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深似海 > 正文
第二十三章:三局两胜
作者:曌苍生  |  字数:5563  |  更新时间:2020-02-24 11:21:14 全文阅读

戌时一刻,权康南边那片枫树林内,何世宁站在一池塘边仰望着空中的乌云,轻声道:“天无绝人之路。”

一人从池塘里钻出来,他说:“何大侠,这池塘水深十米一五。”

“好。”

沙奕秋急速跑来,道:“梅如仙来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准备妥当,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

“放心吧,忘不了。”

没过一会儿,西拉便推着梅如仙来到了此地。

何世宁对其说道:“没想到你也来得这么早,既然都已到齐,不如就开始吧。”

梅如仙扫视着在场的众人,又看了看那片被火把照亮的池塘,道:“你岂不是来得更早?”

“我一向有早到的习惯。”

“你当真能代表整个中原?”

“承蒙各位江湖朋友们的抬爱,何某不才,愿为中原贡献一点绵薄之力。”

“我没有看错你,你的确是个英雄,死到临头还心系着中原。不过,可惜了。”

“可惜?”

“你所中的毒,我也解不了。如果你肯臣服于我,我倒是可以替你暂时压制住它,但也只能保你多活两年。”

“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它的长短,而在于它的意义。至于英雄,那些无畏牺牲、英勇奋战的人哪个不是英雄?乱世出英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它再也别出现,永远都是太平盛世。”

“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太平盛世,但必须由我来做全中原的领袖。”她指着何世宁,道,“没得商量。”

何世宁道:“那你还让我们来谈判?”

“就是采纳了你说的‘全国为上’的建议,我才会来跟你们谈。今日,我给你们三个选择:第一,你们主动臣服于我,让我来做中原的领袖,我自然不再杀戮,给你们一个太平盛世;第二,我们俩比试三场,双方轮流出题,三局两胜,我若胜,你们均臣服于我,我若败,便立即退回东瀛;第三,我们依旧刀兵相见,我用武力攻下整个中原,让你们不得不屈服。你们选哪个?”

何世宁道:“如此说来,我们还能选什么?若比试三场,由谁先出题?”

“自然是我,女士优先。”

“这不公平。条件是你提出的,你自然做足了准备,况且你武功盖世,我们根本打不过你,应该由我们先出题。”

梅如仙想了想,道:“不行。”

“那我们俩猜猜这池塘有多深,最接近者先出题。”

“你耍赖,你比我早到,鬼知道你有没有下过这池塘。”

“你做足了准备才来跟我们谈判,我们不仅没有一点准备,连先出题的权利都没有,你若要比武,谁能胜你?究竟谁耍赖?”

梅如仙沉默着。

何世宁接着说道:“想当领袖,仅凭武力是远远不够的。你若一点机会都不敢留给别人,又如何能让别人输得心服口服?”

“中原出了一个你,真是走运!好,我便让你先出题!”

何世宁看了看众人,众人均对他点了点头。得到肯定答复后,何世宁对梅如仙道:“三局两胜,若我胜,你立即退回东瀛,有生之年,不得再对中原发起战争;若你胜,我们均臣服于你,让你来做中原的领袖,但你不得滥杀无辜,还我们一个太平盛世。谁若反悔,安柒娘娘在上,他定活不过今夜子时。”

这时,察觉到不对劲的西拉提醒道:“宫主,他们似乎有诈。”

“看出来了。可我若连他都胜不了,又怎能征服整个中原?况且,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能够胜我。”

接着,她对何世宁说:“我同意,你出题吧。”

