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洪荒三帝史 > 正文
第一卷 混沌未开
作者:彼方太史公  |  字数:5033  |  更新时间:2020-01-27 21:48:33 全文阅读

无尽混沌之中,一切都还未有其形貌,然不知何时起混沌之中诞生了一枚灰蒙蒙的巨卵,后又不知多少岁月,从何时开始,巨卵旁又有了一枚新的巨卵,这枚巨卵反倒和那灰蒙蒙的卵完全不同,主体以白色调为底色,包裹着多种颜色的道纹,看起来比那灰色的巨卵华丽太多了。更重要的是就体型而言这枚华丽的巨卵比之灰色巨卵不知大上多少倍,不过若是细看会发现华丽巨卵表面并不光滑,在靠近一点更会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蛋只是一头无比巨大的生命将自己团了起来仅此而已,这巨大之物仔细观之到是发现还是有长宽之分,然而周身无面亦无手脚窍穴,然而周身的混沌气息确实在其周遭缓缓收缩又扩张,仿佛这物在以身体呼吸一般,说来也怪,这巨大之物所释放的气息便是与原先吸入的混沌气息有了区别,仿佛是多了一股难以名状的神秘气息,而这些气息又游离在华丽巨卵周遭慢慢的形成了数以万计的比灰色巨卵还要小的各色小卵,当然这些还是相较于灰色巨卵和还华丽巨卵而言,但若是要以数来计量,却是连最小的一个也有近百里方圆。

又不知过了多久灰色巨卵终于是裂开了,显露出一朵足足三十六品的青色莲台,上面卧着一个额头长着玉盘,手握一柄石斧的小孩子正在呼呼大睡,旁边的华丽生物探了探可能是头的那一段,用身上仿佛眼睛一般的道纹“看”了“看”小孩,仿佛是悟到了什么一般,只见这巨大生物的身躯缓慢的扭动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同等大小的巨人就出现在了原地,和小孩不同的是,两者的皮肤依旧继承了巨卵和巨大生物的颜色,甚至于这化来的巨人身上的道纹都未有什么改变。刚转化好的巨人还没有熟悉好自己的肉身,就感觉肚脐处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存在于自己的身体内部一般,于是巨人试着把那物排除体外,然后只见一朵暗金色的晦暗莲花自巨人肚脐处绽放,莲开三十六品看模样和孕育小孩的青莲到是十分相像,但是那晦暗的金色以及同样华丽的道纹却是立马就让人看出了二者的不同,而这莲花中的生灵更是与青莲相差甚远,那竟是一头长着九首十二尾以及两扇羽翼的长形的鳞甲小兽,至于四肢到是相较于其他部位十分正常,唯有右前肢仿佛多长了几层鳞甲,看上去大了左前肢不少。这小兽同样也是睡着,但是和小孩不同的是小兽完全不是依靠莲花而活,反倒是依靠自己的呼吸,或者说只有吸气,这小兽竟是有进无出的主。

巨人看了看小兽的手和小孩的石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故而挠了挠头,对着后来诞生的卵呼了一大口气,于是这些卵的周围开始有了种种雏形,或刀剑或鼎炉或葫芦诸般法宝都在混沌之中渐渐孕育。巨人做完这些后仿佛有些累了,渐渐的身躯又开始扭曲了逐渐还原成了盘成一团的巨大生物圆形,这混沌之中再次寂静了起来,除了多了两朵莲花以及无数法宝雏形以外,这混沌依旧还是混沌。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青色莲花上的小孩渐渐成长,不知不觉已经长成了一名身姿矫健的青年,而暗金色莲花上的小兽也长成了一只同样巨大的庞然大物。这一日青年缓缓睁开了双眼,触目所及就是那巨大的华丽生物以及无数巨卵,青年有些惊讶,但是很快他又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是什么情况,更搞不清楚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当然这种情况很快就过去了,到底是混沌所孕育的生灵,很快对于一些最基本的情况就有了了解,只见他缓缓起身,站在了莲台之上,莲台带着青年的身躯飘向了暗金莲花上的巨兽,无他此地就唯有青年与巨兽看来是已经有了意识的存在。青年到了近前,发现巨兽的身躯的的确确是很巨大的,即便是自己加上身下的青莲也不过勉强能和巨兽的九个头颅上的眼睛一般大小而已,而到了近前青年更是发现,那最为巨大的生物竟还不是这巨兽,而是巨兽所处的莲花所扎根的那枚“巨卵”,青年这才发现这华丽的卵竟是一个完整而成熟的生命体。或许是由于青年太接近了,暗金莲花上的巨兽,身躯微微颤动,九首十八只眼霎时之间全部睁开,显出了金色的瞳眸,青年愣住了,待在原地不知所措,而巨兽仿佛也不知道怎样才好,于是一时间二者相互对峙,二十只眼瞪的是你来我往,等了好一会儿,终于二者的想法同时出现在了对方的脑海“你是谁?”,终于这两个最先醒来的混沌生灵学会了交流。“我是盘古,你呢?”青年将自己生而知之的名姓告知了巨兽,巨兽同样也毫无保留的回答了青年“我叫天渊,是一条龙。”“龙,那是什么意思?”盘古不能理解,“就是一种像我一样的生命的统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有我一个。”天渊回道。“原来你不只是只有一个呀。”不知为何盘古有些低落。“别担心,这里这么多蛋说不定你也有属于自己的族人呢?”天渊安慰道。盘古听了又有些开心,狠狠地点了点头,就这样这一灵一兽就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同时依托着身下的莲花吐纳着混沌气息,时间依旧过得飞快。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灵一兽相继苏醒了以后,其他的巨卵也相继破开,但是这些生灵都个个双眼紧闭,虽有生命迹象但就是不能醒来,终于在最后一个巨卵也破开了但同样昏沉不醒的情况下,盘古和天渊都没办法继续淡定的待在莲花上吐纳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除了我们两个之外就没有其他生灵能够存在了吗?”盘古绝望地说道,语言是盘古和天渊在无尽的岁月之中发明的一种交流方式比之直接在对方脑海映射有些不方便,但是却更加适合正常情况的交流。“未必,应该是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天渊说道。“但是这么久了,什么办法我们都想了,可是还是没有一个生命能苏醒过来。”盘古沮丧地说道,整个身躯都无力地瘫倒在莲花上。“别慌,咱们没办法,不代表就真的没办法了,这里可不止有我们是清醒着的。”天渊看着盘古说道。此时的天渊竟不是那副巨兽之身,反倒是和盘古的身躯一样,这也是他们这些年的发现,那就是盘古的身躯是最为贴合混元大道的,天渊将之称为混元道体,但是要是论打斗的话,即便现如今二者在混元大道上造诣相差无几甚至于天渊还要弱于盘古,但只要天渊恢复十首腾龙的真身,盘古只能被蹂躏而毫无还手之力。

