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与修仙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秘密跟踪
作者:一个坤的存在  |  字数:6855  |  更新时间:2021-10-06 19:17:59 全文阅读

拉卡索看了看手表对林凡说道:“使者大人,我和财财番他们的交易时间快到了,我下去给他们准备一下货。”

林凡说道:“走,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你们制作毒品的工序。”

随后,一众人来到制作毒品的车间,林凡一看,这里的规模还算是比较“正规的”,这里不是那种小作坊类型,而是一条生产流水线,相当于一个小型加工厂了,从一进入车间,拉卡索就向林凡介绍这里毒品的种类,毒品有传统种类和新型种类。

拉卡索也带林凡看了各种毒品植物原料图鉴等,林凡接过来一看,“这不貌似都是小聪慧丹所需要的材料啊。”

林凡一张张地看着,发现幻仙果就是罂粟,麻阳草、梦红梅对应的就是大麻和古柯,这下林凡不用再为寻找小聪慧丹的药材烦恼了。

林凡对拉卡索说:“以后这些植物我有大用,不要拿去做毒品了,给我留着。”

拉卡索说道:“使者大人,不做毒品让兄弟们吃什么啊。”

“我自有办法,对了,这些植物有多少?”

拉卡索听林凡说以后可以养活这帮兄弟,立刻激动地说,“使者大人,这些植物都是我们自己种植的,所以要多少有多少。”

“倒也要不了太多,就现在这个量,大概需要多久可以成熟。”

“我们这里大概一年能产50吨,如果不够可以收购的。”

“应该差不多吧,看以后的规模吧,我也没试过,还有,你们既然制会毒,那应该也会制作化学毒品吧,那你们这里有懂化学的吗。”

拉卡索说道:“有有有,我们专门从小培养的一批人,就是为了以后发展,制作化学毒品才做的打算,玛卡是这里学历最高的化学专家。”

随后,拉卡索让人把玛卡叫来,林凡看到来人,竟然是一个十八九的小姑娘,身材略显娇小,但却亭亭玉立,有一种积淀久远的东方神韵,鼻翼宽阔、嘴唇丰满、眼神散漫忧郁,皮肤是被亚热带的重重阳光漂洗过的,让人过目不忘。

拉卡索笑着说,“玛卡快来见过神佛使者大人,以后使者大人会带领咱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玛卡有点疑惑不解,由于玛卡受过的教育背景比较科学,相对于宗教,她还是比较相信科学,但由于她从小又受到佛教信仰的熏陶,对神佛观念又不排斥,要让她相信世界有真佛,反正她是没看见过,所以她怀疑林凡是不是一个故弄玄虚的骗子。

林凡看到玛卡对他产生怀疑,看来不露两手是糊弄不过去了,随后林凡传音,释放祝福之光,由于玛卡从小就体弱多病,长期咳嗽,被林凡的祝福之光照到后,咳嗽马上停止了,感觉身体内的顽疾也在一点一点的康复。

“嗯?法力怎么流逝的这么快。”

然后他发现了自己的治愈术正在为玛卡治疗身体上的顽疾,林凡又掏出一块灵石吸收灵气,补充消耗的法力。

等玛卡身体彻底痊愈后,只见林凡满头大汗,拉卡索见状,以为是车间太热,马上吩咐人去取饮料,林凡制止拉卡索,对玛卡说道:“你就是玛卡吧,我是惩戒神佛使者,我叫林凡,你身体上的顽疾我已经替你清除,我是来代替神佛惩罚罪恶之人的,来拯救苦海中的人们。”

玛卡开始还有些怀疑,直到她发现自己的顽疾彻底被治愈后,又看到林凡的这种神迹,再听到林凡的话后,双眼流下眼泪,她向林凡跪了下去,“直视着林凡说,我知道我的罪恶,我知道我干了什么,我也知道那些吸毒者的痛苦,可是我不这样做,我们的家人就会饿死,我们的痛苦谁来理解,我们不这样做,谁来拯救我们。”

林凡听到小姑娘的话,内心又再次被触动到了,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说道,“你相信我吗,请回答我。”

“我相信使者大人,可是您来的太晚了,很多人都不在了。”

“你不用如此伤心难过,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如果他们是善良的,神佛会让他们下世投胎到好人家,而坏人就会投胎到畜生道,下十八层地狱,你可明白?”

