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士 > 正文
第一卷 楔子
作者:浮沉的命运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0-06-22 09:41:48 全文阅读

初冬的夜晚,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城郊的一处房屋里,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正在房屋中间的大桌上,聚精会神的忙碌着。

屋子里面到处都是书,书架上、床上、沙发上,甚至地上都是。事实上,整个屋子里面,除了屋中间的一套大桌椅,桌上的一台电视,墙角的一张破沙发床,其余的都是书了。

若是你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些书除了二三十本大学化学课本以外,其余的全部都是各种历史书籍了。

王峰小心翼翼地做好最后一个炸管,然后和桌子上面的其余炸管捆扎结实,仔细地和地上的一堆炸管放在桌子下,这才放下心来。

王峰把桌子上的东西归置好,疲倦的关了桌子上的台灯,一屁股在破沙发床上躺了下去。

闭着眼睛的王峰,眼前浮现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在两个小企业畏畏缩缩,窝窝囊囊的混了六七年,实在受不了老板们的呵斥怒骂,两次都是一气之下离开。

居无定所,王峰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四处飘零,艰难度日。无奈之下,他便做起了炸药炸管的黑活。也幸亏他大学时所学的化学专业,慢慢的,他也宽裕了起来。至少不像前些年那么窘迫。

他隐约的记起少年时所发的那些誓言,心里感到一阵苍凉。现在的他就像个橡皮人一样,没有目标,没有爱情,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所不同的是只会喘气而已。

不知道家中的老母亲怎么样了?还有妹妹,应该都已经出嫁了吧。尽管随时都能回家,但七八年过去了,王峰也由二十几岁,变成了三十几岁,但他还是从来没有回去过。

回去说什么呢,难道说自己是以做炸管炸药为生吗! 这个时代,金钱已经成为了衡量人是否有用的唯一标准。管你什么狗屁学历,五讲四美,若是你身无分文,即便是你的亲人,也会对你怒目相向。

这是兴州市城乡结合部的一处旧房子,墙面、屋顶早已经破烂不堪,只有门窗和地面还算完整。由于即将拆迁,很多原来的居民已经搬离了这里,只剩下孤苦无依的一些老人和社会底层,以及王峰这样的居心叵测之徒,还在这里顽强的生根发芽,得过且过。

王峰把头埋进枕头里面,无声的哭泣了一会儿。少顷,他用床单擦了擦眼脸,翻身过来,一动不动。

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王峰抓起大腿下的遥控器,按开了电视,屏幕立马亮了起来,紧接着出现了主持人那张百看不喜的人工脸。

此时正好是午夜时分,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无聊的本地新闻,王峰百无聊赖,他拿起遥控器,正准备换台,手却停在了那里。

“本台特别新闻,今天下午两点三十分,本市南街的一家幼儿园发生爆炸事故,造成七名儿童丧生,十三名儿童受伤。据警方透露,此次事故的犯罪嫌疑人赵良栋目前下落不明。有发现赵良栋的人,请马上与警方联系。”人工脸美女一脸严肃,字正腔圆地报道着。

随后,电视上出现了幼儿园爆炸后的场面,以及受害儿童家属们痛哭流涕,痛不欲生的画面,随后,嫌疑人的相片和信息也出现在了屏幕上。

尽管是冬天,王峰的额头上却是冷汗迭出,他直勾勾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犯罪嫌疑人,如坠冰窟! 这个犯罪嫌疑人赵良栋,不就是几天前从自己这里买走炸管的那个人吗!

新闻早已经结束,电视射出的五颜六色的光线,在幽暗的屋子里乱窜,王峰关掉了电视,屋里一下子陷入了无穷的黑暗中。

老鼠在吊顶上跑马,王峰却恍然不顾,他整个人也陷入了黑暗。

黑夜中,不停地有狗叫声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跟着响起了“砰砰”轻微的敲门声,一个声音低低的响起:“叶老弟在吗? 我是赵良栋!”

王峰没有言语,门外的人又敲了几下,以为没人,正准备离开,门却打开了。

“什么事?你们是……”王峰皱着眉头问道。

王峰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的几个人已经把他推进了屋里,紧接着门被轻轻的关了起来。

王峰还来不及发火,对方一人已经低声道:“叶老弟,我是赵良栋。你的炸药非常厉害,请你帮着搞点动静大的,价钱上不会亏了你!”

王峰揉身而上,一记扫腿,把后面二人扫翻,随即一拳击中赵良栋的腹部。

赵良栋痛的弯下了腰,王峰从身后箍住赵良栋的脖子,两人一起跌坐在地上。

两个悍匪爬了起来,一个掏出手枪,抵在王峰的额头,低声怒吼道:“小子,你再乱动,老子让你脑袋开花!”

