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与修仙 > 正文
第七十章   易守难攻
作者:一个坤的存在  |  字数:6271  |  更新时间:2020-09-25 17:25:20 全文阅读

这时,苏易峰利用98k上的八倍镜望向河静的大桥处,发现有三队人干了起来。

说来也怪,这三队的位置处于一种三角对立的尴尬状态,河静大桥这有一队,这队人为的是堵住后面的来人,尽可能的收割后方队伍的人头,而另一队则是在大桥东南方向的一处高地处,高地上面有五座木屋,分两排并列,前排可以看到河静大桥以及东北塔莫克的方向,后排可以观察到训练基地和天堂度假村的来人,可以说,这里的视野几乎掌控了方圆1000米内的任何风吹草动,而房区的对面则是一处梯田高地,两处高地中间隔着一条通向河静的道路,这条道路对于这三处地方来说,地势比较偏低,也就是说,这条道路就是一处天然险地,梯田后面的水洼处是通向北面海域的唯一途径,那里可以绕过河静的堵截,可以顺着林凡他们之前的路线,登陆到河静房区。

这三队开始还打得挺起劲,可对峙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也没给对方造成多大的损失,而且,还给自己浪费了不少弹药,索性,这三队也不怎么打了,就这样你不打我,我也不打你,就这么耗着,看谁先熬不住。

而就在这时,一辆农用皮卡车向着河静大桥开了过来,由于是土路,皮卡车根本就提不上速,就在皮卡准备经过两处高地的时候,两处高地的队伍就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一样,都把枪口对准皮卡一顿扫射,好似发泄着刚才的郁闷,就想在这队皮卡玩家的身上找回快感。

而皮卡车也就是一瞬间的工夫,就被打成了筛子,车斗上的两个玩家也被这波枪林弹雨给扫了下来,皮卡的车身也冒起了大量的黑烟,皮卡冒着被打爆的风险,好不容易地来到了河静大桥的桥头,却又被大桥上的队伍补了最后一枪,皮卡瞬间被打爆,而车里面的玩家都没有跳出来,就被淘汰掉了。

这时,第二波毒圈已经开始慢慢缩小了,最终,毒圈缩到了偏向河静一号营地的方向。

苏易峰收回了倍镜,继续带路,说道:“咱们赶快转移到山顶吧,我看这个圈弄不好还真刷到咱们这里。”

苏静雪说道:“咱们爬那么老高干什么?咱们上山容易,下山可就慢了,万一圈刷到山下,咱们应该怎么办?”

林凡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们转移到山顶为的就是占领制高点,就以这里的地势来说,每处高地的山顶都是制高点,制高点的作用就是能够从高处制约敌人,还有一点就是方便我们查看周围的情况。”

苏静雪:“你说的我当然知道了,我是说,咱们下山的时候,可能会因为战况的影响,万一,一不留神,滑倒了,滚了下去,那该怎么办?”

沐小惜笑着说道:“雪姐,这个是游戏虽然模拟的很真实,而你说的那种情况也的确很有可能会发生,不过,我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你不是从高处直接跳到地面,系统不会对血量进行判定的,也就是说,你贴着地面滚下去,系统应该不会对你的血量进行判定。”

苏静雪又问道:“那子弹打到身上会不会很疼?”

林凡说道:“会有痛觉,但,只是轻微的痛觉,比如,一颗子弹击穿你的大腿,你大腿的皮肤神经和内部肌肉神经都会有一点点的感觉的。”

苏易峰说道:“还有,我跟你们说个秘密啊,听说,咱们的投影处于一种类似于灵魂出窍的状态。”

沐小惜说道:“系统不是说我们处于一种有意识的梦境状态吗,难道系统在骗我们?”

苏易峰回道:“不算骗吧,它也的确是处于一种梦境状态,只不过,你的意识是在游戏中,当然,你还可以这么理解,比如说,你睡觉的时候有没有过这种情况,就是你明明还在睡觉,你却能通过耳朵知道外界正在发生什么,但你又睁不开双眼,甚至想说话都说不出口,你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有过吗?”

沐小惜:“有有有,我前几天还出现这种情况了呢!”

苏易峰:“那就对了,你就把这种情况换成,你的意识换到了游戏里。”

沐小惜:“那你刚才说的那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苏易峰:“其实,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我知道怎么进入那种状态。”

林凡感兴趣地问道:“那你说说,该怎么进入那种状态呢?”

