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亲手养大的崽 > 正文
第十七章与刘在石的初次见面
作者:林婼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0-02-04 20:40:16 全文阅读

 下午,林婼到达了拍摄场地,却见一个衣着简朴的男人早已到达,他戴着眼镜,手上别着一串佛珠,原来他是佛教的信徒,整个人的面貌看起来十分和善,让人忍不住亲近。

  林婼见到他早已到达,他有些惊讶,毕竟自己有着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的习惯,每次时间都被扣得死死的,按着点到的。

  心中不禁对这个人产生了一点好感。虽然听说过他每年都有捐款给慈善机构,在私下也是十分敬业、表里如一的人,但他并不信,很多事情他要自己亲自确认之后才肯放心,同时他也喜欢从很多细节来得出对对方的评价,无疑,刘在石早到这一点是加分项。

  “阿尼哈赛哟,刘在石xi。”林婼微笑,率先向对方打招呼,“我是林婼。”

  “原来是林婼xi啊。”刘在石和善地笑了起来。

  韩国人与人第一次见面会问一些私密的问题,比如:年龄、职务、婚姻等等然后从而以此确认对方的辈分,再使用敬语或非敬语与对方交流。林婼没有冷着脸,放下身段与刘在石交流,很快两人变得亲近起来。

  刘在石对眼前的年轻人心中也有了数,“叫哥吧,别那么生分。”

  “好,在石哥。”

  “真的很抱歉,昨天因为行程问题没有来得及。”

  “每个人都有难处。”林婼体谅地说道。

  之前的交流下来林婼也算摸清了对方,老好人一个,同时还有些啰嗦。如果他能将啰嗦改掉那林婼真会觉得清净多了,不过还是耐着性子与对方交谈着。

  直到有人前来提醒两人来换装,他们才停下交谈。刘在石还有些意犹未尽,那些熟悉的弟弟们都不肯听他唠叨了,难得有一个脾气这么好还刚好对他胃口的人听他唠叨,期间两人还交换了电话号码。林婼去换了身西服,戴着全MV都未摘下来的墨镜,而刘在石穿着一套黄色的西装,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都很引人注目。

  PD对两人说这里任由两人自由发挥,主要是拍摄与富豪尬舞的场景,两人跳什么舞都无所谓,只要搞笑就好了。

  “争取一次就过。”PD道,这条很简单,不必耗费太多时间。

  两人就此跳起了舞,林婼放松地跳着,也没有太多包袱。刘在石展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蟋蟀舞,让一些拍摄组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笑,连林婼的嘴角也是轻轻勾起。

  “在石哥下午还有行程吗?”此时最后一条已经拍摄好了,看对方行色匆匆,林婼忍不住问道。

  “是啊,我要赶紧走回去。”

  “哥的经纪人呢?”

  “你说世灿啊,他有事呢。”

  “那好吧,我就不多送在石哥你了。”林婼略带歉意的说道,他早就订好了飞机票,要回釜山一趟。

  釜山金海国际机场。

  男人提着公文包下了飞机,西装革履。这样的穿着往往会给人一种成功人士的感受,不过他很好的融入到了人群当中,人们各走各的也不会在意他。这里的人们有着各自的事情需要处理需要解决,自然也没时间去停留。

  作为韩国仅此于首尔的城市,釜山也是一座快节奏的城市,不过这里与首尔一样适合游客前来观光。

  亚洲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釜山国际电影节就在每年九月到十月的釜山南浦洞PIFF广场举办,尽管自2004年开始举办地点从PIFF广场变成了夏天受人们欢迎的海云台,但还是能看见电视台的表演以及各种小摊。

  海云台每年夏天吸引着一百多万的人来,水深较浅且清,这里以广阔的沙滩与美丽的海岸线闻名。长达两公里的沙滩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遮阳伞,也许你可以在沙滩上看见身材火辣穿着比基尼的热妞,向她搭讪并拥有一个美妙的夜晚,或是与躺在椅子上的帅哥聊聊现在出道的女团成员当中谁最性感谁最漂亮。

  他打了辆出租车便向医院前进。

  这是一个小医院,唯一出名的就是林婼这个金字招牌了,来心理科的多数人都是来找林婼的,因为以前林婼跟有些公司有过合作,所以他们旗下的艺人出了问题都是来釜山找林婼的,不过很少真的出问题找他。