“真的么?”

林凡点头。

“那我算不算坏人”

“那就要看你是否愿意改邪归正。”

“那神佛会惩罚我么”

“神佛是公平的,神佛让你追随我,多做善事,改过自身,来弥补你以前犯下的罪恶,你是否愿意跟随我。”

玛卡听后,便虔诚地叩拜下去,“玛卡愿意追随使者大人,玛卡一定会多做善事,改过自身。”

林凡用法力托起玛卡,“好了,你下去休息吧。”

随后,玛卡一步三回头地慢慢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一夜对于玛卡而言,是一次人生的转折,她暗自发誓,一定会好好地改正自己,当玛卡有了这种想法后,于玛卡的心灵也得到了一种安慰,同时也升华到一种新高度,心灵升华对于修道者而言很是重要,尤其是治愈系修士,会有意想不到的力量,帮助她提升修为。只有在逆境中领悟到最深的苦处才能破茧而出。林凡不知道的是,他一个小小的举动,却换来的是今后一大助力。

(玛卡,16岁,缅甸人,玛卡曾经也是一个大家族的孩子,由于宗教势力冲突,玛卡的父母都被杀害,玛卡被卖到越南,在一次势力火拼的时候,意外的被拉卡索救下,拉卡索也算是间接的替玛卡报了仇,而能使玛卡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报仇,仇人没有死在自己的手上,让玛卡多少的有些患得患失,同时也失去了生活的方向,无依无靠的玛卡本想就此了结自己的生命,告别这个丑陋的世界,而就在玛卡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的时候,拉卡索的一番话又给了她活下去的理由,“恨是一种毫无意义的情绪,就像为了惩罚一只蜇你的蝎子而吃掉它一样。你应该庆幸,你现在还能健康的活着,那些无时无刻被绝症折磨的人,那些身体残缺的人,他们又在为什么而活着?至少我们还能看清眼前的这个世界,或许你的选择是对的,至少你现在能掌握你自己的死,而我要做的事是去掌握自己的生,如果你愿意,不妨去试一试。”《被唤醒的折磨》)

林凡开始本打算想研究一下化学的,看看能不能对修炼有帮助,没成想遇到这样的事,只能等以后再试了。

这时外面来人通报,财财番他们来人验货了,随后,拉卡索马上吩咐人从库房拉出财财番他们的货,一共5个大木箱,每个木箱里有5个书包,每个书包里就是20斤的毒品。

林凡对拉卡索说:“我们先乔装你们的人,让财财番他们进来验货吧。”

财财番进来就是冲拉卡索一阵的热情拥抱,财财番对拉卡索说,“拉卡索,你今天晚上精神状态不错啊,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啊哈哈哈!”

拉卡索说,“当然有好事啦,财财番你们过来不就是一件大好事吗,呵呵呵!来看看,货都在这里,一切都照你们的意思装好了。”

财财番说道:“还看什么啊,都合作这么长时间,我信不过谁也得信的过老哥你啊!”

拉卡索说,“唉!老弟此言差矣,货还是要看的嘛,咱们赶紧看货,这次的货比以往的量都大,我这都有点担心你们这次的安全,华夏那边不会发现你们吧。”

财财番哈哈大笑起来,“拉卡索老哥,这就是你多虑了,我们的情报系统可不是摆设,而且这次是蜘蛛不死鸟亲自出马,肯定没问题的。”

拉卡索说道:“哦?蜘蛛都亲自出马了,那这下我就放心了,你们可是我们的最大客户,我可不想你们出什么问题啊!”