苏易峰说道:“要想进入那种状态也不难,就是,睡觉前双手交叉护胸平躺就可以了,如果第二天或者你清醒了,还没进入到那种状态,那么你就需要胸前加重一些东西了,让你的身体有一种被压抑的感觉!”

林凡心说:“还能这样?易峰刚才所说的那个位置应该是膻中穴,膻中穴也的确是人体躯干中的黄金分割点,如果,长时间给这个位置施加外部压力的话,的确会有可能使这个穴位处于一种麻痹的状态,让神魂出现一种短暂性的神游状态,看来,借助外力来感知自己的神魂,也不是不可能啊,只不过,这种状态的神魂,根本就达不到神游离体的效果,主要还是他们没有开启这扇大门的钥匙,只能被束缚在自己的身体里,不错,以后可以实验一下,如果真如这样,倒可以借鉴一下,让人们感受一下自己的神魂状态。”

苏易峰从前面带路继续向山顶行进,林凡从后面垫后,然后,苏静雪回头问道:“林凡,你不是对这些有研究吗,你解释解释呗!”

林凡听后心说:“我都还没整明白,怎么解释?”

随后,林凡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要真想说清楚,我还得把,元神,神魂,魂魄,还有灵魂,给你们说明一下。元神你可以把它当成,人们修炼出来的一个自由灵魂体,它就是第二个你,只不过,它只是个灵体,没有肉体而已。神魂就是神念与阴神的结合,而阴神,就是人们的后天思维中心,就是平常我们所说的灵魂,阳神,也是人们的后天思维中心,是身体与魂魄的结合,就是现在的你。如果说,灵魂出窍,不,准确地说,应该是灵魂出体,灵魂出体其实指的就是人死了,所以,出窍的应该是元神,但普通人不可能有元神,那么出离身体的就应该是神魂。因为,只有元神和神魂能把类似神经痛觉的信息传递给实体肉身。如果按易峰那样所说,那么我们就应该处于一种神魂游离的状态。”

苏易峰惊讶地问道:“凡哥你还懂这些啊?!”

林凡笑了笑说道:“一点点而已。”

沐小惜追问道:“那神魂离体后,人算不算死亡呢?”

林凡说道:“准确地说,属于一种假死状态,类似休克,但你在这里却是不同,你完全可以准确唤醒自己,你是有自主意识回到肉身里的,不过,这点就难以解释是否是神魂离体了,所以啊,我认为,就是大脑的一种视觉神经连接,到这个虚拟世界里。”

沐小惜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像什么灵魂啊,神魂啊,太玄学了,不太可信啊!”

苏静雪听到沐小惜的话后不以为意,心中还在回想,林凡刚才的话,毕竟她也是与林凡真实经历过朱莉那件事的。

林凡此时也是,要是苏易峰没说,他还真没搞清楚幻仙塔吸收神魂的具体原理,随后,林凡传音给虚拟一号问道:“虚拟一号!”

“在的,主人!”

“我问你,如果幻仙塔内的神魂长时间不回归本体,肉身会不会死亡?”

“主人,幻仙塔内的神魂是与神魂的本体肉身有感应联系的,如果肉身达到存活极限,会给神魂信号的。”

“也就是说,肉身还会死亡?”

“是的主人,因为肉身是需要外部能量维持生存的,所以,肉身需要能量的内循环。”

“嗯,我明白了,对了,还有,如果肉身死亡,神魂还在幻仙塔内,那么神魂会不会溃散死亡?”

“主人这个就要看你了。”

“看我?什么意思?”

“主人是这样的,神魂在幻仙塔内只有一种模式,就是神魂消耗,神魂的消耗就会产出精神能量,神魂的精神力消耗是有一个安全值的,一旦超过这个安全值,幻仙塔就会消耗神魂的本体能量,这就等同于,是在杀鸡取卵,这样是不利于幻仙塔长期发展的,主人!”

