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洪荒三帝史 > 正文
第五卷 人族当兴(四十三)
作者:彼方太史公  |  字数:5468  |  更新时间:2020-04-02 23:35:17 全文阅读

这回大家就更难受了,上回也听你的没追下去了,这回又要退兵,只是这回炎帝的前车之鉴摆在面前,反到是没有人跳出来反对了,一时间留在原地的联军修士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之中。

好在轩辕也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原因,所以主动解释道:“咱们始终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唯有在两方面都取得全面的优势我们才能顺利地吞下九黎这块硬骨头,任何一方面的部分优势都不能完成这个目的。”

说着还顿了顿,换了一种比较沉重的语气说道:“当然了我们要是真的不在乎凡人的话也不是没机会取胜,但是你们想过没有?这样做的话九黎未必就会扶起,到时候多半是要拼得鱼死网破,你死我活,就难保我们这群修士里面会不会陨落一些了。

当然你们要是准备好了,为人族统一赴死的话,可以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咱们继续下去的话,我其实也是没意见的。”

他这么一说,顿时那些原本不怎么能理解的人理解了过来,毕竟人嘛,总是会对自己的利益更加关心一点,这点无可厚非,所以在轩辕这么一“分析”之后,立马都觉得好像是这个理没错。

于是大家就这么同意了轩辕的撤兵命令,也算得上是干净利落了,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休战而已,并不是说这场战役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相反,战争仍在继续,只不过双方都收敛了许多,相互之间的攻伐也仅仅只存在于局部的冲突而已,大规模的对抗却是没有发生,而修士层面的战争更是一场都没有。

这也是双方周旋的结果,炎黄这边想着地是在不断地试探之中找到凡人层面能够获胜的机会,而九黎则是希望能在这样的消耗之中为九黎争取到时间,这样才有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于是双方就这么耗上了,双方都在等一个机会,炎黄这边风后带领群臣推演取胜之机,想要找出九黎的弱点,而九黎这边等着的机会却是蚩尤已经到了大罗金仙的临门一脚,只要能够成功破境,人族就将再无敌手。

不过蚩尤快要破境的事情,炎黄这边并不知晓,甚至于就连九黎知道这件事的人也是极少,除了巫祝之外,就只告诉了风伯雨师用来安他们的心,不然的话,就凭这九黎修士层次的劣势,他们又怎么还肯待在九黎的战车上呢,早就离开了,赚取功德也犯不着把自己搭上啊。

不过虽然看似炎黄的高层没人知道,但不代表炎黄这边真的就一个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无论是青华还是昊天对此都是知情的,另外还有一个人也是知道的,那就是还在轮回之中的仓颉。

但是和本来就心怀鬼胎的青华昊天不一样,他们对此并不怎么在意,反正都是墟狱的算计,就算是到时候蚩尤真的突破了,那到时候在请示也来得及。

而仓颉却是真的在为人族着想,为华胥着想,他知道这样拖下去对于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事,对于整个人族也是危害极大,所以他就又一次找上了随军出行的玄女。

这次和上次不同的是,毕竟是在军阵之中,即便是九天玄女这样的大罗金仙之尊,也只是多分得了一个独立的军帐仅此而已,周遭到处都是军帐兵士。

所以仓颉只好先遁身潜入,在玄女的军帐旁边布下禁制,方才放心地进入其中见了玄女。

玄女本来在打坐调息,突然感知到一阵有些熟悉的气息进了帐,连忙睁开眼,就看见仓颉凭空出现在了帐中,连忙起身施礼道:“弟子见过师尊,不知师尊来此所为何事?”

仓颉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然后说道:“我也不跟你客气了,这次来,我是要你将这些东西都一并交给轩辕黄帝,争取早日打败九黎一统人族。”

一挥手,便显出六枚玉简,仓颉说道:“这六枚玉简之中分别记载着六甲六壬兵信之符,灵宝五帝策使鬼神之书,制妖通灵五明之印,五阴五阳遁元之式,太一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图,五兵河图策精之诀。“

你只需将起交给轩辕就好,定能助他一臂之力,战胜九黎一统人族,另外我再传你一门三宫秘略五音权谋之本,你去制出一件法宝,必有大用。”

说完信手凭空一点,一道金光就钻进了玄女的识海之中,玄女还没来得及查看识海之中多出来的信息,仓颉就已经又是消失不见了。

弄得本来又一肚子问题要问的玄女也只能把问题憋在肚子里了,转而看起了识海之中仓颉传授的三宫秘略五音权谋之本。

这一看立马就把玄女惊住了,这所谓的三宫秘略五音权谋之本竟然是以仙人手段炼制音律法宝,再以音律增强凡人肉身血气精神等等方面。

看完脑海之中的三宫秘略五音权谋之本,玄女又立马将六枚玉简拿在了手上,以神识一一扫过,最后终于明白了仓颉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这些六甲六壬兵信之符,灵宝五帝策使鬼神之书,制妖通灵五明之印,五阴五阳遁元之式,太一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图,五兵河图策精之诀居然全都是以修士之法强化凡人的术法。

