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落日下的白杨 > 正文
一夜流星*血契
作者:霄翛  |  字数:2446  |  更新时间:2020-01-21 18:24:32 全文阅读

我只有偶尔假装路过宫晴的位置,漫不经心地偷偷看一眼她的样子。

  但似乎每次偷看都和她对上了眼睛,我忙不住躲闪她的目光,却总又忍不住地想看清她的如海一般汪洋肆意的瞳孔。

  第一次看见宫晴时,是在初一,全班的人轮流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到轮到宫晴走到讲台做自我介绍时,我整个人都放空了,我从来没见过像宫晴这般自然迷人的面容,感觉我小学学的形容词里,貌似只有精灵能够形容得上。

  确实,她本人也像精灵一样的迷!虽然知道她是隔壁村的,但是她似乎总是最早一个到校,最晚一个回家,如果不知道她哪个村的,恐怕到现在我连她回家往哪个方向走都不知道。

  不过又说回来,这三年好像宫晴的样子确实都没怎么变?

  放学了,同桌白杨催我赶快点,今晚回去后到铁轨那边看流星雨。

  “没想到你家还同意你晚上出来啊。”我边收拾书包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其实是我邀请了宫晴。”

  我突然愣了一下…

  “骗你的!你家都准你随便出来,我也能,再说了,不能的话我也能偷偷溜出来不是。”白杨把书包往肩上一摆。

  白杨的长相很中女生喜欢,下垂眼,笑的时候两颗小虎牙露出来,看起来坏坏的,鼻子也很标准的,像偶像剧男主那样的,直。

  “我家和你家能一样吗?我妈晚上很多时候都不在家。”所以妈妈在的时候我其实更想陪一陪妈妈。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其实这初中三年,好像宫晴也没交什么朋友,也很抵触人际间的交往,但是这样有礼貌又好看的人也交不到朋友吗?

  旁边一起走的白杨倒是一直给我说那些女生的情书写的怎么怎么肉麻,我也是像往常一样很敷衍地“嗯嗯”,还有翻白眼。

  白杨先到家了,“那老地方见!”白杨锤了我一下然后往家门口跑去了。

  我和白杨家就隔着一个坑。那个坑里原先在我小的时候是有水的。有水的时候,坑中央是很大一片的芦苇田,后来气候慢慢变得干,这样的转变倒是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了。现在能在坑里一些土层里能挖出很多粘土,每当夏天春天的时候坑里也一片一片地填满了草和花。

  其实这里像这样的池塘(坑)有很多,只是最后都慢慢变干了。

  说是人类过度消耗资源所使,但其实也并不完全是……

  回到家中,妈妈一如既往不在家,但准备好了饭菜在高压锅里保温。

  像往常一样,妈妈在保温锅旁留了个纸条:

  鸿,妈妈要去猎食,晚归。

  这是妈妈提出来的,如果晚上出门的话要留下纸条。

  我草草的吃了些饭菜,在原地方放了纸条后就出发了。

  老地方是在村子对应学校另一边的火车轨道。那里的地方很大比较宽阔,人烟稀少,铁轨周边是成片的农田和零星的马路。

  快到的时候就看到白杨在坡头那用手电的光晃我了,不过这小子比起上次来好像长高了一些啊。

  我快步跑过去,突然听到后方有脚步声,还来不及往后看,就被按在地上,用不上力气挣脱。

  我看到坡头那个光源就这么“瞬移”似地到我身边。那个人闻了闻我身上的气味后说:“确实是他。”

  莫非是我妈那边的人?那白杨岂不是……

  “那现在要觉醒他吗?”压制我的那个人说道。

  “先——”

  突然一个清脆又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们干嘛。”

  宫晴!?

——————————

  我是杜鸿,这里是白杨村,是我长大的地方,也是我的出生地。一个没什么名气,一条街上并排着混泥土制的房子,灰蒙蒙的,显得平时看起来了无生气的地方。

  我的母亲是一个兽人。母亲经常跟我说道她原来的家族里的一些事情。

  兽人,居于世界食物链的最顶端,但却又一直向外部隐藏着自己存在,远居于城市之外,住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兽人是食肉者,虽然不是很喜欢吃人,但时不时地也会在某些村落里流传出怪物吃人的传说。

  兽人的耳朵尖上较常人有两个凸起的尖尖的小点,妈妈说即使是我,也不能避免的遗传了,母亲说这是在人群中区分兽人与人类的很重要的一个特征。

  母亲说了“即使是我”。说起来,我虽然确实是一位兽人母亲所生,但是我的衣食住行和人类没有区别。

  我经常经过宫晴的位置,并不完全是…春心荡漾,很多时候我也会注意到她和兽人一样的特征——耳朵上的两点……

  宫晴也是兽人吗……

  可现在在我看到的,身体轻盈到微微漂起的又透光发亮的这个女孩,显然不是兽人。

  “这是我们内族的事,你这是打算插手吗?”之前在我身上闻气味的暗红衣服的兽人站起来对宫晴说。

  看起来男性兽人要比普通人类高大许多。

  “你们内族的事我当然不插手,可你抓这里的人类就已经是违反了我们两族间的契约了吧?”宫晴反问道。

  “小姑娘,是你不了解情况吧,”红衣男大笑道:”他的母亲是一个兽人,所以我们抓他完全是在处理我们族内的事,完全没违反契约啊?”

  “可凭你的一面之辞,就想糊弄我吗?”宫晴指着我道:“他是我同学,平日里我可一点兽人的气息都没——

  “哦,是吗?”红衣男打断她:

  “让他自己和你说他的母亲是不是兽人。”

  我转眼间被那个黑色衣着的兽人拎在宫晴面前,我看着宫晴在月光照射下晶莹剔透的眼睛,忍不住地想要撒谎。

  我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天空稀数流星划过,我的身体的一些地方突然开始闪烁着,好像反映着这些星辰。

  “传说中兽人族中的萨满才会有这样反映星辰的反应,你真的是属于兽人!”宫晴一脸的匪夷所思。

  “既然知道了,那你也可以走了吧。”另一个兽人说道。

  宫晴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出来,但还是无可奈何的走了。之后两个兽人开始解开我的上衣

  “没想到你这小子被绑架了,叫都不叫一声,都不害怕吗?”红衣男边在地上做契约符边说道。

  “其实我大声喊叫也不一定有人吧,而且就算有人回应,过来了也会给那些人引来麻烦吧。”我边好奇地看着自己上身些许闪烁的斑点边说道。

  “你还挺善良,不过接下来,你可就没那么好受了。”

  红衣兽人把我放在了契约符中

  月光下,黑衣兽人的上身变成狼的模样,两颗獠牙露出来闪耀着银白色的光。然后猛一低头,我只感觉到胸口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

  “啊!”我忍不住呐喊出来,却更加的感觉到了刺痛,想蜷着身子但一直在被绝对的力量拉直着,只能半闭着眼睛,艰难的做出喘息。

  “很好,心脏裸露出来了。把药水给我。”

  “抱紧他,不要让他损害到心脏。”

  …………

  意识越来越朦胧,我渐渐地听不清他们的谈话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白杨到哪里去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命会以怎样的形式结束,但是这样被掏心割肉的感受,我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