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亲手养大的崽 > 正文
第十八章群起而攻之
作者:林婼  |  字数:2540  |  更新时间:2020-02-05 23:24:01 全文阅读

 林婼陪小姑娘坐在沙发上吃着零嘴,电视即将播放。

  上面的影片并不是世界上任意一家电视台的人员拍摄的,是林婼请专业人士拍摄狼捕猎动物的过程,而这一次小姑娘的任务就是把这部录像看完。

  不同于第一次的白川乡之旅,如果说白川乡之旅是靠大自然的美来治愈小姑娘内心的创伤的话,那么这一次的治疗就是依靠自然的血腥来撕开小姑娘的认知,震撼她的心灵,使她发生改变。如果是同行的话怕是要对林婼不满了,哪有这样治疗的?这真的是救她吗?怕不是在害她!

  这部录像没有什么对白,只有影像,每一次的猎杀过后就是另外一场猎杀。

  “oppa,我们要看什么啊?”朴智妍嚼着糖含糊不清地问道。

  “智妍了解狼吗?”林婼反问道。

  “阿尼,那这是跟狼有关吗?”小姑娘把糖咽了下去好奇地问道。

  林婼点了点头示意。他也不知道这部录像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小姑娘的父亲和哥哥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工作,家里全靠她一个人,希望她比他预想当中的她要更加坚强。

  “这部录像要智妍一个人看,我可不能陪你看。”

  “阿拉索~不就是一个人看电视嘛,oppa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吗?”

  林婼看着她并不说话。

  是不是小孩子还有待商讨。

  林婼一个人回了书房,书房里放着他的电脑,可以通过安装在客厅的针型摄像头来观察小姑娘的面部表情和反应。

  录像播放一段时间了,这一次是匹孤狼在捕猎一只低头吃草的羊。

  隐藏在草地里的狼悄悄地走着,羊低着头悠哉游哉地吃着草,时不时地咩咩叫着,羊毛看起来洁白无瑕,如白纸一样,嘴里不停地咀嚼着食物。

  狼在靠近一段距离后不动了。它突然暴起,四肢飞快地奔去,羊听见身后传来的声响没有回头扒开四蹄就跑,嘴里还有草掉落在地,它没有时间停留,保命要紧。

  可狼的速度比野马还快,羊怎么可能跑得过它呢?狼扑了上去,将羊扑倒在地,张开嘴,四个巨大的獠牙让小姑娘一阵心惊,那一排排牙齿闪烁着锐利的光,一口直接咬在了羊的身体上。

  羊躺在地上无力反抗,只能痛苦地呻吟着,四肢不停地摇摆,却只感觉到身体的疼痛还有渐渐流逝的生命。

  猩红的血染红了洁白的羊毛,狼叼起了羊就跑。

  小姑娘的嘴慢慢合拢了,眉紧皱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

  这一场猎杀就此终止,视线来到一个大草原。

  十几匹狼成平行朝着羊群冲了过去。

  头羊看到后大声地叫了起来,似乎在催促着同伴们赶紧逃跑。

  羊群开始朝前逃去,在头羊的带领下。

  而羊的数量太多了,矫健的羊跑在最前面,而老弱病残的羊却被羊群落在了先前的地方,它们跑不远只能看着狼朝自己咬了过来。

  一只母羊护着自己身下的小羊羔,那只小羊身上的毛卷卷的,两只大耳朵紧贴着头,鼻子粉嘟嘟的,它还在吃着奶。

  狼并没有因此心慈手软,两匹狼冲了上来,几口便咬死了羔羊和母羊。狼的獠牙染上了腥红的气息,眼睛里充斥着名为食物的渴望。

  它们将杀死的羊一次一次的咬着,将皮毛吐出来,将血肉吃了进去,似是拿刀割肉一样,很快,羊的尸体只剩下骨头和腥红的残骸。

  她在看到羊被杀死的时候,心紧紧地揪了一下,莫名的伤感。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扑倒在地的羊一样软弱无力,面对来自大众的恶评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他们摆布自己,自己就像个玩偶一样。为了粉丝们的期待,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她们,她每一次练习都十分用心,可她不懂为什么有人讨厌她,这样也就算了,还恶语相向。