只要这些都能一一实现,那恐怕就算是一个最普通的炎黄士兵也能和九黎战士独自抗衡了,这样的认知让玄女简直是不敢置信,她没有想到仓颉所说的一臂之力就是这样的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整个战局的力量。

不过她也没有惊讶太久的时间,毕竟仓颉是她的师尊太古的妖师鲲鹏,能推演出这么多能帮助华胥取胜的妙法并不奇怪,只是效果实在是有些太过夸张了,才会让玄女这般惊讶。

在整理了自己的思路之后,玄女自然就是马不停蹄地把这些玉简给轩辕送了过去,既然老师已经吩咐过了,她当然是照办就好。

轩辕见玄女突然来找自己,也很是奇怪,要知道虽然其他女仙都因为《阴阳合气道》的原因经常来找他,但是玄女却是因为仓颉的出现而几乎不怎么和轩辕往来。

这次突然主动到访,到是令轩辕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原因无他,轩辕其实有些喜欢玄女,尤其是当玄女献上《阴符经》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好像是喜欢上了玄女。

男人嘛,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总是会有些拘谨的,所以轩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能让气氛不尴尬,只是说了一句:“玄女娘娘怎么来了?”

说完轩辕就想自己扇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这不是让气氛更加尴尬吗,明明该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怎么就变成了这么没意义的话。

还好玄女并不怎么在意轩辕所说的话,而是很正常的回答道:“我来自然是有事相商,这是我老师要我教交给你的,应该是能够帮助华胥取得战争胜利的,我这就交给你了。”

那六枚玉简就这么悬浮在了轩辕身前,让轩辕有些意外,他想着:老师?莫非是西王母派人送来的,可是这么多年了,她好像还没和华胥交流过吧,会这么好心的送这种好东西来。

虽然想是这么想的,轩辕手上可是一点不慢,随手抄起一个玉简就把神识渗透了进去,一个还没看完,就已经面色潮红喘息粗重地连话都说不上来了。

他一鼓作气将六枚玉简全都看了,顿时明白了这其中的奥秘,是真如同玄女所说的能够帮助华胥取胜的东西,并且要是记载真的无误的话,胜利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轩辕不由得有些感动,说道:“先是《阴符经》,然后又是这些东西,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您对华胥做出的贡献实在是太多了,还请受我一拜。”说着就要跪伏下来。

玄女当然知道这些都不过是老师的功劳,她可不敢冒然自己领受了,连忙侧身避让,说道:“你无需感谢我,这些都是老师让我转交给你的,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老师好了。”

轩辕也是连连点头说道:“这是自然,待到我一统天下之后,必然会让万民祭祀她,以记她对我人族之大功德的。”到现在为止,轩辕还是以为玄女所说的老师就是西王母。

而玄女也不会去说自己的老师是妖师鲲鹏,毕竟虽然妖师早在人族还未诞生之前就已经叛出了太古妖族,但是终究也是妖族的一员,要是说了出来难免有些不美,所以玄女也没有告诉轩辕这件事。

见轩辕虽然可能有些误会,玄女也没有出言解释什么,反倒是和轩辕告辞道:“我这里老师还传授了一门法宝的炼制之法,我得出去一趟,待到此宝炼成之后,也可为华胥添一份胜算”

轩辕闻言自是欣喜,当即就允了,说道:“玄女娘娘还请自去就是,若有什么需要,还直言请相告,既然是能增强我华胥胜算之事,我焉有不许之意。”

“我没什么需要,也用不着什么帮手,至于做什么你也用不着在乎,估摸着也费不了多少时间,其他的到时候你自会知晓。”玄女说完就脚下生云飞走了。

轩辕本来还想在和玄女说几句话呢,结果她就这么走了,倒是让轩辕生出了一股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再怎么说轩辕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也知道现下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不会一味地沉浸在儿女情长之中。

他连忙派遣左右去叫来在各个小战场督战的一众大臣们,让他们来自己的营帐商讨要事,至于具体的事情那就没说了,只说是很要紧,速度要快。

于是很快,所有的大臣们还有华胥天仙以上的修士,基本上都齐聚于此了,所有人都很好奇,轩辕这么着急地把他们叫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轩辕见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就叮嘱身边的应龙布下禁制笼罩这处仙器营帐(普通营帐装不下这么多人),而其他人就明白了,这马上要商讨的事情看来是真的很重要了,不然的话没必要布下禁制。

在确保了基本上不会有人能探知到营帐中的情况后,轩辕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这次找你们来,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我已经有了如何在凡人层面上战胜九黎的办法了。”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他们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大一件好事,一时间全都是欢喜鼓舞喜气洋洋的场面,唯有青华和昊天有些不一样,他们面色有些凝重。

原因无他,这本来的算计怎么就不按套路走呢?