何世宁道:“第一局,我跟你比道义。仅因为你命运多舛、饱经苦难,便视所有人为敌,在中原大开杀戒,将无数无辜的人推向死亡,相比于你口中的恶人,你岂不是更恶?仅因为一己之私,便要发起侵略,使无数无辜的人饱受战争的摧残,岂不是罪大恶极?难道你心中真的一点善念都不存?你究竟有何理由继续作恶多端?不如现在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梅如仙紧握着拳头,表情已变得有些扭曲:“你这家伙,三番两次触及我的痛处,张口闭口都是大道理,道理谁都懂,可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我受尽欺辱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良心发现,哪怕他们能有一点的愧疚与后悔,我的心也不会变得如此冰冷与黑暗,我受尽欺辱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站出来保护我、指责那些欺辱我的人?他们点灯,我便放火!现在我变强了,决定反击的时候你们站出来了!”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世间已不乏险恶,我们何苦还要再将其不断放大?其实,你已深知以恶除恶并不能治本,只是心中有不忿,要让他们也尝尝被欺辱的滋味。”

“我出生时便身患残疾,脖子以下都无法正常活动,就因为如此,我的亲生父母便将我无情地抛弃,幸好被我师傅雷风雨捡到。二十三年前,东瀛向中原扩张,师傅凭借着风雨剑法力挽狂澜,杀退东瀛武士九次进攻,使整个中原免遭生灵涂炭,是何等的英雄!可结果又如何?师傅他一向视功名如粪土,可还是有人担心他的影响力太大想要灭掉他!”

说到这里,梅如仙明显有些激动:“你说!世人为了一点私利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想到雪龙府被灭、摘星楼前主人全家被杀,何世宁道:“阴险毒辣之人自然死不足惜,但心地善良者却不该受牵连。况且,恶人已经受到了惩罚,你又何必再将矛头指向无辜的百姓?”

“大恶均是从小恶开始,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师傅中毒之后便带我逃往东瀛,身为中原人又身患残疾的我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人面兽心。他们那无比丑恶的内心自然不敢对强者展露,只有我们这些地位低下的人才能够看到。从那时开始,我拼了命地练武,用自己的手讨回公道。后来,我创建了梅天宫,便有了双重身份,一个是梅天宫主梅如仙;一个是青楼艺姬乌梅。你能想象得出同样一个人在你面前的巨大反差吗?所以,即便发起这场战争错了,也只是错对参半,我不后悔。”

“你岂能要求人一点瑕疵都没有?何况,现在与你对立的哪个不是侠肝义胆、光明磊落之人?杀了他们,只会让这世间更加的黑暗,让你的美好愿想越发遥远。”

“够了。你别想用这些话来说动我,我不相信你说的话!”

“你的初衷或许不坏,只是方法并不妥当。你没有正确使用自己的能力与权利。”

“在东瀛可以,在中原为何不行!?”

“你要替师傅与自己报仇,别人也要替亲人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放过别人就等于放过自己,每日都身处仇恨中的你绝不会快乐。况且......”

“够了!”梅如仙大声喝道,并将手指恶狠狠地指着何世宁,脸色发红,浑身都在颤抖!

何世宁闭上了嘴,在场的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唯恐她发作。

周围安静得连一片树叶飘落到地面上都能听见。

“第一局,算你赢!”梅如仙指了何世宁许久,才道,“第二局,我和你比武。一炷香之内,不得认输,直至一方死亡或时间结束。死者,第三局自动判负!”

说完,梅如仙竟站了起来,缓缓地走下了轮椅!

看见这一幕,连西拉都震惊地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更不用说在场的其他人!

“我本不想杀你,现在却不得不杀了你。也罢,反正你离死已不远,我就送你一程。在死之前,我就让见识一下什么叫‘最接近神的人’,让你死而无憾!”

见何世宁依旧沉浸在震惊之中,梅如仙提醒道:“你准备好了吗?”

何世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后转而看向沙奕秋,后者这才惊醒,对何世宁坚定地点了点头,道:“胜负在此一战,你一定能成功!”

何世宁对那个池塘缓步走去,他边走边说道:“开始吧。”

“西拉,在此立一炷香。”

香被点燃,梅如仙朝何世宁攻去,发现后者竟飞快地钻进了那个池塘。

与此同时,何世宁一方的火把全部熄灭,沙奕秋用提前准备好的石子将对方的火把全部打掉,周围顿时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直到此时,梅如仙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她抬头望了望那同样漆黑的天空,接着,也毫不犹豫地钻进了那个池塘。

梅如仙一方一旦有人燃起火把便会被沙奕秋灭掉,周围只有那炷香是亮着的。

西拉怒道:“你们这些人只会耍赖!”