  再谈普通人,因为找林婼治疗并不需要很长时间,跟他在一起闲聊就会很放松,他也不会问那些无聊的问题,只是简单的聊天,而病情就在悄无声息中得到治疗,让很多人感激的是林婼会帮助那些家境不好的人垫付医药费,以此减轻他们的家庭负担。

  站在前台的护士见到林婼像往常一样喊了声:“前辈。”愣了愣,随即后知后觉的发现前辈回来了,还向同伴确认了一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林婼点了点头就走向二楼的心理科。

  走在走廊上有不少护士还有医生注意到林婼回来了,一时之间让人有些惊讶,毕竟这位不是几日前就辞职了么?到是有名医生反应过来对身边的人说他是为了几天前的一个病人回来的。

  他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目前还是空的,看起来似乎还没人搬进来,不过也快了。看着这间陪了自己三年的地方,没有任何反应,他不是感性的人,可能以前是,不过现在的他习惯将自己以两个人看待。

  现在是——工作时间。

  之前跟后辈约定好了在办公室见,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

  穿着白大褂的后辈将自己两年前的患者带到自己面前,不过他已经不是医生了,看着眼前的少年,才发现这两年对方变化有点大。

  信泰看到林婼之后嘴张了张,似乎要开口说什么,他对这个医生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尽管过了两年,在他身边还是有种难以言说的安心感。

  “前辈。”

  他沉默着。

  “前辈?” 

  “人带来了,家属呢?没进来吗?”林婼询问,他还想了解一下近况。

  “在后面呢。”

  办公室里又走进一个瘦弱的妇女,她看见林婼后明显有些激动,她认出来了林婼,两年前自己孩子的主治医生。

  “林婼xi……”她刚要开口却听林婼说:

  “在医院不方便谈,因为我前不久刚辞职了。这次回来也是因为我以前的承诺,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去你家里谈?”

  “可以可以。”她一口答应下来,她为了自己的孩子操了多少心,熬了多少夜啊,这是她的心头肉啊!两年前被查出抑郁症,她带着孩子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当时林婼的名气早已经打响了,不过对于医生来说只要是病,不管是轻还是重都会去尝试。

  林婼见到她的时候对方还喘着气,因为先前是信泰的父亲陪着他在医院,听到快要轮到孩子了她连忙请假赶了过来。

  林婼给她倒了杯水让她休息一下,随后开始逐渐谈起信泰的事情。

  一伙人又赶往了李信泰的家。

  进了屋子才发现这家人的条件不是很好,房子建了两层就不继续建了,很多东西都是旧的,不过屋子被女主人打理的很好,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本应该是空白的墙上挂了些装饰,让整个家看起来温馨了不少。

  “女士,请让我跟信泰单独聊聊吧。”林婼说道,并在妇女的允许下带李信泰回到他自己的房间。

  在熟悉的事物面前会让人感到放松,他需要让信泰放松下来。

  林婼牵起了信泰的手,认生的孩子犹豫了一下,随后和林婼一起走进自己的房间。

  “信泰喜欢做什么呢?”林婼轻柔地说道,像是行走在钢丝上一样小心。

  “画画。”孩子的眼睛亮了亮,显然对绘画非常喜欢。

  “那信泰最近有画过画吗?”林婼追问道。

  “……”孩子沉默了。

  他见孩子不回答换了个话题:“信泰为什么不想上学呢?”

  只见林婼刚说出上学两个字,信泰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脸色刷得变了,冷汗开始冒出,眉毛开始皱起,仿佛在忍受着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不要上学!我不要上学!”他能感受到孩子的情绪明显很恐慌。

  “没事没事,信泰,你在家里。听的到吗?你在家里,在家里。”林婼拍着孩子的背安抚着他。

  家这个字眼明显让孩子平静了下来。

  看来觉得家很重要啊。林婼暗自记下了这一点,他刚刚是故意刺激信泰的,想看看有什么反应。

  得恐惧症的人明知道自己恐惧的事物不过分或者说没必要,可还是恐惧。

  来的时候他也打听了信泰的情况,在学校里成绩一直很好,但几个月前莫名的不想上学。起初还以为是孩子厌学的情况,所以信泰被父母好好的说教了一番,学习是如何如何重要,是你必须要做到的。但本就内向的信泰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就一直沉默不语,本来就是内向的性子,还让他憋着,终于有病了。

  不管是沉默还是恐惧都是逃避的一种表现。

  他在逃避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