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一人之下之异人 > 冬之篇
11 病人
作者:九翼赤鹏  |  字数:2313  |  更新时间:2020-02-17 15:47:10 全文阅读

“妈妈?妈妈?”

  “怎么了,子辰。”温柔的声音仿佛能将冰雪融化。

  “我以后想要挣很多钱,买很多巧克力。”稚嫩的声音传来,“嗯……还要给你和爸爸买个很大的房子,和好多好多东西。”

  女人嘴角含笑,宠溺的将孩子抱在怀里,“好呀,妈妈等着。妈妈一直都很想去看歌舞剧呢,子辰以后长大了,可要带妈妈去看最好的歌舞剧哦。”

  “嗯!”

  “还有,巧克力不要吃太多了,你都要胖成猪了。”

  ……

  “妈妈?”男孩看着眼前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医生从病房外走进,对着屋里的另一个男人说了些什么。

  男人眼中神色从震惊变成愤怒,最后变成了苦涩。

  “爸爸,救救妈妈吧,救救妈妈。她是为了保护我,才会这样的,她明明只想救我的,你救救她啊,救……”

  男人一把拉过男孩,用手将他的头按进怀里,“对不起,子辰,对不起……”

  ……

  “这个孩子,精神上出了些问题,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可能会对以后人格的建立有影响,但具体还没法治疗。”

  “为什么?大夫,要是钱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交,但孩子不能再有问题了。”男人声音中带着恳求,“家里……只剩下我们爷俩了。”

  “我知道你很担心,林先生,但这是心病,并不是那么快就能治好的。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让他从丧母的阴影里走出来。”医生顿了顿,“幸好你及时发现他近几天梦游,不然以后的话可能会有抑郁症的风险。”

  “那医生,我想把他带回家。”

  “呃,可是,虽说我们能做的不多,但在疗养院里接受治疗,康复的几率要大些。”

  男人看了一眼睡在旁边椅子上的男孩,“我不想让他感觉自己是个病人,而且连自己的爸爸都觉得自己是个病人。”

  ……

  “子辰……你,可不能,像、像那些人一样,要好好长大啊。可惜妈妈,没法等到你长大,带我去看那场歌舞剧了。”女人额头渗出大片鲜血,嘴角强行挤出一抹微笑。

  “我好想、再多,陪陪你,看着你长大啊……”

  “她,她死了?”“喂,你把人打死了。”“管我什么事啊,谁叫她突然冲过来的啊,我们只不过是想借点钱,对吧?”“快走啊,你们还愣着,等会儿警察来了就更麻烦了。”

  ……

  想起来了,在母亲去世后的一年,那是一段很灰暗的时光。

  坏人没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其中一个有权势背景,三人只关了一个月少管所,便被放了出来。并毫不避讳的继续在这个城市上学生活。

  就在,偶然的一天晚上,自己再次碰见了那三个人渣。

  他们在街上有说有笑,林子辰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竟然还能笑的那么开心。

  那刻起,他就觉得这个世界生病了,自己也生病了。

  而那天夜晚,他体内的炁觉醒了,随之觉醒的,还有一颗黑暗的种子。

  十一岁的他,尾随了三个快成年的男生,记下了三人的地址。

  而恰巧就在第二天晚上,林父因为工作的事晚上没有回家。那天

  晚上,他也没有回家。

  第三天报纸上就刊登着“连续三个男生路过施工房屋时,被高处钢材砸中致死”的字样。

  那以后,他变了,和以前不太一样。但具体也说不上来是哪里变了。

  后来在林父的坦白中,有说,医生在第二次检查里说他恢复的很好。

  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在此刻,他都理解了。

  “懂了吗?我亲爱的林子辰先生。”睁开眼睛,依旧是那嘴角咧到耳根的笑容。

  “在那天晚上,你觉醒了炁。”他不疾不徐,走到林子辰身前蹲下。“而在你连续杀了那几个人之后,我,就被你创造出来了。”

  “哈哈哈……用来承担这份罪恶,和你的痛苦。”他开始疯狂大笑了起来。

  “你说,这好笑吗?我不仅替你承受了痛苦,还要被你用那种眼神对待。”他笑着笑着,笑容渐渐收敛,最后只剩下冰冷。

  “你把痛苦的记忆、觉醒的炁,和我一起封存在了很深的地方。直到李可的死,才让我渐渐苏醒了过来。”

  “可是,欺骗自己好玩吗?你和我,本来就是一个人啊。这些再怎么藏,也是不会消失的。面对这样的你,我才应该露出鄙夷吧?”

  林子辰无言以对。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计较了。所以,接受我吧?你所要付出的,不过就是被那些无聊规则束缚的‘世俗观’罢了。”

  林子辰听到这儿,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

  “看来,我们都病的不轻啊。”林子辰从爬起,“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没有资格去轻视别人,更没有资格鄙视你。”

  他摸了摸自己的手,继续道:“可是,我这个人啊。相比起你来说,唯一的优点,就是‘自知’了吧。”

  身上骤然白光流转,缠绕在林子辰身上的黑色雾气被驱逐散尽。

  “这是……那道符箓的力量吗。”

  林子辰看着眼前似是而非的另一个自己,说:“我以前犯过错,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也接受。我……其实很烂的,你也知道。”

  “所以,你认为……我会为了那几个杀了我母亲的人感到忏悔吗?”

  “这不就是你一直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吗?”他冷笑。

  林子辰收起流转的白光,眼睛微闭,缓缓开口:“也许李可死前,我再遇到这件事,可能会很快就答应你了吧。”

  “可是啊,我们都活在这世上,不是么?”他抛出了一个玄之又玄的问题。

  对方也在一瞬间,就知晓了他的意思。

  “万物皆有道,草木更替之道,日月变迁之道,为人处世之道,所有东西,都逃不过既定的规则。”他在入内景后,第一次在“势”上压过了对面。“我们都做不成掌控局势的执子之人,这是你我都清楚的。”

  “那又怎样,你和我大谈天命,这也不能保护住你所爱的人。若天要伤我所爱,我必然会逆天而行!”

  “噗……啊,不好意思,你很二诶,你知不知道。”林子辰眼中闪过笑意,“可这,却是我认为我强过你的地方。”

  “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固然勇敢。可是,‘逆天’之举,你我也知,无数前辈与你一般,都抱有这种想法,可最后都在这条路上身死道消。”他顿了顿,继续道,“而我呢,潜意识中从很久以前就在想一件事情。”

  “怎样才能治好这世界,和自己心里的病。”继续的说,“思前想后,我最终还是只得出了一个答案。”

  “顺势而行。”

  “既然无法执子,逆天而行又是妄谈,我能做的,就是成为改变战局的那一颗棋子。”

  “这才是一个术士应该做的……知天命而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