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次元之破空穿梭 > 黑色子弹篇
第四十五章 立花绮凛
作者:魂羽飘零  |  字数:2191  |  更新时间:2020-02-27 16:30:15 全文阅读

“立花绮凛?”

  飞奔赶来的天童云一眼就看到了昨天下午见过的小女孩。

  银白色的长发有些乱糟糟地披在肩后,紫色的液体粘满右臂,红色的鲜血顺着指尖滴下,暗红色的眸子闻声望来。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近在眼前的求救声几乎没有变化,就好像是播放机卡带了无限重播,没有起伏的声调分外诡异。

  求救者被拦腰钳断,各种脏器随着爬行流了一地,刺鼻的血腥味和恶心的场面让天童云一阵阵地反酸水,刀堂早就躲到墙角呕吐去了。

  “他已经没救了。”立花绮凛看着地上只知道边喊救命边爬的电线工人说道。

  不用说天童云也知道。

  只剩一半的电工身体里不断流出应该打马赛克的物体,地面流淌的血也早已不完全是普通人的红色,而是混杂着红色血液的淡紫色血迹。眼睛已经没有眼白和眼瞳之分,全部变成了令人恐惧的猩红色。

  “我没有枪,你来动手吧。趁他还是人的时候。”

  电工腰上的断口已然被不断增殖的肉瘤闭合,支撑着身体的双臂像里面有虫子乱爬一般不断起伏,后背已经开始向上鼓起。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天童云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再去思考了,不然就会近距离面对的一只新生的未知原肠动物。

  天童云拔出手枪,对准了电工的脑袋。

  对不起,我没能救你。

  天童云在心里默默道歉,扣动了扳机。

  …………

  报警后,在警察赶到之前,天童云先带着立花绮凛在附近找了一处可以免费使用自来水的地方,将立花绮凛胳膊上的原肠动物血液冲洗掉。

  “你受伤了?”天童云握住立花绮凛的小臂,看着小臂上正在快速愈合的伤口直皱眉头。

  “小伤。”

  “小伤也不行!原肠动物血液虽然不像病毒原液那样危险,但也有侵蚀的能力,万一体内侵蚀率升高一样危险!”

  天童云打开准备还给片桐兄妹的侵蚀抑制剂,不由分说地拉过小女孩的胳膊,强行给她注射。

  每名起始者的抑制剂配额都是固定的,可以额外购买,但是要钱,很贵。

  虽然没有配套的手持式压力注射器,强行注射会流淌掉大半的抑制剂,但是天童云顾不了那么多了。

  女孩手不停的抖,不是因为感动,而是怕疼。

  配套的压力注射器带有针头和稳定推压,单独的抑制剂只有推杆和密封的注射口,注射口有圆珠笔的笔尖那么大。

  药液能不能成功注射全都要看能给推杆多大的压力,而推杆……

  现在只能依靠拇指的按压力。

  天童云需要一手把着立花绮凛的胳膊免得她忍不住躲开,一手持抑制剂注射。

  “哼嗯……”

  立花绮凛扭过头不看胳膊,牙关紧咬,胳膊上传来的剧痛还是让她忍不住闷哼出声。

  “稍微忍下吧,等送你回去之后还得检查一遍。”天童云一边注射一边说。

  “回去?我还能回哪里去……”立花绮凛看看注射完留下的快速愈合的小孔,擦了擦漏出来的液体。

  天童云拉着立花绮凛的胳膊放在水流下,冲去浪费的抑制剂:“回IISO。不过不是回收容所,而是重新进入候选名单。”

  “都一样。”立花绮凛收回胳膊,穿上衣服袖子。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

  立花绮凛看了看天童云:“无非就是你自己查的或是IISO找过你,我更倾向于后者。”

  两人开始往回走。

  “你这样子真不像个孩子。”

  “如果像的话我早就活不下去了。”

  “为什么逃跑?”

  “因为约定。”

  “约定?”

  “与你无关。”

  “好吧,那为什么不逃了?”

  “没用的。”

  天童云:???

  立花绮凛奇怪地看着他:“你不会拦我?”

  “我会,但我追不上你。”

  “子弹可以。”

  天童云沉默了。

  “上一次也是民警追我,我跑他开枪,子弹射中小腿骨了。幸好是铅弹,不然我没这么快能起来。”

  “那你为什么不……”天童云没有说完。

  但立花绮凛听懂了。

  “妈妈说了,不能伤人。”

  “那你妈妈……”

  “不知道!大概死了吧!”立花绮凛不知为何突然暴躁,话语里充满了怨念。

  气氛沉寂。

  回过神来,立花绮凛立刻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没事,你的眼睛?”

  “是彩瞳,不然很快就会被找到的。”

  “……”天童云张张嘴。他本想安慰这个银发的女孩,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少戴彩瞳吧,对眼睛不好。”

  立花绮凛本来心情就不好,抓她的人突然又说了这么一句劝诫的话。

  立花绮凛脚步一顿。

  你以为你是我妈吗?

  立花绮凛想这么喊出来。

  但是对上天童云的眼睛,她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说不出来了。这个目光她很熟悉,每次在梦里都能见到,每次梦见醒来后枕头都是湿的。

  那是名为担心的目光,她小时候闯祸后经常会见到妈妈用这种目光抱着她,教育她。

  立花绮凛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又怎么了?看着闷闷不乐的小女孩,天童云不解地摸摸下巴。上一秒还气势汹汹呢突然就蔫了。

  天童云试探地叫了一声:“立花?”

  “知道了……回去我就摘掉……”立花绮凛低着头回答,没有看他。

  “哦,哦……”

  两人沉默着回到小巷。

  等待他们回来的刀堂迎了上来,递过来一个黑色的子弹。

  说是子弹也不太对,这东西形似子弹,但是内部中空,里面固定的是一个黑色的小方块。

  这是一枚发信器。

  天童云接过发信器,看了看胸膛稀碎脑部贯穿的原肠动物尸体,惊讶地问:“昨晚上的那一只?”

  刀堂没有回答,用目光很好的传递了她想说的话:

  是不是昨晚的我又不知道,又不是我遇见的。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是看傻子的表情。

  “好吧,”天童云耸耸肩,“立花,这只警视厅挂了悬赏,赏金是你的。”

  “送你了,赏金给我我也拿不到。”

  立花绮凛走到墙边的阴影里,靠墙蹲下。抱着双腿,将脸埋入膝间,只露着一双眼睛。银色的长发披散开来,搭在肩后。目光流转,似是泪水凝聚,不知在想什么。

  天童云看的有些呆了。

  当然不是对立花绮凛有什么心思,他还不至于对九岁的小女孩起什么怪想法。只是这副动作表情他很熟悉,父母离去的那一两年他也经常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