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洪荒三帝史 > 正文
第八卷 世界收束(二)
作者:彼方太史公  |  字数:5445  |  更新时间:2021-03-03 09:41:25 全文阅读

“你可真是异想天开啊,还成为超脱者。当年要是没有天渊将诸天来犯全都斩杀,恐怕你早就陨落了吧,还想着什么一路顺风顺水成为超脱者,要是没有墟狱,你连东皇和帝俊都不敢反抗,你也配说出这样的话。”如来却是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当年要不是墟狱算计,毁了远古妖族天庭,恐怕你现在还在做那个有名无实的东王公吧,现在你能成为天帝还不是仰仗墟狱,你却是只盯着他对不起你的那些地方,完全不理会他给你的利好之处,可见你自己也是个白眼狼。”如来见他不答,还继续讽刺道。

  “那又如何,我本来就应该是世界的主人,一切都是我应得的,就算没有墟狱,我同样也能成为真正的天帝,而不是现在这样,作为他的傀儡。”昊天一边躲避鸿钧,一边回应如来。

  如来一听他这么说,完全不像是要脸的样子,也就懒得再与他争论什么了,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而鸿钧和昊天之间的斗法很快就有了结果,昊天手中最强的两件法宝失去了作用,其他的法宝,对于混沌生灵出生,又合身天道的鸿钧起到的作用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以致于昊天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只是单方面地被压制。

  眼看自己是却是拿鸿钧没有办法了,昊天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还是没有死扛,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于是他就将万道核心抛了出去,扔向了那些还没离开天界的异界诸圣。

  鸿钧见状,怒喝一声:“孽徒,竟将宝物送于异族。”昊天却是笑道:“老师,你有空骂我,还不如赶紧去抢了,要不然他们之中要是有谁拿了万道核心后,逃之夭夭,偷偷炼化,你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哼,谁敢抢本尊要的东西,如今万界合一,我合身天道就等同合身万界,他们短时间内根本就逃不掉,还是先来教训了你这逆徒在说吧。”鸿钧的语气却是充满了傲然,他根本不担心其他人拿到万道核心,这天地间除了天渊和墟狱父子,他谁也不怕,先前生气也仅仅只是因为昊天居然敢不交出来,而是摆了他一道。

  于是鸿钧的出手就更加猛烈,没几个回合,昊天就被鸿钧一道掌心雷法打成了重伤,金色的血液都溢出嘴角了。

  只是昊天面色一白又恢复了原状,而后对鸿钧说道:“我劝老师你还是省省力气吧,虽然没有了昊天塔与昊天镜后,我根本不是老师你的对手,但是这些年来我吸收信仰,练就了不朽金身,除非超脱者亲自出手,不然是不可能摧毁我这具肉身的,你再不去,万道核心就要有主人了。”

  鸿钧见状,确实短时间内没办法奈何得了昊天,只能恨恨地选择抽身出了昊天塔的笼罩范围,却和那诸圣抢夺万道核心。

  只是鸿钧还没来得及靠近,那万道核心就已经被一只手握在掌中,而后那道身影自诸圣的法术法宝之中走出,仿佛闲庭漫步,游刃有余。

  “这就万道核心吗?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那人看着掌中那枚朴实无华的琥珀色圆珠,喃喃自语道。

  “请问阁下何人?”诸圣此时已经被这个人镇住了,还是鸿钧开口问道。

  “连我都不认识了吗?鸿钧老师。”那人笑了笑,对鸿钧问道。

  鸿钧见他如此作态,脑海之中也是回忆了一会儿,终于将眼前之人和自己脑海中的一个身影重合了起来:“你是鲲鹏,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还有,你的修为为什么这么高,当年你不是没拿到成圣之机吗?”