沙奕秋道:“比武前,谁也没说不准将火把灭掉,谁也没规定不准入水,何来耍赖?”

“你与何世宁一样,只会在文字上做文章,论武功不及宫主十分之一!”

“既然如此,想必她在水里或在黑暗的环境下也能胜过何世宁,你担心什么?”

西拉不再与他争辩,仔细地听着水下传来的动静。

无论是水下环境还是黑暗环境,何世宁早已适应,并且一直都有练习。一年半前,便是他只身潜入两百余米深的海底将瞬玛维海盗的老窝端掉。

面对如此强势的梅如仙,束手无策的何世宁故意显出要与其血战到底的决心,暗地里却排布着另一项计划,也就有了徐宁去找梅如仙和谈之举。

他深知梅如仙绝不会甘于只得到十分之一的土地,所以一定会找他谈,就算她不提出比试,何世宁自己也会提,而想要赢她就必须同时具备优先权与不死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他同样算准了腿脚不便的梅如仙水下功夫逊色,所以特地找了此地来应战。

他将一切可能发生的事都算在内了,除了梅如仙站起来!

水里突然安静下来,沙奕秋转而看向那炷香,算算长短,它至少还有一半未烧!

他灵机一动,暗暗发力,内力推动气流形成凤吹向那炷香,加速它的燃烧,他将力度控制得很好,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水里的众人谁都没有发现。

突然间,水下的打斗声再次传来,水面剧烈波动着、撞击着、冒出了热气,有些地方的水面还在上涌......

时间仿佛过了一年之久,脸上已布满汗水的沙奕秋突然对着水面一遍又一遍地大喊:“香烧完了,时间到了,比试时间结束......”

火把再次燃烧起来,没过一会儿,梅如仙率先飞出,站在岸边静静地望着水面。

见她上来,沙奕秋便朝水中跳去,想将何世宁背上来,却被梅如仙一掌击回。

“他要自己活着上来才行。”

“你两好歹朋友一场,为何要这么绝情?他即便还活着也无法再跟你比试了!”

“他早晚会死,只是早去几天罢了。”

见水里不再有动静,梅如仙便道:“既然他已死,第三局便自动判负,我赢了。从现在开始,整个中原都要听我号令,当然......”

梅如仙突然闭上了嘴,因为有一只裸露的胳膊从水中伸出,按住岸边的草地,那胳膊上的皮肤呈青灰色,还褶皱起来,跟树皮差不多。

众人的心瞬间被提起来,大气也不敢出。

何世宁用那只胳膊撑着自己的身体艰难地爬上了岸,快速地喘着粗气,身上没一块完整的布料,凡是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跟树皮一样。

他突然笑出了声,露出两排已被打烂的牙齿,可笑了没几声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表情很是痛苦。

缓了缓,他平躺在地上,笑道:“幸亏我的身体已变硬,不然真挨不住你那几掌,日后见到杜小何我一定要谢谢他。”

他侧身望了望在场的众人,随后被梅如仙的轮椅所吸引,用那只胳膊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朝它移去。

他的双腿还有另一只胳膊都断了,不知上身还有多少根骨头断裂,众人都不敢碰他,梅如仙那九名弟子均不由自主地退到一旁。

何世宁艰难地坐上了轮椅,靠着椅背的他彻底地松了一口气,他望着梅如仙,问道:“你的腿什么时候好的?”

顿了顿,梅如仙道:“来中原之前我闭关了半年,将腿骨重组了。”

“可喜可贺。经此一战,让我见识到了武学的巅峰,此生已无憾。”

梅如仙提醒道:“你还没有赢我,怎能说无憾?”

