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亦神者 > 老人与怪物
第九章 突然出现的怪物
作者:一两仙人  |  字数:3429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36:51 全文阅读

资料上记录的清楚,方枕戈带孙子求医的医院只有一处,一家位于贫民窟边界的小医院。

医院距离不远,一行人沿着地图的标注很快便来到距医院不远的几个街区。

医院位于一个长坡的最顶端,从几个人的位置抬头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即使时间已经来到深夜,医院里依然灯火通明,与后面一到晚上就阴暗无光的大片贫民窟形成鲜明对比。

“那里怎么没有人开灯?”左右一边走着一边指向医院后面不远处一片片低矮破败的影子问,“那里的人睡这么早的吗?”

“那里是第七区的贫民窟,大概也是整个帝国最穷的地方,”铁匠顺着余生的手指方向瞥了一眼,“不是他们没开灯,通没通电都是未知,即使通电的地方,也不会有人奢侈到整晚亮灯的。”

“……还有用不起电的人吗?”左右满脸怀疑地问。

“当然有,”铁匠感叹一声,“……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有一对有钱的父母,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为生存而头疼担忧过吗?”

左右眨眨眼,“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穷人……比如……”他环顾四周,发现谁也不敢招惹,只好把目光落在余生身上,“比如余生。”

余生闷声不语,左右不敢用别人举例,只好把自己拿出来,果然柿子先捡软的捏。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左右说的好像也没错,自己已经是快要三十岁的人了,没车没存款,兜比脸干净,工作是个服务生。

如果不考虑柳月君去世留下来的房子算作遗产,余生的确称得上是贫穷。

“没错,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穷人,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真实的生活中,贫穷的程度是不一样的。”铁匠说,“有的人穷到还不起房贷;有的人穷到不舍得多吃一顿烤肉;还有的人则连维持温饱都成问题。”

铁匠缓缓说着,步伐也随之满了下来,他的脚步与心情同样低落。

“你瞧,我们就是处在这样一个残忍的世界,富人与穷人,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与跌落尘埃的小角色,同样是两手两脚的人,彼此之间的距离却相差万里。”

左右一脸茫然。

“一群人在天上,一群人挣扎在地底,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人吃人,仅此而已。亦神者比之普通人,不也是如此吗?更何况财富名声还可以通过奋斗争取,而我们天生的力量却是无法用努力换来的,这对那些普通人来说岂不是更不公平,我们存在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不公的体现。”丁晴冷冷的说,“与其在这里说那么多,不如先让余生观察一下情况。”

余生点点头,洞察之眼扫视医院内部。

这家就在贫民窟旁边的小医院生意异常兴隆,仅仅只是粗略扫过余生就发现医院里的病床根本已经不够用了,更多的人就在病房甚至走廊里打上地铺,用钉子钉在墙上挂起输液袋。

即使夜色已深,病房里依然吵闹如常,好像农贸市场一样拥挤嘈杂。

余生很快就退出洞察之眼。

“一切正常,医院里全是病人,不像是短时间里发生过意外的样子。”余生说。

铁匠翻看地图,借着路灯灯光手指一路指上去,终于找到下一个要去的目标位置。

“医院正常……那就去社区警局。”

铁匠嘴里的社区警局与医院之间的距离很难用近这个字,一南一北遥遥相对。

在这里,有一群人同样在守株待兔,等待方枕戈入瓮。

正在余生等人刚刚开始从医院附近出发时,由四郎和近神军已经提早一步来到曾经关押过方枕戈的社区警局。

一行人推门而入,丝毫不在意警局里值班民警慌乱失措的神情。

“丁甲、张乙两个人在吗?”不需要由四郎开口,一名满脸伤疤的近神军士兵就站出来询问。

值班的几个人听见门口动静,纷纷跑出来,看到这群身穿军队制服带着明显杀意的军人,大家伙面面相觑。

在弄清楚对方来意之前,没人愿意开口回话。

“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一名女性近神军走上前,微笑着说,“只是我们这边收到消息,有反抗组织的人可能会袭击这里,所以过来帮你们防备。”

“这跟小甲和老张又有什么关系?”一个年纪很大的警察尽量用一种平静的声音问,可是任谁都能听出他的紧张。

“他们两个人是重点攻击对象,所以为了他们的安全,请你们务必实话实说。”女人依然笑眯眯的,看起来和善又可亲。

女人的笑容似乎安抚了老警察紧张的心情,他也挤出一张笑脸,“你们来的不巧,他们今天都不值班,不在局里。”

由四郎皱了皱眉,他算来猜去,倒是忽略最日常的因素:警察是会下班的。

对于由四郎来说,近神军几乎占据了他人生的所有时间,即使对生病的母亲他也只是雇人照料。

这么多年以来,由四郎早就忘记下班和休假是什么感觉了,就像他已经带人寻找方枕戈足足二十四小时而没有休息,以至于他忽略掉正常人是有上下班时间的。

“他们住哪里?”满脸伤疤的近神军冷冷问。

“这个……”老警察眼睛眨了眨,“我们也不知道,大家虽然是同事,但是彼此下班以后得联络还是很有限的。毕竟大家都上有老下有小,哪里还分的出其他时间……”

