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地唯尊 > 正文
楔子
作者:天下开始  |  字数:7033  |  更新时间:2020-02-26 13:59:56 全文阅读

午时三刻,耀眼的阳光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射在地面上。天地间一片阴暗。

人迹罕至的一处高峰之上。

杂草植被遮挡的地方,隐隐约约能辨别此地是一座山洞,洞中漆黑一片,外界的昏暗光线无法穿透进来。

听~

洞中似乎有微弱的气息声。

待熟悉了洞中的黑暗之时,伴随着洞口漏进的些许光线,约摸看见了洞中一个盘腿而坐的人影。

外界的云层涌动,似乎预示着这里会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这时,从云层中漏下的些许金光洒向大地,照射到了此处。

投射进来的光线,终于看清了那人影的面目。

一身破烂不堪的衣袍,一头苍白的乱发,和干裂枯槁的皮肤,他双目紧闭,乍一看像一具风干多年的尸体。

突然,这具“尸体”动了起来,放在双膝的干枯双手,迅速的在胸前捏了个法决,顿时,强大而又磅礴的真元在体内涌动!破烂的衣袍和乱发开始不受控制般的摆动,身体周围的碎石尘埃感受着威慑,剧烈震颤着!

老者突然睁开双眼,一丝金光乍现,他脸庞上的皮肤皱在一起,形成一个扭曲的笑容,如出了一口长长的恶气,低语道。

“多少年,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今天……终于……”

老者猛地抬起头,狂态毕露,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天人境!所有武者追寻的究极天道!我终于达到了!哈哈哈哈哈……”

山洞受到他声音的波及,上方不断有碎石落下,老者笑声突然戛然而止,双手猛然上举,身体如一根标枪“咻”的一声,冲天而起,击碎头上方的山顶,飞出山洞之外!

老者停留在天空之中!手指向更高的苍穹,狂喝道。

“狗老天!我自在此处山洞,得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法已过百余年,今日修为已达到天人境!现在,我就要挑战三千雷劫中最后的大 三元天劫!狗老天,你能奈我何!”

话毕,老者头上方,天空中的云层涌动的更加厉害,其它地方的云层也不断往此处汇集,云层慢慢变得乌黑,诡异!一丝丝雷电犹如巨蟒吐着信子般在云层中游动,闷雷声,如驾驶着玄天战马滚滚而来,下方飓风狂起!

风起云涌!遮天蔽日!天地异象!

天地间宛如迎来末日般,阴暗无比!

若是寻常人见到此番景象,定是会被吓得屁滚尿流,而修炼之人见到也必定会紧皱住了眉头!

修炼,乃逆天之道,而修炼之人突破自身达到新的境界,就会受到天地间的制裁,俗称天劫!

挺过去,就是一条康庄大道,挺不过,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天劫,按照突破的境界不同,威力也自然不同,但前后能归纳为三千雷劫,三千雷劫中,令人望而生畏的实属最后的九元天劫,而这九元之中,又属大 三元天劫最为厉害!

笑问这世间有几人度过大 三元天劫,扳起指头数,竟无从下指!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境界的人存不存在!传说,度过此劫的人,早已飞升为仙!法力无边!在九天之上与天地同寿!

而这老者,竟在此狂言要破狗老天的大 三元天劫!

面对天地间的异象,老者神情上一片风轻云淡,一副笑看狗老天要玩什么花招的超然姿态。

老者自年轻之时,机缘巧合得到一本神奇功法,自那时起就下定决心闭关修炼,打算以最强王者的姿态再降临人间!今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法修炼大成,自身修为也突破至天人境,忍受了百余年的孤独,寂寞,今时今日,他的愿望,终于就要实现了!

“哈哈哈!”

老者忍不住发出狂啸。

天空之上的云层似乎也汇聚的差不多,如一头庞然大物的怪兽,毕露着凶态!盯着下方的猎物!突然,一道粗壮的黑色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厚厚的云层中降下,目标直指老者!

老者看到这番景象,似乎是吓了一跳,这黑色的雷电,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很快就恢复心态,双手高举头顶,体内真元疯狂凝聚,在他身外出现一道金色屏障。

黑色雷电,即到!

顿时!澎湃的能量倾泻在他的屏障上,立刻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威力,接触的空间震荡出一圈圈波纹!