财财番笑着拍拍拉卡索的肩膀说,“放心吧老哥。”

“对了,听说蜘蛛不是从来不把毒品卖到华夏吗。”

“老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蜘蛛他毕竟也是华夏出身,他多多少少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爱国情怀的,这次的货是毛子那边的。”

“哦,这样啊,财财番,你不也是华夏人么。”

“对啊,那又如何,即便我们在怎么努力,也是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老哥啊,我们都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只有钱,只有钱才能够麻痹自己,来填充我们内心中的那份空虚啊。”

“哈哈哈,老弟啊你说的对,所以,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是硬道理啊,来来来,我们赶紧看货吧。”

然后,他叫人打开木箱,验过货后说道:“老哥,没问题,还是老样子,你们负责把货拉到边境1公里外,路线只有咱俩知道,所以你懂的。”

拉卡索会心一笑,点上一根雪茄,然后,财财番示意手下打开两箱子黄金,拉卡索看了看,笑着说,“财财番那咱们出发吧。”

然后拉卡索叫萨伯过来,让他们的人过来背货,由于财财番他们选的是一条比较崎岖的小山路,所以只能步行前进,随后,萨伯小声告诉拉卡索说,“我的人都投胎了。”

随后,拉卡索看向林凡便无奈摇了摇头,只能自己从基地抽人手。大概喊来30人,一人背上一个包,每人配上一把步枪就开始上路,林凡薛文强也背着包端着枪跟在队伍后面。

等他们达到交接地点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听到周围动物昆虫的叫声,财财番在这里让众人等了十分钟后,只见财财番用双手捂住嘴,发出一种动物的声音,连续叫了四声后,又过10分钟后,就听到周围有西西索索的声音,然后就出现了30来人,没有人说话,动作训练有素,其中一人来到财财番这里示意可以交接货物了,交接完毕后,财财番对拉卡索说,“咱们可以回去了。”

林凡的神识一直锁定着那帮人,林凡传音给拉卡索说,“你先带财财番他们回去,不要让他跑掉。”

林凡往回走了有200米的时候,林凡和薛文强悄悄地脱离了队伍,又原路返回跟踪蜘蛛他们。

等蜘蛛进入华夏边境后,薛文强马上与国家安全局取得联系,锁定了他们的位置,各战队已派遣飞往目标所在地。

此时林凡和薛文强在后面跟着蜘蛛,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林凡问薛文强说:“这个黑灯瞎火的,你们警察怎么抓他们啊。”

薛文强说:“夜间特点主要是能见度不良,他有利于敌人的隐蔽,集结和突然性的行动,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就不好对付,如果要是伏击,又怕对方有埋伏。”

“那警方那边肯定会先有伤亡啊。”

薛文强说:“的确,一个丛林的野战狙击手,如果在布置好陷阱的情况下,战力是相当恐怖的,他们懂得隐藏自己,要对付这样的敌人,你必须先知道他在那里,现在只能先通过远程打击一部分人,再一点一点进行搜索,由于红外的探测范围比较短,只能以人多的方式拉短搜查的距离,即使再厉害的狙击手,一旦暴露的话,面对这么多人也是难以招架的。”

林凡好像明白了就说,“那这样岂不是会有很大伤亡,明知道会有生命危险还要去做。”

薛文强说道,“总得有人去做这些事,你知道军魂吗,军人有军魂,警察有警魂,苟利国家生死,岂因祸福避趋之,这种无畏与坚毅就是英雄本色,这里就是军警之魂。”

这时林凡和薛文强好像听到远处有直升机的轰鸣声。

这时薛文强的手机来了消息,薛文强接听后,里面传来声音,“你好,我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官韩宁,请把敌人的详细情况跟我说明下。”

“没问题,敌人在我们前方200米的东北方向,目前所了解到情况……敌人大概有30余人,对方首领叫蜘蛛,是个老牌狙击手,他还有助手不死鸟,敌人行动非常小心谨慎,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退役军人。”

这时林凡突然说道,“大哥,蜘蛛他们好像发现飞机了,开始分散埋伏了,他们有人打开一个箱子好像是热能成像仪。”

薛文强马上对电话说道:“对方有热能成像仪,他们已经开始进入战斗状态。”