何世宁又笑了起来:“在这之前,我们都怕你,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的把握胜你,但现在不同了,我已有十足的把握胜你。”

“你要跟我比什么?你还能跟我比什么?”

梅如仙的面色变得紧张起来。

“我要跟你比剑。”

梅如仙一愣,反问道:“你要跟我比剑?”

“不错,兵器对我们习武之人来说太重要了。今日,我就要跟你比剑,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虽然知道何世宁绝不会开玩笑,梅如仙还是提醒道:“难道你忘了罗梦剑已经落入我的手中?”

“我自然记得,否则也不会强调要跟你比剑。你回东瀛之前还是把沙漠金龙还给沙奕秋吧,它并不适合你,你何不成人之美,留一段佳话?”

“你能赢我再说吧!”梅如仙道:“西拉,将罗梦剑拿来!”

梅如仙接过罗梦剑。将其抽出,道:“你的剑呢?你说怎么比法?”

沙奕秋抱着依旧被白色纱布包裹住的申雀剑走向何世宁,他一边走一边将纱布拆掉,露出了同样漆黑如墨的剑柄、剑鞘!

何世宁将申雀剑抽出,银白色的剑身被火光照得闪闪发亮,令人动容。

沙奕秋推着何世宁来到梅如仙的面前,何世宁道:“难道你和百地半藏一次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天下第一剑怎么会断?”

说着,他挥起申雀剑朝罗梦剑切去,罗梦剑的剑首顿时被切掉!

梅如仙怔住,她盯着闪闪发光的申雀剑,问道:“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他叫申雀,是苏时安在思渔村时所铸。”

“你一直将它藏着,就是为了此时赢我?”

“不错。”

“你让姓徐的来找我和谈就是要引我上钩,引我一步一步地走进你的圈套?”

“兵不厌诈。你太强了,我只能跟你斗智。”

罗梦剑落地,沉默了半晌的梅如仙说道,“中原出了一个你,真是走运。放心,我自会遵守诺言,明日便退回东瀛。”

“今生能够与你相识,我深感荣幸,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今日别过,愿你今后能够从仇恨的枷锁中解脱。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世间本就不存在绝对的善与恶,凡事别过于强求。”

梅如仙注视着何世宁:“能够与你相识,我也深感荣幸,就此别过吧。”

见她要走,沙奕秋急道:“你不是说你可以压制住毒性的吗?就不能让他再多活两年?”

“之前可以,现在晚了。”梅如仙说道。

说完她带弟子们离去……

两日之后,卯时三刻。西南边的那片原始山脉境内,这里重峦叠嶂、虎踞龙盘,风景极佳。

一悬崖峭壁之上,何世宁正独自地坐在轮椅上遥望着那渐渐变得亮黄的东方。

他已在此静坐了一个多时辰。

卯时五刻,一道金黄色的身影急速飞来,他望见依旧坐在那里的何世宁,顿时松了一口气。

何世宁道:“我们不是道过别了吗?”

沙弈秋道:“东瀛传来消息,梅如仙一回到东瀛便布告天下,将东瀛更名为‘日本’,并且在她有生之年不对中原发起战争。”

说着,他将一瓶黄酒递给何世宁,道:“匆忙之间,只带了两瓶酒来。”

“谢谢。”何世宁接过酒,微笑道,“你看这里的风景多美。”

他的整只手也变成了灰色,皮肤如石面。

沙弈秋的面色沉重下去,光喝酒,不说话。

何世宁道:“时间是消除伤痛的良药,我能与如此美景融为一体岂不是件美事?”

沙弈秋道:“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何世宁想了想,笑道:“这下方是个死火山,现已形成温泉,你每年带点茶叶来请我喝几杯茶就好了。”

接着,他看了看酒瓶,又道:“再带几瓶黄酒。”

过了好一会,沙弈秋才道:“好。”

两人将酒饮尽,沙弈秋原路返回,他走之后没多久,何世宁便推动着轮椅从山顶落下。

温泉之中,饮过黄酒的何世宁开始浑身发烫,已经硬化的身体正在慢慢变软......

——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