这倾泻 出的余波,要是沾染到一般人的身上,想必在顷刻之间就会灰飞烟灭!

黑色雷电并没消失,而是与老者的屏障抵抗着,老者看起来有些吃力,身体绷的绑紧,这大 三元天劫果然名不虚传,初次接触,老者就体会到了,这黑色雷电不仅有着强大的攻击力,更能穿破屏障直击灵魂!

老者的大脑传来一阵疼痛,慢慢的,他的嘴角渗透出鲜血!

这才第一次攻击啊!这么快就落入下风?前面放的狂言是假的吗!

这一面倒的颓势,可老者不慌不乱,身体和灵魂虽然承受着难言的压力,可他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笑意。

“对对对,就应该是这样!不这样怎么行。”

事到如今,他还嘴硬!

然而下一瞬间,老者右手缩回,捏了一个法决,体内运转起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法,周身的护体屏障立即暴涨数十丈!顶开了雷劫!

只见上一刻还很吃力的老者,此时表现的泰然处之!

第一发雷劫态势疲软,在强大力量的对轰下,变得愈发细小,还来不及庆幸,云层之中爆发出震耳的雷鸣,两道比上一道更加粗壮的黑色雷电,轰然将至!

老者临危不惧,双手环抱在胸,气流吹动着他的衣服和头发猎猎作响,就在雷电降临之时,张开大嘴,用力的喊叫出一个音节。

“操!”

震耳的音波,他周身下的山顶,轰然倒塌!

而天空降落的黑色雷电,也是轰然爆碎!残余的能量化为缕缕青烟在天地之间散去,风一吹,无影无踪,宛如不曾出现一样。

天地间一片烟尘,远远地看去,这里被龙卷包围着,外界并不能看清里面发生的事。

天空之上的雷劫似乎被激怒,发出咆哮一般的震动,云层涌动的更加快速,一丝丝电流噼里啪啦的发生炸响!

随即又是两道粗壮的黑色雷电降落,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两道之后,又是两道!仿佛连环炮一般!接连不断的雷电不断落下!

老者微眯起了眼,双手撑开,周身外的屏障立即缩小,直到贴在他身上,如穿上一层金甲战衣,与他融为一体!

老者祭出金身!

只有修为达到不灭之境才能塑造金身,能使自己的肉体坚不可摧,灵魂韧不可破。下一瞬间,对着飞扑而来的雷电,他也选择迎面而上!

挥动着拳头打去,之前还很吃力的应付,此时仿佛开了挂一样,从容面对,变化着身势闪避,又飞到一道黑色雷电侧身,伸手如擒鸡仔一般,将其擒住!

黑色雷电仿佛有生命一般,并非是自上而下一条线的运动轨迹!而是不断追逐着天空中的身影。一股誓必要把他轰的连渣都不剩的气势!

被老者擒住的雷电,如一条巨蟒扭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前头一端,自中央突然裂开,如野兽张开了大嘴一样,然后猛然调动弧度,咬向了一旁的老者!

老者左手挡在前方,空间仿佛断层,雷电竟然无法通过!而此时,追击者他的数道雷电,也同样自前头中央裂开,如蛟龙噬兽般扑来。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吃,那也尝尝被吃的滋味吧!”

老者不慌不忙,擒住雷电的手掌,运用起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法中的,万象天引!手掌中顿时爆发出一阵金光,漩力猛增!

被擒住的雷电像是感受到危险,剧烈摇摆,前头大嘴消失,而在手掌一侧,雷电暴涨,猛地窜出一个“头”!就是朝手腕处咬去!

但此时已晚,雷电急速的变小,最终消失不见!

老者又猛地转过身,伸出擒住雷电的手掌打向前方!

刹那间,一道金色雷电出现,冲向迎面而来的数道黑色雷电,待到面前时,金色雷电随即暴涨,从头部衍生出五个枝干一般的电芒,缠绕住了前方的数道黑色雷电!

老者手中结了一个印,又是一声怒喝。

“我操!”

雷电猛然发生爆炸!

