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一人之下之异人 > 冬之篇
13 隐情
作者:九翼赤鹏  |  字数:2531  |  更新时间:2020-03-05 18:19:43 全文阅读

林子辰冷静下来,环顾四周。只见徐欣呈一个极其不雅观的“大”字型趴在地上。

  “喂喂,师傅,你就这么让个女孩子趴在这儿。”林子辰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徐欣抱起,轻轻的让她靠在墙边。

  “不说话的时候倒是蛮好看的。”林子辰看了看徐欣的睡脸。

  说实话,徐欣的样貌是符合林子辰审美的那一类。嗯,虽然林子辰不怎么喜欢这种性格大咧,还有点找事的人。

  更何况他不擅长应付女孩子。

  “算了,还是等她醒来开门吧。我这样也不好出去。”林子辰盘腿坐下,闭眼开始默默行炁。

  时间缓缓流逝……

  “叮铛~”放学铃声响起。

  林子辰缓缓睁开双眼,意识到了一丝不妙。

  “放学了……”他瞟了一眼,旁边的徐欣还是没有苏醒。

  “开学第一天就旷课,真棒。”林子辰嘴里嘟嘟囔囔,随后站起身。

  他再次看向徐欣,开始思考:“不对啊,再怎么说,都起码四五个小时了,怎么还没醒来。”

  “师傅不是说他下手有分寸的嘛?”想着,他将体内恢复的炁调转,以某种规律涌入双眼。

  林子辰眼瞳中燃起青白色的火焰,开始从头到脚的打量起徐欣。

  《本经阴符七术》:术瞳。经鬼谷门历代弟子博纳百家,所创下的鬼谷术门的第一基础。能捕捉到他人体内炁的流动,并且对奇门遁甲有着一定程度的“看破”。

  之前和徐欣对战的时候他也用过,只不过那时没有达到道心境界,眼里没有燃起炁的火焰,只有光亮。当然,那时的他,就只是为了看清徐欣的出手,也用不到其他功能。

  “嗯,炁流转的速度正常。”林子辰边想边打量道,“咦?这是……”

  林子辰扫过一边,突然发现徐欣全身所有的炁在胸口处作交汇状。

  “是功法原因,有还是其他……”林子辰沉吟,“不对,不论什么功夫,炁的运转是要行周天的,不应该交汇于一处。”

  “况且这么久不苏醒,必然是出了什么岔子。”林子辰大脑飞转,“那应该就是被师傅打昏后,炁的周天行错了。”

  他缓缓闭上眼,再次睁开时眼中青白色的炁焰已经熄灭。“嘁,麻烦的女人。”

  “也就这次帮你一把,下次鬼才理你呢。”林子辰想着,接着沉气运转周天,右手双指并拢,聚炁于指尖上。

  林子辰想的解决方法很简单,就是自己将炁打入交汇处,通过自己炁的疏导,让她体内的炁形成循环。

  但运炁到指尖,林子辰又停住了。

  “嗯……这位置,有些危险。”林子辰默默想到,看着眼前的贫瘠。

  “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孩,这样好像有点不好。”林子辰心中天人交战,“但不这么做又不知道她多久才会醒。她晚上如果没回去,事情就大条了。”

  现在林子辰脑袋上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小人在说:“不行,这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另一个在说:“你是个屁的正人君子,拖晚了,学校和家里交不了差,你们两个都讨不了好。”说完,好像又在林子辰耳边低语,“再说你看她,这平的,和男的有什么区别?”