“这混沌之中哪还有其他的生灵,到处都是混沌气息,除了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找到生灵的痕迹。”盘古依旧是那种绝望的语气。“你忘了吗?这里还有第三个生灵,我爹。”天渊指了指自己身下那巨大的华丽生命体。“对呀,咱解决不了的是不代表你爹也解决不了呀。”盘古一咕碌地就翻了起来,但是眸中刚亮出来的亮光仅仅只闪烁了一下就又熄灭了。“就算你爹能解决,又怎样,他都睡多少年了,咱们诞生这么久了,他竟然一次都没醒过。”“那不一样,这回铁定得醒。”天渊信誓旦旦地说道。“真的吗?”盘古将信将疑。天渊也懒得跟他解释和计较,而是将右手上套着的黑色奇特手套对准了正在长眠的华丽巨兽。只见手套只在瞬间就进行了重组变成了一把奇异的长柄兵刃,只见此兵握柄占总长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仿佛一把宽剑,但是一侧无锋厚重圆润,一侧锋利细密交错,整把兵器更是像无数黑色碎片生生拼凑在一起的。但是盘古看到这件兵器以后脸色却是变得很难看“不是吧,你要用这件兵器来叫醒你爹,会不会太狠了点。”盘古可是很清楚这玩意可是连混沌都能彻底抹除的恐怖兵刃,要是天渊把他爹打死了就不妙了。“放心我心里有数,我爹要是这就死了,那还能叫我爹吗?”天渊满不在乎地说道。然后盘古还想再劝劝,但是天渊已经出手了兵刃在巨兽身上划过,留下了一道光滑无比的伤口,而这些伤口的创面居然同样是以白为底色上面纹有道纹的样子,虽然创口不小,比之天渊的身高还要长,奈何这巨兽太过巨大,这一点伤口实在是微不足道,甚至于就在巨兽继续吐纳的瞬间,伤口就愈合了,不留半点痕迹。盘古看得头皮发麻,这都是什么玩意呀,要知道,上次天渊在混沌中划出的那一道痕迹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散,那可都已经过去四万多年了。天渊并不气馁,毕竟只是试试手而已,现在才是真正要开始的时候。

倏地一下,天渊消失在了原地,然后巨兽的身上出现了无数道划痕,即便都很浅,即便很快就能愈合,但是总得来说,愈合的速度还是离天渊划的速度有所不及的,很快巨兽的最外层将近一米的躯体都被毁灭了,中途盘古本来也想加入毁灭巨兽的行列,奈何他的斧子的攻击竟会被巨兽所吸收甚至于让巨兽恢复了一部分,然后盘古就不敢再插手了。如此又过了十万八千载,巨兽将近十分之一的身躯都被毁灭了,终于祂动了动,然后无数的混沌气息涌入祂的体内,瞬间这十万八千年来天渊所造成的伤害居然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恢复完好了,巨兽的身躯缓缓舒张,如同眼睛一般的道纹“看”向了盘古和天渊,然后巨兽开始缩小,很快就变成了同天渊与盘古一般的混元道体。“父亲。”天渊叫了一声,将手中的兵器重新收纳成手套。“知道我是你爹,还这么折腾我。”巨兽所化的道人白了天渊一眼。“这就是我爹,苍茫。”天渊却仿佛没看到一样,对盘古介绍到。苍茫见此不由又翻了个白眼“说吧,叫醒我到底有什么事。”“是这样的,我们想要叫醒这些混沌生灵,您有什么办法吗?”盘古赶忙说道。