  她还小,姐姐们会在每次她伤心的时候像母羊一样的保护她安慰她。

  录像带现在才播放了一点点,还有很多画面呢。

  林婼眉紧皱着,他看到小姑娘表情后在想要不要暂停,但他选择了不干涉,就冷冷地看着,像个旁观者,仿佛三年前一样。

  林婼离开了书房,楼梯上传来走动的声响,他下了楼坐到小姑娘身旁,可小姑娘居然没反应过来,全神贯注地看着录像带。

  “狼很聪明,在面对比自己大的动物时会将它包围,采取疲劳战术轮番攻击。比如屏幕上的这头水牛,它最后会因为精疲力尽而被狼群杀死,狼在面对比自己大的动物时总是这样,群起而攻之,置之于死地。你看它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死路一条罢了。”

  没过一会儿,屏幕上的水牛果然如林婼所言,起先还在用牛角与狼抗衡的它很快便被分尸。

  “你觉得很残酷,但这是自然的规律,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林婼将录像带暂停了,随后用遥控把电视机关掉了。

  他将自己觉得有道理的残酷的东西展现给了她,她现在还不懂没有关系,他会一点一点的教她。

  “oppa~”

  “闭上眼睡一会儿吧,没关系的。”看着怀里流泪的小姑娘,林婼轻声安慰,带着磁性的嗓音十分悦耳,像是摇篮曲一样用手轻轻拍打着小姑娘的背。

  她还不是个大人啊,是女孩的话,都应该好好呵护啊。

  看着小姑娘微微眨了一下的睫毛,林婼唱起了一首歌:

  愿你勇敢一跃

  坠落无境

  愿水涨潮袭

  筑起高墙

  愿人群声嘶力竭

  呼唤你名

  愿你坚持自我

  勇敢面对

  愿你真心坠爱

  刻骨铭心

  倾尽所有

  你才会真正顿悟

  愿你免受折磨

  当苦痛来袭

  愿当大限来临

  你能高喊

  我爱过,痛过

  我爱过,痛过

  我用这世界所能

  给予的所有时间

  阅尽千山,跨过万水

  披星戴月,披荆斩棘

  纵然跌到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不枉走过这一遭

  愿你所过的没一日

  并不虚无

  愿当夕阳西下

  你举起圣杯

  愿我能看见

  你所有付出

  和所有痛苦

  直到大限来临

  你能高喊

  我爱过,痛过

  我恨过,伤过

  我用这世界所能

  给予的全部世界

  阅尽千山,跨过万水

  披星戴月,披荆斩棘

  纵然跌到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不枉走过这一遭……

  小姑娘靠在他身上,尽管是英文她听不懂,不过听他唱歌就知道很好听。

  林婼看着小姑娘入睡,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刺激一定是产生了的,都哭了。小姑娘的心防看来比自己预期当中的要脆弱了一点啊,这种方法以后尽量少用吧。这次哭过能将情绪宣泄一番,这也是好事,毕竟堵不如疏,但用多了也没好处,反而会多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过了一会儿……

  林婼想起身,却发现小姑娘两只手抱住了他,歪着头靠在他身上,呼吸平稳,看来已经睡着了。

  得,动不了了。

  睡在沙发上也不好,会冻着。

  小姑娘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软软地喊“oppa~”她好困啊,自己怎么在空中?意识还有些模糊,像是喝醉酒断片了一样,她好像还在移动诶,明明自己睡觉睡相可好了。

  “去床上睡觉。”林婼有力地声音响起。

  “阿拉索。”小姑娘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林婼抱着自己。

  林婼站在落地窗前,面对着眼前波澜壮阔的汉江,看着波涛起伏,看着风起云涌。一袭黑色大衣的他抿唇不语,回头看了看躺在自己床上安稳睡觉的小姑娘,嘴角微微勾起。

  很美好,不是么?

  也正是因为美好才想保护吧,尽己所能就好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