青华本来是打算的在华胥解决不了的时候再去找墟狱的,而昊天也是打算的在这么拖下去一直到蚩尤成了准圣主动发起攻击的时候,直接出手干掉他,到时候就能顺势完成人族一统,达成自己的算计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突然会有这么一档子事发生,还是昊天反应快,连忙对轩辕问道:“不知道陛下方便把具体情况告知一下吗,我们也好有更多的准备,胜算也会更大一些。”

青华虽然被墟狱下了严令,让他不要再和昊天有来往,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出来说上一句:“确实如此啊,陛下还是详细讲一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然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咱们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好呀。”

轩辕一听也是这么个理,再加上他本来就是要说的,不然的话,单单只靠他一个人施展六甲六壬兵信之符,灵宝五帝策使鬼神之书,制妖通灵五明之印,五阴五阳遁元之式,太一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图,五兵河图策精之诀这些法术的话,就算是累死他也不可能照顾到全部的士兵。

所以他一开始就事打算的要将这几门法术分享出来,供更多华胥修士修习,这样才能真正发挥这些书法的最大价值,让战争的胜利变得毫无悬念。

而风后和力牧的话无疑是让他能顺势将这六种法门拿出来的最好时机,于是也就趁机抛出了记载着六种法术的玉简让左右近侍分发了下去,让修士们传阅。

作为右相和前将军,风后和力牧当然是第一批能看到玉简的人,在看过之后,他们的心中也不由得浮现出了同一个想法,又有大能插手到了人族内部了。

青华这边看到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第一时间就把信息通过体内的锁链传递给还在沉眠之中的墟狱,毕竟从这法门的玄妙程度而言,最保守估计这插手的大能最起码也是半步圣人的境界。

墟狱当然也是得到了青华传递的消息从沉眠之中醒了过来,在得知了有大能插手了人族内事之后,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天渊,因为在他的计算之中是没有人插手的,这方世界之中唯一能避开他推演的,就只有天渊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确定不是其他世界的大道圣人潜入,墟狱还是稍微动了点自己的心念,运起《无尽墟狱经》再次推演了一次,确定了这事和异界没有关系。

既然弄明白了,这事和天渊有关,墟狱也就没什么心思继续睡下去了,而是化成道童人身开门出现在了万妖祖城之外。

倒不是说他不想就这么直接进到城里,而是万妖祖城被天渊将自己的本命暗金莲花炼化了进去,导致墟狱就没办法直接在城内开门了,以至于每次都得要人开门。

今天看门的是始凤,他当然也是知道墟狱身份的,连忙把城门打开说道:“少城主回来了,快请进吧,不过城主这时候应该还没醒,要去叫醒他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父亲就是了,就不劳烦你来。”墟狱进得城门后,就踩着一朵祥云慢悠悠地往帝妖宫去了,看起来半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始凤见状心想也是: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用不着热脸贴人冷屁股,自找不自在。所以也就不在意墟狱的去向了,而是关上城门坐在城头上发呆。

墟狱尽管对于万妖祖城当然是轻车熟路,不过这些年里万妖祖城也出现了不少变化,各个区域的分布乃至大小都有了明显不同,幸好墟狱还懂得推演不然的话,说不得还得闹出个迷路的笑话。

好不容易墟狱终于到了帝妖宫的门口,才叩响禁制,还没开宫门,就看到祖龙从远处来了,墟狱正想和祖龙打个招呼,没想到祖龙居然直接一拳打了过来,来势之猛隐隐撕裂了空间。

本来墟狱是完全可以让自己进入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来躲过这次攻击的,但是毕竟已经在帝妖宫门口了,要是自己这么做的话,说不定祖龙一失手就打在了宫门上,那可就不太妙了。

于是墟狱还是伸出了自己幼嫩的小手挡下了祖龙粗壮的拳头,皱着眉毛说道:“祖龙,你是发的什么疯,居然敢对我出手。”

本来祖龙是远远看见一个墟狱的身影,下意识的以为是上次那个讨厌的分身来了,至于为什么是这样幼小的样子,则是他以为昊天专门缩小回去还想要再装一波墟狱呢。

因为天渊曾经说过墟狱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祖龙才敢这么认为,并且果断出击,事实证明他就是想的太多了,这还真是墟狱本尊。

于是一时间场面极度尴尬,只见的一个身高九尺的汉子被一个不足三尺的小童抓住自己地拳头,真是显得十分诡异,不过考虑到这个世界是修真的,这一幕也就没那么奇怪了。

还好这样的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帝妖宫的禁制和大门都一起打开了,墟狱也就放开了握住祖龙的拳头,看了他一眼就往宫里去了,只留下还是有些凌乱的祖龙在原地瑟瑟发抖。

祖龙心想:城主不是说少城主短时间不会回来了吗,这下可怎么办啊,得罪了少城主,我是不是要出去躲一躲呀,只是以少城主的手段,我躲到哪儿去才能不被找到呢?

最后思来想去,愣是想不出一个好去处,于是祖龙也就绝了逃跑的心,专心的在宫门前等着就为了给墟狱道个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