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恩怨了 > 正文
第一章 飞来横祸
作者:竹壳儿  |  字数:10895  |  更新时间:2020-05-27 22:15:22 全文阅读

(本篇,及本人名下所有小说,均是免费的。无论是改编 借用 删改 增添 任意选用 影视 版权 再版权 或者改编权都是免费的,如果确实需要购买这些权利,所有权利加在一起,请按照一块钱一个字来付费,购买永久使用转让权。本人不保留追求任何作品版权问题的法律及非法律责任。

但是,不可以扩大,仅限于作品,本人的人身自由 行动自由 生活自由 思想自由 神圣不可侵犯。

注:对这段话的正确理解是,不要借由我写的作品对我的人身和行动的各种自由和权利进行变本加厉的侵害。作品是免费的,无偿的,可以任意选用,截取片段 ,更改,使用,改变,影视剧使用,翻版,再版,任何版。但是,对我的人身和行动的自由和权利的侵害,是不对的。任何理由我都是不认同的。 包括: 例如说,不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我认为,以恋爱为目的的耍流氓同样是耍流氓,以恋爱为目的的骚扰侵害,同样是骚扰侵害。单方面想与对方组成婚姻,而对方不想,借由各种流氓行为进行的侵害同样是侵害。 还有,骗一次是骗,骗一辈子就是爱了。 我认为,骗一次是骗,骗一辈子就是灾害,是灾难,是非常严重的骗,不会变成爱。 任何对我的人身和行动的侵害和破坏,无论想借由什么理由都是不对的,更不会因为长时间,甚至妄图侵害我一辈子,而改变任何性质。 不要找任何机会,寻找任何理由,对我进行变本加厉地干涉破坏和侵犯。 任何对我作品的使用不能成为对我人身和行动自由侵犯侵害的理由,更不能强势控制我的生活,操纵我的身体或我的环境,制造各种事情对我进行折磨折腾,这样都是不对的。)

那年,在一个普通的村落,民风淳朴,一个美丽又单纯的农妇,背着一个孩子,上山去砍柴。

山上森林茂密,飞鸟在天上掠过,树上一群猴子在探头探脑地看着树下的农妇,农妇毫无知情。

突然一只猴子跳下树来,抢过背上的孩子,跳到了树上,农妇赶忙追赶。

猴子你传给我,我递给你,在树上窜来蹦去,很快消失了踪迹。

宫里,老太监正在对年轻的皇帝进行教育。

年轻的皇帝兴致勃勃地在跟着一群小太监玩球。

老太监跟在后面,表情严肃地进行教育:

“皇上,切不可因为贪玩,耽误了正事。历代贤能的君主。。。。”

小皇帝停止了玩耍,认真地想了想,道:“先生说的是。”

小皇帝停止了玩耍,敬佩地谢过老太监,去读书了。

老太监捡起球,露出奸诈的笑容。

老太监回到府上,一群人对他进行奉承。

“朝廷有公公在,真是万民之福。”

“公公日夜操劳,朝廷上下谁人不钦佩?哪个敢与公公作对?”

“如今在朝为官的,只知有公公,不知有皇帝。”

老太监扬头大笑道:“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如今百官只是嘴上服我,未必没有反我之意。”

“那有什么,公公在朝廷 在武林都安插了大量的眼线,又有东厂 锦衣卫,谁敢违抗公公,就是自寻死路。”

老太监愤然站起道:“那是自然。”

老太监走到门口,猛然击出一掌,门前的数杆修竹开始猛烈摇晃。

众人皆赞“盖世神功”

老太监叹息道:“只可惜中原武林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各大门派多忠义之士。若想朝廷 武林唯我独尊,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旁边有一人道:“我听说了一件宝物,若是得到手,公公的大事可成。”

一番交头接耳,密语之后。

老太监惊讶道:“竟有此事?在吴大人家里?”

