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境大导演 > 正文
第五十章 复仇
作者:凡人呓语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0-03-06 12:13:55 全文阅读

一来是因为月黑风高灯光朦胧,看人看得并不真切,二来是郑大乾来的时候,用泥土灰尘在自己的腮帮子跟嘴巴上涂抹出络腮胡的样子,三来是重生后的郑大乾皮肤白嫩水滑,像是个娇滴滴的黄花大姑娘。

这三种原因叠加在一起,这才让于老三和马老五在第一时间没有认出郑大乾。

马老五趁着于老三和郑大乾对话之际,脚步隐秘缓缓挪动身形,在与郑大乾还有两步之遥的距离,猛的将背在身后的手抽了出来。

郑大乾先前就看到马老五的小动作,心里早就有了防备,眼神瞥到马老五腰间寒光一闪,手上顿时把暴君的权杖挥舞了出来。

这一下正好打在马老五握着匕首的手上,一声沉闷的骨碎声响起,马老五感觉手上像被烫了一般,立刻软了下去,匕首脱手而出。

于老三趁机也冲了过来,郑大乾一拳打在他脸上,把他打得向后仰着倒退好几步,郑大乾也赶忙跟上好几步凌空飞踹在他胸口上,将他踹倒在地。

感觉背后有动静,郑大乾急忙蹲下身子,手握暴君权杖向后猛地扫了一大圈儿,正扫在赶过来的马老五膝盖处,打得他一个趔趄又倒在地上。

郑大乾站起身来,对着两人一顿暴捶,这边刚起来锤子就落了下去,那边一动弹就是一顿暴捶,郑大乾在院子里就像打地鼠一般。

只打的于老三和马老五皮开肉绽龇牙咧嘴,郑大乾也是气喘吁吁,没想到揍人也是个力气活。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属盒,里面放着两支针管,这是他特意为这两个人渣在梦境世界里兑换出来的药剂。

这是米国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神经毒剂,对外宣称是一种最新的非杀伤性武器。

这种宣称半真半假,首先不致命是真的,但这却恰恰是它的致命之处!

中了这种毒剂的人,意识清晰感官犹在,只是身体并不受意识的支配,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就跟植物人一般。

暂时还没有任何的解药。

试想一下,在战场上,士兵们被这种毒剂攻击之后,全部都变成了植物人,在阵地上任人宰割。

即使进攻方放过这些士兵,那么这对于防守一方的士兵来说,照顾这些植物人就是一种压力,无形中也减弱了部队的战斗力。

虽不杀人但是诛心!

但这也是郑大乾所看重的,他觉得只是把这两个人枪毙了太便宜了他们,即使是万剐凌迟也是轻的。

他拿出注射器狞笑着对他们二人讲解着药剂的由来,说完他先给于老三打上一针。

被迫注入药剂后,于老三的整个身体瞬间软了下去,只有两个眼珠子还能移动,只能死死地盯着郑大乾,似乎想要用眼神杀死他。

郑大乾把于老三抱在膝盖上,学着他张大的嘴巴,摆出了一副痴呆的傻样。

随后露出胜利者的笑容说道:“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死去,今天?不会!明天?也不会!你们放心,你们变成这个样子是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们最后都将回到家中,你们的所作所为也会被周围的人全部知道。”

随后他又放下于老三,走向马老五这边,郑大乾蹲到他面前视线与他平齐,看着他脸上依旧带着温和友善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郑大乾以为这家伙是带了一张人 皮 面具的错觉!

他伸手捏着马老五的下巴,皱着眉头说道:“其实我很喜欢你们这样的人……呃……这话我好像说过一遍。我是说我很喜欢你们这一类的坏人,但是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为什么单单对于你我比较讨厌!?是因为你之前杀死过我?也不是!但我现在明白了,我讨厌的是你这副笑容!漠视生命的笑容,这是你最残忍的伪装!我好奇的是,你会不会感觉到痛苦?!”

说完,郑大乾把暴君的权杖杵进马老五的嘴里!手腕上使劲的扭动,凹凸不平的锤头在马老五的嘴里来回旋转,只把他一口牙捣的稀碎!

让郑大乾没想到的是,这个亡命之徒还是个硬骨头,面对巨大的疼痛竟然一声不吭!反过来还啐了郑大乾一脸夹杂着数颗碎齿的血水!