  林子辰默默地再看了一眼,心中甚至还泛起了一点怜悯。

  悲悯的摇了摇头,他终究还是侧过身,抬起手,向徐欣胸口缓缓点去。

  “……”徐欣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后颈处还有些阵阵疼痛传来,还让她有些不清醒。

  她晃眼一看,只见一只手,正缓慢的伸向自己的胸口,于是瞬间清醒了几分,顺着手臂看过去。

  两人骤然对视,气氛就此陡然一滞。

  林子辰蒙了,手臂僵在半空。

  “咕噜~”喉结滚动,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他声音有些干涩的开口:“我可以解释……”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时间推到五分钟后,两人站起身。

  林子辰揉着自己的脸,总觉得这一幕好像不久前才见到过。

  “嗯,你说的我都清楚了。我体内的情况,这有关我修行的部分要义,不便多说。”徐欣顿了顿,看了眼林子辰脸上的红巴掌印,眼中忍不住有股笑意,心里舒服了不少。

  之前虽然她确实差点将林子辰杀掉,但这也是她不想的。自己费尽心思才抑制住的心魔,差点被林子辰放出,她也很怕。

  自己明明只想稍微报复一下,将上课时,林子辰让她受伤的事做个了结,并且弄清楚林子辰的来历,以防止又有危险潜入身边。

  可是这半天发生的事,真的让她感觉都要郁闷的哭出来了。

  但此刻误会所产生的一巴掌,让她感觉好受了不少。

  “嗯……”林子辰此刻却郁闷极了,“不应该啊,怎么会是功法原因呢……”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

  “靠,被坑了。那老头故意的。”林子辰扶额叹息。

  正在公交站台等车的王渊,此刻掐着指头,嘴里还发出着意义不明的“嘿嘿嘿。”的声音,旁边离的近的人们纷纷走开。

  “糟老头子,坏的很。”

  林子辰仔细思考了一下,以王渊的修为,又精通卜算之术,基本上可以说是无所不知,必然是了解徐欣体内的古怪的。

  可他什么都没对自己说,摆明了就是要坑他。

  嗯,要是王渊在的话,估计也只会说:“为师就是故意的,连这么点东西都看不出蹊跷,修行不够啊……”

  “算了。”林子辰越发的郁闷了。

  转过头,发现徐欣正盯着他。

  “怎么,你耳光也扇了,该打的也打了,气总该消了吧。课上的事就一笔购销了。”林子辰无语的看着她。

  徐欣眨了眨眼,点头答应,开口问:“你是出自哪派的?”

  “我师傅说我们没派。”

  “梅派?”徐欣沉吟了一会儿,“没听过。”

  林子辰:“……”

  这姑娘脑袋被师傅打坏了?

  “是没有门派。”

  “没有门派?”徐欣沉吟的更久了,“之前的那个老者是你师傅?”

  林子辰权衡了一下,觉得这种信息暴露出去也无所谓,于是点头。

  “能做到不动用炁,便能攻击,也确实在名门中没有相关传闻。”说完她又陷入思索。

  林子辰撇了撇嘴,心想:让你猜到就有鬼了嘞,鬼谷一门早就因某些原因隐世,本来其门人就以低调处世,大都不以“鬼谷”名号行走江湖,如今世上知晓的,也就只有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了。

  “我倒是很好奇你的出身,唐门,对吧?”林子辰转移话题,有些玩味的看向徐欣的腰间。

  徐欣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摸了摸腰间的玉佩。

  “我可是很好奇,小说,电影中时常都能见到的唐门,在现实中,是什么样子的呢。”

  徐欣轻轻的放开手中的玉佩,开口道:“既然你也看起来不怎么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那我想我们应该还没熟到交换情报的地步。”

  她眼中似乎有愠怒之色,仿佛林子辰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这个玉佩是我家人的,我也不是唐门的人。”她语气渐冷,转身打开门,下楼干净利落的把锁打开,走掉了。

  林子辰挠了挠头发,摸不着头脑。“什么啊,又怎么了……女人心,海底针。”

  看着徐欣的背影,他似骤然想起什么,手指暗掐。忽然皱眉,又思索了片刻,最后露出一个感兴趣的笑容,“不过,算有点意思吧。”

  “啪嗒。”一声细微的声响,从楼下传来。

  “……她不会,把我锁上了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