密报者点点头。

老太监露出了做坏事前常有的笑容。

这天,吴大人府上来了客人,

吴玉正在门口跟小朋友玩耍做游戏,

吴玉的妹妹吴倩在摇篮里,被下人摇来摇去。

一群黑衣人站在屋顶上。

吴大人与另一名官员在院里对弈。

吴大人道:“今天客人来了不少。”

“怕是来者不善啊。”

“看到朝里不少为官正直清廉的官员已经遭了毒手,各种阿谀奉承的小人平步青云。

我想这一天,早晚要来。只是连累了你,你今天来的可不是时候了。”

“人活在世但求做事扪心无愧,坦坦荡荡,若是贪生怕死,畏首畏尾,岂不白活这一世?”

“你我果然心意相投,意气相同,我一向以你为挚友,果然没有看错人。”

“那阉人做事一向心狠手辣 工于心计,既然他下手必然会一个活口都不留,你我今日难逃他的毒手。

我只盼在死之前多杀几个恶人,为那些含冤而死的同僚出一口气。”

“既然如此,我们就继续饮酒,下完这盘棋。”

二人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悠然下棋饮酒。

屋顶上已经站了七个黑衣人。

三女四男。

其中一个女子道:“你们不必出手,对付他们,我一个人就够了。”

另一个女子露出鄙夷的笑容道:“芒刺,你又在说大话了。咱们几个中数你的武功最差,资质最低。

不过要是论起白费力气,我们倒是都愿意承认,属你最厉害。我倒是懒得出手,想看你一个人出风头,

就怕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得跟你一起倒霉。”

芒刺突然回头冲说话的女子吐出一排飞针。

说话女子黑色斗篷飞起彩色绸带如同瞬间开放的花瓣,将所有飞针卷了进去。

芒刺道:“彩蝶,算你有两下子。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芒刺飞身跳下,挥手散出飞针直冲院子里的二人而去,俯身旋转落地之时,低头在颈部又是一排飞针先后冲着同样方向飞去。

彩蝶道:“这事非我出手不可。”

彩蝶轻飘而下,吴宅院门开着,门口两个孩子在玩耍。

彩带飞出卷着两个孩子进了院子,彩带轻拍,院门关闭。

一切都来得突然,宅子里的家丁,连同两个孩子都呆住了。

待缓醒过来,家丁拿着棍棒冲着彩蝶而来,彩蝶轻笑。

芒刺在一边盯着院里的二人,余光看到了彩蝶这边,芒刺厉声道:“彩蝶,不用你插手。”

飞针近身,吴大人拂过棋盘,手中已握了满满一把棋子,内力发出,迎向飞针,飞针被击飞,棋子冲着芒刺而去。

芒刺飞身躲避,一边不停在各处发出飞针。

彩蝶彩带飞出将数名家丁击飞,卷住一名家丁的脖子,稍一用力,瞬间丢了性命。

吴大人和朋友二人背对背迎敌,吴大人已抽出长剑在手,朋友则亮出双掌。

芒刺和彩蝶已到近前。

彩蝶飞起数条彩带,如同一条条蟒蛇,轮番向吴大人发起进攻。

吴大人剑锋所指,一条条击回。

另一边,芒刺轮番发起飞针攻击,皆被掌风击落。

彩蝶和芒刺已经落了下风。

这时,吴夫人从屋里慌慌张张跑出来,拉着两个孩子往门外跑。

屋顶上的另一名女子道:“我也去凑个热闹。”

蒙着眼睛的男子低声笑道:“铁刃也是个急性子。”

铁刃双刀在手,飞落在吴夫人背后。

吴大人大喊道:“不好!”

双刀划过,吴夫人倒地。

吴大人连逼几剑逼退彩蝶,去救。

另一边朋友,一掌击碎棋板,掌风将碎石块送出。

彩蝶 芒刺躲闪不及。

见自己方面落败,屋顶上四人便一哄而上。

吴大人扶起身受重伤的吴夫人,单手持剑,缠斗铁刃。

身强力壮的石梅持铁锤跟铁刃夹击吴大人。

灵活的青螳救起奄奄一息的彩蝶,避开攻击。

浑身是甲的地龟与青螳夹击吴大人的朋友。

蒙着双眼的冷蝠,抓住两个孩子。

吴大人和他的朋友不敌,身受重伤。

芒刺挣扎起身,甩出一片飞针,大叫:

“格杀勿论!”