郑大乾抹了一把脸,并没有因此感到恼怒,而是学着马老五露出一副温和友善的笑容,他把手里的针剂在马老五眼前晃了晃说道:“也许你这个人对世界漠不关心,我很好奇你有没有很在乎的人,你的妻子或者是孩子。你放心……”

看到马老五想要挣扎起来继续搏斗的样子,郑大乾赶忙伸出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阻止他,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亲密。

他继续笑道:“无论是江湖规矩也好,还是人情法理也罢,祸不及妻儿我还是能做到的,因为我无法对那些无辜的人下手,我并不是你。所以你放心好了。”

说完,他把药剂注入马老五的体内,看着马老五的身体也软了下去,他伸手提着马老五的头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很好奇,你的妻子……会有多么耐心的照顾你这么一个废人?一年?还是10年?你知道……女人对性的要求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的强烈,你觉得你的妻子会耐得住寂寞吗?哦!对了!你猜猜……你的妻子会不会就在你的身边和他的情人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又或者……”

郑大乾把嘴巴凑到马老五的耳边小声说道:“又或者,你的妻子会把你当成一个累赘,亲手结束你的生命?也许这是对你最好的惩罚!也许不是!谁知道呢?但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不不,还远远不够呢,我会花一点小钱,让你孩子周围的人都知道他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无论你的孩子是在学校还是在将来走向社会,或者是他在交往什么异性朋友的时候,我都会在恰当的时机出来告诉他们,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做过什么事情,只有这样,那些被你残害的人才能得到一点点公平。”

郑大乾当然不准备做这些事情,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关于精力,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他可不想把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一个无辜人的身上,即使这个无辜之人有一个禽兽般的父亲,犯下了可怕的罪行。

他之所以说这一切,是想要在精神层面狠狠的折磨一下这个罪大恶极的人,当他看见麻老五眼睛的光渐渐暗淡下去后,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一种大获全胜的快感让他舒服的打了个哆嗦。

他只兑换了两针药剂,因为之前没有想到还有王大海这么个人,所以对于这个额外目标,郑大乾只是打断了他四肢的骨头,用鞋带将他的手脚拇指牢牢捆好。

把这一切做完了,他才走进屋子里,在一间房子里他找到了那些被拐卖来的孩子。

这些小孩蓬头垢面,哆哆嗦嗦的倚在墙角聚成一团,一双双可怜巴巴的小眼睛看着郑大乾。

郑大乾蹲下去轻声细语的对他们说道:“孩子们你们受苦了!你们不要害怕,我一会儿就叫警察叔叔来把你们带走,让他们把你们带回家好不好?”

小孩们个个连忙点头不止,一听到回家两个字眼泪纷纷流了下来,在脏兮兮的小脸蛋上划下一道道晶莹闪亮的泪痕。

郑大乾走到屋子的另一角,先前那只被吓跑的大藏獒也像受惊的孩子们一样蜷缩在墙角,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

郑大乾牵着藏獒的链子,连拖带拽的把这个大家伙拴到了后院儿,免得一会儿警察来的时候,惊了这个狗东西再伤到人。

一切做得了,他来到院子里,从王大海的兜里摸出手机报了警。

随后走出院子骑上摩托,躲在远处暗中观望,在看到警察们把王大海于老三马老五还有那些孩子们带走的时候,他才安心的启动摩托车往沪海市风驰电掣。

一番折腾下来,等到了沪海市,已经是深夜12:00。

把大摩托扔在了离住所不远的拆迁区,这么显眼的烫手山芋是肯定不能带回家的,又找了附近的一条排水渠,把衣服连同暴君的权杖一道扔了下去。

这些做完才晃晃悠悠的回到家中。

一进小楼的院子,正碰到蓉姐在院里,一见郑大乾回来了,一脸脏兮兮的样子,蓉姐两步到跟前伸手揪着郑大乾的耳朵娇声骂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啊又到哪儿野混去了?!我家小兰妹子还好心给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留了晚饭,你这生意生意不做,人也不找,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郑大乾哭丧着脸,双手合十连连告饶道:“我的好姐姐!华夏国人口这么多,地方这么大,找一个人还不跟在大海里面捞根针一样难吗!我不得慢慢找嘛?”

蓉姐呸了一声说道:“那你倒是找呀!一天到晚瞎胡混可不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