  “成圣之机可不止紫霄宫里有,既然昊天能成圣,我为什么不能呢?当年的九道鸿蒙紫气,有一道落到了天渊大人手中,而天渊大人已经超脱了,留着鸿蒙紫气也没用,于是赐给了我。”鲲鹏解释道。

  鸿钧听道天渊的名字,便目光一闪,问道:“这么说,你是奉天渊的命来抢万道核心的吗?”听到鸿钧这么问,诸圣也想起了被天渊支配的恐惧,于是心头都思量了起来,为了争夺万道核心,要是恶了天渊可怎么办?

  鲲鹏却是摇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大人如果要抢的话,他就亲自来了,既然现在是我出现在你们面前,那就只是我个人的决定而已,掺和进万道核心的争夺自是我个人的行为,你们也无需顾虑,大人说要是我连你们都争不过,就没资格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

  诸圣听着他这么老实的回答,却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同时脸上还有些羞愧,人家这么自信,他们却是没什么好反驳的地方,毕竟刚才人家才从自己等人的攻击中毫发无损地走出来,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和人家争了。

  不过鸿钧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他自然是不会有什么自愧不如的想法,虽然他在天渊面前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但是在其他人面前他是硬气得很。

  于是鸿钧就主动上前一步,对鲲鹏道:“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与你一战吧,若是你能赢我,我就任由你带走万道核心,若是你不能战胜我,我要求也不高,你把万道核心给我就行了。”

  “抱歉,恕难从命。”鲲鹏却是微笑着开口道:“这次离开万妖祖城,其他的事情大人都没有吩咐,唯有你,大人告诉我若是可以的话,杀了你。”

  鸿钧听了此言后,本要发怒,却是又控制住了,声音低沉地开口道:“既然如此,你我之战,一决生死。”

  “可。”鲲鹏点点头,而后背后撑起逍遥羽翼,对鸿钧直冲而去,速度之快,纵是神识也无法捕捉,即便鸿钧合道天地,天地都是他的感知器官,也没反应过来,被鲲鹏当胸命中,撞出了一个大洞来。

  鸿钧遭此重创,却是并未如何慌乱,只是面色凝重地望着远处一击得手,远遁而出的鲲鹏,口中喃喃道:“速度这么快有些难办了呀。”而他胸口的洞也不见流血,只见周围一道道微光缓缓汇聚在他的伤口上,为他修复着身躯的破损。

  天道之躯——这是鸿钧合道天地之后自然就拥有的神通,天地回自动地为他修复好任何的创伤。

  而远处的鲲鹏见状,却也不惊讶,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只见他又祭出自在飞舟和背后的逍遥羽翼融合,连同自己也一并合一,化作了他曾经的鲲鹏本相出来。

  “看来你是想正面和我对决了,想要用足够强大的破坏力,让天地对我身躯的修补跟不上。”鸿钧以为自己开出了鲲鹏的意图。他也正是求之不得呢,正愁没办法限制鲲鹏的速度,如今他愿意化作鲲鹏本体和自己作战,不是等于自断一臂吗?

  于是他也化作了造化之龙的本相,迎上了鲲鹏,一场大战杀得天界近乎崩坏,虽然劫云依旧笼罩世界,但是他们两个几乎都是半步超脱之身,这末法劫云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

  就在二人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鸿钧忽然祭出了履极龙门轰向了鲲鹏。鲲鹏见状,却是大笑道:“来得好。”只见他从自己的喙中吐出一朵暗金色的莲花,撞上了履极龙门。

  就只见那龙门和暗金莲花一碰,就仿佛烈日下的雪花一样,开始消融了起来,就在鸿钧发愣的瞬间,就已经融得一干二净了。

  “这龙门乃是天渊大人所炼,虽然强大无匹,但却有唯一的罩门,那就是龙门为天渊大人伴生的莲花所炼,只要再被暗金莲花一炼就会自动消融,你怎么敢拿出来对付我。”鲲鹏讥笑道。

