜中的幽灵一般。

  将头上的兜帽拉下,是一张年轻俊朗的脸,虽说不是那种英俊潇洒的美男子,但总的来说也是中上之姿,斜飞入鬓的剑眉,硬朗有不失清秀的面部线条,但是那面无表情的冷淡,让人心中莫名有些发怵。

  少年最让人注目的地方,就是他那一双堪称诡异的瞳孔,若是在明亮之处到没什么异样,但是在暗处,近看却能看出一抹紫黑色的微芒。

  吕嘲风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张崭新的银行卡,在路边取款机里取出几千块散钱,好不容易回到自己老家,他可不想再惹出来什么幺蛾子。

  呵,还有什么幺蛾子可惹的,自己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看时间已经不早,吕嘲风四处看看,附近应该有酒店什么的。

  一户看起来并不算很正规的小旅馆,洗漱干净的吕嘲风系好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个死猪纵身跃扑在床上。

  “累死了。不过,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咱这也算是功成身退吧,反正估计咱也没几年好活了,就回老家享享清福,说不定哪天就能见着兄弟们了。”吕嘲风活动活动自己的肩膀,这段时间自己在外打拼,说白了就是杀人越货,倒是也有几分积蓄,挥霍几辈子还不是问题。

  几分钟后,床上传来匀称的呼吸声,但如果有人接近这里,他们就会知道什么叫恶兽假寐,哪怕是真寐,也闻得着小老鼠的臭味。

  吕嘲风,国际有名的杀手,虽然并不是职业杀手,但是这几年来在死在他手上的人不知有多少,各国高层对其也是忌惮不已。不过总的来说,这位杀神也是相当任性,而且并不是杀人狂魔,属于那种危险等级高,但是威胁等级中等的家伙。

  对此,吕嘲风只是幽幽一笑,自己又不是傻子。

  “话说回来,这几天过得真是很累呢。”回想起这个星期噩梦一般的生涯,饶是吕嘲风身经百战,满手鲜血,也不禁一阵发寒,那个女人,简直就是恶魔。

  “话说回来,前天方老貌似还邀请我去他那大院里坐坐,是想请洒家再吃几年牢饭吗?”次日,在某个早餐摊上吃油条的吕嘲风想道。

  诶,我为什么要说“再”?

  洒家这等新世纪好青年,怎么可能吃牢饭呢?倒是有不少该吃牢饭的家伙,让洒家送去吃牢饭了。

  那牢可有名着呢,监狱长有十个,人们都叫他们阎王。

  吃完早饭之后,吕嘲风回到酒店,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平时哪怕是枪口抵在脑门上都不皱眉头的吕嘲风,此时手居然都有一丝颤抖。

  “咳咳,喂。”吕嘲风开口,抱着一股视死如归的觉悟。

  “诶?是风哥哥吗?风哥哥你已经回国了吗?怎么不早点和露露说啊!”一个古灵精怪的声音响起,清脆而欢快。

  “啊,哦!昨天回来的,太累了,太累了。”吕嘲风睁着眼说瞎话,虽然回来的是晚了一点,但是还算不上累,或者说也吕嘲风的身体素质,压根不会感觉累。

  “啊?好吧……那风哥哥你现在在哪里?”另一边的声音貌似有些不甘心。

  “咳咳,好了,聂露露,把电话给你姥爷。”吕嘲风决定还是不要再继续这个问题,否则某个小魔女就要来摧残自己了。

  不是,在首尔那几天洒家受的罪还不够吗?你还要来找我?

  “咦?风哥哥你刚才叫我什么?我没听清楚欸……”

  “呃,露露。”吕嘲风嘴角一抽,露露?你还六个核桃呢!

  “嘁!好吧。”另一边的少女终于不再为难吕嘲风了,就是听起来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吕嘲风:我发誓!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信那老不死的邪!

  十天之前,中东地区某个小国……

  家里蹲着追番的吕嘲风收到了一个加急件,里面是一个信封和一本厚厚的书,还有一瓶满天星。

  说实话,吕嘲风当时也是懵了,别的是什么意思他懂,但是这一瓶满天星是什么意思?暗号?总不会是武器吧?

  说不定是新出品的满天星炸弹……

  我放兜里会不会压炸了啊?

  “真是麻烦。”吕嘲风端起手边的罐装可乐,咕噔咕噔一口喝个精光,顺便在手指尖留下了一点,好抹开信封的封口。

  一封全是废话的信,简直让嘲风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好在也没必要看。

  翻开一旁的那本书,对照信中虚虚实实的密码,吕嘲风在一张纸上记下了一串数字。

  “嗤……”一缕紫黑色的火焰在吕嘲风指尖燃烧,将那张纸烧成灰烬,一点儿不剩。

  吕嘲风的双眼左右瞟了瞟,从沙发上起身,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在自己的客厅里走了一圈,再次坐回沙发上。

  “至于吗?”吕嘲风咂咂嘴,虚握的左手轻轻发力,几块机械碎渣从指缝中掉落,看形状,好像是几款不同型号的针孔摄像头。

  “噔噔噔……”不知何时,一块地板砖被吕嘲风撬起,一排通往地下的楼梯出现在嘲风面前,虽然看起来又窄又阴森,不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幽暗狭小的地下室里,只有一部看不见品牌的黑色非智能手机,静静地躺在一张木制书桌上,随即一只戴黑色皮手套的手把它拿起,开机,输入了一串数字。

  就是被吕嘲风烧毁的那一串。

  “滋……滋滋……”好像信号不是很好,只能听见紊乱的电流声,大概过了几秒,电流声消失,只剩下死寂般的沉默。

  吕嘲风的嘴角扬起一丝了然的笑意,好哇,果然是你这个臭老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