听到王峰抽风箱一样的喘息声,赵良栋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低声道:“叶老弟,你身体不好,咱们起来说话吧!”

王峰放开赵良栋,气喘吁吁地站起来,坐进自己的破沙发,平息了几分钟,这才道:“赵良栋,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水! 老子卖炸药给你,可不是让你去炸幼儿园的! 你他妈的还是人吗!”

赵良栋冷冷笑道:“叶老弟,你收钱的时候,也没问炸药是干什么的! 废话少说,送上门的生意,你到底做不做?”

王峰打开台灯,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问道:“赵良栋,你不会告诉我,这次你又要炸幼儿园吧?”

“叶老弟放心,绝对不会! 兄弟我这次是大事,不过我不能告诉你,这是道上的规矩,你是懂的。”赵良栋回答道。

“你想要多少?”王峰沉吟了一下,寒声问道。

“一百个炸管,价钱你开,我不会少了你的! ”幽暗中,赵良栋的脸色有些狰狞。

王峰吃了一惊,一百个炸管,可以炸掉半栋楼了!赵良栋这是要抢银行,还是要……

王峰沉默了一下,这一笔搞下来,母亲的病也有着落了,妹妹也可以日子过得舒坦些。

不过,这赵良栋可是个暴力之徒,拿了这么多炸管炸药,天知他要做什么孽!

黑暗中,一个男子掏出根烟,刚要点燃,王峰一把打掉他嘴上的烟,夺过火机,低声怒吼道:“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啊! 你这一点火,搞不好我们都要上西天!”

众人一惊,赵良栋笑道:“叶兄弟,看来你是有存货了。开个价,我们拿了货,马上就走!”

王峰撇撇嘴说道:“存货不到20个,是给别人矿上做的。你容我几天功夫,我还要去搞些原料,手头的存货已经不多了。”

赵良栋低声道:“存货你先给我,我有用场。钱上面不会少了你的。”

王峰刚要说话,忽然楼下响起了警察的喊声:“赵良栋,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否则后果自负!”

跟着光柱乱舞,照在了王峰的房屋四处。透过玻璃时,屋里顿时变得一片光亮。

房间的几人都是一惊,王峰暗暗叫苦,赶紧关掉台灯。几个人纷纷躲到隐蔽处。赵良栋几人掏出了身上的武器。

赵良栋握紧手枪,向外高声喊道:“死警察,赶紧滚,不然老子就杀了屋里的人质!”

外面的声音又响起:“赵良栋,我们是兴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请你马上出来投降!”

赵良栋朝外大喊道:“死警察,咱们也不是打了一天两天交道了,你们知道我赵良栋是什么人! 让你们的人赶紧离去,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一个匪徒把王峰抓了过来,手枪指在他的太阳穴处,跟着房门被拉开,匪徒把王峰推到了门口,自己藏在他的身后。

王峰也赶紧大声喊道:“警察同志们,我是人质,请你们不要开枪! ”

王峰话音刚落,几个烟雾弹已经扔了进来,紧接着滚滚的浓烟升起,屋子里面全部是呛人的盐酸味。随即几束强光照射在了王峰身上,刺得他和身后的匪徒都睁不开眼睛。

王峰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身后的悍匪已经被警方的狙击手一枪射中了额头,随即王峰被一个警察一下子扑倒在地,头被按了下去。

几个警察冲了进去,屋里响起了几声尖锐的射击声,随即很快恢复了平静。接着,从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道:“队长,都解决了。”

突然,房里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燃起的火花四处飞溅。

王峰听得清清楚楚,那是老式手雷爆炸的声音,应是警察击毙悍匪时,悍匪手里的手雷同时炸响。

王峰一阵心痛,可惜了他那些书,有很多都是他费尽周折,下血本从各处淘的古物,想不到就这样给毁了。

“小李,铁牛,你们怎么样,有没有事?”外面的队长焦急的问道。

“对了,我没事,有防弹衣,只是擦破了些地方。”

“我的腿炸伤了,不过幸亏房里面书多,都给挡住了,没什么大碍!”

里面传出两个干警的声音。

队长刚松了一口气,王峰大声道:“快出来,危险!”

警察们一愣,小李扶着铁牛,向屋外跌跌撞撞跑去,王峰直奔放炸管的桌子。

黑暗中,房屋里火苗一闪一闪,导火索已经 “噗噗”燃烧起来。

王峰满头大汗,心脏怦怦直跳,扭头拼命向门外跑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