  鸿钧见手头最强的法宝都被毁去,如何敢继续迎战,欲要抽身而走,却不料鲲鹏忽然从胸腹中弹出一只九指的爪子死死地扣住了鸿钧的龙躯,九爪全都死死地扣在了鸿钧的血肉之中。

  鸿钧被抓住之后,本来是不甚在意的,但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在缓缓地从合道天地的状态之中退出来,顿时就惊恐到了极点,他一直以来最大的依仗就是合道天地,就算是超脱了的天渊也拿他没办法。

  但是现在他这种状态正在缓缓地解除,并且似乎不可逆的样子,这让他如何不惊恐,他可没忘了,如果不是合道于天地,恐怕他早在当年成圣的时候就被天渊杀死了吧。

  只是他恐惧也没用,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试着收起造化之龙的本体,但是发现鲲鹏也收起了自己的鲲鹏真身,爪子到是不见了,却是有九把小刀插在自己周身的九处要穴,自己合道状态的溃散依旧没有解除。

  甚至于他还发现了一点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就连他深藏在道果之中的元神烙印也有了溃散的迹象,要知道圣人之所以万界不灭,就是因为元神寄托于虚空道果之中,可要是道果中的元神烙印散了,那圣人就和没成圣的人没什么两样了。

  所以鸿钧做出了很出人意料的选择,他居然哭着求鲲鹏放过他:“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已经输了,不会对你和天渊造成任何的威胁了,甚至于我还可以帮你处理其他的圣人,保证他们都不会对你拿到万道核心造成任何的影响。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完全没有一个圣人应有的气节,全然不顾什么圣人面皮,不过也不奇怪,作为混沌生灵的他,根本就没有这些需要在意的外物,对于混沌生灵而言,活着,变强就是永恒的基调,什么礼义廉耻都是没有用的。

  只是鸿钧都要已经在生灵大世生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这样子,就令鲲鹏有些耻笑了,毕竟他也是混沌生灵,却是没鸿钧这么不要面皮,或者说自从当年鸿钧选择合道于天地而不是和天渊殊死一搏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的性格也就这样了。

  只是尽管能够理解,但鲲鹏还是忍不住出言讽刺道:“你觉得他们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吗,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我很需要你的死,天渊大人等你的命去祭祀盘古已经等了很久了,你与其祈求我的饶恕,不如去问问已经死去的盘古,他会不会原谅你。”

  鸿钧听到盘古的名字之后,身躯莫名的振动了一下,他的心里不禁思考起来,当年自己连同计都罗睺并无数混沌生灵围攻盘古真的做错了吗,自己今日死在鲲鹏的刀下真的是天渊所说的因果报应吗?

  他仔细地思考了一会儿后,感受着自己逐渐消逝的元神,抬起头来,对鲲鹏说道:“我还是不后悔,我并不是死在什么因果报应之下的,我知道所谓的因果事实上只是天渊自己重修的一条大道而已,这世间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这玩意。

  我的一切经历归根结底,都是天渊或明或暗的推动着,若是没有天渊的话,我才是最大的赢家,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的底部呢?说到底这世间最终还是和我们混沌生灵的时代没有任何两样,都是强者决定一切,唯一的不同在于作为最强着的天渊为这世间定下了因果这个最大的规则。”

  “确实啊,虽然你有些令人不齿,,但我竟是没办法反驳你所说的这些话,这世间还真是令人失望啊。”鲲鹏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

  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真正陨落了,鸿钧忽然大笑起来,似癫似狂。鲲鹏见状,眉头一皱问道:“你笑什么,莫不是道心崩溃了不成。”

  “并非如此,我笑的事,虽然我就要死了,但是天渊也不会好过,墟狱已经去寻他了,非但他复活盘古的计划不会成功,甚至于就连他自己也会有陨落的危险,我还没输。”鸿钧笑得肆意张扬,仿佛自己终于赢了那个自己永恒的梦魇一般。

  “呵呵,你才是真的可笑呢,你到现在还以为墟狱是真心帮你和天渊对抗的吗?他们说到底还是父子,怎么可能真正不死不休呢,你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鲲鹏就嘲讽道