伴随着一阵黑雾,一个黑影闪现,飞针悉数接下。

细看竟是一人戴着极其恐怖的面具。

众黑衣人见状,竟皆恭敬道:“主人。”

原来就是老太监戴着面具出来作恶。

老太监得意洋洋 大摇大摆地上前,一手一个提起两个孩子:

“吴大人啊,吴大人,平日里你宁折不弯的那股子气势哪去了?”

吴大人怒斥道:“阉人,我劝你早点住手,不要再早杀孽。”

老太监道:“你若是交出宝盒,我就放了这两个孩子,再放你们一条生路。

否则,你们一家上上下下,连同你的这位朋友,一个都别想活。”

吴大人道:“阉人,你如何得知宝盒在我们手里?”

老太监奸笑道:“如今朝廷上上下下布满了我的眼线,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郑和武功盖世,为明朝第一高手。留下了宝盒,可驱逐蛮夷,可独揽大权,可平息武林争端,一统江湖。”

吴夫人挣扎着道:“老爷,把那东西交给他们吧。你不为玉儿着想,也得为邻居家的福儿想想吧。我们不可连累他们。”

吴大人道:“夫人,这阉人的话岂可相信?若是东西不到他们手里,我们倒有一条活路。若是交给他们,玉儿 福儿连同

这些下人都得死在他们手里。”

吴夫人道:“事到如今,我们唯有相信他一次,岂能眼睁睁看着无辜受牵连?”

吴大人扬天长叹:“也罢,也罢。”

吴夫人进屋,飞身于梁上取下一物,交给老太监。

老太监打开,见是相套的某种正立方体,扬头大笑道:

“如今宝物在手,天下再无敌手。”

吴大人道:“如今,宝盒给你,你可言而有信,放了这些人?”

老太监笑道:“必然如此。”

老太监将宝盒收入怀中,道:“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芒刺道:“杀!”

飞针首先出手。

吴大人 吴夫人均身受重伤,不能敌。

玉儿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剑,挡在前面。

芒刺道:“你这是找死,我先杀了你。”

突然,屋顶上传来一阵琴声。

吴玉提着剑趁乱拉着福儿往门外跑。

冷蝠立住,听到屋顶风声,琴声,周围人的动静,飞起向着两人的方向。

琴声渐渐紧张起来。冷蝠开始四处乱撞。

老太监惊讶道:“没想到太后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老太监道:“我还不打算跟太后的人冲突,你们做得干净利落些。”

老太监纵深离开,飞上墙头,一番壁虎状攀爬之后,飞快地消失了。

受了伤的彩蝶开始吐血,青螳抱起彩蝶,飞起离开了院子。

芒刺也渐渐支撑不住。

铁刃的刀刃先出,芒刺的飞针随后。

石梅亮出铁锤,地龟一身铠甲尖刺出,冲上屋顶。

双手轮番波动琴弦,一声响动,琴弦断。

石梅 地龟被弹出。

芒刺一声冷笑道:“她的武器已毁,这次我们一起上,要她的命。”

铁刃道:“正事要紧,先去抓住那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在街上飞跑。

芒刺带着众人在后追赶。

院里安静下来。

太后悠闲地在院子里踱步。

弹琴女子抱着琴翩然而至,拜倒说:“属下无能,还是让他们把东西拿走了。”

太后道:“我早就料到如此。如今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没有拿不到手的,单凭你还奈何不得他们。

听说当年郑和委托神机子留下这宝物的同时,设下了层层机关,打开也并非易事。只要我设计除了那奴才,

东西还是会落到我们手里。”

两个孩子在街上飞跑,天空已经亮起来。

商铺开始出摊,吆喝声此起彼伏。

芒刺冲屋顶上的冷蝠喊道:“白天对于你来说最为不利,行动你不用参与了。”

冷蝠点点头,瞬间消失。

吴玉拉着福儿跑到转角处。

吴玉对福儿说:“你躲在摊位下面,我去引开他们。等他们走了,你就顺着这条街一直跑。”

福儿在摊位的布帘下躲好。

吴玉刚要跑,福儿钻了出来,拉着吴玉说:“我跟你一起跑,我自己害怕。”

吴玉道:“害怕什么,他们来了,我在前面喊,福儿等等我,他们准以为你跑得比我快。

他们追我的时候,你就朝别的方向跑。”

福儿摇摇头:“我自己害怕。”