“也就是说,这个神魂的肉身死亡后,我要想让这个神魂活着,就需要用能量豆来维持他的生计。”

“是的,主人!”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

林凡此时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当他得知自己可以让别人活在自己的幻仙塔里时,刚想要高兴,却又陷入了深思。

“这个幻仙塔可以说是亦正亦可邪,它不亚于另一个世界,准确的说,不亚于一个灵魂世界,但又比灵魂世界多了一个触觉,可以说是介于,现世与灵魂界中间的那个世界,这完全打破了现世与灵魂界的轮回规律,不过,有没有轮回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可以借助幻仙塔,实现神魂长存的能力了,从这一点上看,就是好事啊,不过幻仙塔会不会噬主什么的,别等我把它养肥了,再把我给吞了。”

林凡有这样的谨慎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幻仙塔来历不明,只是从古道子的储物戒指中发现的,随后,林凡查看了一番记忆传承。

因为林凡已经意识到,这个幻仙塔的功能太逆天,逆天到,他都害怕了,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完全地驾驭幻仙塔,只不过是借助了《万宝控神诀》才开启的幻仙塔。

这次,林凡算是认认真真地查看了一番法宝的由来,林凡要弄清楚,法宝它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它到底是可以有自主意识呢,还是必须要依赖于什么。

林凡虽然能在一念之间就让自己幻化出来的虚拟人消失,但真正的器灵是否就是它呢?还是说,只是表面上的?

这些,林凡都不确定,他只能通过记忆传承来推算幻仙塔到底是否能为自己所用。

林凡在传承中得知了法宝的由来:“原来,法宝是大能修出来的法,并非是一种道具,只不过,他们把自己的法和理融入到器具或武器上,方便斗法时使用,如果法宝主人坐化或者陨落,那么留下的法宝就是理,那么后续使用他的主人就是这个法宝的法了。”

林凡沉思了片刻后,心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幻仙塔就是某位大能的理法,那能做出幻仙塔的这位大能也太逆天了吧?幻仙塔有点佛家的一叶一世界,幻仙塔该不会是佛宝吧,算了,这都无所谓了,只要我有《万宝控神诀》那么,我就是幻仙塔的法了。”(这里所说的理法是,道与理,法则与秩序)

这时,前面苏易峰的声音传来,说道:“咱们要抓紧时间了,第三波毒圈又继续刷了,现在河静大桥那里已经不是安全区了,他们早晚会过来!”

苏静雪说道:“你不是有8倍镜和狙击步枪,咱们从远处打掉他们不就行了嘛!”

“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现在还不是收割人头的时候,你别看那些干架的队伍,现在干得正欢,没到前十照样白杀,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信息已经完全暴露了。”

“那我们这一路除了爬山就是爬山,好无聊啊!”

“姐夫不是在你后面嘛,让他陪你聊天啊,对了,咱们一会还要小心山背面的东南西这三个方向,最主要的就是东南这个方向,那边基本上都是训练基地的人,至于祭坛那里,有可能有人会堵桥或者去一号营地,还有可能直接来我们这里,我们要随时注意周围的情况,等我们到了山顶,我们四人一个人一个方向,我守前方东南方向的敌人,凡哥守我们后面,东北方向的敌人吧!”

林凡:“好的,没问题。”

“你们两位女生就守一号营地方向吧,偶尔过来支援一下我们两就行,如果你们要发现情况不对,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沐小惜:“好!”

苏静雪:“没问题,那我就和小惜帮你们找敌人,那我们可不可以开枪啊?”

苏易峰坏笑道:“如果你能确认对方没有狙击手的情况下,可以开枪。”

“那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所以,你要多观察,分析敌人啊!”,林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林凡为了能让苏静雪她们有游戏体验,就偷偷的外放了一下神识,林凡他作弊了,对,没错,林凡他为了女人,就这么无耻的开挂了。

林凡的神识就这么粗略的一扫,就把所有人的位置信息给收录了,在山对面,东南方向的山脚下,正有两人向山顶上前行。

“这两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哦,对了,好像是摩托艇那两人,竟然还活着,嘿嘿,难不成是游过来的?”

这时,第四波毒已经开始刷了,目前的毒圈基本已经能够确认,毒圈是偏向林凡他们这个岛屿的,而像训练基地,祭坛,一号营地,还在圈里,河静和河静大桥都已经刷到了圈边外了。

河静大桥上的队伍发现,这两个队伍似乎都不见了,也不再坚持堵桥,开始向林凡他们这边移动,大桥队在地图上看到的是黄色的队伍,房区队是绿色的队伍,梯田队是粉红色的队伍,迷彩服队是蓝色的队伍,地图上其他一些零散的颜色,应该是一些独狼,或者是一些分头行动的队伍。(这里所说的地图是上帝视角的全景地图,也就是观众们所能看到的地图)

