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亲手养大的崽 > 正文
第十九章谈话
作者:林婼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20-02-07 00:21:03 全文阅读

 林婼此时此刻正在跟一名戴着眼镜的女人交谈,眼前的这人是李信泰的老师,是信泰的班主任。他从李信泰的母亲那边要到了老师的电话,并约了对方谈谈信泰这个孩子在校内的表现,希望能从她嘴里得知一些有用的信息。

  “黄老师,信泰在校的表现还好吗?”林婼问道。

  “信泰的话,他很内向。下课之后都坐在椅子上画画,他很少说话,可以说是一点都不擅长人际关系的交流,而这在国内就不行,大家的团队意识很强,我上学的时候也是如此,有时候中午没人陪可能就要饿肚子呢。他这样的性格注定了被排斥,而我只能尽量引导他而已,不过信泰他的学习成绩真的很好,每次考试都是前几名,其他老师经常在办公室里夸他呢。”

  这些都是已知的并且重复了的信息,都是废话,说了等于白说。

  林婼皱了皱眉,这老师真唠叨,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信泰在学校里有什么朋友么?”

  “没有,他甚至跟他的同桌关系也很冷淡。”

  林婼这一刻感觉眉上了锁一样,高度内向,成绩优秀,热衷绘画。

  “那他应该很少跟同学发生矛盾吧?”林婼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嗯。”黄老师点了点头。

  “信泰通常绘画的内容你知道是什么吗?”

  “阿尼,这孩子画画,画册上的内容一直不肯给大家看,大家都对他的画册很好奇。”

  画画,划重点。看来有必要让那孩子把画册拿过来看看。

  林婼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起身,带着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等会还有事情,先走了,真的是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黄老师也跟着站起摆手说不用。

  林婼返回了信泰家,对李信泰的母亲道:“孩子的画册很有可能是他病发的突破口,很有可能能从他的画上读取过发生了什么,不过不能让信泰知道我们拿走了他的画册,不然会刺激到他。”

  “林婼xi等等,一会儿孩子吃饭的时候我把画册给你。”

  过了一段时间。她将饭菜做好,并把信泰从房间里叫了出来。

  “林婼xi,请你尽快,信泰一天很少让画册离开他的视线,宝贵得不得了。”李母拿着画册说道,“这是前不久给他买的,希望对您有什么用处吧。”

  翻开画册,画册的第一张画。

  画纸上被涂满了大量的黑色,背景全是黑色。画纸的正中央有一个小人,小人的手被画得特别长,整体是用红色蜡笔画的,信泰在小人的身体画了一颗灰色的心脏。小人所处的是一间小屋子,屋子里被涂满了金色。

  第二页,画册的第二张画。

  一个小人坐在地上,他的旁边有几个比他高的小人站在一旁,一个手上举着什么,遮挡了那个小人的脸,还有几个正抬着腿,脚悬在半空。

  整张画除了小人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坐在地上的小人是红色的,其他站着的小人们都是黑色的。

  第一张画来看,信泰过得并不好。他的世界是黑色的,在学校里发生的某些事情让他感觉到了压抑,红色代表着创伤,身体遍布疮疤,遍体鳞伤,屋子被涂满金色,代表着家庭的温暖。

  第二张画的话,给他的感觉更像是校园暴力。黑色既然已经代表压抑了,那么这几个站着的人都是压抑与恐惧的来源,而如果将红色的小人代表信泰的话,那么他就是受害者。

  这孩子成绩这么好,肯定会被人嫉妒,再加上高度内向的性格,被人排挤了吧。不过如果是校园暴力的话,他很少与同学有过矛盾啊。

  “哦不塞哟,林婼xi。”电话那头的男人正与同伴坐在一家店里喝酒,大仇得报的他最近心情畅快,约了相识多年的检察官同伴一起出来喝酒。

  “调查一下李信泰这个孩子班级里有没有什么性格恶劣的孩子,还有,这所学校有没有发生过校园暴力。”

  “没问题。”

  “挂了。”

  “内。”

  “宇哲?”同伴询问道。

  “老板的电话。”郑宇哲简单的说明了一下,随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餐桌上的气氛很快变得如同先前一般热烈了起来。

  校园暴力的话今年发生过一起,那时候他还没辞职。在一月的时候网络上曝出一个视频,画面是几个孩子殴打一个孩子,并将他的衣服脱掉以此羞辱他,而且这些孩子嘴里还在笑,似乎并不因此觉得过分,甚至还很享受。