吴玉来着福儿道:“那,跟着我快跑。”

芒刺一众追到了一个茅草房旁边,

一群孩子正在玩老鹰捉小鸡。

铁刃道:“那两个孩子好像不在这群孩子之中。”

芒刺道:“杀了他们,不留后患。”

石梅道:“等等,这群孩子当中确实没有我们要找的那两个。”

芒刺道:“放过一个,晚上睡觉都不安稳,一个不留,都杀个干净。”

说罢,几个空中翻腾,几排飞针分散而出。

石梅抢上前,挥起铁锤带起呼呼风声,飞针被卷走。

芒刺惊叫:“石梅,你要造反吗?”

石梅铁锤插在地上,道:“你说的我不懂,但是这些人不能杀,我知道。”

玩耍的孩子四散逃跑。

吴玉和福儿从茅草房后面跑出。

芒刺叫道:“石梅背叛主人,该死!一起上!”

芒刺飞针出,石梅运锤,内力相抗,芒刺向后飞出倒地。

地龟攥拳,背上 肩上 手臂上,一根根钢刺凸起。

铁刃利刃在手,逼近石梅背后。石梅运锤挡开。

地龟被铁锤击中,滚动落地,稍有喘息,立刻又旋转用身体攻击。

原来地龟不但浑身铠甲,而且皮糙肉厚,抗打击能力特强。

而且只要攥拳,浑身的钢刺就会凸起,变成攻击形式。

地龟从下方接进,左臂抵住铁锤,背部击中石梅。

石梅被刺得两根腿全是鲜血。

铁刃从背后攻击划出几刀血痕。

石梅轮锤,地龟和铁刃一起飞出。

芒刺挣扎起身道:“铁刃,快去杀了那两个孩子。”

铁刃转身要走,石梅阻挡,地龟再次攻击。

铁刃抽身离去。

吴玉拉着福儿一路跑,

来到了山崖边上。

回头看,正见赶来的铁刃。

福儿跌坐在地,往后退,从山崖上掉了下去。

吴玉架起剑,恐惧地要抗争。

铁刃笑道:“还真是不知死活的小子。”

铁刃出手。

突然从旁边闪过一个人影,抱起吴玉闪到了一边。

铁刃挺住,怒道:“什么人,报上名来。”

对方是一衣衫破烂的大汉,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江湖上人称闪电双刀的燕十三。”

铁刃笑道:“闪电双刀燕十三?没有听过。不过要是你知道我们是谁,怕你会瞎得尿了裤子。

既然我跟你无冤无仇,我今天也不想大开杀戒,只要你把那孩子交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燕十三笑道:“把我吓得尿了裤子?这事情有趣。本来我还想这事情要不要管。我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怕,我就想知道怕是什么滋味。既然你们来头那么大,能让我知道什么叫怕,那我就非得试试不可了。”

铁刃道:“大胆!不知死活!因为我身份特殊,不便透漏。不想你自己找死,非要多管闲事,我就送你俩一起去见阎王爷。”

铁刃本就以快刀见长,谁料对方的出刀更快,刀刀攻其空隙,却不取其性命。

往往铁刃刚出手就被对方化解,下一招还未出,已露出破绽,对方攻过来,铁刃招架不住。

才几招,铁刃已慌了手脚,燕十三突然横扫,刀刃转刀背,砍在铁刃手腕上。

铁刃“啊”了一声,武器落地。

铁刃直挺挺站立大声道:“要杀要刮随便你,今天我完不成任务,回去也是生不如死,你动手吧。”

燕十三不理,转身走向吴玉。

吴玉在一边一直双手握剑,他料定燕十三必然会输,到时候他就跟铁刃拼个你死我活。

不料,燕十三赢得轻松,单手一把抱起吴玉,接着就要走。

吴玉“哇哇”乱叫。

铁刃冲着燕十三喊:“为什么不取我性命?”

燕十三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不想大开杀戒。我今天就想试试吓尿了裤子,结果也没试成。”

铁刃“哼”了一声,忍痛捡起武器,再看燕十三,已经没了踪影。

六名杀手回到了老太监的府上。

老太监怒气冲冲,阴阳怪气地背对着他们:“你们让那两个孩子跑了?石梅还背叛了我?”