但,这也仅仅是摧毁了奔来的数道雷电,而后的数十道雷电气势不减,张牙舞爪般逼来。

老者右脚后踏一步,侧过身,双手交叉在腰间,猛然推出,再一旋转。

只见前方的空间,裂出丝丝裂缝!仿佛破碎了一样,又如蛛网一般,等候着猎物!然后就是上下破裂的地方搅碎在一起,所处该位置的雷电,在空间的绞杀下,尽数啐断!

望着一片虚无的前方,老者收手身势,绞碎在一起的空间慢慢恢复如初。只是再也没有雷电的存在。

老者凌空傲然而立,盯着诡异多变的云层,此时再也没有雷电降下。

是结束了吗?

不,还没有,倒不如说,真正的重头戏,即将登场。

果然,一股诡异的气息在这层空间中传开,只见,先前击碎雷电的地方,冒起一丝丝黑光,仿佛鬼魅的幽灵一般,又如燃烧的烈焰一样,它们开始朝中央不断汇集。

聚集在一起的黑体不断变得庞大,蠕动着,仿佛在孕育着什么东西。

感知着这股能量,老者的灵魂开始不安的颤动起来,一股刺痛的感觉慢慢浮现。没想到连金身都不能完全抵御住这股波动,老者的神情慢慢变得严峻起来。

庞大的黑体不断变化着,慢慢的,一头形似麒麟一般的雷兽赫然出现!通体漆黑,根本就不能辨认出具体形态!身体已经不知是由火焰,还是雷电组成,似乎两者都有,周身表面的黑体剧烈的抖动着,似乎显示着它愤怒的心情!空洞白目的眸子,仿佛那里根本就不存在眼睛,更为其增添了几分森然!

雷劫化为的雷兽,弓着巨大的身体,摆出一副进攻的姿势面对着下方的老者。突然张开大嘴发出刺耳的吼叫,云层之上也发出震天惊雷。

空气被撕裂切割,如一根根锋利的细小钢针,肆意的狂撒,狂风呼啸的更凶猛了!

下一瞬间,雷兽以泰山压顶之势扑来,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刺痛感,老者的眼中,巨大的雷兽遮天蔽日,完全锁定了自己,想要躲开根本就不可能。

体内真元疯狂汇聚,身体爆发出不输于雷兽的气势,但是再其面前,也显得渺小不堪。老者在虚空之上盘腿而坐,张开双手,又合上,将全部的力量聚集在双手之上,开始捏动着法决,快速变换着,只见老者周身闪耀出一阵白光。

竟然!

一个穿着白衣的俊俏后生凭空出现!

俊俏后生一出现,与老者并排盘腿坐下,双手捏出一个法印。就在雷兽逼近之时,二人完美契合的推出双手,两声威吟,也是一老一少的声音,响彻天地!

“震天印!”

“降魔咒!”

只见一张竖起的和一张横向的巨大符咒轰向飞来的雷兽!

刹那间,天摇地动!巨大的轰鸣贯彻天地!

两人的攻击直接命中雷兽,将其退开数百丈距离!

吃此一击,雷兽身上的能量波动减弱不少,左肩部分都被轰的少了一块,不过其它位置的黑体能量像虫子一般往那里蠕动,看来它是吃了大亏,远远地停在空中,盯着前面的二人,确是不敢再妄加行动!

再看另一边,老者和俊俏后生恢复成站立姿势,一老一少,一黑一白,两人风格不同,却发出相似的气息,再一细看,这俊俏后生的模样和老者竟有相似之处!

自踏入天人境,早已是超凡脱俗之体,老者更是在霸道的功法之下,唤回了自己年轻时的身体!此刻,两道独立的人影,看似两人,实则一人!实则一人,却是两人!

两道气息连接在一起,天地间,更是震动不已!

雷兽修补好身体,仰天长啸,周身的能量剧烈波动着,身体表面的黑体如火焰般冲天而起,周边的漆黑电芒更是不断延伸。

雷兽的身躯似乎又庞大了不少,下一瞬间,以奔雷之势袭来,张开了巨口!

将前方的老者和俊后生,一口吞下!

被雷兽吞下,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俊后生和老者背靠背互相警戒着,打量着这个奇异的空间。

空间中一片红光,周围地面均是干裂烧焦的状态,而从干裂的部分能看到下面沸腾的岩浆!原来就是随处可见的断裂地面下的火红岩浆,将这片空间渲染的一片火红!