“薛大哥,有2个人在树上,貌似还有5个狙击手。”

“哪呢?你眼神怎么那么好,我怎么就看不到。”

“我视力比你好呗。”

薛文强汇报完毕后,继续监视。

林凡说道:“大哥咱们得离他们远点,需要保持一定距离,一会战火会波及到我们的。”

薛文强听后没有犹豫,跟随林凡撤到1000米以外的距离。

这时韩宁那边已经有枪声出现,看来是打起来了,林凡现在的神识已经可以外放到千米以外的距离,“看来神识功法果然强悍。”

林凡神识发现警方这边已经放出了警犬,还有人控制,遥控飞机对蜘蛛他们这边探查,蜘蛛这边也奋力反击着,双方都出现了伤亡,虽然警方这边略占优势,但也不容乐观,警方这边的损伤,大部分都是蜘蛛这边的狙击手造成的。

林凡在这5名狙击手里,寻找那个是蜘蛛,因为没见过蜘蛛的相貌,林凡也不好确认,只能一直关注他们的动向。

这时双方的战况一直处于对峙状态,警方冲不破对方的防线,警犬和遥控飞机也损失不少,韩宁看这种情况,只能采用两种手段,要不增援包抄,要不空中支援,对方既然是老牌狙击手,而且还加入过国际兵团,对现代化战略战术肯定了如指掌,如果增援派兵,又担心蜘蛛布置陷阱,如果换位思考的话,蜘蛛肯定对周围的环境非常熟悉了,很有可能布置了很多陷阱,这样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看来只能采用空中支援了。

韩宁制定好计划,请求总部进行空中支援,不一会儿的工夫,就见韩宁他们的上空有一架小型的无人侦查机快速飞过,紧随其后便是三架武装直升机,等飞机达到目标上空后,根据侦查到的位置,武直上的机炮就对准地面进行无差别扫射,从远处观看,就像有三条火蛇扑向敌方隐藏的位置。

蜘蛛见状,马上通知属下找掩体进行躲藏,随后,蜘蛛准备对武直进行反击,蜘蛛对不死鸟说道,“不死鸟5秒后你用rpg热能火箭筒射向第二架武直,我让他们用重机枪辅助你,然后等飞机使用红外诱饵弹后,我在用rpg打下他一架。”

“好的!”

“妈的,刚才本来打算撤退到缅甸的,没想到你们是想要我的命啊,这都是被你们逼的,杀了我们一半的兄弟,是时候给你最痛一击了。”

林凡神识一直关注战场,他突然发现有个人扛起一个火箭筒,好像是要射向飞机,林凡刚要告诉薛文强,火箭弹已经射向直升机,直升机警报,开启红外诱饵弹准备飞离战场。

蜘蛛见状马上扛起rpg又射向那架飞机,就听见轰的一声,那架直升机直接被rpg火箭弹击中。蜘蛛见状冷哼了一声,随后,马上吩咐不死鸟撤退。

林凡发现蜘蛛他们想逃回缅甸,就让薛文强立刻通知韩宁。

韩宁收到后,兵分两路,分出10人斜插堵截蜘蛛他们逃回缅甸的路,剩下5人与30名干警从后追击,追捕的过程中,不少干警中了蜘蛛布置的陷阱,又损失不少人员。

林凡说,如果这样下去,不但追不上,还会继续造成伤亡,目前蜘蛛这里只剩十余人,如果不拖延下蜘蛛他们,阻截这10人,怕是赶不上了。

随后,林凡对周围的植物感应了一下,这里的木属性气息非常浓郁,对使用木系法术有加成效果,然后林凡施展了一次大面积中级法术,藤蔓封锁,按说以林凡现在的法力是不足以支撑中级法术的施展,林凡只是给蜘蛛他们的逃跑路线增加一些障碍,并不需要彻底围困,所以藤蔓不需要多次生长,藤蔓封锁法术是将敌人彻底封锁在其中,你破开一个条藤蔓会马上又生长出另一条,只要法力源源不断,敌人就别想出来,除非你的攻击超出生长速度,或者来一次大范围的强力攻击,直接破坏术法藤蔓主体,否则施术者会一直施法。