铁刃跪地说:“属下无能,属下该死。不过我亲眼看见一个孩子掉下了山崖,另一个被一个叫闪电双刀燕十三的救走了。”

老太监道:“闪电双刀燕十三?他到处坏我的好事,劫富济贫,杀我的人。官府四处拿他不成,他还敢自己出来?”

地龟和芒刺跪地,道:“我身受重伤,石梅反叛,地龟不是他的对手。任务失败,原因都在石梅。

石梅当着我们的面割下了头发,说是再不开杀戒。”

老太监道:“笑话,一个杀手,说再不开杀戒,难道他要吃斋念佛不成?背叛我,他应该知道后果吧。你们也应该知道后果吧?”

六人跪地。

老太监冷冷地道:“用刑。”

六人被绑在柱子上,行刑者手提火鞭,轮番上阵,每抽打一下,皮开肉绽带着浓浓的焦糊味。

老太监站在坛上对着宝盒使劲,用尽内力发功,宝盒不时变换着位置,但是就是打不开。

“够了,留他们性命,以后还有用。”老太监示意退下。

六人被解下带走。

平日里阿谀奉承的那些人聚集在了一起。

老太监问:“为什么打不开这盒子?”

“公公英明神武,拥有此宝物,一定能练成盖世武功,一统江湖,威震朝纲。”

老太监放下盒子,靠近他:

“我再问一遍,为什么我带不开这盒子?”

“公公英明神武。。。”

老太监淡淡地说“动手”

一个胳膊落下。

伴随着惨叫,老太监再次问:

“我问,为什么打不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公公饶命。。。”

“动手。”

又一胳膊落。

“我问,为什么?”

“公公饶命。。。”

老太监一掌击出毙命。

老太监淡定地踱到下一个面前。

“我问你,怎么打开这盒子?”

“不如用火,试一试。”

老太监点点头。

烧得极旺,熊熊火焰,宝盒置入其中,丝毫未损。

老太监愤怒地走到第二位面前,击出一掌。

然后步入第三位面前,

“你告诉我,怎么打开。”

这人哆哆嗦嗦拿出一个瓶子“这瓶子里的东西,可蚀金石,侵肌肤腐肉,溶万物。”

“好”老太监道,上前抢过瓶子,来到盒子前浇上,伴随着一阵浓雾,宝盒丝毫未损。

老太监一把摔碎瓶子,踢到火炉,怒吼道:“为什么不行?”

老太监上前道:“打不开,你们都得死。”

众人聚在一起,缩成一团。

老太监阴沉地说:“我再问最后一遍,为什么打不开?”

其中一人跪着爬上前道:“公公,我知道,这宝盒是郑和委托神机子作制,神机子设下了机关,轻易不能打开。”

老太监道:“这我知道。”

那人继续说:“神机子有个徒弟,我们能找得到,找到他,他肯定有办法打开。”

老太监由怒转笑:“好,把他徒弟抓来,若是打开宝盒,你就立了大功。若是打不开,把你碎尸万段。”

燕十三单手夹着吴玉,一路飞奔。

吴玉一边哭喊,一边双手握着剑乱挥舞。

燕十三跑到一处,终于停了下来。

放下吴玉,一把夺过剑。

吴玉追着不放“这是我爹的遗物,我要拿他给我爹娘报仇。”

燕十三道:“在这等着。”

燕十三飞身离去,回来的时候,剑上多了剑鞘。

“剑我给你保管,我们抓紧赶路。”

说着一把抓起吴玉,继续飞奔。

吴玉挣扎:“你放我下来,我要去给我爹娘报仇。”

燕十三,停下,从背后解下剑,递给他“去吧。”

燕十三转身就要离开。

吴玉大声喊:“你回来,你别走。”

燕十三反转回来,看着他。

吴玉眼泪汪汪地说:“你教我功夫,我去给我爹娘报仇。”

燕十三掐腰跟吴玉盘算:“你让我教你功夫,然后你去给你爹娘报仇?”

吴玉认真点头“嗯。”

燕十三道:“如果我不教你功夫,你就没法给你爹娘报仇?”