老警察没说真话,由四郎在心里冷笑一声,心中一阵不耐。有时候他真的很不喜欢与这些普通人打交道,明明十分愚蠢,却大都喜欢自作聪明。

但是老警察的话听起来有理有据,由四郎一时间倒是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他微微思考,犹豫需不需要用行动再问一遍。

就在由四郎陷入片刻失神的时候,警察们脸上的表情几乎在同一时间僵住了。

近神军由警局正门而入,警察们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过来,大家看向近神军的同时,也可以看到正门的位置。

此时此刻,从外面夜色的黑暗之中走近一个瘦长的身影。

那身影看起来有人一样的四肢形体,却极高,似乎是手脚身体被同时拉长不止一倍,身上衣服已经撕裂的不成样子,像是被硬生生套上身体的一样。

那人影从黑暗中走出的时候姿态还如同常人走路,等它靠近警局大门时却俯下身,四肢着地。

两手两脚极长,并且以一种人类绝做不到的姿势落地,整个身体如同一只巨大的只有四足的蜘蛛一般向这边爬行过来,直到面孔贴在大门的玻璃上。

距离这样近,借着灯光,每个警察都能看清那张贴在玻璃上的脸的模样。

刚刚还撒谎不脸红的老警察此时的脸色已经青的可怕,他张口结舌,发出嘎嘎的声音,最后他抬手指向近神军的身后,怪叫一声:“嘎……嘎……嘎物!!”

由四郎只觉得自己脖子上的汗毛猛的根根立起,如同被静电打到。

听到老警察叫声的前一刻,由四郎多年的战斗本能已经意识到身后隐约的危险。

在叫声响起的同时,警局大门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大门玻璃如同发生爆炸,碎渣砰的向四面八方溅开。

由四郎大喝一声:“敌袭!!!”

近神军们下意识的向身旁扑倒滚开,由四郎在地上打了个圈,眼睛顺势向门口的方便一瞟,然后就看到令警察们几乎失去理智的一幕。

警局的大门已经彻底被毁了,玻璃碎的到处都是。金属的门框有一半还跟墙相连,另一半则扭曲成几根麻花,被甩在一边,把地砖都砸出一道道裂纹。大门周围的墙面被震的开裂,露出里面大片灰色。

而始作俑者,正四肢同用,如同一只巨大的蜘蛛以九十度的位置扒在门口,侧头打量着屋里所有人。

由四郎立刻就认出那张愁眉苦脸的老脸:方枕戈。他既惊讶又疑惑,面前的这个东西虽说还是人形,却已经失去人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更像是一只怪物。

过去的亦神者中即使有外表发生异样的情况,也从未有如此强烈的不同。

更让由四郎疑惑的是方枕戈给他带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动物天生的本能直觉,不仅仅是战斗中对危险预警,还有平常时刻对同类的感应。

但是在方枕戈这里,由四郎找不到任何同类相见的感觉,反而更多的像是兔子面对饿狼这种面对天敌捕食者的汗毛乍立。这种感觉是由四郎平生仅见的,即使面对最强大的亦神者光明之子时也从未出现。

由四郎心里出现一阵莫名其妙的不安,在战斗之前,在从未与方枕戈交手之前,由四郎的本能就已经在疯狂警告他即将面对的危险。

他的脑海中甚至短暂出现转身就逃的念头。

由四郎的脑海中念头转动了数条,实际上怪物与人的对峙却只持续了几秒钟。

这个长着方枕戈面孔的怪物发出无声的吼叫,他的上下嘴唇似乎被黑油一样的黏液覆盖住。

由四郎勉强可以看清方枕戈的动作,其余人尤其警察们却只觉眼前一闪,怪物就已经跳离门口。它先是跳到天花板上,然后纵身一跃,只扑人最多的地方。

近神军们来不及拿出武器,只好纷纷躲避。

但是警察们却来不及做出任何行动,他们只是普通人,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场景和怪物,早就已经吓得腿软。再加上方枕戈动作迅如闪电,一个起落就砸在老警察头上,顺手就握住他的头一拧。

老警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吐字不清的怪物两字。

方枕戈拧断了老警察的头,回身顺手就把一个警察拍在墙上,然后一只手落下,五指手掌如同一柄长刀,穿透离它最近的女近神军。

这一连串的动作只在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尘埃落定。说起来,方枕戈当真没有年近七十的老人应有的自觉。

由四郎和其余躲开的近神军终于把别在腰间的特制手枪拿了出来。

目标的情况已经不允许由四郎再去思考究竟是活捉还是杀掉对方。

由四郎抬枪瞄准,大喝:“近神军!进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