黄色队伍一点点向林凡他们这里转移,主要还是怕后面来人,而林凡他们也没向他们开枪,故意让他们以为,他们是第一批到达大桥的人。

绿色团队选择潜水过去,留下两个人原地架枪,保护过河的两个人,如果两个人顺利过河,保护后面两个人,可以看出,绿色团队应该是属于那种,在战术上比较有经验的一组团队。

而北面的粉队则是绕过地图上方登陆河静,走了林凡他们的路线,只不过,这个时候在走这条路,并非是明智之举,对于粉队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贴着毒圈向山顶转移,采用了这种战术的缺点就是,很有可能会与黄队直接开战,而黄队是靠着毒圈以里的,正好能卡住粉队进圈的路线,所以,粉队只能偷偷的从后面尾随。

但粉队这样做注定是徒劳的,黄队从前面准备上山时,粉队就等待时机贴到山体脚下,这样,黄队外爬上山地的时候,视野就不容易看到垂直的下方。

如果不是刻意地去看,可以说,山脚的壁面处就是黄队视野的盲区。

而林凡却把这两队的行动用6倍镜看得真真切切。

林凡也没准备提前射击他们,也是怕先暴露了自己这边的位置,林凡想了想后,随即,坏笑了一声说道:“有了!”

然后,林凡掏出了一颗手雷,拉开了拉环,便直接丢了下去。一般,手雷拉环之后的引爆时间是6秒,由于手雷从山顶掉下去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就是这6秒时间,手雷是完全可以落到地面上的。

恰巧的是,这颗手雷掉落的位置正好是黄队后面,一直尾随在后的粉队这里。

这时,粉队的其中一名队员说道:“队长,我刚才好像看到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什么东西?”

“没看清楚,跟牛屎蛋那么大,是不是山顶上有人啊?”

“从时间上来算,山上的确可能有人……”随即,这位队长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你刚才说什么,牛屎蛋?不好,快趴下!”

只见,这四人刚一趴下,前面不远处就传来一声手雷的爆炸声。

这爆炸声对于林凡来说,是那么的动听悦耳,可对于下面这两队人,那简直就像两只猫炸了毛一样,此时的山脚下,便立刻地热闹了起来。

粉队这里:“队长,前面的黄队好像注意到我们了!”

“你这不是废话嘛!赶快找掩体,准备开战!”

“队长,我们方圆5000米都是平原啊……”

随即,队长扔了两颗烟雾弹说道:“那就先伏地,按照我的投掷的方向,投掷烟雾弹,抛出一条路,咱们冲出去。”

“队长,那他们肯定会向烟雾里开枪扫射的……”

“那没有办法,只能硬拼了!更何况,山顶上也可能有人,等咱们和黄队拼得差不多了,黄队离淘汰也就不远了,所以,咱们尽可能地拖延到前十就可以了,能拿多少人头是多少了。”

粉队另一名队员说道:“可现在存活的还有15队啊!咱们怎么可能,能拖到前十啊?”

“没办法,听天由命吧!”

而此时,前面的黄队也是苦不堪言,黄队队长说道:“我还以为,可以和粉队保持一种微妙呢,没成想,山顶上已经发现我们和粉队了。”

黄队的一名队员问道:“队长,你难道早就知道我们后面有人了?”

“不知道,但直觉和经验告诉我,我们身后肯定有人,不然,刚才梯田的队伍去了哪里?”

一名女队员问道:“队长,既然山顶上有人,那我们岂不是被夹在中间?”

另一名男队员说道:“是的,我们现在这个位置的确很尴尬,但要比粉队强上不少,毕竟,我们地势稍微高上那么一点,前靠山壁,后有平原,如果我是山顶上的人,我不会对这里轻易开火的,至少要等我们与粉队打得差不多了,再动手。”

女队员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队长说道:“尽可能把粉队干掉吧,不然,我们上不去山……”

“不好,队长,粉队开始布置烟雾了!”

“大家马上准备,瞄准烟雾,无差别射击!”

粉队:“队长,他们开始向我们扫射了。”

“妈的,没办法了,拼了,二号,你沿着烟雾的方向拉满边制造枪声,三号四号,把所有的烟雾弹,成一字长蛇阵,抛向黄队方向,把烟雾面积扩大,妈的,我看他们有多少子弹能打到我们身上!”

嗖嗖:“队长我中弹了,你们快点!”这时,二号的声音传来。

一号队长:“你药还够不够?”

“还行,还能撑个三两分钟……”

“好,坚持住兄弟!三号、四号,我们分头冲上去,自由作战!”

“ok!”

“好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