  这个视频一发布就被全民关注,无数人在网上喷这些作恶的孩子,最后甚至有警察介入。

  学校是学习知识的地方,不是你们作恶的地方!韩国人对知识有着莫名的崇拜,首尔大学的教授甚至是由总统亲自任命的,而有知识的人在社会的地位很大,不管到哪都会受人尊敬。

  林婼返回了先前订的宾馆,接下来只需要等郑宇哲的结果就好了,另外这个病人很可能到时候还是要给后辈,他打算等找到事情来源后就立刻赶回首尔。

  尽管他还是很想亲手将这个病人治好,负责到底,但他莫名的觉得时间来不及了。

  郑宇哲用了一天的时间将消息发了过来,信泰的班级里有几个孩子是全校出了名的,成绩一直吊车尾,上课的表现很不认真,老师对他们的评价也不是很好,同学们一般都惧怕他们。他们每天都会在下午提前放学一节课溜走,翻出校门跑去玩,老师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不过这些孩子的家长都是当地有名有姓的人,于是也没人说什么。

  林婼带着信泰出了门,两人在信泰的学校附近,只要等那几个孩子出来确认信泰的反应就好了。

  “信泰,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买东西给你,你在这里画画吧。”林婼牵着信泰的手说道,这里是几个孩子逃课的必经之路。

  信泰看向了他,又低下了头,双手握紧了林婼的手,似是无声的害怕。

  “那你在这个巷子口等着我好了,我给你手机,如果有情况打电话给我好了,联系人里第一个就是我,我很快回来。”林婼拿出来一部手机放到了信泰的包里,这部手机被他开了录音机。

  他还在书包外面放了一个迷你摄像头。

  路上也没什么人,林婼让郑宇哲在一天前赶往釜山,他现在离开,由郑宇哲在暗处盯着信泰,并用录影机拍摄视频。

  信泰的脸上有些焦急,他一个人独处会感到不安,抱着画册坐了下来,靠在墙上,画册抵在腿上,从口袋里拿出几支随身携带的画笔画了起来。

  远处几道人影走来,有说有笑的,脸上带着兴奋与激动。

  看到坐在巷子口的李信泰,站在中间的小胖子愣了愣,然后指着他对同伴们笑着说道:“看啊,那不是小个子李信泰吗?”

  “是上次吓哭了的李信泰?”有人出声道。

  李信泰听到声音后缩紧了身子,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你看你看!这胆小鬼,还没打他就抖起来了,哈哈哈哈,唉一古,真有趣啊。”

  “这小鬼,每天画画不知道画什么,我们抢过来看看吧?”

  “行啊。”胖子听了兴奋了起来,觉得这真是一个好点子。

  信泰听了后将画册抱得死死的,一双眼注视着自己的画册。

  三个人将他围了起来。

  “小鬼,识相的话赶紧把画册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信泰抱得更紧了,甚至能感受到手有些疼。

  “不给?”胖子皱着眉,“刚好这里是小巷,把他拖到里面去吧,像学校一样,没人会发现的。”

  他抖得更厉害了。

  胖子拉住了信泰的衣领将他往巷子里拖。

  一个人伸出手搭在了信泰的画册上,作势要将画册抢去,可结果力气不够,反而没有抢走。

  “呀!小鬼!”那人愤怒地踢了一脚。

  信泰一声不吭,像个呆滞的布娃娃一样,眼神平静的空洞。

  “我来。”胖子出手抢,信泰力气哪有他大,画册被抢了过去。

  “瞧瞧,瞧瞧!画得真丑。”

  林婼返回了小巷,看到三个人围着信泰,“呀,你们三个。”语气平淡如水,似乎不为外物所动。

  信泰也看向了林婼,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

  三人转过头看向林婼。

  “去警察局走一趟吧。”

  “你谁啊你?你一个人,我们三个人,怕你啊!”一人叫嚣道。

  林婼踏着不快不慢的步伐向前走去,风衣被风扬起,“我是林婼,想走一个,你们可以试试。”

  其中一人看了看胖子,胖子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拉住他,你们打。”

  “冲啊。”他们三个向林婼冲了过来。

  “既然是……坏孩子的话,那么也不用留手了吧?”他轻声呢喃着,“算了,轻点吧,惹出麻烦可不好。”

  冲在最前面的是胖子,胸前的肉浪一抖一抖的,身体胖得不像样,一看就知道是白花花的脂肪。

  林婼算准了时间,一个横踢直朝对方腹部踢去,脚下生风,胖子想用手挡住时已经来不及了,硬生生的吃了林婼这一脚。

  一股剧痛袭来,胖子双手捂着肚子,弯着腰哀嚎。

  “真的是不好意思,下手轻了。放心吧,这一脚下去不会有什么问题,顶多躺几天而已。”林婼善解人意地笑着说道,视线看向了另外两个小鬼

  只见他们身子也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恐惧在他们身上传播着,他们当中最强的胖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两个由怎么可能逃跑呢?

  在他们眼中,林婼的微笑仿佛恶魔的狞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