天空之上是漆黑一片,有雷云滚动。

突然间,从天而降的惊雷在前方不远处炸响!

地面立刻塌陷,大量熔浆随即喷涌而出!其他地方也开始不断被熔浆吞噬,这片空间的温度上升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老者和俊后生立刻腾空,不过立即就有从天空上落下的惊雷劈来!俊后生双手撑天,一个圆气罩包裹住二人。惊雷劈在上方,俊后生闷哼了一声。

比起外面时的黑色雷电,这里的惊雷要小了很多,不过,攻击力只强不弱!且每一次都对灵魂造成多倍伤害!这片世界中不断有惊雷落下,劈到地面,劈到俊后生施展的保护罩上,而地面下方已经没有大地的影子,已然成为了一片炙热的岩浆海洋!且以惊人的速度不断上涨!

老者立刻盘腿坐下,双目紧闭,防御雷电的事交给了俊后生,他开始毫无保留的运用起了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法!

风火雷电,乃天地四劫,金木水火土乃人间五力,四劫与五力共存火取其一,乃万象归一,代表了所有生命的力量,而阴阳双刻又互为表里,天地间不可缺其一,一刻又生九里。

便划分出了修炼者的九大境界,炼气,筑脉,塑魂,修元,通灵,结迦,不灭,归真,天人,每一境界又分为九层。

老者将全部修为灌入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法中,融会贯通,心神合一。

俊后生的身影逐渐变得暗淡,然后如影子般融入到老者的身体中,保护罩立即消失。

而在此时,天空之上的万道惊雷如大雨倾盆般滚滚而来!

失去保护罩的老者,身体暴露在外,眼看着就要被这阵狂暴的能量吞没。

突然,老者双目暴睁,双手猛地向后一拉,身体绷的笔直,如一颗炮弹般冲天而起!他的身体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直冲天际。

他无所畏惧的冲进“激光雨”之中,惊雷噼里啪啦的在他周身炸响,老者忍受着这股惊人的能量宣泄,就算此刻已经用出了全力,也还是受到不轻的伤,手臂,腿,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攻击,惊雷似乎还带着灼烧,老者被攻击到的部位,焦黑一片。

似乎再也坚持不住,也冲不出这片“激光雨”,再这样下去,会死无全尸!老者大手一挥,朝天打去,身体各处飙出的血在一瞬间被高温所蒸发,他用力的发出大喊。

“开天!”

一圈雄浑的气浪以横扫八荒之势清除掉眼前的惊雷雨,老者的身躯陡然加速,如一把神剑冲上云霄,斩魄天际!

触碰到他身体的东西,云层,空气,甚至空间,都在扭曲变形。

猛地一下,眼前的世界如玻璃一般发生破碎,所有的一切开始飞速消失。

下一刻,老者的身影出现在先前的天空之上,外面是狂风四起,雷云密布,不过似乎比起一开始威势减弱了几分。

老者出来了,此刻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浑身衣衫已在刚才狂暴的力量下化为灰烬!天空中的风力逐渐减弱,云层也在慢慢散开。

他盯着前方不远处之前将自己吞噬掉的雷兽,不过它此时的身形小了很多,虽说变小,却也是比老者大上百倍不止,且头部所在的地方破了一个大洞,蠕动的黑体能量似乎也无法修补,只见大洞愈发的扩大,然后,在雷兽的狂啸之中,大洞将它的身体,吞噬殆尽!

终于,老者忍不住从喉中发出笑声,身体随着这阵笑声抖动,鲜血从伤口中不断往外冒,可他还是忍不住笑,慢慢的大笑了起来,最终变成仰天狂笑。

“哈哈哈,狗老天!大 三元天劫,又能奈我何!又能奈我何!”

天地异象消失,云开见日,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扫除了先前的阴暗。天地间充斥着老者疯狂的笑声。

突然,晴朗无云的天空,响起一阵惊雷!

一道速度奇快的白色闪电,精准无误的劈打在老者身上。

老者的笑声戛然而止,连带着他的表情,也定格住。突然,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不过是焦黑色的!还冒着惊人的白气!

