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一人之下之异人 > 冬之篇
12 入道
作者:九翼赤鹏  |  字数:2644  |  更新时间:2020-02-17 15:47:46 全文阅读

“所以呢,你还是要拒绝吗?”

  林子辰突然一把抱住了他,“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我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抱歉。”

  “你在干嘛……”他一开口,突然就又停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他的身体,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

  “你……”

  “我可没说要拒绝啊?”林子辰轻声道。

  愣了一下,嘴中传出轻微的声音:“哼。”

  对面的人笑了笑,“算是有点意思吧,那个女孩改变了你这么多吗……”

  “那,姑且算是接受你的道歉吧。”他面色平静的说,“你也算长大了一些……不枉师傅大老远过来看你了……”

  “真是的,果然一直以来都这么让人讨厌,不按照套路来。算了,谁叫我们是一体的呢……”

  身影渐渐消逝,内景里只留下林子辰一人。

  林子辰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大变化,只是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清醒。那种仿佛,以前打了很久瞌睡,现在睡醒的感觉,不算舒服,也谈不上难受。

  他现在可以感知到内景中的一切,炁在脉络里流动的方向,自己的呼吸,心脏的跳动,从未有过的清晰。

  这里是内景,而现在这里,只属于林子辰一个人了。

  炁在脉络中自发的循环起来。

  林子辰脑中突然闪过师傅的一句教诲,“静为虚户,虚为道门,泊为神本,寂为和根。”此刻竟参透了几分。

  怎么说呢,他现在的情况很特殊。众所皆知,人格分裂,其中总会有一个人格会作为身体的主导,也就是主人格。正常来说,多人格不会同时出现,若非内景,林子辰确实也见不到自己的第二人格。

  林子辰此先说的不拒绝,当然不是让自己的第二人格做主导,他选择了一种前所未闻的方式——接受。

  对,是接受。在情绪的推动下,林子辰抱了他。也那一刻,在体内炁的催化下,两个人格开始相互交融。

  好在对方没有反抗,也就在这一短暂的时间,他们完成了这件本来危险至极的事。

  没有什么排斥,反而是一种缺失已久的东西找回的感觉。

  而在此刻,林子辰几个月间一直追求的境界,也在这时达到——

  道心初成。

  对旁人来说这几个月的时间很短,确实很短,对于修道者来说更是如此。

  道心的建立,对于其他人来讲也许需要一年或几年,甚至更久。

  毕竟是修行人,修心,就是第一步,而若非大智慧者,这第一步入道,便是够修行上很多年的。

  而入道的关键,就在于这一步修心。

  此刻,如水到渠成。

  过了六年后,林子辰,算是第一次完完全全的,面对这个世界。

  缓缓从内景中将神魂抽离,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大脸。

  “哇呜——”林子辰下意识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诶哟,你这不孝徒孙!”王渊捂着自己的脸,吃痛的喊,“下手这么狠,欺师灭祖啊!”

  林子辰这才定神下来一看,眼前的人赫然是自己的师傅。

  “……”

  “看来情况是向好的地方发展了。”揉了揉脸,王渊故作镇定的说。

  “果然,师傅你来了。”林子辰刚刚就在奇怪,内景里的第二人格告诉了他王渊的到来。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自己也在内景里,可没有感受到有其他的炁进入体内啊。

  “笨蛋,叫你平时不好好用功。”王渊拿指节敲了林子辰的头一下。

  林子辰吃痛,捂住额头。在心中小声bb:“喂,这绝对是报复吧。”

  “论在修行方面,你体内的小家伙可没你这么多心思,比你天赋高多了。”王渊侃侃道,显然,在林子辰内景中发生的事老者都清楚。

  “你一直都很抵触心神类的法门,可这类的术确实很多,并且用途广泛。”说着,王渊拿出随身携带的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呵,好家伙,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心神法门吗?”林子辰想了想,确实,只感觉炁的话,心神会很容易失守,自己还是下意识忽略掉了。

  但又看了看老者手中的镜子,林子辰嘴角抽了抽。

  自从那次见面回家之后,林子辰和王渊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随着时间一长,林子辰越发觉得这个师傅有些不靠谱。

  就在某一天,林子辰通过手机号推荐,在某个app上关注了王渊,出于好奇,再点开了他的关注……

  这老头果然不是什么正经道士,连个正经老头都不是。

  这个师傅,该说是老当益壮呢,还是贼心不死呢,反正他肯定跟一开始装出来的高深莫测没有什么关系。

  “您都是爷爷辈儿的人了,做事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好嘛?您徒弟我刚刚才力克心魔回神,睁眼看到这么张大脸,差点没被您吓的神魂出窍。”林子辰无奈的道。

  “胡闹,有这么说师傅的嘛。”王渊摇了摇头,“嗯,你现在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

  “道心初成,你已经算是入道了。以后得修行会比现在容易的多。”王渊说完,顺手从身上摸出一页黄纸,递给林子辰。

  “干嘛,我有你电话了。”林子辰想也不想回到。

  “……”王渊一愣,随即郁闷的开口:“教你的卜算之法真是拿去喂狗了,下次你干脆先算卦,再开口好了。这是静神符,等会儿你拿给那个姑娘,做补偿。”

  “补偿?等下,师傅,你徒弟我,差点就被你眼前这个小姑娘带离这个美好的世界了。你还给她符箓?”林子辰满头问号,差点就要跳起来了,“还有,作为你的徒弟,我可一张符箓都没有啊。我是不是你亲徒弟啊?”

  “难道……她是你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嘛!”林子辰越说越被自己的逻辑震惊到了……

  大致推算了一下徐欣的年纪,再算了下师傅的年纪……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王渊,“师傅,老当益壮,牛逼。”

  “闭嘴。”王渊实在听不下去了,“再说下去,老夫的清白之身就要毁了。”

  “你真以为你能跟这姑娘打的有来有回?”

  “这不没打赢,还差点送命了嘛……”

  “你触到别人的心魔了。要不是那姑娘竭力压制,还在最后恢复神智。”王渊看了一眼林子辰,“就你那点微末道行,撑不过别人一回合。一开始的两支飞针就足以要了你的命。”

  “可是……”

  “你的第二人格能得到解决,有一半,也是要归功于她身上的符箓。”

  “可是……”

  “她打从一开始就在放水,就是怕引起自身杀意,要不然,你还以为半个奇门就能赢哦。那姑娘跟唐门有莫大的关系,你知道吗。唐门招数全是取命的招数,你现在能活着,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

  “可是个屁哦!你是师傅还是我是师傅,我叫你拿给她你就拿给她。”

  “哦……好嘛。”林子辰闷闷道。

  “这是别人送了你一场机缘,没这次机会,你的第二人格,将不知道造成什么影响。而你,也起码还要等一年后,才能达到现在的境界。”

  “就别记恨别人小姑娘啦,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你破掉别人没有恶意的探查,导致别人受伤才开始的。”王渊顿了顿,“既然你已入道,我此行目的也算完成,也不便久留,有事电话联系。”

  林子辰听着这莫名违和的话,点了点头。

  就欲起身离开的王渊,突然转回身来,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还有……如果有下次的话……虽然说你们是同一个人,在内景里别人也看不见,也别抱在一起磨耳朵了……嗯,蛮辣眼睛的。”说完,身影一晃,便消失了。

  只留下一脸石化的林子辰。

  “这是你一个当师傅的,该说的话吗!”天台传来愤怒的呐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