“办法嘛,倒是有一个。”苍茫想了想,但是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您但说无妨。”盘古一脸希冀的看着苍茫。

“这些混沌生灵醒不过来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不够强大,不能沟通混元大道,也就不能直接从混沌之中吸取元气,只好通过沉睡来避免能量耗尽归于混沌,所以……”“所以,我们只要想办法创造一种他们能够吸收的元气,他们自然就能够苏醒了。”天渊抢断了苍茫的话。“那要怎样才能创造一种他们能够吸收的元气呢?”盘古询问道。

“这就是我叫醒父亲的原因了。”天渊看向苍茫说道。“还请老师教我。”盘古跪下对着苍茫道。苍茫一侧身避过了这一拜,“不必如此,具体方法我虽不知但是我原身之上的道纹之中应该有这法门,我们可以一同钻研。”说完苍茫就变回了那华丽巨兽的模样。至此盘古、天渊、苍茫三者开始了对苍茫身上道纹的研究,片刻不停。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岁,天渊浑身一震,惊动了还沉浸在推演中的苍茫和盘古,“可是有什么收获了?”盘古焦急的问道。“有了。”天渊以一种欣喜的语气说道。“当真?”盘古的喜悦无法言表,他知道天渊断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欺骗于他,不过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故而有此一问。天渊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但脸上的笑意却是掩盖不住的。“是何方法?”苍茫问道。“此法为分离混沌化地水火风,升阳清之气于上,降阴浊之气于下,分道之具现以为灵气,我命名为开天辟地。”

“好,好一个开天辟地,真真是这混沌之中第一等的妙法。既然已有妙法,事不宜迟,天渊老弟开始吧。”听到盘古此言,天渊脸上的笑意却是僵住了,连忙道:“盘古老哥,非是小弟不愿,只是这开天辟地需的几件又造化之能的法宝,兄弟身无长物,手上唯一的法宝又适合斗法,实在难当重任。”“这有何难,我把身上几件法宝借你便是。”盘古爽朗道。“老哥可能是没理解清楚我的意思,这几件法宝并非只是使用是,而是要被消耗,用以充作开天辟地之基,非如此开辟之天地不能在混沌之中立足。”天渊摸了摸鼻子说道。“即便如此,天地开辟之大事也不能因无法宝而废。”盘古略一思索便拍板定了下来。

“既是如此,我也不能冒领大兄之功劳,开天辟地冥冥之中得混元大道的青睐,若能完成必于大道之上前行一大步,此番功绩当由大兄领受。”天渊严肃地说道。“使不得,既是天渊老弟你想出来的法子怎可我独自享受。”盘古连忙道。“大兄不知,我之功法不假外物,纵使混元大道亦非我所愿,所以大兄不必推辞。”

“即便如此,苍茫老师也应当有一份功劳才对,为人弟子怎能独享。”盘古看向苍茫言恳意切地说道。“不必了,我的功法也不需要大道青睐,反倒是这数万混沌生灵孕育出来于吾之道大有裨益”“可是……”盘古还想说些什么。“行了,痴儿,这开天辟地本就是混元大道赋予你的使命,怎可分润他人。”苍茫一言如当头棒喝,盘古原本不太明了的一些事情如醍醐灌顶,当即明了原来自己的诞生是混元大道注定的要开辟天地的,而老师与天渊,想到这儿盘古看向了苍茫与天渊,原来是为了补大道之缺来的。

原本的混沌之中本就应当是自己与三千混沌神魔降生,然而不知为何大道有缺,竟然导致生机不足,盘古成了死胎,三千混沌神魔也一个没孕育,苍茫自大道之外而来,补全大道所缺让盘古降生。盘古明悟了这一切,两眼垂下两滴眼泪,哽咽道:“老师大恩无以为报,只可惜盘古当真无以为报。”说完便一脚踏入混沌深处,传音道:“天渊老弟还请传我开天辟地之法。”“盘古老哥,何必哭呢?以后日子还长,想报恩就慢慢来总会还的清的。”天渊笑道,然后将开天辟地之法以神识拓印之法传个了盘古。盘古轻轻抿起了嘴角挤了一个很浅的很纯粹的笑容,望了天渊一眼,而后闭目闭目参详了片刻,转身背对着天渊与苍茫劈出有生以来最拼尽全力的一斧。

彼方太史公
作者的话

有意见都可以提哟,我反正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