吴玉认真点头“嗯”

燕十三道:“你去给你爹娘报仇,就是去送死。”

吴玉道:“我不怕。”

燕十三道:“我不教你功夫,你就不会去送死。我教了你功夫,你就去送死。那不就是我杀了你吗?”

吴玉道:“我不会怪你的。我给我爹娘报仇,死了活该。你教我功夫,我感谢你。”

燕十三道:“那不行。让我帮你去送死,这种事我怎么能干?”

燕十三又一把夹起吴玉继续赶路,直到傍晚。

燕十三放下吴玉道:“老太监的人一时半会追不过来了,跟我进去喝酒听曲。”

吴玉立住不动。

燕十三道:“怎么不进去?”

吴玉道:“我在门口等着你。”

燕十三也不勉强,不一会就出来了。

拉着吴玉上了屋顶。

将酒葫芦扔给他:“接着。”

吴玉道:“谢谢大侠,我不喝酒。”

燕十三道:“不要叫我大侠,叫我燕十三。我叫你吴玉。

行走江湖,就是打打杀杀,吃吃喝喝,你这样怎么行?”

吴玉道:“我叫你燕大侠,你叫我玉儿,我爹娘都是这么叫我。”

燕十三道:“你爹娘叫你玉儿,我也叫你玉儿,我不还是当你是个孩子?我得照顾你?

你叫我燕十三,我叫你吴玉。我是大侠,你也是大侠。”

吴玉想了想道:“行。”

燕十三从怀里掏出吃的东西扔给吴玉,道:“吃吧,一天没吃东西了。”

吴玉看着头上的月亮。

吴玉道:“燕十三,我们这要去哪里?”

燕十三道:“这次我救了你,老太监一定会派出人寿追杀你。

我们去边塞,那里老太监的势力薄弱。”

燕十三将背后的剑揭下来,扔给他:“这个你背着吧。”

吴玉道:“谢谢你,燕十三。我想好了,我不求你教我武功了。

我自己勤习苦练,然后去给我爹娘报仇。”

燕十三道:“报仇,报仇,看你怎么都忘不了报仇。

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去送死的话,那我就教你武功。

但是,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之前,你还是得跟着我。”

吴玉赶忙跪下:“师傅,我给你磕头。”

燕十三赶紧阻拦:“叫我燕十三,磕头我最受不了。

武功我也不会刻意教你,你跟我一道去劫富济贫,慢慢学着也就回了。”

吴玉道:“谢谢你,燕十三。”

吴玉看着天空,露出了笑容。

吴玉问:“燕十三,你说,在我家院子里看到的月亮,跟在这里看到的月亮一样吗?”

燕十三道:“无论天涯海角,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月亮。”

神机子是天下第一工匠,他曾经收了三个徒弟。

芒刺一行六人跟着老太监的手下,直扑神机子弟子所在。

彩蝶道:“你的消息可靠吗?这次要是弄错了,我们可都得死。”

“可靠,可靠。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报告我说,他就是神机子的弟子,绝对不会有错。”

神机子的二弟子正在一家酒店里。

“要一壶酒,要两个好菜。”

老板懒洋洋看了他一眼。

“要一壶酒。”

“之前赊的账,什么时候结清?”

“明天,明天,我把这次的账和之前的赊账都结了。”

老板懒洋洋地放了一壶酒。

客人刚走。

老太监一伙来到酒店。酒店掌柜迎了出来。

“对,他绝对就是神机子的弟子。他经常来我这里吃饭,却没有钱付账。我这里的桌子 椅子,橱子

柜子 都是他做的。还有这楼梯 屋顶坏了,也都是他修的,用来抵饭钱,就这样,还欠了我不少钱。”

彩蝶道:“这些事情,别人也能做。”

老板道:“他没钱的时候,还经常拿出些 古董 字画,都是有年头的,在街上叫卖。寻常人家根本接触不到。”

芒刺道:“别说了,怎么找到他?”

老板道:“我带你们去。”

离着几十步,老板停下了脚步,道:“前面那就是了。”

众人围住。

芒刺道:“我进去,万一他逃走,你们在外面等着。”

彩蝶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你?”