身体的力量再飞速流逝,意识也在慢慢消散,终于是撑不住,老者的身体开始向着下方坠落。

周围被破坏的一片狼藉,以至于没有一颗小草,光秃秃的地面上,老者的身体躺在此处,他盯着天空,却已经是再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直到最后,恐怕他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慢慢的,他的身体开始化为灰烬,终将烟消云散。

除了满地的狼藉,和恐怖的坑洞以外,这里什么都没有。

一座不知名的山谷中,一个猎人打扮模样的中年男人匍匐在一块小山坡上,双手握着一把弓弩,背后背着一把大砍刀。

他屏住了呼吸,弓弩所瞄准的不远处前方,赫然是一匹体格身长三四米有余的噪花豹!矫健的身躯,灵活的四肢,无不显示着它旺盛的生命力!

噪花豹正低着头啃食着地上的死鹿,时不时的抬起头环视周围,看得出警戒性相当高。

猎人静静的等着,等待时机,等待着噪花豹露出破绽!

为了狩猎这头豹子,他可是一直跟踪了很久,现在倒也不急这一时。

说来,这豹子可是个好东西,浑身都有用,尤其是那骨头,能用来做成品质尚佳的武器!还有那豹屌,可谓是天生的强身健体之良物,男人吃了重整雄风,女人吃了娇媚似水,吃一次爽一次,一直吃一直爽!在市场上有很大的价值。

噪花豹低下头,将头埋进死鹿的身体内,开始啃食着它的内脏。

趁现在!

猎人扣动扳机!

几声破风响,便见到三支二指宽的箭头深深地扎进噪花豹的身躯上!

只见噪花豹虎躯一震,接着传出一阵哀嚎,头立即从死鹿的身体里抽出,再一甩,精确的瞪向箭头飞来的方向,那里,正有一个人影举着砍刀袭来!

噪花豹当机立断朝反方向撤退,不过身中数箭,身体已经不再灵活。并且猎人射出的是爆弩箭,此箭头只要是一旦扎进身体,就会随着身体的运动越发的深入,想跑似乎是来不及了。

眼看着猎人逼近,就要惨死在他那明晃晃的冷刀之下,噪花豹突然扭过身体,前肢压低,张口对着近在咫尺的猎人就是一顿吼!

吼吼吼吼!

刺耳的音波如惊雷般在耳边爆炸,猎人一个扑爬滚倒在地!只感到头晕目眩,恶心想吐,这一吼,吼得他头皮发麻。

他的脸都已经皱成一团,身体本能的拒绝着这刺耳的声音。

刺耳的音波还在继续!

大意了!

猎人忘记了,噪花豹的杀手锏,音杀!

在遇到生命危险时,噪花豹便会施展出这一招!

音杀为广域范围的攻击,尤其是在近距离下尤为有效,拥有此绝招的噪花豹就算是面对体型比它庞大,比它凶猛的野兽也有一战之力,据说人长时间暴露在噪花豹的音杀下,轻则神经混乱,重则内脏俱损,吐血而亡!

数秒后,音杀停止,然而猎人的精神并没从这阵混乱中回归,只能虚眯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噪花豹拖着伤躯扬长而去。

一段时间后。

麻木的身体恢复了几丝控制权,精神也逐渐稳定,猎人爬起来,不甘心的盯着噪花豹离去的方向,恨恨的叹出口气。

捡起飞到一边的砍刀,又回到先前埋伏的小土包上捡回弓弩,猎人准备返回,打算明天再来这里寻找噪花豹,它受伤了,应该跑不远,而且受伤后会不断消耗它的体力,明天再来的话遇见了更容易猎杀。

来到一处溪流,猎人打算洗把脸清清神,突然,他就愣在了原地。

溪流边竟然有一个人?!

猎人慢慢靠了过去,小心的打量他,这是一个一身破烂约摸十四五岁模样俊俏的少年。

此人没有任何动静,半个身体都在溪流之中,潺潺而下的溪水拍打着他的头,他都紧闭着眼睛,面无表情,也不知是死是活。

猎人一时苦恼了起来,是救?还会当做没看见离开……纠结一阵后,他选择了后者。转身就要走,可却又止住脚步,叹出口气,便又转过身。

把砍刀和弓弩转到胸前,猎人走上前蹲下身子,抓起少年往后一甩,顺在了背上,然后便顺着溪流而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