蜘蛛发现自己逃跑的路线,不知什么时候长出这么多藤蔓,看着这些藤蔓阻碍他们撤退,在看看后方追捕他们的军警,蜘蛛已经知道他们是逃不走了就骂道:“他妈的,你们也太他妈无耻了,连生物武器都用上了。”

能让这些植物快速生长,蜘蛛唯一想到的就是生物武器,随后,蜘蛛就喊道:“不死鸟,我们用最后的弹药给你打出一条道路,你去泰国找迪落大师,让他想办法救我们。”

林凡发现有一个人冲出了藤蔓,林凡无力分出多余的法力阻止,只能通过藤蔓在那个人身上留下一道气息。

藤蔓被打出了一条缺口,不死鸟瞬间冲了出去,然后藤蔓又再次生长出来。其实林凡完全可以躲在暗处施展风刃将这帮人灭掉,但林凡不想这么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林凡不想造成太多杀戮,当他灭掉萨博那些人的时候,冥冥之中有一种不好的力量会影响到他修为,他从传承中了解到,修士在每个阶段都有瓶颈,而杀戮太多的人会在突破时会有阻碍,严重的还会出现心魔,所以在修仙界也有很多乐善好施之辈,来减少突破时的难度。

第二点原因就是,他不想让政府知道他是修仙者,主要是他现在还没有相对保命的实力,从这场战斗中他就发现,如果以现在自己的实力,把自己换做蜘蛛,面对这样的阵容也不会好到哪去,更何况,这只是政府武装力量的冰山一角,经此事后,让林凡再次坚定,如果没有达到一定修为,决不能让任何强大的实力发现自己是修仙者。

蜘蛛发现不死鸟已经跑远,就对大家说,“兄弟们,我们现在已经撤不掉了,放下枪,我们投降,这样对方就不会射杀我们了,我们只要是还活着,就一定会有人救咱们。”

片刻间,军警们就立刻持枪赶到,等把这些人全部铐走后,薛文强和林凡便出来与韩宁他们碰面。

而就在这些人刚被铐走时,林凡的神识突然敏锐的察觉到,被铐走的一群人里,有一个人的身上出现了一丝微弱的灵力波动,林凡皱眉,便传音给薛文强,薛文强会意就上前对韩宁说道,“韩队长,你好!”

“薛警官,你好!”

“从刚才战斗的激烈程度上来看,这帮人很是狡猾啊。”

“是啊,蜘蛛是我们一直在抓捕的对象,这个家伙非常狡猾,多次都让他给跑掉了,好在有你们的准确情报,我们才得以把这么棘手的家伙给逮到,这次可多亏了你们的情报啊。”

“哈,这个是我们应该做,对了,刚才压过去的一群人里,有一个人十分的怪异,我们能否看看这个人。”

韩宁顺着薛文强的手指看去,随后说道,“当然可以。”

等韩宁刚一转头,就发现薛文强身边站着的林凡,就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越看越熟悉,最后他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演习时,让他们吃瘪的那个家伙吗,随后,韩宁来到林凡身前,对林凡敬了个军礼,林凡见韩宁敬礼,也敬礼回到。

韩宁笑着说道:“我认识你,你叫林凡吧,是一名押运人员,上次军事演习,你可让我们可没少吃亏啊。”

林凡听后一怔,又仔细地看了看韩宁,这才发现,原来是演习时的那个队长。

林凡就笑了笑说道:“那都是侥幸,多亏苏少将的指挥,才有那样的效果。”

韩宁说道:“战斗光靠指挥可不行,还要有一定战斗技巧,相互配合,我看你就非常适合作战,有没有兴趣加入到我们神狙阁。”

林凡笑着说:“韩队长太高看我了,我现在开始从商赚钱,多帮助一些需要帮助人,也为国家做贡献啊,那些打打杀杀的真的不太适合现在的我。”

韩宁笑道:“没关系,林兄弟不愿意我就不勉强了,不过我们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