冷蝠笑道:“你们不用争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冷蝠推门进去,果然,里面没有人。

芒刺拉着老板,道:“快说,他在哪里,否则杀了你。”

老板战战兢兢道:“我听说,他会做一些地下死人的营生,有时候会不见一两天,之后

他就会在街上叫卖一些有年头值钱的玩意。他之前说明天有钱把赊账结了,怕是今天晚上就是做这些。”

彩蝶道:“看他这屋里,就一张破床,一张破桌,还有一破缸。若是有值钱的东西,也该给这屋里添点东西。”

芒刺背着手在屋里踱来踱去:“这屋子我越看越生气,不如放把火烧了。”

冷蝠道:“芒刺,你的脚下是空的。”

芒刺,停住,跺了几脚。

地龟上前,举起拳头将地砖砸烂。

果然,有个地下室。顺着下去,见有各种木制的鸟兽。

老板道:“我说的没错吧,他就是神机子的弟子。”

第二天,有一人在街上设了个摊,开始叫卖。

不时有人询问。

“这全都是真品,绝对不是仿的。”

众人笑,“就你这么穷,哪来的真品?”

“是画家自己给我的。”

“这要是真品,画它的人,死了都上百年了,怎么给你啊,你能见到他们吗?”

众人笑。

“你们若是不信,可以拿去鉴定。我急着用钱,可以便宜些卖给你,五十两怎么样?”

众人笑:“不会是你从别的藏家手里偷的吧?”

“不信就算了,我不卖了。”

“别,别”一位老者阻止道“五十两就五十两,我买了。我看出来这画是好画,我怕在你这外行手里毁了。”

交易成功,正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

彩蝶道:“我出一百两。”

“这画已经卖出去了。”

彩蝶笑。

“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一手把银子送出,另一手去抢画。

几番抵挡,画已经到了彩蝶手里。

对方呆住,立刻反应过来。

平静地走到另一端,道:“我还有别的画,你要不要?"

见距离拉开,他突然拿出一个盒子,往上一拍。

射出一排飞箭。

彩蝶不防。

青螳突然身体弯出一种奇怪形状,顺势把彩蝶眼前的飞箭全部抓住。

见偷袭不成。

对方又拍了一下盒子,一排飞弹弹出。

落在地上炸开。

青螳拉着彩蝶快速移动。避开了所有弹起的飞石。

对方见不妙,立刻又拍了一下,一股刺鼻的浓烟起。

“就是他,神机子的徒弟。抓住他。”芒刺道。

芒刺甩出一片飞针。

彩蝶舞动彩带拦下,道:“要活口。”

几个人紧跟不舍。

神机子的徒弟在屋顶上飞奔,一会跳进一扇窗户,一会从别处的屋顶蹿出,不一会就不见了。

芒刺愤愤地停下。

神机子的徒弟摆脱了他们之后,露出了笑容,跑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看到地上的洞口,先是一愣,接着匆忙跑了下去。

推出一个木构的飞鸟。

坐在上面。

飞鸟滚滚向前,顺着坡道奔向地面。

飞鸟的眼睛咕噜咕噜转动,嘴张张合合发出吱吱声,翅膀上下起伏。

背后蹿出一个黑影。

双爪齐下,刺入神机子弟子的后背。

人被抓起,飞鸟独自冲出屋门。

冷蝠紧紧按住神机子弟子,其他人随后赶到。

神机子徒弟被带到了老太监的面前。

老太监道:“我问你的话,你必须老老实实告诉我,有一句假话,我就砍你一只胳膊。再有一句,再砍一只。”

神机子徒弟匍匐在地,痛哭流涕大声道:“不敢。”

老太监得意洋洋地问:“神机子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师傅。”

“神机子一共收了几个徒弟?”

“三个,不,两个。”

老太监刚要发作。

“本来有三个,我有一个师哥,有一个师妹。但是,我的师妹被师傅逐出师门了。就剩下我和师哥两个徒弟。”

“那我问你,他们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二徒弟痛哭流涕道,“师傅死后,我们就散了。打死我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既然你是神机子的弟子,你肯定知道怎么打开宝盒吧?”

“我知道,当时师傅留下了宝盒和一本内功心法,需要修习内功心法,才能打开宝盒。”

“内功心法?”

