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海贼时光 > 正文
起始起初
作者:肝肾  |  字数:2254  |  更新时间:2020-01-24 07:35:06 全文阅读

第一章:起始起初

  ————————————

  待我长发及腰,悟空归来可好?

  海山生明月,天涯等君来。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回忆昔:执子之手,望海水漫漫。

  汉库克一直看着大海,却一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归来。唯有旁边的枯藤老树做伴。

  时间流逝,夕阳西下。

  黄昏若末日般,断了情人肠,小桥流水,一寸相思一寸灰。

  蓦然回首,这时天空雷电交加。雷声阵阵,心中阴霾不断。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看到悟空哥哥时候的场景。

  他身穿金甲圣衣,头戴紫金冠,脚踩七彩祥云。同样在雷声隆隆的时候,猛然的出现在万众瞩目中。

  是否等到了君归来?

  天空破碎,从黑洞中飞出了一根金灿灿的棒子。若流星,若一道火光,以极快速度坠入深海。

  深海在无风地带女儿岛附近。

  这里平时风平浪静,不见一片浪花。

  然而那根金灿灿的棒子欣起了百米高的海啸。瞬间海啸袭卷四方铺天盖地而来,这场灾难就如同世界末日了般。

  波雅·汉库克紧张的看着大海,看着海啸即将席卷女儿岛。脸上满是回忆的忧伤与惆怅。

  末日了吗?

  若有来生愿与君共。

  可惜妾身相信你,没有骗我。

  终将活着,终将会等到你的归来。

  汉库克打开一神秘卷轴,散发的光芒将整个女儿岛笼罩其中。因此强啸袭来也是一方平安。

  可是航行在伟大航路的海贼,看着铺天而来的海啸,心里咯噔咯噔的,难到这就是传说中伟大航路的凶险气候。

  果然冒险才是男人的浪漫。可是但有来生,吾愿为一布衣。我还年轻,还不想早早的死去啊!

  最好的莫过于海军大将库赞,海啸就如同美丽的场景。只是感叹了一下什么时候无风地带也会有海啸了。

  然后随意施展了一招冰河时代。

  百米高海啸瞬间冻结成冰,在夕阳下像水晶一样耀眼。最后骑着自行车悠闲的离开了。

  “混蛋,白胡子!!!”

  战国看着满目疮痍的海军本部,气的脚痒痒。这个世界只有白胡子能发动这么强的海啸了吧?

  “元…帅…大人,白胡子…在…新…世界里呢。”乌尔基唱着唱着说道,梦想可是一名歌手啊!

  “哦,看来我错怪他了。”战国一脸嫌弃的看着副官,能别打我的脸吗?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海啸呢?

  在战国眼里,乌尔基就是一名烦人的海军副官。据调查,你最初的梦想不是当海贼吗?

  怎么就变得这么烦人了呢???

  新世界的风好像越来越大了。

  莫比迪克号上,纽盖特打了一下喷嚏,然后发出他独特的笑声:“儿子们今晚开庆祝喝酒咕啦啦。”

  海啸袭击后,附近各地都发生了大大小小的灾难,女儿岛却完好如初,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此刻汉库克心里噗通噗通…

  三月甘雨,春笋多娇。久违的感觉如同久旱逢甘霖。汉库克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向殿去。

  看着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时间被安排,演一场意外,你悄然走开…

  心里的期待,故事仿佛还在城外,浓雾散不开,看不清对白,你听不出来,风声不存在,是我在感慨…

  心中歌声不断,确定了那是金箍棒!

  坠落在深海底的是如意金箍棒。

  汉库克坚信着,是那个男人回来了。他脚踩七彩祥云,身穿锁子黄金甲,头戴凤翅紫金冠。

  可是回到房间,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睡在床上,黑色的头发,一张白嫩帅气的脸庞。

  桌子上多出了一个奇怪的盒子。

  盒子是月光宝盒,传说当月光照在月光宝盒上时,就可以扭转时空。回到从前与未来。

  汉库克看着床上的男人两眼发桃心。

  回忆往心底涌,深情似海,那点点滴滴回忆沾满了心房。是他,是他,就是他拯救我于黑暗。

  “额?悟空你的猴毛去那里了??”

  “啊!妾身心好乱。我怎么会在意你猴毛?妾身…妾身。只是太想念你了。”

  波雅·汉库克心底乱语着。

  此刻床上的人,只是一普通人。

  没有强大的力量,有的只是一小白脸。

  看着那帅气的脸庞,有熟悉的影子,可又多了许多陌生感。

  悟空是你吗?

  当年悬赏100亿的悬赏犯,斩杀数百名的天龙人,让五老星,让伊姆,让世界都要害怕的男人。

  什么海贼王,在你眼中不过尔尔。

  你知道吗?悟空?

  我总是回忆你身影,虽然人不高,胳膊小,但你总是让人有安全感,还有传说中恋爱的感觉。

  当年,当年是你救了我。

  在如同地狱般的牢笼里,是你从天龙人那里救了我。那天到处都是火焰,到处都是奴隶呐喊声。

  生命一个一个在我眼中消失,而我和两个妹妹如同火中的枯草,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

  你就是黑暗里的一道曙光。

  清风徐徐,从木窗里吹了进来。

  那丝凉凉的微风让至尊水从睡梦中醒来,模糊中看到一位如同仙女般女人,在暖和的阳光里喜极而泣。

  至尊水正在人生彷徨时,看到那位仙女正相拥而来。做梦吗?别靠近我,那可恶的胸。

  至尊水瞬间被石化了。

  不识庐山真面,只缘身在此山中。汉库克的甜甜果实是男人的克星。凡是动了欲念的人都将会被石化。

  同时至尊水也陷入了梦境中。

  我在那?我是谁?

  漆黑的空间里,至尊水彷徨的寻找着答案。弱小的他,好像看见一身影,他在挥舞着一根金灿灿的棒子。

  有时震天动地,有时日月失色。仿佛他就是记忆中的盖世英雄一样。有时看到街头小巷,他只是一个普通过客。

  好像在做梦,梦了很久,梦了有三十多年,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醒来,只是为了又一个梦而存活着。

  梦里的三十年,从婴儿到成年,从爱恨情仇到刻苦铭心,从两角恋到多角恋,从为了某个女人被车双双撞死。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琴声何在,寻觅只得一行青苔,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梦里的女孩好像叫娜美。

  梦里的地方叫地球,梦里的国家叫中国。梦里的故事好凄凉。美丽的的我好像叫“至尊水”。

  冥冥中好像知道月光宝盒,可以穿梭到前世今生,过去与未来。从而改变人生轨迹。

  生死离别,情意绵绵…

  是否能回到过去,拯救娜美。

  是否这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与意义。

  额,睡梦中~~~~

  波雅·汉库克婀娜多姿的身材,美丽的脸蛋。还有那莺语声还在耳边萦绕。好像我也不是什么痴情的人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