  “可是当年墟狱还在孕育阶段,就被天渊强行从自己的身躯上剥离出来,导致墟狱差点死亡,这难道不是墟狱报复的理由吗,以我看,墟狱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呢?”鸿钧还是笑着答道。

  “你怎么不想一想,当初天渊为什么要剥离出墟狱来呢,还不是因为你们杀死了盘古,让天渊暴怒之下做出了这样的事,归根结底,你们才是罪魁祸首,你说他怎么可能会放过你这当年唯一的漏网之鱼呢?”鲲鹏冷笑着说道。

  “不可能的,墟狱一定是将报复天渊作为第一目标的,在完成这个目标之前,他怎么可能报复我呢?”鸿钧仿佛是真的疯了一样,自言自语道。

  “你还不死心吗?知道为什么我干才一爪就抓住了你吗,你不会以为我是真的比你强这么多吧,那都还是因为墟狱的布局。他早就预料到天渊大人回派我来杀你,所以他在很早之前,就在世间造成龙族很弱的情况,让四海龙族都以孱弱之面示人。

  甚至于尤恐不保险,专门以皈依了佛门的大鹏一族每日吞食娜迦龙和血统低劣的龙族,让世人都相信鹏族杀龙如探囊取物,乃是天生的克制关系,而众生的信仰之力到底有多强,你应该也大致有些了解,于是原本应当没有天敌的龙族也就硬生生被造出了一个天敌。

  而你作为造化之龙,也就自然而然的被我这个世间最强的鲲鹏所克制,就成了写进天道的铁律,合身于天道的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逃脱我的爪子,现在你明白了吗?墟狱根本就不曾和你站在过一起,一切都是他的算计罢了。”鲲鹏喝道。

  只是此时鸿钧已经没能再回应他了,他想起自己这一身,都活在天渊的阴影之下,墟狱的算计之中,终于是忍受不了,自己崩碎了道果内的元神烙印,自我毁灭了,自此世间的第一批生灵,自混沌而生的神圣们,终归是全都落下了帷幕,即便是鲲鹏也早就放弃了自己的混沌生灵之身,换了一具任躯,算不得混沌生灵了。

  而就在鸿钧自我了断的时候,天外天万妖祖城之外,陡然只见打开了一扇门户,仿佛烈焰霞光,令人不敢逼视,其中走出来的人除了墟狱还能是谁呢?

  只是如今的墟狱却和以往十分不同,他不再是那副三岁幼 童的模样了,而是变作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却不知是他成长了还是修为大进进而促使身躯的成长。

  墟狱刚刚出现在城外,就听见万妖祖城内传出一个声音来:“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恭敬不如从命。”墟狱回道。

  这世上能一这种语气和墟狱说话的,除了天渊还能有谁呢?

  墟狱仿佛早有预料一般,也不意外,径直进了早已打开城门的万妖祖城,这是万妖祖城自当年迎战诸天来犯之敌后,第一次打开城门。

  而诺大一座万妖祖城却是空荡荡的,里面仿佛一个人也没有了,显得十分的寂寥,而墟狱对于这副场景也并不奇怪,只是径直往帝妖宫飞去。

  还没到宫门外,就看到宫外的大道上,盘腿坐着无数的妖族,他们见到墟狱前来,都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用漠然的神色注视着墟狱的到来。

  墟狱被众妖所注视,却是全然不惧,反倒落下来,从人群之中走过,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叫着:“借过借过,麻烦让让。”硬生生地从人群之中挤出了一条道来。

  到了宫门口后,帝妖宫的大门自动开启,虽无一个侍者却是能看出迎接之意,墟狱也不在意这些无用的排场,径直入内。

  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大殿之中的情况,就见天渊的几个化身计都罗睺,祖龙元吼,始凤初凰都在此地,脚下还有一个个诡异的法阵共同构成了一个恢弘的大阵。

  除了这几个天渊化身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些东西,譬如那团被天渊孕养了无数岁月的血肉,以及很多年之前就被天渊救回来的祖巫共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