“据说练成以后,能使积雪消融 黑夜白昼 人间回暖 恶人向善。”

“哈哈哈,”老太监狂笑,“修习一门内功,能使恶人向善?无稽之谈,可笑至极。”

“没错,我也这么认为。”二徒弟赶紧附和。

“那,内功心法在何处?”

“我们只知道郑和将宝盒和内功心法分别交给了两个最可靠的人保管。

一旦社稷倾倒,百姓涂炭,内功心法和宝盒合二为一,匡扶正义,维护人间正道。”

老太监道:“这还不容易。”回头吩咐手下“把当年跟郑和交往密切的官员都给我找出来。”

二徒弟问:“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老太监道:“可以。”

二徒弟低头恭敬地往外走。

老太监伸手在他背上划出一个形状内力推出。

二徒弟立刻倒地吐血,脸上浮现红云一片,道:“你,你。。。”

老太监笑道:“别怕,死不了。我留你的命还有用。若是我再多用一成内力,你就只有两个时辰的命可以活了。”

二徒弟用力支撑站起,结果吐血更盛。

老太监悠然往回走,道:“只不过你再不能用内力,连蛮力也用不了。只要稍稍用力,你的经脉逆转,痛不欲生。

只要我不解开,你一辈子都如此,比一般病弱的老百姓还要弱。”

老太监吩咐道:“把他抬到后面去。”

手下毕恭毕敬地前来汇报:“皇帝请先生去赴宴。”

老太监得意洋洋道:“走。”

皇宫里正在大摆筵席。

皇室重臣都已经就座,迟迟不能开始。

小皇帝再三催促:“去叫先生了没有?”

“已经去了。”

“先生怎么还不来?”

“皇上不要着急,再稍等一会。”

“怕是先生生气了,不肯来。”

有一大臣离席,跪倒道:“皇上,先祖有令,内臣不得干政。

如今公公处处插手政事,干涉朝廷任免,党同伐异。

这样的宴席,本来公公就是不能来的。”

“住嘴,就是有你们,先生才会生气不来的。来人,把他打出去。”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再不敢说话。

老太监大摇大摆地进来,皇帝立刻拉着坐到旁边。

众大臣敢怒不敢言。

众大臣都对老太监吹捧称赞,老太监深以为然。

皇帝也认为是老太监真有此能力,很是欣赏。

宴席散,老太监往外走,一众大臣跟在后面拍马。

有小太监来报:“太后有请。”

老太监踏入太后宫中。

几名乐师正在弹琴。

太后赐座,几名舞女开始起舞。

一曲舞毕,老太监道:“太后叫老奴来不是只是来看歌舞的吧?”

太后道:“听闻公公为朝廷社稷操劳,我特意让我手下小红为公公献唱一首。”

老太监于是安坐。

出来的正是前番打劫吴家时,去的那名女子。

老太监顿时色变。

老太监起身,准备离去。

几名弹琴的女子突然催动内力。

老太监内力大乱。

老太监欲跳窗而逃,便有舞女守在窗旁。

欲从正门而出,同样有舞女把手。

老太监慌乱之时,小红开唱。

老太监浑身疼痛不易,抱头打滚。

几名舞女一起上前制住老太监。

太后道:“狗奴才,你霍乱朝纲,陷害忠良。今日你就要死在这里。”

老太监大叫:“太后饶命。”

太后道:“饶你性命可以,交出宝盒。”

老太监开始装傻:“老奴不知道太后在说什么,什么宝盒,老奴不知。

太后要什么尽管吩咐。”

太后“哼”了一声,道:“杀了他,抄了他的家,不信找不出来。”

老太监知道大限已至,虽拼死挣扎却动弹不得。

绝望之际,听到“皇上驾到。”

老太监顿时来了精神,拼命大喊:“

太后,老奴知错了。是老奴带着皇帝一味贪玩,误了朝政。

千错万错都是老奴的错。只是,皇帝年幼,老奴就是拼了性命也想给皇帝多讲些道理。

帮他分清是非对错。。。”

皇帝步入太后宫中,见此场景,大吃一惊。

于是赶忙上前,跪倒在地,请求太后原谅老太监。

皇帝不知内情,只一味替老太监求情。

太后见此情景,知道杀老太监不得,

只得教训了几句:“若是你再敢干政,我定不饶你。”

草草了事。

老太监捡回了一条性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